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06章
 柱子家的房子很小,就两间正房,西边的厢房早就改成牲口棚了。所以,一间当成柱子和小芳的新房,那王寡妇和小芳娘就只能挤在另一间屋子住在一起。

 进了屋子里,王寡妇先把不方便的小芳娘给扶到炕上坐好了,然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她说:“亲家啊,你也别嫌弃俺家寒碜,俺家也没有多余的屋子了,这往后的日子啊,还得委屈你和俺住在一起了。”

 “俺不嫌弃,俺不嫌弃。”

 老太太赶紧的和王寡妇说:“说真的,俺还得谢谢你们家能容得下我这个瞎眼的老娘们呢。多少人家都不想要俺啊,都嫌俺是个累赘。虽然小芳不和俺说,可是俺心里跟明镜似的。俺一直都对闺女愧的慌啊。可是就到你家了,你还把俺真当个郄儿来招待了,俺眼睛瞎了,可是俺心里更真亮儿的知道谁是好人,要说嫌弃啊,还是你别嫌弃俺才对啊。”

 “呵呵。”

 看见小芳娘这么通情达理的,王寡妇心里也落下了一块大石头,她也靠到炕头上,枕着被子上就开始陪老太太唠起家常来…

 再说柱子他们,两个人进了屋就觉得有些开始放不开了。毕竟,两个人从见面到成亲,顶多也就半拉月的时间。这双方还有些陌生的很。虽说两个人还都看对上眼了,可是这冷不丁的就单独待一块儿了,一时间还真有些抹不开面子。

 半天了,小芳坐在炕沿儿上等着柱子主动一些,可是柱子这心里头也不知道该咋办才好,两个人就这样傻坐在一起,也不知道这接下来要干些啥了。

 又过了一会儿,小芳都等的有些着急了。她早在结婚前几天就听自己的老娘告诉自己,这男人啊,在新婚的头一个晚上都跟个狼一样,可是我们姑娘家的在头一次啊又得经历过一次大动静,所以啊,得注意着点别叫这自家的男人太过分了,免得头一次睡在一个炕头上就叫男人给的下不来炕。

 可是这眼前的动静和她娘说的一点都不一样,别说是自己怎么样劝说自家男人别太使劲了,现在反倒是自己得想一个办法先让柱子主动啊。这种事要是让一个姑娘家的主动,这羞也羞死人了。

 就在小芳等的心急如火的时候,柱子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他突然上去一把抱住小芳,嘴里哆嗦的和她说:“天…天已经不…早了,我们…我们歇…歇着吧。”

 小芳头一次和柱子这么近的靠在一起,鼻子一下子全是柱子身上的汗味儿和男人味儿。这股子气味把小芳熏得心里头“砰砰”直跳,她红着脸,都不好意思看柱子了,就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柱子的要求。

 柱子看见模样俊秀的小芳那对滴溜转的大眼睛,再看着她有些羞怯慌乱的表情,鼻子里闻到的是自己从来没有闻到的香的女人味,他开始变得有些着急了,干脆一拦,把小芳按在炕上就开始扒她的衣服。

 小芳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柱子把浑身的衣服光。她这心里边又是害怕又是期待的也不知道是个啥心情。平时,自己经常的也听村里的一些个小媳妇说一些这男女之间的那事儿,心里隐隐约约的也知道一些。再加上自己娘也和自己说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知识,本来她以为自己早就有准备了。可是这一到开始真章儿的时候,她这心里又开始有些不知道该咋办才好了。

 其实柱子早就在自己娘身上知道了这男女之间那事的隐秘了。这时候他看见小芳脸上的那些不知道该咋办的傻样,反倒觉得更刺了。他几乎是哄唆着就把自己和小芳的衣裳都的干干净净,两个人就这么光溜溜的抱在一起。

 看见小芳的大股和丰的大子,柱子就觉得这是那么的新奇。和自己干瘦的娘比起来。小芳就象是一个娇美的花瓣一样透着人的气息。他嘴里哼哼着,一口就把小芳的大子给含到嘴里。

 自己的子就这么被柱子叼上了,把小芳的浑身一阵哆嗦。她也说不上这是一种啥感觉,又酸又麻的让自己浑身都跟被电着了一样抖个不停,尤其是当柱子把自己的头紧紧的咂住的时候,自己的身子就好象不受自己控制一样抖的更厉害了。

 小芳不又自主的开始呻起来。那种叫声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发出这种声音来,就好象是村里的老猫在发情的时候叫的动静一样。甚至的,她感觉着自己的下身就好象是要了似的,淋淋的了很多水。

 柱子已经很长时间没和女人了,自从和小芳定了亲事以后,他娘就死活不肯再和他睡在一起了,的他整天巴都是噔硬噔硬的。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了,他哪里还忍耐着住啊。

 他一翻身,把小芳死死的在身子底下。有些暴地把小芳的两条腿匹开,一只手握着自己青筋暴起的大,对准了小芳的下边就准备进去。

 “柱子,你…等等…”

 这时候,突然小芳却一把把柱子给推开了。

 “你…你干啥呀?”

 柱子以为这时候小芳突然反悔了,不想让自己了,急的他脸红脖子的一边气,一边恶狠狠的和小芳说,甚至,连他的眼珠子都憋的通红通红的。

 看见柱子的表情,把小芳吓了一跳。她赶紧小声的和柱子解释说:“你…你先别着急,俺娘…俺娘说了,等咱们…咱们办事之前,得在俺身子底下垫一块白布的。”

 听小芳这么一说,柱子突然想起来王寡妇好象也这么代过他。他赶紧的从炕头的箱子里拿出来一块白棉布,抱着小芳的股就把布铺在下边,然后又气重新把小芳在身下。

 小芳知道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事儿就要来了。她咬着牙,闭上眼睛,心里有些忐忑的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可是柱子也许是太着急了,其实他本来对女人的那个地方是轻车路了。可是这时候却握着巴左顶右顶的捅了好几下都捅偏了,急的他骑在小芳的身上直哼哼。

 在家的时候,小芳娘也教过她这些。她跟小芳说:“这男人在第一次办事的时候总是对不准女人的地方的。这时候得要我们女人帮他一下,好顺利的把第一次事儿给办好了。”

 想到这些,小芳鼓起勇气,把手探到自己身下,一把攥住柱子的巴就想帮他一下。

 可是握住柱子的巴以后,倒把她吓了一跳。这自己男人的东西也和娘说的差的太多了。照娘说了,男人的东西再大,自己一个手也应该握的过来啊,而且娘也没说过,这男人的巴头怎么会这么大呢,比山上最大的蘑菇头还大一圈。

 这么大的东西,自己那个细细的小怎么能装的下啊。还不给撑破了啊。她越想越害怕,握住柱子巴的手都开始哆嗦起来。

 柱子被小芳的手引导着可算是对准地方了,他股,一使劲就想把进去。

 可是事实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因为他自己的巴实在太大了,再加上小芳因为害怕和紧张,里也跟着缩的紧紧的,他的巴刚顶上去,就“滋溜”一下顺着小芳的口就滑了出去。

 可是这下也把柱子的牛脾气给惹上来了。他重新把巴扶好,对准了小芳的下边,开始一点一点的把巴头给挤了进去。

 “哎呀。”

 巨大的巴头把小芳的给撑的紧紧的。小芳就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好象真的是被柱子给破了一样,火辣辣的疼的厉害,把她疼的眼泪都挤出来了。

 “娘也没说过这第一次有这么疼啊,这…这还叫不叫人活了?”

 小芳一边着眼泪,一边心里默默的想着。

 可是柱子却没管那么多,他继续使劲的把巴往小芳里挤,一边挤,一边还把他舒服的嗷嗷直叫唤。

 终于,他把全部的巴头都挤到小芳的门里去了。可是也把小芳疼的浑身直抖,情急之下,她的手指盖儿都把柱子的后背划的一道一道都是血印子。

 柱子也不管那么多了,虽然后背也有点疼,可是巴实在是太舒服了。小芳的和王寡妇的完全不一样,比她的紧凑多了,死死的把自己的巴给夹住了,蹭的他舒坦的浑身的汗都一的竖了起来。

 把头进去了,以后就好办了很多。因为女人的都是口上特别的紧,但越到里面就越松快。柱子一狠心,使劲一,就感觉着自己的巴好象把什么东西捅破了一样,连儿的,都到小芳的身体里。

 “啊…”小芳死命地喊了一嗓子。整个都疼的直了起来,身子跟个弓一样绷的坌儿弯。她感觉着自己整个人都好象没有知觉了,浑身麻木的已经失去控制了。不由的,她开始有些迷糊糊的好象要昏过去一样。

 终于把巴全进去了,柱子美的眯着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把小芳紧紧的抱在怀里,好象要把她整个人都挤到自己的身体里一样。一边抱着,一边开始,来回的起小芳来。

 被柱子的巴在身体里来回的动了几下,小芳终于疼的受不了了。她哆嗦着揽着柱子的后背,在他耳朵边上无力的求他:“柱子,你…你轻点,俺…俺实在疼得受不了了…”

 听了小芳的话,柱子感觉着自己好象真是倒霉到家了。和自己娘干那事儿的时候不能可劲儿造,等有了媳妇以后还是不能可劲儿造。这叫他觉得郁闷极了。

 可是想归想,自己的媳妇他还是心疼的。

 “俺轻点就是了,你…忍着点,俺娘说了,刚开始的时候你会疼,可让俺再一会儿,你就适应了。”

 柱子想起来王寡妇和他说的话,他搂着自己老婆,在他耳朵边上劝着。

 “嗯…俺知道,可是你得让俺…俺慢慢的适应一下吧。”

 感觉到柱子的动作慢了一些,小芳也在他耳朵边上说道。

 两个人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抱在一起上下动着。因为天热,他们贴在一起的地方很快的就渗出很多汗水来,黏糊糊的就像是要把两个人粘在一起一样。

 小心的了一会儿,柱子总感觉着一点都不尽兴。这慢汤慢火的反倒把他的浑身的火越来越旺了。他觉得这么,自己实在是不舒坦,越,自己就越感觉浑身都憋的难受。

 慢慢的,柱子开始小心地把送的速度开始变快一些。一边,还一边注意着小芳的反应。

 他的速度一点点的加快,到后来开始由着自己的子大力的起来。他发现好象小芳也能接受自己的这种法了,就干脆抱紧了她,把巴飞快的在小芳的来回的进出着。

 这时候的小芳也没有刚开始那么疼了。她觉得自己好象是已经开始适应柱子的大巴了。他的那儿东西也没有刚开始那样可怕了,反倒是的自己浑身酸酸的还怪的呢。

 又被柱子了一会儿,她开始觉得自己好象是要飞上天了一样。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下边里也跟要了一样,大量的水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出来了。

 可是这出来的水却怎么地也不能从身子里排出来。因为柱子的巴实在太大了,死死的把自己的挤的紧紧的,只有一小点儿能顺着柱子把出来的时候给带出来。但更多的还是被柱子的巴给硬生生的给顶到自己肚子里去了,把自己浑身都给的直堵的慌。

 渐渐的,小芳开始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好象是柱子的巴有魔力一样。它动一下,就叫自己浑身不受控制的抖一下。这全身都没啥气力了。光是能感觉到柱子的巴在自己身子里动来动去的,其他的好象啥都感觉不到了。

 这种怪异的滋味越来越强烈,让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了,就好象是憋的一样。

 小芳生怕自己会忍受不住会出来,这多丢人啊,赶紧在柱子耳朵边上说:“柱子,你…你先停停,俺好象要憋不住了,你…你再下去,俺怕…俺怕会炕的。”

 柱子应该说在这方面还是懂一些的,他知道这是自己把女人的舒服的一种体现。他没有停止动作,反倒是一边继续使劲,一边和小芳说:“别管了,你那不是,是让俺的。你…你放心,就算是俺也喜欢,你就…就可劲出来吧。”

 听了柱子的话,小芳可再也忍受不住了。随着柱子又一次把儿,她叫喊着使劲的挠着柱子的后背,浑身哆嗦着把一大股水出来。可是这么多水却没有多少到炕上的单子上,还是一样的,都被柱子的巴给挤到身体里边去了。

 抖了半天,小芳才止住了继续水。她感觉整个人都跟软了一样瘫下去。她大口的张嘴着气,好象是怎么气,这气儿都不够用一样。

 可是柱子却还是不依不饶的继续在小芳的着,速度还一点都不减。这叫小芳本来就很感的里面更是被的又麻又酸的。

 小芳知道这男人要是不把巴里的脓水给出来,是绝对不会完事的。她开始按着自己娘教她的,使劲把夹的紧紧的,好叫柱子快一点把脓水给放出来。

 可是这柱子也太厉害了。无论小芳怎么努力,柱子就是没有丝毫要出来的意思。他的大巴就象个钉锤一样,不知道疲倦的来回在小芳的里折腾着。到后来,小芳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小芳就这么软塌塌的任凭柱子在她身上着,中间又有好几次她感觉着自己又出来了。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怎么会出那么多的水。可是无论出来多少都毫无例外的大部分被柱子的巴给又顶回去了。

 小芳已经被柱子的都全身瘫痪了。她觉得自己好象渐渐的要晕过去了。在迷糊之间,她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和男人咋这么累啊,比俺平时割十亩麦子还费劲儿。”

 柱子可没有小芳这么的想法,他就是一门心思的拱在她肚皮上可劲儿的折腾着。一直把小芳着身子里的水都快干净了,才感觉到自己好象要把巴里的东西放出来了。

 他搂着小芳那细的身子,又继续的象老牛耕地一样在小芳那片肥沃的土壤上使劲的了几下,然后就可劲的抖动着身体,一动弹,就是大股的白水从巴里出来。那脓水的是又多又黏,连小芳的里都实在是盛不下了,顺着口就一直被硬生生的挤到他蛋子上。

 他吭哧憋肚的在小芳身上象老牛一样气,壮的身子板儿已经完全的在小芳那还算是丰润的子上。

 好半天,他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他才注意小芳好象是不知道啥时间都昏过去了。这可把他吓坏了,搂着自己的媳妇又是摇晃又是顺气的,死活是把小芳给晃清醒了。

 “你咋样啊?没…没啥事儿吧?”

 搂着小芳还有点迷糊的身子,他有些后怕的问她。

 小芳还有些没醒过味儿来。她眯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对柱子抱怨:“你…你咋这么能折腾呢?俺真的要被你…被你快死了。”

 看见小芳好象没什么事儿,柱子也憨憨的笑着:“嘿嘿,俺…俺下次不会了。”

 两个人就再也没说啥,其实是因为实在是太累了,就黏黏糊糊的抱在一起睡过去了。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