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07章
 第二天早上,王寡妇早早的就和自己瞎眼亲家把饭给好了,然后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就等着一对新人出来吃饭。可是这左等右等的,眼瞅着太阳都拔到半山儿了,可他们的屋子门还是关的严严实实的。

 后来,王寡妇实在等不下去了。她干脆就走到柱子的屋门口,拿手开始“咣咣”的凿着房门。

 凿门的动静终于是把柱子和小芳给整醒了。晃悠晃悠脑袋,他们都挣扎着想从炕上爬起来,可是却都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有些昏昏沉沉的。

 匆忙地穿好衣服,柱子先跳下炕,把门销拽开以后,把王寡妇带到屋里。看见新婆婆亲自来叫自己起,小芳感觉着这心里羞愧的不知道该说啥好。她赶紧的想跳下炕,去和婆婆先唠两句道歉嗑儿。

 可是这身体刚一下炕,就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就怎么地也不听使唤了,软塌塌的一点借不上力,眼瞅着自己的身子歪歪的就朝一边倒。她想控制都控制不了,就这么“啪叽”一声,就手摔了个大仰巴茬。

 看见自己的媳妇突然的摔倒在地上,可把柱子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是出啥事儿了,赶紧的上去把小芳扶起来。

 “咋了?你哪儿地方不得劲儿啊?咋猛的就摔一跤儿呢?”

 柱子搂着自己的媳妇儿,心疼的问她:“我看看,摔坏哪儿没?”

 一边的王寡妇心里可跟明镜儿似的。自己儿子在炕上的能耐她也是深有体会的,以她这样一个过来人都被儿子的没招儿没落儿的,儿媳妇这个黄花大闺女哪经得住他这么可劲儿折腾啊。

 “行了行了,还不都是你闯的祸。别在哪瞎问了。”

 看见儿子还在那里傻乎乎的问东问西的,王寡妇忍不住刺了他几句。

 “咋是我呢?我又咋地拉?”

 柱子有些摸不到头脑的看着自己的娘。

 “说你啥好呢?这么大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媳妇。小芳一个黄花大闺女,哪经得住你在炕上这么折腾。这下好了吧,遭报应了吧。要是你媳妇这有个好歹的,看你以后还敢这么可劲造不?”

 王寡妇一边把昨天晚上那块粘了小芳血迹的白布收起来,一边继续提点儿子。

 听了婆婆的话,小芳也知道婆婆其实啥都懂了,把她羞的脸上通红通红的。

 “小芳啊,今儿你就别下地了。在家歇歇吧,让这个牛犊子自个到地里干活去。也好累累他,看他晚上还敢不敢可劲造了?”

 看见小芳的样子,王寡妇是心疼的不行了,她拽着小芳的手,就把她按在炕上“你先在炕上躺一会儿吧,等歇好了再下地。”

 看见婆婆这么知道心疼人,把小芳的心里的甜滋滋的。可是她也知道,这婆婆疼你归疼你,自己可不能扒了瓦片上房。于是她也赶紧的挣扎着想起来。

 “你就听我的。今天这事我做主了。”

 看见小芳还想起来,王寡妇赶紧又把她按回去,然后就领着自己儿子去厨房吃饭了。

 在厨房里等着的老太太听着脚步声就回来了俩,自己闺女好象还没跟过来,还以为小芳想在炕上赖着不起来呢。她腾的站起来对着王寡妇说:“咋了亲家,是不是俺那闺女还赖炕呢?这孩子,她咋这么不懂事呢?看我怎么去教训她。”

 “哎呀亲家,你先坐下。”

 王寡妇赶紧一把拽住老太太说:“不是小芳这孩子不懂事。她可是个好媳妇啊,俺稀罕都来不及呢。是这孩子…”

 说到这里,王寡妇停了一下,她琢磨着该怎么说这事儿。

 “是这孩子昨儿叫俺家柱子给的下不了炕了。”

 犹豫了半天,王寡妇有些不好意思的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太太知道自己还是错怪自己的闺女了。她坐到凳子上有些担心的王寡妇:“那…那她现在咋样啊?其实…其实这闺女家第一次都是…都是有点那个的,以后就好了。”

 “是啊,也怪俺家柱子,跟个野驴似的,啥闺女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两个人就坐在凳子上当柱子不存在一样唠着嗑,把柱子的脸跟个猴股一样通红的。他赶紧扒了几口饭就扛着锄头下地干活去了。

 家里的两个老人把饭吃利索了以后,就开始各忙各的了。

 王寡妇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昨天那块粘着一大滩血迹的白布单儿挂出来。村子里有这个不成文的传统。谁家娶媳妇了,第二天总会把这个代表着自己媳妇还是真正的黄花大闺女的物证给公开的挂在外面。

 王寡妇一边挂单,这心里边那叫一个美啊——不管怎么地,自己的儿子终于是娶到媳妇了,还是这么一个百里挑一的好闺女。这叫她多少在心里头存了不少显摆的意图。甚至,一边挂,一边还哼哼起二人转起来!多少年了,老寡妇心里从没这么开朗过!

 这时候,一晚上没怎么睡好的大勇也起了。昨天晚上回家,他爹好一个发火,甚至抄起一块木板子就没头没脸的他。幸亏妹妹和自己娘死活的是把爹拦住了,可就是这样,自己也一晚上没少挨骂。再加上自己心里总是惦记着小芳那个人的小媳妇,所以很罕见的,他早上早早的就起了。

 刚出门,他正好看见了柱子家门口挂着那块血红血红的布单儿。这下子,他心里跟开了锅一样,又是酸溜溜的,又是恨柱子恨的牙儿直。他盯着那块白布就傻傻的发愣,一直到小兰走到他身后都没发现。

 “行了别看了,眼珠子都长钉子了。”

 小兰在一边冷嘲热讽的和大勇说道。

 “干你事,我愿意看。你赶紧的,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大勇不耐烦的对妹妹说。

 “有啥好看的,谁知道那红色是真的假的?说不定是找块猪血血啥的染上去的呢?看那小狐狸的样也不象个黄花闺女。”

 小兰看见哥哥还这么依依不舍的看着那块白布,她一撇嘴,不屑的说。

 “人家小芳咋样都比你强。”

 看见小芳被妹妹这么说,大勇这心里有点不乐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咋了,谁要一说小芳坏话,就跟说他自己一样。

 “少拿我和她比,我就她那档次啊?你可别寒碜人了。”

 小兰打心眼里不愿意和小芳比。她总感觉好象小芳哪儿都比她强。这叫她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的。

 “她档次不高?别管咋地,人家那是真桩儿的黄花闺女,你…你能和她比吗?”

 情急之下,大勇开始逮啥话说啥话了,一点都不经过大脑。

 听到这话,小兰可不干了。因为她和哥哥在城里做点买卖,总有这个那个的部门想在他们身上捞油水。实在没招了,小兰就开始和各个主管部门的头头们挨个的睡了一遍,这才让他们兄妹的买卖能顺利的做下去。这也是他们能赚到一些钱的主要原因。现在大勇拿这事来刺她,这叫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

 “你妈的你说啥呢?”

 小兰指着大勇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在城里的那点事是为啥啊?我不说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吗?好了,到头来你倒拿这事指桑骂槐的。你…你…”说到后来,气的小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实话说出来以后,大勇也有些后悔。他再看见妹妹这么生气,也就不敢再接话头了。他赶紧的灰溜溜的找个借口就跑开了。

 可小兰的气却半天的消不下去。她站在家门口气鼓鼓的掐着,心里有股火怎么也发不出去。也幸亏这时间正是村里人下地干活的时候。整个村里的小路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要不,小兰真能看见谁骂谁,以她的暴脾气还真能干的出来。

 就在她气的都不知道咋办才好的时候,后肩却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这一下可叫小兰找到撒气的对象了。她转过身就骂道:“谁这么闲的没事啊,你死了娘还是…”

 可是她的话还没骂完就活生生的止住了,因为她看见后边站着是村里的大队会计于大军。

 于大军今年二十八岁,他本来是乡里的一个干事,可是因为生活上的一些事儿犯了错误,就被发配到桃花坳来干村里的大队会计。因为他原来是个城里人,不但读的书多,而且人也长的白白净净的,所以小兰一眼就相中他了,也不管于大军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一门心思的就和他好上了。

 最近因为于大军听说乡上要换领导班子了,所以半个月以前就早早的去给自己活动去了。这走的半个月可把小兰给想坏了。现在看见自己的小情人就站在自己身边,美的简直是颠的。

 “咋了,发这么大火?”

 于大军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小闺女生气的样子,他还真就喜欢小兰这泼辣的模样。虽然偷着和她好本来就是因为自己想多和自己媳妇以外的闺女亲热亲热。可是时间一长,他还真有些舍不得这个风的小娘们了。

 “不说了,说那些倒霉的事干啥呀,快,快跟俺到屋里坐坐。”

 看见大军来了,小兰打心眼里高兴。她拽着大军的手就把他拖到自己的屋子里。

 进了门以后,小兰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抱住他,主动的嘴凑上去。

 这么多天了,大军光顾着给自己活动关系了,也顾不上和哪个小娘们啥的。今天一回到村里,他连家都没回就急着找小兰了。看见小兰这么主动,他也兴奋的巴硬的当当的。

 两个人就这么倒在炕上,连门都没关,抱在一起互相吃着对方的舌头“吧唧,吧唧”的亲嘴声连隔着老远都能听见。

 也亏着小兰她爹和她娘老早就下地干活去了。家里除了他们,就啥人都没有了,所以小兰也没啥顾虑。这浑身的火把她的恨不得就地就和大军上了。

 大军其实比小兰更着急,他三两下就把自己和小兰的衣服都扒的干干净净。

 “来。妹子,先帮我吃吃。”

 说着,他就着自己硬巴就把它凑到小兰嘴边。

 小兰并没有马上把它含到嘴里。她只是用手在上面来回的了几下,然后,有些不放心的对大军说:“老实代,你这几天有没有和别的女人鬼混?我咋觉得你这巴头子上的味儿这么怪呢?”

 眼瞅着自己的巴在小兰的嘴边上晃来晃去,可就是不到她嘴里,把大军急的哼哼着直叫唤:“我的好妹子啊,我…我就喜欢你一个人啊。我…哪有别的女人啊?除了你,我…我谁也看不上,真的。你说俺巴有味儿了,那是俺已经好多天没洗了。这…这和别的女人也不沾边啊。”

 “咦…脏死了。回家叫你老婆吃去。”

 小兰假装撇着嘴,不愿意的说着。

 这可把大军急的快上房了,他大声的求着小兰:“俺…俺就喜欢叫你吃。俺老婆?她那个傻娘们算啥啊?别说吃个巴,就是让她摸摸她都不干,哪有小兰妹子你这么招人稀罕。长的水灵不说,这还特别的懂俺的心意。俺,俺都快稀罕死你了。”

 虽然知道大军这么夸她就是为了想叫她快点吃自己的巴,可是小兰这心里还是不住一阵甜丝丝的。

 “就你会说话,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她笑眯眯的看着大军,手上巴的速度也开始快了一些。

 “真的,真的,俺对灯发誓,绝对是真话。”

 大军赶紧的手指着天,和小兰信誓旦旦的说。

 白了大军一眼,小兰开始慢慢地把他那上面还粘着一些沉淀物的巴一点一点的含在了嘴里。

 感觉着自己的东西被小兰一点点的吃进去,一股子暖洋洋的滋味从巴头上一直传到自己全身各个地方。大军舒服的把眼睛眯了起来“嗷…嗷”的叫唤着。

 也就是小兰实在太稀罕大军了。其实她多少都有点爱干净的,这么脏乎乎的巴是有点让她觉得反胃,而且吃在嘴里还有些咸咸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军撒没抖落干净,还有一点汁子在上面。

 可是眼瞅着大军被自己吃的美滋滋的直咂嘴,小兰这心里头也感到一阵的高兴。她开始仔仔细细的在大军的巴上转着圈的着,连巴头边上的一圈大菇子都没放过。

 到后来,她越吃越深,几乎都把大军整个巴都到嘴里。她感觉着好象大军的巴头已经顶在她嗓子眼儿里了,还一跳一跳的,的她都有点恶心了。

 “妹子…再…再快一点。”

 大军舒服的一边着气,一边指挥小兰把巴吃的更有节奏一些。

 小兰听着大军的指挥,飞快的上下点着头,把他的巴来回的在嘴里匝着。有几下,因为含的太深了,的小兰都“呕,呕”的直恶心,大量的酸水从肚子里泛上来,顺着自己的嘴就到大军的档里面,把他上面黑黑的都浸的的。

 渐渐的,大军感觉着火候应该差不多了。自己的巴开始一阵一阵的发麻,不时的从巴头上还有些酸酸的感觉。他怕再叫小兰吃下去,自己非把脓水给出来不可。虽然以前小兰也曾经很多次把他的脓水给到肚子里了,可是这次他想好好地小兰。这么多天没小兰的了,他这心里也真是想的慌。

 “行了妹子,你先…先别吃了,快…快躺下,让俺好好的你。”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