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04章
 眼瞅着因为自己都快叫大勇家闹翻天了,王寡妇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她赶紧说道:“别,你就别骂孩子了,都是俺…俺的错,是俺拖累你们了。俺…俺这就回去,你们就当…就当俺没来过好了。”

 说着,王寡妇就转身想出门。她知道,自己再不出门,这泪珠子就真的忍不住要掉出来了。

 “别走,你先等会儿。”

 大勇爹赶紧的下炕把王寡妇拉住。

 “就算爹求你了,你们就把钱拿出来吧。人家孤儿寡母的容易吗?开了一次口你们就这么给打发了?你们还算是个人吗?”

 大勇爹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他咽了一口吐沫,指着大勇接着往下说:“你…你也是个白眼狼,你…你就忘了小时侯你和柱子跟一块儿玩的时候,你掉到水泡子里去了,是谁把你救上来的?你们偷着上山打松子,碰上了熊瞎子,是谁拼死拼活地把你带回来的。要是没有柱子,你…你能有今天吗?是…你现在是有俩糟钱儿了,你…你就开始翘尾巴了?你他妈的还是个人吗?”

 “行了,他爹。你先消消气,把身子气坏了可咋整啊。孩子…孩子也就是嘴上说说,他…还能真不借吗?”

 大勇娘看见自己的男人气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她赶紧的上去一边劝他,一边还偷偷的和儿子女儿打眼色。

 看见这样子,就算是大勇和小兰再怎么不愿意,也被他爹的没啥办法了。

 “好了好了,我拿就是了。”

 半天,大勇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着。

 地上站着的王寡妇真的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浑身这个别扭劲儿就别提多难受了。

 等了半天,大勇在从自己的屋子里拿出十张一百的票子,一把甩在桌子上“喏,钱在这那,你数数吧。”

 “不用了,不用了,俺…俺信得过你。”

 王寡妇赶紧的陪着笑脸,说着就想把桌子上的钱拿起来。

 “先别急啊。”

 她的手还没伸到桌子上,就被小兰一把按住了“你就这么把钱拿走了?”

 王寡妇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这对兄妹,不知道这借钱还有啥程序吗?

 “你到底懂不懂事啊?”

 一旁的大勇一脸的看不起“钱想拿走了,怎么地也要打个条子吧。”

 “是…是俺不懂事。”

 王寡妇的头点的象小叨米一样。被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孩子骂自己不懂事,这简直让她恨不得有个地钻下去。可是为了儿子的婚事,自己还得咬牙忍下去。

 大勇很快的在一张白纸上划拉了几下,然后把条子推到王寡妇眼前说:“你看看啊,没啥意见就在上面签个字。”

 虽然王寡妇不识字,可是1、2、3这样的数字还是认得的。她小心的看着前面的一个1,后面跟着三个0。确定了一千的条子,才有些为难的和大勇说:“孩子,俺…俺不识字,能不能…能不能画个手印代替啊。”

 “养的农村老娘们,真他妈的落后。”

 大勇一脸的看不起,嘴里小声的叨念着。

 “说啥呢?”

 一边的他爹似乎听见了什么,有些语气不善的问自己的儿子。

 “没啥,没啥。”

 大勇赶忙把话头接上:“那就不用签字了,你…你化个押吧。”

 说着,他用钢笔尖儿在王寡妇手上仔细的涂抹着,把钢笔水涂抹匀了让她把手印按在纸上以后,再小心的把纸条儿放兜里收好了。

 “那…那你们先忙着,俺…俺家里还有事呢。”

 王寡妇见钱已经借到,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今天,她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他婶子,再坐一会儿吧,忙啥啊!”大勇他娘赶紧和王寡妇真心的说着。

 “不了,不了。俺…俺真有事。”

 王寡妇嘴里连声的推辞着,转身就出门了。

 回到家以后,她捂上被子就大声的哭起来。一边哭,还担心自己声音大了会被儿子回来听见了,还使劲的把被子捂的更严实了。

 好半天,都快把自己憋的上不来气了,她再掀开被子还继续泣的坐在炕头上。她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可是今天上大勇家几乎把所有的脸都丢光了。要不是还有儿子这个牵挂,她甚至连上吊的念头都有了。

 坑磁瘪肚的了好长时间鼻子,她才慢慢的把心思平缓下来。这以后的日子还得继续过啊。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的忙活着儿子结婚要准备的东西…

 柱子娶亲的那一天,整个桃花坳都热闹的象开了锅一样。整个村子的人都开始忙活着。这一方面确实是村子里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热闹事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柱子在村里的口碑还真不错,虽然家里穷,可是这孩子心眼实诚,谁家要是有些事儿啥的,只要是叫上他,他绝对是实心实意给你办了。所以,在村子里,谁提起了王寡妇家的大小子,都把大拇指翘的高高的。

 可是老天爷也不帮忙,正赶上前一天下了场暴雨。虽然是把村子里的地好好得滋润了一下。可是这地上可难走了。

 村里也没啥好道,全是自己走出来的大泥巴路。这一下雨的,整个村子一直到外边都泞乎乎的,人踩在上边,脚上粘了一团大泥巴不说,不小心了,还能给你摔个骨质增生什么的。

 所以,这亲的队伍比平时定的时间要走的早一些,就是生怕路上耽搁了。天还没亮,一群热心的老农就推搡着柱子爬起来去临村接小芳去了,不管柱子是不是还没歇过劲来的。

 其实柱子也一晚上没睡着。他早就兴奋的整晚翻来覆去的滚。等外边准备亲的人一叫唤,他早就一溜烟的跟着走了。

 亲的队伍出去了,王寡妇在家也没闲着。她和几个来家里帮衬着的老娘们开始忙上忙下的准备着酒席。村里人也没啥好东西,就是不缺野味。这山的野猪、狍子啥的有的是。老早的,就有几个平时和柱子说的上话的年轻人给送了好多。村西边大草甸子上的池子里有的是鱼,都不用网,用手一抓就是一大把,所以这酒席准备的也顺畅。其实这里面最费钱的反倒是这酒钱了。

 东北人都能喝,这桃花坳更是其中的代表。六十多度的“北大荒”酒,随便一个汉子就能整个一瓶两瓶的,还没啥事。该干啥还接着干啥,一点都不耽误。

 早早的,王寡妇就在村里唯一的一家小卖部里定了五百斤散酒。早早的,这酒就送过来。她和几个老娘们就忙着就把这酒一坛子一坛子的都分开,至于酒席的饭菜,她也知道自己的那点手艺也上不了台面,干脆的就都交给村子里的几个有名的师傅做了。

 一切都忙的顺顺当当的,就差儿子把媳妇接回来了。可是这左等右等,眼瞅着这头都爬到头顶上了,可是在村里的人还是没把信儿传回来。

 就在她等的着急上火的时候,在村口等人的够剩颠的跑回来。

 “大娘,他们…他们要进村了。”

 一听着话,早就等的不耐烦的一群人马上就忙活起来。该摆桌子的摆桌子,该准备仪式的准备仪式,该放炮的给炮仗点火,倒不用王寡妇自己心,这一切的事就转起来了。

 村口的炮仗声把还在睡觉的大勇也给吵醒了,他迷糊糊的掀开被窝,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他妈的怎么这么吵啊,还想不想叫人睡觉了。”

 正嘟囔着呢,小兰从里屋跑了出来。

 “哥,今儿是柱子娶媳妇的日子,走,咱们也出去看看。”

 “有啥看的,就柱子家那穷不娄叟的样,他能娶个啥好媳妇,估计也是个歪瓜裂枣的。”

 大勇撇着嘴对小兰说道。

 “管他娶啥样媳妇呢。咱们是看热闹,又不是去看她的。”

 小兰还是一脸的兴奋劲,她一边把大勇从被窝里向外拽,一边说着:“行了,别谁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谁,跟老母猪打圈一样。”

 大勇寻思着也是,反正这么大动静,自己想睡也睡不着了,干脆就出去看看吧。

 到了村口,他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吹吹打打的向村子走过来。领头的一个人正戴着大红花,穿着红衣裳骑在马上,看样子兴高采烈的。

 “真他妈山炮。都啥年月了,还整这套,土的都他妈的直掉渣儿。”

 看见了柱子娶亲的队伍,大勇一脸的看不起。

 “哦…哦…新娘子来了。”

 这时候,一旁的一群人大声的叫喊着,看样子,似乎是比要娶媳妇的柱子更高兴。

 这叫大勇更是瞧不起这些人了。他斜着眼睛看着越走越近的队伍,嘴里恶毒地嘟囔着:“看个新媳妇啊,你们就不怕看了以后吃不下去饭,就柱子家那穷的底朝天的熊样,他娶的媳妇得‘苛衬’成什么样啊?也不怕看了以后得病。”

 可是当队伍真的走近了以后,他看见骑在马上的小芳,却大大的吃了一惊,几乎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打死他也没想到柱子娶的老婆有这么水灵。眼睛大大的,嘴小小的,看的人就想上去亲一口。再看身材,那对子长的,滴溜圆,还鼓鼓囊囊的。真恨不得在上面咂两口才过瘾。这媳妇长的,一点都不比城里的女人差。

 “他妈的柱子,你小子还真有福啊。上哪儿划拉这么一个漂亮媳妇来?我咋就没这个福气呢?”

 大勇看见小芳以后,整个心都酸溜溜的。

 本来他就没打算去柱子家参加婚礼,可是看见了小芳以后,他整个心里都开始变得的。看着亲的队伍进了村,他在一边傻呆了好长时间还没回过味儿来。

 “别看了,再看眼珠子都掉了。”

 一边的小兰看见小芳这么漂亮,也是嫉妒的要命。本来,自己在村里还算是数得上的大美人,几个村子里的小伙子都见天的上自己家凑合。虽然她一点都看不上这些山炮,但有男人对自己有意思这总是叫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可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她突然发现有一个比自己还水灵的大美人以后就要在村子生活下去。自己的风头怕是再也没那么足了,再加上看见自己的哥哥也象是被这个人把魂儿勾走了一样傻楞楞的,这叫小兰更是心眼的不得劲。

 “哦,”

 妹妹的话把大勇从失神中叫回来,他转身拉着小兰的手往村里走。

 “干啥啊?你要去哪疙瘩啊?”

 小兰的手被大勇拽的生疼,她不满意的冲着大勇叫喊着。

 “去柱子家喝喜酒啊。”

 大勇装成很自然和小兰说。

 可是小兰却没放过他,她嘴里不依不饶的说:“哎呦,这是咋地拉,昨儿个好象还有人说不去看那些山炮结婚的傻样呢,今天怎么就变卦了啊。是不是看见那个小媳妇心里有想法了?”

 大勇的心事一下子就被妹妹给说中了,他有点恼羞成怒了。

 “少巴跟我得瑟啊,你要去就去,不去就找个地方自己待着去,少他妈的在我眼前张牙舞爪的。”

 说完,他甩开小兰的手就往柱子家走。

 小兰看见大勇好象真的来气了,她也不敢再继续对他搔了。赶紧的,在他哥后面颠的一起去柱子家了。

 到了柱子家门口,正赶上他们新人站在院门口客呢,来的人一个个的都把红包包好了往他们手里。柱子跟个点头虫一样的不住的点头哈的对每个人谢着。

 “,都巴是穷鬼。”

 大勇看见每个人的红包都是憋憋的,估计里面也没有多少钱,甚至的,他还看见有几个老农把几张一块的票子装到红包里。

 “走吧。还在这傻站着干啥啊?”

 一边的小兰还没消气呢,再加上她看见几个原来还对她有意思的小伙儿都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新媳妇,这心里头的失落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咱们是不是也得送点儿啊,就这么空手进去多丢份啊。”

 大勇站在队伍里和小兰说。

 “送啥啊,他娘借的钱还没还呢,这人情已经很大了。行了。”

 小兰还是看不惯穿着新衣裳的小芳,越看她就越象是一个娘们,她口的酸劲儿和哥哥应着。

 “你懂个,这么多人眼前,我就这么空手进去了,这人我可丢不起。”

 想了半天,大勇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也许是在心里潜意识中想给小芳留个好印象吧,让她也知道啥叫真正的男人。

 他想了一下,然后转身就往家里走。

 “干啥去啊?”

 后边的小兰有些奇怪的问。

 “你别管。”

 大勇丢下一句话就转身进自己的家门了。

 到了家以后,他小心的从藏在箱子里的包中拿了一打票子,多少也没来得及数数,就到兜里跑了出去。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