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05章
 来到柱子的家,进门的人已经开始慢慢少起来了。看样子,柱子和小芳也准备要进屋了。

 大勇还走到地方,声音就先传过来了:“柱子,恭喜,恭喜啊!”他的意图是想先用大嗓门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他这儿。

 果然,他这大嗓门还真把多的人都吸引到门口了。

 “兄弟知道你结婚了,也没什么好准备了,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来,别嫌少拿着。”

 说着,大勇从兜里一把厚厚的大票,不过他没有把钱递到柱子手上,而是别有用心的到小芳手里。

 在给钱的时候,他还故意的使劲的攥了攥小芳的手,然后就假装热情的半天没放开。

 那一打厚厚的钞票一下子就把大家都震住了。都是乡下人,谁见过这么多钞票啊。

 “别,别,大勇,你的心情俺领了,可这钱,实在是太…太多了,俺…俺不能要。”

 看见这么多钱,柱子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他光顾着震惊了,倒也没注意大勇的手还一直的攥着自己的媳妇不放。

 大勇和小芳这么近距离的待在一起,能更仔细的把这个漂亮的小媳妇看个清清楚楚。他越看,就感觉这个小媳妇越招他稀罕。那脸蛋,那身段。看着看着,连下边的巴都硬硬的鼓了起来。

 小芳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伙儿有点热情的过度了。可是不管怎么地,人家可是给自己送了这么大的一份彩礼啊。虽然心里头微微的有点觉得他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可是嘴上还是一个劲儿的点头说谢谢。

 可是渐渐的,她觉得事情好象不是那么简单了。眼前的这个人不但一直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手,就连眼睛也跟长到自己脸上一样看的直勾勾的。那眼神和自己平时在自家村子里看到的狼一样,都是那种恨不得把自己扒个光地按在地上似的。

 她使劲的把手从大勇的手上给挣开了,连手背都被他给攥红了。她很注意的把身子藏到柱子身后,让柱子直接和大勇接触。

 柱子还是傻乎乎的啥也没看出来。他还一个劲儿的感谢着大勇,一边和他说话,一边还拉着小芳的手给她介绍着。

 “小芳,这个就是我从小长大的朋友大勇,他也是俺叔家的大伯哥,和俺是三代之内的亲戚。”

 “大勇哥你好。”

 小芳也被柱子的没办法了,只好从柱子身后出来和大勇打了一个招呼。这声“大勇哥”把大勇叫的浑身都酥了。他笑眯眯的和小芳说:“弟妹客气了,客气了…”

 一边说,一边还想拉一下小芳的手。

 小芳赶紧机灵的躲开了。这时候,门口专门数钱的小芳的娘家人点了大勇的钱以后高声的大喊:“柱子大伯哥——大勇,送彩礼六百块。”

 这下子可把坐在柱子家的一些人的炸开了锅。都是村里人,谁见过有人送这么大的厚礼啊。一个一个的在桌子下议论开了。

 大勇腆着肚子就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他看着坐在桌子边上的一些乡亲都用那种羡慕和崇拜的眼神看着他,那心里的舒坦劲儿就别提了,比喝了半斤北大荒还过瘾。虽说自己一时冲动,送了那么多钱只为了讨小芳的心,到现在是有点后悔了。不过看见了这些人都这么仰视着自己,多少的也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

 “你脑袋烧坏了?”

 一旁的小兰可不干了,她转悠到哥哥眼前,在他耳子上恶狠狠地说。

 本来就有点后悔了,再加上妹妹这一说。大勇有点受不住了,他回头和小兰说道:“我的事你少管,我和柱子是兄弟,我他妈的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干你事儿。”

 “少装蒜了,你那点小心眼子谁不知道啊,不就是想为了接近那个小狐狸吗?可你也别给六百啊,你疯了。”

 小兰不干了。自己哥给这么多钱,还是为了那个小货,这叫她心里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白了小兰一眼,大勇不耐烦的说:“别在我面前舞舞扎扎的,跟你妈耍大刀似的,该干嘛干嘛去,少来烦我。”

 说着,他就甩开小兰,自己找个地方坐下去了。

 气的小兰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味儿来。她又恶狠狠的朝着小芳的位置看了一眼。“呸…”

 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小声的骂了一句“真是一个狐狸…”

 暂且不论这中间的小曲,柱子的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按照老规矩,他们先拜了天地和双方老人,又相互对拜了一次才换好了衣服出来敬大家酒。

 老规矩,村长于老栓作为一个证婚人首先发一下言。

 他面红光的走到院子中间,双手举着柱子和小芳的结婚证书和大家大声的说:“我宣布,从今儿个开始,于柱和马小芳正式的成为夫妇了,同时啊,也马小芳来咱们村成为咱们村的正式一员了。

 大伙儿一起开始起哄了,一个一个的都兴高采烈的。只有大勇和小兰心里边再暗暗的起着坏心眼儿…

 农村的规矩也不多,大家来了最主要的就是聚在一起喝顿老酒啥的。当下,一群人也没多客气,个个的举着杯子就开始灌起来…

 这顿酒喝的,一直从中午头到晚上天都擦黑了还没结束。五百斤散白就眼瞅着就快见底儿了。不过大家也都喝的差不多了,一个个东倒西晃的嘴胡话。

 借着酒劲,大勇晃晃当当的就来到柱子的席上,他走到小芳边上,一把推开原本做在小芳旁边的一个长辈就要敬小芳酒。

 “柱子,弟…妹,来…喝…喝一个。”

 他端着酒碗,晃着上身,嘴里含糊的说着。

 “大勇,俺…俺不能…再喝了!”

 柱子也到量了,他和大勇一样,嘴里的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咋地?不给面子…是吧?看…看不起我是吧?”

 大勇不干了。

 这个大帽子一下来,柱子也没啥办法了,只好端着酒碗和大勇碰了。

 又把酒上了,大勇继续向柱子敬:“来…来…咱兄弟俩再…再走一个…”

 一旁的小芳看见柱子好象实在不行了,这脸色都喝的煞白的。她赶紧的劝大勇:“大勇哥,俺家柱子实在是不能再喝了,你…你就放他一马吧。来。坐下来先吃点菜。”

 这声哥叫的,把大勇舒坦的浑身的汗都张开了。他眯着眼睛笑嘻嘻的对着小芳说:“行,弟妹既然说了。俺…俺哪能不给面子啊。”

 说着,他一股坐到小芳身边,也不吃菜,就这么眯着眼睛,使劲的盯着小芳看。

 看的小芳浑身直发,大勇那种的目光把她的皮疙瘩都“扑拉,扑拉”地掉了一地。本来她就喝了不少,这脸上已经开始有些红扑扑的了,再加上被大勇这么死盯着看个不停,这脸上的红晕就越发的更明显了。

 大勇越看越觉得这眼前的大姑娘是那么的招人稀罕。看着看着,不住了,他一抖身子“呃”的一声,打了一个酒嗝。

 这酒嗝一打,他更是觉得这浑身的酒劲都顺着肠子一下子都涌到头皮里了,的他浑身迷糊糊的。

 借着酒劲,就感到胆子也大起来。他一拽股下的凳子,把它挪近了一点。然后挨着小芳身边就对她说:“弟妹啊,你…你觉得哥这人咋样啊?”

 说实话,大勇一靠上来,这浑身的酒臭味儿就熏的小芳直恶心。可是眼前的这个人不但是柱子的表哥,而且还送了一个天大的彩礼给她。这不管怎么地,她也要好好的招待着啊。

 “哥这人不错,一看就是好人。”

 小芳把头转过去,勉强的和大勇对付着。

 可是大勇可没看出来,他一看小芳的脑袋转过去了,把个白白的脖子就在他眼前。他这心里就的跟长了一堆野草一样,不知道想干什么好。

 “弟妹是说真的?你…真觉得哥这人还不错?”

 借着酒劲,他一边继续地纠着小芳,一只手就悄悄地从桌子底下伸过去,按在小芳的大腿上。

 这手一碰到大腿,得小芳一个灵。她不满意的看了大勇一眼,却发现他好象是没有异样的看着别的地方。

 “兴许不是故意的吧?”

 小芳在心里自己给自己说着。然后她挪了挪身子,把大勇的手从腿上挣开。

 其实大勇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他不知道小芳会是个啥反应。毕竟,在东北,当着别人的面调戏他老婆,这可是天大的侮辱。就是老实巴的老爷们儿也不能忍下去的。而且柱子的体格那么壮,他也怕真动起手来自己吃亏。

 可是发现小芳并没有什么剧烈反应。他还以为这是默许他了呢。他就更得寸进尺了,小芳退一点,他就凑合近一点,最后,干脆还把手从小芳的裙子里伸进去,直接的摸到她光滑的大腿上。

 这一摸,大勇这心里更是刺的不得了。这滑溜溜的大腿,上面一点疙瘩都没有。摸起来真是舒服的不行了。

 “真是可惜这小娘们了,怎么就嫁给柱子这个穷山炮了呢?要是自己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每天晚上抱着她美美地睡上一觉,就是短命十年自己也愿意。”

 大勇一边想着,一边继续的抚摸着小芳光滑的大腿,摸着摸着,自己还来劲了,手臂顺着小芳的大腿儿就向上滑,一直滑到她的口周围,甚至还想把手指头从她的衩里边进去,好顶到她身体里头去。

 这下子,小芳可再也忍不住了,她“腾”的一下子站起来,端起酒杯就朝大勇泼过去,脸的泼了大勇一身。

 周围的人都愣了,也不知道这发生了啥事,这咋地就把新媳妇给火了呢?

 柱子也有些意外,他本来就是个大咧咧的人,再加上喝的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他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媳妇。

 一边的王寡妇可是了解大勇的,她知道肯定是这混球做了啥下的事把小芳给惹火了。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家也欠着大勇太多的人情了,她也不好把脸皮给撕破了,就赶紧的上去把还有些不依不饶的小芳拽住,对着她使了几个眼色,叫她先别那么冲动,还是先忍一忍好了。

 别的酒席上的大勇爹虽然也不知道到底出了啥事。可是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还是知知底的。他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混球儿子又开始不正经了。要不,这新媳妇也不会有这么大反应。他一把上前薅住大勇的脖领子,狠狠地一个大耳掴子就煽了过去,嘴里还骂着:“你个小崽子,你咋啥事都敢干啊?”

 大勇心里也虚的慌,生怕小芳把自己的丢人事给抖出来,也没敢多说啥,只是捂着脸蹲在地上没敢说话。

 一边看热闹的人这下也有点明白了。平时几个了解大勇的人也和别人小声地嘀咕着,都骂大勇是个畜生,简直不是个人揍的。

 这下子,在一边的小兰可不干了。从开席到现在,她的眼神就一直没离开小芳。看着小芳被一群老爷们团团的围在一起,她这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股火。现在自己的哥哥又出了这么大事,气的她一个高蹦了起来。

 “柱子你啥意思啊?就这么叫你媳妇耍无赖啊?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啊,你瞅你那个样,跟个老娘们有啥两样?”

 她这一说,还真把柱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大勇刚送了天大的一笔钱给他,不管咋地,自己的媳妇也不该这么对大勇吧。

 看见柱子没啥话说了,小兰更是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她指着柱子的鼻子就骂:“你别装蒜了,你搞啥结的婚啊?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要不是俺哥借了你一千块钱,你还娶个老婆啊,你娶老母猪去吧。更别说俺哥还给了你这么多彩礼,你看你那个泼妇媳妇,她还真下的去手啊…”她还想说什么,却一把被心虚的大勇给拽到一边了。大勇一边拽着她,一边就往外面拖。可是小兰还是没完没了的骂个不停。

 一直到小兰的声音一点点的小了下来,院子里的一群人才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看,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本来有些个年轻人还想闹个房啥地,老人也一把把他们拽住了。一个个都客气的告了一声打扰了,就都匆匆的离开了。

 眼瞅着好好的一喜事叫自己的儿子给活生生地搅和黄了,大勇他爹这老脸臊的啊,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他一个劲给柱子鞠着躬,嘴里痛心的说个不停。

 这可把柱子给吓坏了,叫他表叔给自己敬礼,这他可承受不起,他赶紧的和王寡妇好好的劝了半天老头,好不容易,才把老头打发回去了。

 等人都撤干净了,娘三个加上小芳自己的瞎眼老娘还有几个陪着她出嫁的娘家人就收拾好了屋里的残局。娘家人也不好再留下去了,也就都告辞了回家了。

 转眼间,这热闹的酒席上变得空的。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还真把柱子的五三道的。他挠着后脑勺不知道这到底是咋了。

 “到底出啥事了,你咋发那么大火啊?大勇哪儿嘎瘩惹你了?”

 他有些很奇怪的问自己的新媳妇。

 “没啥,没啥。”

 一边的王寡妇赶忙的把话头接过去。她生怕小芳把事情说出来,就以柱子那憨脾气,非找大勇拼命不可。

 看见自己的婆婆不想让自己把话说出来。小芳也马上随声跟着附和道:“是啊,没啥,都喝多了,你就别再提这事儿了。”

 “那…那你们赶紧的入房吧!”

 王寡妇根本就不给柱子细想的机会,她赶紧的又把话头给接上了。

 “嘿嘿…”柱子一听要入房了,心里也变得美滋滋的,早把刚才的事给抛到一边了。

 虽然没有人来捧场了,可是王寡妇还是和小芳那瞎眼的老娘一起照着标准的形式把两个小年轻的都推到房间里。然后她们就都笑着回到另一间屋子里去了。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