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12章
 胡老死死地抱着淑兰的身子,用手拖住淑兰那溜圆的大股,让她的口和自己的巴紧贴一起,然后就象自己平时锄地一样,弓起,使足劲,把巴头对淑兰的小就顶下去,随着“噗糍”一声声响,他的大巴就象一硬的铁子一样一下子就进去了。

 “啊…哦…呀…”

 随着胡老巴大部分都进入到淑兰的里,她就感觉着自己好象是被雷打中了一样,浑身都不住的抖个不停。那在自己的大巴就好象是一带电的硬子似的,在里面顶一下,就让她哆嗦一下。叫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嘴里大叫个不停。

 随着淑兰狂野地尖叫,她的手也跟着在半空中下意识的四处摆,紧接着又死死的抠在胡老的肩膀上,手指甲盖儿都抠到胡老里去了。她伸直了脖子,连下巴高高地仰起来了,就好象自己都被要吊死了一样。脑袋使劲地左右摆动个不停。

 随着胡老巴的一点一点深入,淑兰的也跟着一点一点的更高,两条立在半空的大白腿也跟着哆哆嗦嗦地抖个不停。嘴里的叫喊声也连了一声高亢的尖叫“啊…”可是还没有等淑兰的尖叫声停下来,胡老的玻璃盖子就猛的一使劲,股死死的向下去“吧唧”一声,他那硬涨大的巴就一下子连进了淑兰的口深处了,的那叫一个深,若不是两个大蛋子圆不溜丢的不够硬,好悬连蛋子都到淑兰的里去。

 也就仗着淑兰现在正好是来事呢,刚才又被大勇折腾的出来不少的水。这经血混杂着水把淑兰的整个里都滋润的又滑又腻,这才能让胡老巴这么顺利的全都顶到里面去。

 这下把淑兰美的。她舒服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光是张着嘴,哑哑地哼哼着。她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能被这么大巴给上一回。胡老的这巴实在是太大了;到自己里让她几乎都有些不太适应了。而且这巴不但大的吓人,更是硬的叫自己不敢相信。活的和铁子没有什么区别。到自己里以后顶的她浑身都跟要非起来一样。

 这时候的胡老也舒坦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十多年了,巴终于又一次能到老娘们的里了。光是这种激动的心情就足以叫他有些云里雾里的迷糊不以了。

 再加上淑兰的小是又滑又紧,巴一进去,他就觉得这里面就好象有一圈一圈的小,让他往外巴的时候,就感觉着巴被这些住一样,再进去,又觉得这些开始使劲的蹭他的巴头,连带着整巴都让淑兰的蹭的又麻又酸的。

 胡老让淑兰的小得都快晕了,他开始加快速度重重的了起来。他一下淑兰就跟着哆嗦一下,两手两腿也跟大章鱼一样死死的盘在胡老身上。不大一会儿,两个人就好象要连成一个人一样死死地贴在了一起。

 不过,还没有多少下,胡老就开始不行了。毕竟十多年没有了,现在有碰上淑兰这样的小货,在他下面又扭又的。实在也叫胡老没法忍受了。

 随着他的巴又一次顶到淑兰的深处,胡老就感觉着从淑兰的最里面一下子出来不少又热又浓的汁。也不知道是她的经血还是水。反正这些个汁一下子包裹住了胡老巴头。再加上她里的那些个巴头上不住的动。这叫胡老可再也忍不住了。

 “啊…”随着胡老一声老牛般的嘶吼,他的整个身体开始绷成一条直线,下体死死的顶住淑兰的口,积攒了十多年的憋的脓水就象冲出闸门的小河水一样而出,一股脑地都进了淑兰的里面去了。十多年的存货果然不少。

 胡老抖一下,就有一股浓稠的白出去,量是又足又多。他一口气抖了有好几十下,发脓水的时间足有将近一分钟,再加上他的巴也大,的淑兰的登登的。这点脓水也就一点没浪费,是全顶到淑兰的身体里面去了。灌的淑兰的小肚子都高高地鼓起来一块!

 淑兰这边正舒服着呢,她还正想着叫胡老再把快一点,好叫自己更舒服一些。却没料到胡老就这么突然地就把脓水也挤出来了。虽然他这脓水也是多的,都灌到自己也把她烫的舒服的。可这毕竟自己个的劲头还没有完全的发出来。里边的怏怏劲儿还没完全过去呢。这胡老怎么能就这么的完事了呢?

 她有些不满意了。等胡老哆嗦完了,大蛋子里的脓水也挤干净了。淑兰开始有些不高兴的开口说道:“咋地了?咋这就不行。刚才还舞舞扎扎的非要和俺不可,整了半天就这水平啊。跟俺耍大刀呢?”

 听了淑兰的话,胡老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趴在淑兰身子上,一边着气一边有些害臊的说:“别…别在意。淑兰侄女,俺…俺这是时间长了没。再加上淑兰你这身子,这小。可比你婶子生前美多了,俺一时就没忍住。”

 “行了,行了,说那些没用的话干哈呀,赶紧个儿的吧,快从俺身上爬下去吧!”

 淑兰也没管那么多,有些不耐烦的和胡老说道。

 一看淑兰是有些真怒了。胡老赶紧的又开始说软话了。他知道,自己要是今天不把淑兰哄好了,就怕是只能有这么一回了。自己个后又得过那种憋屈自己巴的日子了。

 “好侄女,别,别生气。刚才俺就是适应适应,一会儿俺再给你来一次,俺保管叫你舒服透了”说归说,胡老是死活就是不从淑兰的身上爬下去。甚至还腆着脸把手开始在淑兰的大子上又了起来。

 “你还能行吗?都这么大岁数了,这一会的工夫就想来第二次?”

 淑兰有些怀疑的瞅着胡老

 “行。行”胡老赶快的保证着:“淑兰啊,你别着急,让俺在子,一会儿在咂上几口头。肯定还能来第二次的。”

 淑兰虽然有些怀疑胡老的能力。毕竟他也是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可是在自己个里,感觉着胡老巴还是没有太软。虽然达不到能来回的地步,可是要是自己不动,可也能让他的巴在里面撑住了。

 而且叫胡老咂咂头也好,虽然不能解决里边的劲儿,可把头上的鼓感觉让胡老咂出来也不错的。想到这里。淑兰也不抱怨了。开始把脯向上凑合,好叫胡老能顺利地咂到自己的头。

 胡老弓起,张开大嘴,对着淑兰的头就开始咂起来。一边咂,一边还用手使劲的着淑兰的另一个子。一会儿,再用大拇指和食指上面的硬头。一会儿,连头带子,都叫胡老的有些红了。

 在胡老嘴里发出的“吧唧吧唧”的声音中,他吃了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感觉着自己的劲头好象又开始上来了。巴也开始有些感觉了。重新又能感受到淑兰对它的夹。在意念之中,似乎是巴又开始慢慢地硬了起来。

 淑兰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小好象正一点点的被胡老巴开始撑开了。她赶紧的用手开始摩挲着胡老的后背。把子更往上凑。叫胡老的嘴能进去的更多一些。嘴里也开始哼哼呀呀的叫唤起来。

 慢慢地,胡老觉得应该是差不多了。自己巴的硬度应该是能在淑兰的里面来回动了。他尝试的开始动了一下巴。

 当胡老巴在淑兰的了一下的时候。淑兰就感觉着自己的一下子被这巴轻轻地蹭了一下。整个门里感的都好象是收缩了一下一样。她不住的“哦”的一声叫了出来。

 一看胡老已经是开始恢复了,能继续和自己了,淑兰是又惊又喜。她赶紧的一把抱住胡老的身子,两条大腿又重新的盘在他的上。嘴里也着急地说着:“来,老叔。快…快俺,俺…俺要你…”胡老被淑兰这些个话逗引的心神漾的。他赶紧的把两腿劈开,象一只大蛤蟆一样蹬着炕头,屈着身子,好象把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巴上一样,使劲地开始把巴在淑兰的起来。他那是腱子的大股几乎完全地陷进淑兰的双腿之间。随着他部的上下动,两个大蛋子也跟着股得猛烈晃动开始左右的摇摆不停。

 随着胡老的来回,他就感觉着这第二的要比第一次舒服多了。巴的持久力加强了,他也能更长时间的享受到淑兰那紧窄的小给他带了的无比快。他旺盛的劲头可以尽情的在淑兰的体内发

 随着他的一,胡老就感觉着一阵酸,一阵麻从淑兰的里一直传到他的巴头上。快在自己个的身子上来回扩散,舒服劲头是一高过一,再听着淑兰的叫唤声作为配合,他觉得真是做神仙也不过就是这样了。他着,也开始闷声地喉叫起来。

 淑兰的感觉也是一样,她就觉得胡老好象是一头发情的公狗一样趴在她身子上使劲地她,自己的身子被他顶的来回直转悠,连他巴周围那些蓬蓬的都摩擦的自己直。随着胡老一下下的入,她都能感觉到他那两个巨大的蛋子晃悠悠的不停地击打在自己周围。

 随着胡老越快,淑兰就感觉着这天地都开始在来回转动,自己的身子开始好象慢慢地飘在半空里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全身仅存的感觉就是胡老那硕大坚硬的巴在自己的里来回冲刺。一阵一阵挡不住的快象黑龙江水一样。一、一阵阵来回不停冲击自己的门。叫淑兰几乎都抵挡不住了。

 “啊…慢…慢一点…喔…”

 随着胡老速度越来越快,淑兰开始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喊叫,这叫淑兰自己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在她偷过的十几个老爷们当中,她从来没有被哪一个老爷们的要喊出来慢一点这样求饶的话。

 可是今天这胡老巴实在太大了,又硬的吓人。再加上他这种疯了一样的速度,这简直不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甚至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比不上他呀!

 “咋了淑兰?吃不消了?”

 胡老听见淑兰的求饶声,感觉又是得意又是足。同时他也觉得淑兰的小,开始急剧地缩紧了,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巴头上。他每一次的入,都能从淑兰的里传出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他知道是淑兰这个小货开始有些被到顶点了。

 “哦!老跟叔…你的巴太…太大了,顶的俺有些…哦…啊…”随着胡老巴的又一次重重入,淑兰的话都没说完就又开始了一声大大地叫喊。

 其实胡老也有些坚持不住了,毕竟年龄在那里摆着呢。这么长时间剧烈的也叫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何况淑兰的又夹的那么紧。他甚至能感觉到一股股的热从蛋子处开始慢慢地到自己的巴上。

 湖老感开始我减慢了的速度,不过的力量而开始慢慢加大,他慢慢地合上两腿,身子开始绷成一条直线,拖着淑兰的股,巴开始象一铲地的大锄头“噗糍噗糍”一下是一下的开始来回重起来。

 这种法虽然速度慢,可是贵在力量十足,又深又狠。淑兰被胡老这种死命的狠的已经连话都没法说了。只能张大了嘴巴,跟一条垂死的鲫鱼一样张大了口。

 也没再几下,胡老突然觉得淑兰的深处好象是一管一般死死地住了他的巴头,让他的巴根本不能在动弹了。大量水好象就是从水中发出来一样,一股股地在他的巴头上。他感觉自己的整巴都开始被淑兰的痉挛控制,剧烈收缩的门几乎要把他的巴要融化了一样。胡老开始不由的失声喉了起来:“噢…我的老天爷啊…”紧接着,胡老的身子也猛的和淑兰一样僵直了,两个人就像都得了疟疾一样不停地一起哆嗦起来“啊…哦…”的叫喊声开始此起彼伏着…

 随着淑兰最大的一股浓烈的而出,胡老那已经到达顶点的巴头也开始猛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脓水。两股水在淑兰的深处融在一起。一直冲到淑兰身子的最深处。随着胡老一股又一股接二连三的脓水而出,淑兰那本来已经有些平缓的小肚子又开始慢慢地鼓了起来。

 一直到胡老最后一道脓水的,他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年迈的身体也跟着支撑不住了,和没了骨头一样瘫软淑兰的身上。

 两个人在炕上躺了好半天才把气给缓过来。还是淑兰首先恢复的快一些。她抬起头,也不嫌弃胡老那橘子皮一样褶皱的老脸和那口恶心的大龅牙了。开始“吧唧吧唧”的在他脸上亲着,一边亲,一边还足的说:“老叔啊,你…你咋这么厉害呢?俺都快被你玩死了!”

 胡老也得意的低下脑袋,对着淑兰的嘴就啃了起来。两人啃了一会儿,胡老才和淑兰说:“叔厉害吧?”

 “厉害,叔贼厉害,绝对是罡罡地!”

 淑兰赶紧腆着笑脸应承道。

 “那叔以后再来找你,你还让你让叔进屋上炕啊?”

 趁这个机会,胡老赶紧顺杆儿往上爬。

 “让,让。”

 淑兰的脑袋点的象蝌蚪一样:“叔啥时候,俺都给叔准备好热被窝。”

 听了淑兰这话,高兴的胡老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他赶紧的又抱着淑兰的脑袋“吧唧吧唧”的又啃起淑兰的小嘴了。

 两人就这样又啃又摸的黏乎了半天。胡老看看窗外的头都开始偏西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提上子离开了淑兰家…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