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03章
 看来王寡妇是真着急了,第二天刚一天亮,她跟柱子前脚连后脚的出门了。当然,柱子是扛着锄头下地干活,而王寡妇是颠的跑到大海他娘家去给柱子打听小芳的消息。

 看起来大海他娘也是一个热心肠的老娘们儿。听了王寡妇的一番话,她想都没想就应承了这件事儿,口的答应自己马上就去小芳家帮着柱子说道说道去。还相当肯定地向王寡妇打包票,绝对会给柱子带回来这个水灵灵的小媳妇来。

 美的王寡妇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赶紧从随身携带的布口袋里把早就在家里准备好的十几个鸡蛋、三斤大枣给拿出来。这些东西原本是要给柱子补补身子的,这孩子最近要求的多了一些,王寡妇担心他身子骨有点撑不住了。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大海他娘给他们家帮这么大的忙,不管怎么地,自己也得表示一下啊,这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大海他娘刚开始的时候还假装的推了几下,可后来却也还是把东西收到自己怀里了,只是嘴上还嘟囔着柱子家条件不好,下次可不能再这么破费了之类的客套话。

 等晚上回家以后,王寡妇就象跟要过年一样的和儿子喜气洋洋的把这儿事给说了,也把柱子美的大鼻涕泡儿都出来了。娘俩开开心心地把晚饭给吃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终于能把这件了很长时间的心思给解决了,还是寻思着儿子要是有媳妇了以后就不能再和自己做那事了。王寡妇晚上上炕的时候居然很主动的要和儿子做那事。这可把柱子美的不行。他骑在娘身上痛痛快快地了一场,甚至在第二天傍亮的时候又一次加了一次。

 结果是王寡妇到了天亮的时候却再也没办法从炕上爬起来了。她一下地,就感觉着两条腿发软,站都站不住。

 王寡妇干脆也就没下炕,她催着柱子先自己下到地里把农活给干了,自己就干脆盖着薄被子在炕上歇着。

 傍下午头的时候,大海他娘就开始敲她家的院子门了。听到是她的声音,王寡妇赶紧的下地套好衣服去开销。

 推开门一看,外边站着的还多了两个女人,一个岁数看起来不小了,最起码比自己还大上一轮。干瘦的身子已经都直不起来了,脸上的老皮象霜打的茄子一样糙糙的,看起来整个人跟一撮蔫了巴唧的苞米秆子一样。而且,她的脸看起来很吓人,最主要的是她的一双眼睛总是向上翻翻着,出一大截白不磁拉血红眼球。在上面,好象都已经看不见有黑眼球了。

 “看样子,这就是他婶说的那个闺女的瞎眼的娘了吧。那站在她后边的一定是叫小芳的闺女了?”

 王寡妇一边招呼着大家进屋坐坐,一边偷偷地打量着后面的那个年轻大姑娘。

 “这闺女真不错,看着就叫人稀罕。”

 王寡妇一边打量她,一边满意的在心里掂量着。

 眼前的大姑娘个子很高,从后面看,肩膀头子宽宽的,一看就是一个能干活的人,而且她走起道来,两个大股圆鼓溜丢地,看股就知道肯定以后能生一大堆儿子。

 这第一眼,王寡妇就看上了这个闺女。她寻思着不管咋地,今天也得把这事给谈成了。

 进屋以后,她招呼着几个人都坐在炕头的小板凳上。在屋里头,她能更仔细的看清楚这闺女长的是啥样。她越看,心里头就越得劲。

 “这闺女长的,大眼睛,双眼皮的,许给我们家柱子,真是一点都不亏。”

 王寡妇一边看,一边自己在心里打上了小算盘。

 “你这是咋招待客人的?就光坐着啊?”

 等了半天,王寡妇就光顾着看了,也没说话,一直都把小芳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

 大海娘一看这也有点不对劲啊,她赶忙对王寡妇说道:“丢人了…”

 王寡妇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她赶紧的站起来对着小芳说:“那个…闺女啊,走了这么长山路,也累了不是,来,先喝点水,家里还有点红沙果,我给你们洗洗,都吃两个解解渴。”

 “哎呀,大娘也别忙活了,我们不累,真的。”

 看见王寡妇想起身拿东西,小芳赶紧的从凳子上跳起来拦住王寡妇。

 王寡妇的胳膊被小芳给拽住了。她干脆一哈,把她的手给拉到自己的手心里,干脆敞敞亮亮的看起眼前的这个大姑娘来。

 “好,好啊,长的可真水灵啊!”一边看,她还一边笑呵呵地称赞着。

 “大娘…”

 小芳被王寡妇给的浑身都有些别扭,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嘴里说着。

 “行了,行了。你啊,也别急着相儿媳妇,咱们还是先说说条件吧,这事成不成的大家总得唠叨唠叨吧?”

 一边坐着的大海娘看见王寡妇这么心急,赶紧把她拽到椅子上坐好了。

 “是啊,呵呵。”

 王寡妇听见大海娘的话,知道自己是着急了一些,她坐在炕边上,笑着对小芳说:“你真闺女啊,好,真好。俺真的是相中了。说吧,你们家还有啥条件什么的,尽管提,虽然俺家的日子过得也不那么宽裕,可是只要是家里有的,你提啥俺都应了。”

 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小芳先开口了:“俺也没啥条件,彩礼啥的俺都不挑,就是有一条,俺娘就俺一个闺女,而且她现在眼睛也看不见了,要是俺真的嫁过来,俺要求…要求把俺娘一起带过来。”

 “孩子啊,是…是娘把你拖累了!”

 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瞎眼老娘们突然有些哭了吧唧的向小芳说着。说着说着,还“咳咳”地咳嗽了几下。

 “娘,你说啥呢?再咋地,俺也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啊。”

 小芳一边说,一边赶紧上去扶住娘的后背轻轻的在上面顺着。

 “瞧这孩子心眼儿多好,这以后和柱子成亲以后,也绝对是一个贤惠的好媳妇。”

 王寡妇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暗暗的赞许着。其实,小芳的这个条件早就在她心里头有数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这闺女除了这个要求就啥条件都没提。

 “行啊,这算啥要求啊,俺答应了。”

 王寡妇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基本条件谈好了,几个人的脸上都松了一口气,然后的气氛就轻巧了不少。几个人笑着坐在一起喝着水唠嗑着。屋子里倒也是融融洽洽的。

 时间不长,就听见哐啷一声,院子门被打开了。

 屋子里的王寡妇一听到动静,赶忙对小芳说:“别动弹了,一听这动静就是俺儿子回来了,你们相相看中眼儿不?”

 虽然只是相个亲,可小芳早就下了决心,只要有人家能接受自己的娘,啥样的人她都认了。可是毕竟她还是一个年轻的大姑娘,心里头多少还是对自己将来要生活一辈子的男人充了幻想。

 柱子扛着锄头就大咧咧的走进屋,一边开门,一边还囔囔着:“娘,俺回来了,饭好了没,俺可真的饿坏了啊!”说着,他突然间发现屋子里比往常多了好几个人,还有两个女的面生的很。他知道是昨天娘说的那几个来相亲的。

 “柱子回来了,快来,这就是临村的小芳姑娘,你们先认识一下子。”

 一旁的大海娘充分发挥着她媒人的作用。

 柱子哪见过这阵势,心里早就扑腾扑腾跳的厉害。“俺这事都交给俺娘做主了!”

 他低着头,嘴里喃喃的说着,但在一边还偷偷向小芳坐的地方看了几眼。

 这一看,可把他美坏了。虽然娘早就和他说过这闺女长的不错,可是见到真人以后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虽然今天小芳来的时候没穿啥板正的衣服,就是一件以前老辈儿人常穿的绿军装,还因为可能穿的年头长了,在胳膊肘和衣襟下边打着几块大补丁。

 可是这都没法子掩盖这姑娘的漂亮。而且她不但长的水灵灵的,看身子骨还很健壮,红扑扑的脸蛋,两只大大的充机灵劲的眼睛在脸上滴溜转,转一下就叫柱子的心扑腾的跟着跳一下。看她的手上,还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这表明着她还是一个经常干活的实在人。以后自己把她娶进门了,一定会又多了一个能帮衬的。

 在他偷偷的看小芳的同时,小芳也在小心的斜着眼睛看柱子。

 说实话,自打小芳第一眼看见柱子以后,这心里也不知道咋地就慌的厉害。就好象…就好象自己在书上看见的初恋的感觉一样。这脸上红的火辣辣的烧。眼前的男人长的膀大圆的。黑黑的脸庞上,和自己个儿一样有一双大眼睛,可能是刚干完活,小褂正半敞开的披在身上,出身上一块一块硬梆梆的腱子

 她的眼睛又偷偷的溜到柱子的脸上,可这一回正赶上柱子也正好把目光看到她这边,两个人眼神一对,都感觉着好象是被雷打中了一样,浑身都麻酥酥地舒服。看了一眼,他们又赶紧害羞的把头又转过去了。

 他们的这些小动作可都没有逃过王寡妇和大海娘的注意,她俩相对着笑的可开心了。

 “她婶子,你们笑啥呀?”

 小芳瞎了眼睛的娘可看不见这对小儿女的样子,她听见了大海娘的笑声,有些怀疑的问。

 “哎呀,老嫂子,看来你啊,要多了一个好女婿了。”

 大海娘打趣的和她说着。

 “可别介啊,这事俺可做不了主,得俺闺女说的算。俺这一辈子已经拖累她了,俺可不希望她以后的日子过的不顺心。”

 不知道什么状况的小芳娘赶紧的在一边解释着。

 “你就放心吧,你们家小芳应该是已经有主意了,是不是啊,闺女?”

 大海娘继续的在一旁逗着,引的王寡妇又是一阵得意的笑声…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双方都同意把事情放在下个月办了。柱子这边开始忙活着准备一些结婚用的东西,而小芳这头也赶紧的回家把房子、耕地啥的都卖了还债,就准备着到日子了,柱子好上门娶自己。

 这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间,桃花坳又来了最近不多的一次娶亲。因为最近村子里的年轻人很多都进城干活去了,连带着就连娶媳妇也跟着在城里把事儿给办了,的最近一年之内,村子里没有举办过一次嫁娶的热闹事。这次柱子要娶媳妇了,可把桃花坳给震了,村东村西的,年纪大一些的都张罗着要去好好的闹一次。

 这可把柱子娘给愁坏了,她本来寻思着随便个十席八席的就把儿子的事给办了,可真还没到日子呢,就已经有好多的人家提前打招呼要来凑份子。她初步掂量一下,怎么地也要个三十席以上的,连自己用柞木扎成的下院子里都坐不开了。

 这倒是小事,可这张罗酒席的钱可就有些打不开点儿了。自己家本来就不宽裕,这一下子这么多人来还真没闲钱招呼了。可是他们又都是乡里乡亲的,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怎么好意思都往外赶啊。

 后来她实在没招了。只要寻思着先出去借点钱好把事儿先打发过去,这心里头想来想去的,也就是邻居大勇家还能借出来点钱。

 这邻居家和自己家说起来还是带着一点亲戚呢。大勇他爹和柱子他爹是堂表兄弟的关系。说起来这亲戚还没过三辈儿之外,还正经八百是近亲呢。也就是因为这个,再加上大勇和柱子是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兄弟。所以,他们家就一直时断时续的接济一下他们母子。

 只是最近,好象大勇和他妹妹小兰进了城,合伙做个点买卖之后就有些变样了,去找他家借钱的时候总是冷言冷语的刺。所以,不到的没办法了,王寡妇是说啥也不会就求他家的。

 可是现在也没法子了。柱子好不容易才定了亲,这说啥也得给他风风光光地办了啊。“干脆俺就豁出去这张老脸再去求人家一次吧。”

 王寡妇在心里无奈的掂量着。

 她是一步一挪的走到大勇家。推开门一看,人还真齐。他们一家子四口人都在呢。

 “柱子娘,你咋来了呢,快,快坐炕上歇一会儿。”

 看见王寡妇来了,大勇娘赶紧的从炕上跳下来招呼着。

 “也没啥事,没啥事。”

 王寡妇心里有些不好意思,总去借钱她还真有些抹不开脸,她嘴里的嘟囔着。

 “没啥事?是不是又想借钱啊?”

 坐在一边的大勇冷眼看着王寡妇,嘴里有些个不屑的大声说。

 “说啥呢?你啥态度啊?”

 一旁的大勇他爹有些不满意了,他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

 王寡妇就觉着这自己的老脸像被火燎了一下一样,都快红到耳朵子上了。

 “别怪大勇这孩子,是俺…俺有点过分了,这总是麻烦这孩子,俺心里也过意不去啊。可是…可是最近柱子这孩子得娶媳妇了,俺家里穷,这钱实在是有点…有点周转不过来了,俺就寻思着,能不能…能不能再求大勇,借俺一点…”

 话说到最后,她实在觉得有些开不了口了,声音小的就跟蚊子叫似的。

 一边的大勇娘听了王寡妇的话,赶紧的和儿子说道:“孩子啊,都是邻里邻居的,又是亲戚,再加上你和柱子也跟亲兄弟一样,既然他婶子都开口了,你就借她一点吧。”

 “你要多少啊?”

 大勇的样子明显的有些不耐烦了。

 “就…就一千…块…”

 王寡妇眼瞅住大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赶紧的又加上一句话:“俺也知道多了点,可是…可是俺实在是没啥办法了,要是大勇你…你帮俺这一次,俺娘俩就是…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啊。”

 “少在那里整景了。整那些没用的有啥意思啊!”大勇一脸不屑的说:“还做牛做马的?说那些有啥用啊,俺家不缺牲口。”

 王寡妇被大勇的一句话呛的都快上不来气了,浑身憋的都直打哆嗦,脸色也臊的煞白的。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积点口德吧。”

 好长时间没说话的大勇爹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拍桌子,指着大勇的鼻子就骂开了。

 一旁的大勇娘也赶紧的打圆场:“孩子啊,要是你有钱就帮衬一下,这左邻右舍的,谁还没个难事儿啊,能帮着的就帮一下吧。”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俺们兄妹俩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都是在城里辛苦赚来的。我们凭啥就这么打了水漂儿啊。”

 半天没说话的小兰也在一边帮着哥哥说话。

 “你也不是啥省油的灯。”

 大勇爹也没放过自己的女儿“自从打你们进城做小买卖以后,你们俩就变得眼睛里只有钱了,啥人情味都没了。真不知道,我咋生出你们俩个畜生啊。”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