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09章
 这头小兰把饭做好了给娘带到地里去,然后就摆着碗筷等着她哥回来吃饭。可是这左等右等的,就是看见大勇的影子。

 “他这又到哪儿去了?大中午头的也不回来吃饭?”

 小兰等的有些着急了,干脆自己盛了一碗白饭,就菜先吃起来了。

 再说大勇,在家门口和小兰生了一肚子闷气,也没个人说道说道,憋的他村子的溜达。走着走着,他就走到了村北头了。

 一抬眼儿,他看见了村口唯一的一家小卖部。小卖部的门口正敞着,依稀的能看见老板娘淑兰在里边忙活着。

 这淑兰在村里边也是一个有名的小货。自己的男人在城里打工,她在家也闲不住,下地干活又怕头把自己晒着了,干脆就在村口开个小卖部。零星的卖个盐醋烟酒啥的也算是有个不累人的营生。

 可是她这店却不定个时辰开门。有时候啊,能到半夜了还亮着灯,可有时候却一上午也不开门。村里的人都知道,那是因为她经常在家里头领个男人搞个破鞋啥的忘记了开门做生意。

 自从大勇一从城里回来后就和她搞上了。大勇本来也是玩儿个新鲜,可是干过几次以后,他就觉得这个小娘们也和其他的农村人一样——山炮一个。所以他打心眼里看不起她,也就好多天没再摸到她炕头上了。

 可是自己今天也是浑身不得劲。看见了小芳的血被单,又和自己妹妹干了一架,这身的牢就想找个人唠唠。

 淑兰正坐在店里边闲着没啥事儿呢。自从这村里的年轻小伙子一个个的都进城赚钱去了,在村里她能看上眼的也就没啥人了。好不容易挨上一个大勇,这心里正美的冒泡的时候,这死没良心的又好多天没来了,把她憋的这几天浑身都感觉不对劲,总是感觉着懒洋洋的。

 一打眼儿,却看见了大勇正从门口迈进来,高兴的她赶紧从凳子上站起来。

 “你这死没良心的,还知道来啊。”

 一张嘴,淑兰就开始埋怨起来。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个别扭,可是大勇一看见淑兰那股子劲儿,马上的就有些心里头的。今天可能是淑兰刚洗过澡,香皂打了不少,一和大勇凑近了,一股子香皂味儿就直冲鼻子。

 大勇也没多耽误时间,上去一把就把淑兰横着就抱起来了,凑上去就对着她的嘴巴啃起来。

 “别…别…这门还开着呢,你也不怕被别人瞅见了?”

 淑兰吓了一跳,赶紧的把嘴从大勇的脑袋上挣脱开了。她小心的伸着脑袋往门外看着。

 “赶紧的把门板别上,陪俺上炕。”

 大勇嘴里气的和淑兰说着。

 “死鬼,一来就想着那事儿。”

 淑兰嘴上虽然埋怨着大勇,可是自己还是麻利的门板都立上了。屋子里马上黑乎乎的暗了下去。

 等着淑兰把门关好了,大勇早就急坏了。也没等淑兰自己领着他进屋,他上去一把就抱住淑兰,手上一使劲,拦就把她抱在怀里。

 淑兰一边“咯咯”的笑着,一边假装的在大勇脯上敲打几下,也就由着他把自己抱到里屋去了。

 进了里屋,大勇急的跟啥似的一把就把淑兰的外衣薅到一边,按到在炕上就想扒她子。

 “别,今天别干那事好吗?我这正好来事儿了,不…不方便。”

 淑兰赶紧的把大勇的手抓住,在他身子底下和他说着。

 大勇伸手朝淑兰裆底下摸了几把,感觉着手上鼓鼓囊囊的一大块。他知道不是淑兰蒙他,确实是她来事儿了。可是自己就想找个女人一下,把这火气消一消。

 “,咋整的,好不容易逮着工夫想和你上炕睡一觉,就赶上这事儿,真他妈的没劲儿。”

 他不满意的嘟囔着。

 “咋地啊?那除了和嫂子,你就和嫂子没啥话说了?”

 淑兰有点不高兴了。她看见大勇就图记她的身子,好象对自己就没别的稀罕的地方了,这叫她多少有点心里憋屈的慌。

 “哪能啊嫂子,俺…俺这不是巴硬的难受吗?”

 虽然大勇还真的就不太看得起淑兰,可不管咋地,这话也不能当着她面说啊。他赶紧的和淑兰说好话。一边说,一边他还把自己的带解开,把硬磴磴的在淑兰眼前给她看。

 “谁稀罕看你那玩意儿啊?”

 淑兰呸了一下大勇,有点脸红的把他的东西推到一边了。

 “要不?要不嫂子你用手帮俺两下吧?俺这憋的实在不得劲儿啊?”

 大勇腆着脸和淑兰笑道,还晃着,把竖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巴又转了过来。

 其实,淑兰这心里也想和男人啥的。也不知道怎么地,一到来事的这几天,她就特别地想那事儿。比平时还想的厉害。今天这一看男人的这个硬东西,把她心里也的。

 “谁管你憋不憋的慌啊,要解决自己用手找个地方自己去吧。”

 虽然淑兰还在嘴硬着,可是手却不知不觉的蹭到大勇的巴上了。

 “这个娘们还巴能装的。”

 大勇在心里头暗暗的骂了一句,可是嘴上还是陪着笑脸“俺知道就属嫂子心疼俺了,俺其实也最稀罕嫂子了,俺就知道你绝对不会不管俺的。”

 听见大勇这么说,也算是给淑兰一个台阶下了。她的手也顺理成章地攥在大勇的巴上,撇着嘴骂了他一句:“就知道给俺灌魂汤。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

 “绝对是真的,真的。”

 感觉到淑兰的手套在他巴上来回的着,舒服的大勇满意地闭上眼睛。他生怕淑兰不帮他了,赶紧继续和她说好话。

 “你稀罕俺?那咋好几天都不来俺这里啊?怕是玩够了吧,对俺的身子也没啥兴趣了吧?”

 淑兰虽然没有把手从大勇的巴上拿开,却故意的加了把劲儿,攥的大勇的巴都有些生疼生疼的。

 “嘶…”

 大勇呲牙咧嘴的了一口凉气“轻点,轻点,疼…”

 他结结巴巴地说着。

 “疼?疼就对了,不疼你就不会记得俺。”

 淑兰嘴上虽然硬,可是她看见大勇那痛苦的样子,也不敢再继续使劲捏了,生怕真的把他给惹了。

 “俺哪儿会不记得嫂子啊?”

 大勇低头看着淑兰的小手在自己的巴上去,生怕她再继续不安好心思,他赶紧和淑兰解释道:“这几天不是家里看的紧吗?又赶上柱子娶媳妇,都是邻里邻居的,我也得帮着忙活忙活不是?这不,一倒出工夫,我这不赶紧的来看你了吗?”

 说着说着,他这心里不知道怎么地又想起了小芳那个俏丽的小媳妇。越想,就越感觉着她真是漂亮的招人稀罕。可是这漂亮的小媳妇却被柱子这个穷山炮给霸占了,这叫他怎么也觉得心里边有点堵的慌。

 “算你还有良心。哼…”淑兰根本就没发现其实大勇的心思已经不在她这儿了。她还以为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呢,是自己先前真的冤枉大勇了。她有点补偿似的卖力的在大勇的巴上快速的着。不轻不重的,还把剩下的一只手拖在他蛋子轻轻地掂量着。

 大勇看着淑兰卖力的帮自己巴,连上身的两个大子都跟着她一起在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的他身子里边的火更是越烧越烈。

 他一伸手,就伸到淑兰的内衣里面去了。隔着肚兜,就在淑兰那两个硕大的子上使劲地着。

 大勇这手一捏在淑兰的子上,把淑兰捏的身子骨都软了下来,就觉得自己的子鼓鼓地叫他的直发,连带着自己下边的里都好象水汪汪的出不少的东西来。

 她张着嘴巴“哦…哦…”的叫着,握着大勇巴的手也越越快了。

 可是她巴的节奏越快,大勇也就越舒服的更加使劲的她的子。大勇越使劲地捏,就越叫淑兰有些个憋不住自己的火。

 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勉强的控制。可是当大勇的两个手指头在她头上面的时候,淑兰就实在有点憋不住了。她就觉着自己头好象一下子就硬起来了,似乎是比手上的巴还硬的厉害。

 大勇一下,就让她不住的跟着哆嗦一下,再一下,她就又哆嗦一下。她连续不停地哆嗦着,好身体里的一些个水都带着出来了好些,乎乎的把她大腿的凉飕飕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她来事儿的血汤还是因为想干那事儿了的黏

 又叫大勇捏了几下,她就觉着这浑身都叫他的燥热的,简直都快把她烧化了。她再也憋不住了,上去就三两下把自己的下来,然后在被单下铺上一块布料。她就躺在布料上对着大勇说:“好兄弟,嫂子…嫂子实在叫你燎儿燎的受不了了。快…快趴在嫂子身上和嫂子一下吧,快…”

 大勇正觉得光靠淑兰的手也不是那么过瘾呢,却突然看见好象是淑兰也的不行了。他也心急火燎地跪在淑兰自己匹开的大腿中间,气。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淑兰的好象是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了。因为来事儿了而把口的一圈憋的鼓鼓囊囊的,肥嘟嘟的一大块几乎把淑兰的都盖的严严实实的。在口周围,还有一些黏糊糊的血丝混着她留出来的水,拖拖拉拉的一大滩把她下边的黑都黏成一块一块的。

 虽然淑兰这看起来真是叫人稀罕的。可是这里面散发出来的味儿可不太好闻,又酸又腥的直冲鼻子,把大勇顶了个跟头。

 鼻子,大勇把那股腥味从里面排出去,然后握着自己硬梆梆的巴,对着淑兰的口,就小心的把往前挪。

 “噢…”淑兰张着嘴往里边着气,她就觉着下边有一又硬又热乎的大子正一点一点的挤到自己的里。上面的硬粒儿正在自己的地方一点点儿的摩擦着,让她舒服的几乎都快哭了。

 “大勇兄弟,再深点…再深点…”

 她使劲的往上凑股,好自己的下身和大勇的下身死死的贴在一起,还努力的把自己的大腿分的再开一些,都快横成一个“一”字型了,就想着让大勇的巴能一直顶到自己身体最里边的那个的地方。

 大勇一口气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到里面,甚至,他的蛋子都贴在淑兰的口上,感觉着似乎她那些黏糊糊的水把他蛋子都粘的乎乎的。

 “嫂子,够深不?”

 一直到自己的巴实在是再也顶不进去了,大勇在搂着淑兰,贴着他身子对她说。

 “够深,够深了…”

 淑兰舒服的直哼哼。她紧紧地绷着大腿和手臂,把大勇的结结实实的。

 “那…那俺的巴和俺大哥的比,谁的厉害啊?”

 大勇在淑兰身上,并没有把在她身体里的东西来回动弹,他只是轻轻地转着股,来回摩擦地问淑兰。

 “你们…你们老爷们咋都爱问这个…这个问题啊?”

 淑兰也一边蹭着自己股,让大勇的巴头能在自己的身体里摩擦摩擦,一边有些不高兴的不想回答大勇的问题。

 “俺们老爷们?那…那除了俺,还包括哪个老爷们啊?”

 大勇抓着淑兰的话把儿就不放,他开始慢慢地送着自己的巴,有些坏坏地问淑兰。

 “没…没了,除了俺男人…俺就和兄弟…和兄弟睡过觉。”

 淑兰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她赶紧的把话给补圆了。

 “行了嫂子,你就别蒙俺了。其实俺都听说了,你…你还和村里的好几个男人有一腿呢?”

 大勇根本就不信淑兰的话。他开始使劲地把巴在淑兰的里进出着,脸上还撇着嘴和她唠嗑。

 “干嘛问这些啊?”

 淑兰有些不高兴了“难道?难道你还嫌嫂子是个破鞋吗?”

 “哪有啊。”

 大勇赶紧的解释着,同时,还卖力的把巴狠狠地顶了几下:“俺…俺就是想叫嫂子评判一下,到底俺的巴是不是最大最厉害的。”

 “你的最厉害,真的…嫂子…嫂子说真的…哦…”淑兰被大勇突然几下到底的巴给的一阵酸麻,她叫唤着讨好着大勇:“嫂子就稀罕你的…你的巴。每次都…都把嫂子的七上八下的。”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