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13章
 暂且不论淑兰和胡老那点烂事儿,即使这件事儿对于胡老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对于整个桃花坳这个村子来说,还是显得那么无关紧要;天还是那片天,村子里的庄稼人还是继续着和以前一样单调而平静的生活。

 这不,好端端的一个五月天,好不容易把这一冬天的冷乎劲儿都透干净了,可也不知谁他妈的那么缺德,把贼老天给捅了个窟窿。哗啦啦,哗啦啦的,从昨个晚间开始一直下到邦晌午了,可还是没完没了的。把个五月天的好太阳的暖乎劲都给折腾没了!

 村头小山包上那些纵横错、曲曲弯弯的榆树枝子将天空切割成或明或暗。配合着远处大兴安岭上那些笔直冲天的红松,把整个桃花坳都点缀的那么冰冷妖异。哗啦啦的大雨豆子打了所有的一切,自然也包括小芳那些说不出来是阴郁还是矛盾的心事。

 小芳斜倚在窗台上,静静地看着窗外那些密密麻麻的雨豆子。斗大的雨点似乎把整个天空都遮盖了。让自己个的屋子里显得阴暗

 为了省点电钱,小芳也没有开灯,苗条的身型在窗前变成了一幅剪影。左胳膊酸了,就再把右胳膊在下面;右胳膊酸了,就再把左胳膊在下面。她就这么呆呆地在想自己个心里边的那些烦心事!

 自己个结婚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小芳几乎觉得自己好象比以前所有的日子加起来都让她茫然不知所措;按理说,柱子这个男人自己嫁的没啥不满意的。他家里边还能把自己瞎眼的老娘也照顾在一起。自己个也应该是足了。更何况柱子还是一个知道心疼人的好汉子。这不,一看下雨天的,地里的农活也不让自己出去干了,生怕这大雨天的再把自己出个好歹的。

 可这一切都没办法掩盖自己心中的恐慌;是的。小芳现在越来越发现自己有些害怕柱子了。不为别的,就为他一到晚间在她身上的那些蛮劲!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老爷们要是来是那么可怕。自己个每一次都得让柱子的死去活来的。下边火辣辣的疼的厉害。连出去的生疼。

 其实这老爷们和老娘们之间的那点事,自己也在私下里和娘叨咕了几句。可这现实中也和自己老娘说的差太远了。听娘说,自己这样的大闺女一般的也就适应个三两天的就习惯了。甚至还有可能一天不干心里边就开始呢!

 可这都十个三两天,自己个别说,甚至一想到晚上要和柱子上炕这心里就吓的直打哆嗦。自己个有心想推开柱子几次。可又一琢磨。毕竟柱子是自己的男人。

 这老爷们要是想和自己的媳妇啥的,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啊。再者说了,自己还是中意柱子这个男人的。当然是在他不干那事儿的时候。想着想着,小芳不由得已经开始有些痴了…

 天上的黑色浓云已经如同村子里秋天的材火垛一样,一片连着一片,根本看不到边际。哗啦啦的雨点从这些黑色乌云里泻而下,又多又急。直冲向桃花坳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从这点看上去,这雨水倒好象是老爷们在过完瘾以后出来的脓水,都是那么又急又猛,毫无征兆。

 雨水开始一点点积攒到院子里。把院子里的黄土,泡成了一滩一滩的泥水汤子。起来的水雾把家里的屋子都给了。

 柱子进屋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头。可这漫天的乌云到完全盖住了天空。大中午的倒好象是已经到了傍黑一样暗暗的!

 柱子一进门就把透的衣服剥了个光,赤条条躺到炕上去了。看的小芳是又害臊又生气。她一边把巾、干净的小褂什么的都找出来扔到炕上,一边有些假装生气的和柱子说:“大白天的,你这是干啥呢?俺娘和你娘都在屋呢,你也不嫌害臊?”

 “有啥害臊的啊?”

 柱子一边拿巾擦干净身上的雨滴,一边腆着脸和小芳笑道:“你是俺媳妇,有啥俺身上的东西你没看见啊?再说了,娘不是在别的屋吗?怕啥的。你娘眼睛啥也看不见,俺娘嘛;俺就更没啥顾及的了。”

 一边说,一边还趁势把小芳搂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左手托着她的,右手掀开小芳的褂子,一头扎进去,在她的丰子上轻啃咂起来。

 小芳想推开他,可又被他咂子咂得麻麻的。说真的,要是柱子不拿他那个大巴上来她,就光是和她亲个嘴,啃啃她子什么的。她的里还真是和娘说的那样有些的。

 看柱子正咂的津津有味的,小芳也不好就这么把他的脑袋推开。便嘟着小嘴怪他:“漉漉的,先擦干净再吃啊!”说着就拿起巾在他头上反复地擦着。

 柱子嘴里含着小芳的头,还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好吃,俺媳妇的子真好。”

 看见柱子这么恋自己的身子。小芳多多少少的也有些感动。她开始自己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梳理着柱子的头发,从当中挑出一白发来,慢慢在绕在食指上,轻轻一拔,然后把发丝的顶端粘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心疼地对柱子说:“地里的活累吧?慢慢干,别着急,别把自己个的身子骨垮了。看你,年纪轻轻的,连白头发都长出来了。”

 听见小芳这么说。柱子开始含糊不清的回道:“俺不累,这点活俺松快的干完了,俺头上的白头发是想俺媳妇想的。”

 说着说着,开始就来劲了,干脆拽住小芳的胳膊就想往炕上按。

 柱子的这个举动把小芳吓了一跳。她生怕柱子一来劲又想把她按到炕上自己。她赶紧的推开柱子,和他说:“别。别这样。大中午头的,你这是干啥啊?别闹了,先把饭吃了。娘早就做好了放在灶坑上等你回来呢,再不吃,一会好凉了,再说了,你下午还得下地去呢,别折腾了,等下午再没精神了!”

 柱子根本就没管那套。一边继续的把小芳的子往下扒,一边无所谓的说:“俺不饿,要吃饭也得等俺要一回再说。”

 小芳知道柱子这蛮劲一上来就谁都挡不住了。今个要是不让他出来,自己个就别想消停了。她赶紧的一把拽住柱子的手。怪罪的和他说:“别…别,现在不行。娘就在外屋呢,大白天的,再叫她们听见,要是你憋眼了,俺…俺用手帮你吧。”

 柱子琢磨琢磨也是。所说自己和小芳是两口子。可是毕竟啥的要是被长辈听见了还真磨不开面子。自己的娘倒无所谓了。可要是被小芳的娘听见了,那可真是掉价丢份儿了。

 想到这,他也不扒小芳的子了。干脆一翻身。自己平躺在炕上,连带着把小芳也拉到自己身上。托着小芳的子一张嘴,开始“吧唧吧唧”的咂起来。

 小芳看柱子这样了,知道他是答应自己可以用手解决了。她开始把的更低,好叫柱子能自在的吃自己的子,然后转过头去,准备用手帮柱子好好地巴。

 这一转头她才发现,原来柱子的大巴,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硬的朝天立起来了。大的子已经硬的磴磴地。小孩儿拳头一样大小的巴头开始红的发紫。从巴头上的小裂出来几滴半透明的脓水,就好象是老爷们出来的眼泪一样。

 小芳的手颤颤巍巍地探到柱子的大巴上。说真的,虽然是已经看见过好多次柱子的这个大东西了。自己也亲身经历过着东西的厉害。可是每当自己又一次面对的时候,小芳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害怕。

 慢慢地,她的小手摸到了柱子那,比自己个胳膊细不了多少的大巴上。开始环住巴一点点动起来。由于柱子的巴太大,小芳的手一把根本握不过来,她干脆两只手一起上,套成一个圈圈开始上下个不停。

 柱子明显的是觉得很舒服了。他的大嘴一边更加用力地啃着小芳的子,一边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声舒服的哼哼声。就好象是村子里的大黄狗吃了以后发出的那种动静一样。

 小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好象也开始有点感觉了。里开始有些缓缓地挤出来不少汁,把整个门都浸的滑溜溜的。毕竟,被老爷们咂了这么长时间子,是女人就应该会有些反应的。

 她的越快,感觉柱子吃子的力道就越大。好象要把自己的头整个的从子上给出来一样。还不时的。柱子用牙还轻咬几下自己的头。这叫小芳就好象被麻了一下一样。浑身都透着舒坦劲儿。

 自己身子里开始越来越了。小芳有心想让什么硬东西好好地透透自己的。可是一看柱子下面那大的吓人的巴。她的念头马上就开始打消了。毕竟,那东西实在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她干脆两只手使劲的来回。好象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身子里的那股子燥热和劲儿消下去。可是她越是使劲,柱子就越是使劲的咂她的头。反过来倒把小芳的更加燥热难耐了。

 到后来,小芳就好象是和自己较劲一样。两只手的飞快,快的连自己的身子都开始不停的打哆嗦。可是无论她自己怎么和自己较劲,身子里的那股子燥热和里的劲都下不去。一直到她自己有些实在忍不住了。就想干脆豁出去了让柱子一次算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柱子终于坚持不住了。他从鼻子发出一声低低地喉叫。身体象弹棉花的绷一样弓成了一个弯型。随着小芳的两手到自己部,一大股白脓水从巴头上直直地向半空中去。几乎都到了屋子顶上了。

 小芳看见柱子终于把脓水放出来了,赶紧的又鼓足劲头在柱子巴上使劲的着,好让柱子能更舒服的把脓水放出来。随着她快速的动,柱子的第二股脓水紧跟着就了出来。不过没有第一次的那么高,那么远。只是出来一巴的长度就开始落了下来。的小芳的整个手背都黏乎乎的。

 这时候,柱子出来的第一股脓水才刚刚落下去,几乎和第二次的差不多同一时间落在小芳的手背上。几乎把小芳的整个手背都盖了。

 小芳没有停下来自己的动作,一直等到柱子抖了十几下身子。从巴头上再也不出来什么东西以后才缓缓的把手松开。这时候她才感觉着自己的子有些酸酸的发疼。低头一看,自己的一个子上是又红又紫牙印子和粘稠的口水。而另一个子上又都是发青的手指头印。

 她嗔怪的和柱子说:“看你咂的,都红了,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媳妇,跟个大公马一样,来劲儿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

 柱子这时候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只是嘿嘿的自己傻笑着,嘴里不住的叨咕着:“俺知道俺媳妇最好了,俺媳妇好…”看着柱子的傻样,小芳“噗嗤”一笑了出来。嘴里骂着:“马…”

 说着就想用手打一下柱子的脑袋。可是一抬手,发现手里已经的都是粘稠的脓水了。这手抬在半空,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等小芳在外屋找水把手上的东西洗干净以后,本来进屋想叫柱子下炕吃饭。可一瞅柱子那光溜溜的身子,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去灶上把饭端起来让自己的男人吃了。两口子一中午头也就这么把时间打发过去了。

 到傍下午头了,雨开始越来越小了。看着架势,应该没多大一会儿就能止住了。柱子在家里也闲不住。就跳下炕头准备下地干活去。

 “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吧,两人一起干,这活干的也利索。”

 看见柱子下炕了,小芳倚在炕头的被伙上问他。

 “不用,今个活也不多,你不用跟着去了,就跟家待着吧,等天擦黑把饭做好就行了,别让咱娘动手了。”

 柱子一边穿上小褂,一边和小芳说着。

 “哦。”

 小芳应了一声,看着柱子抗着锄头出门以后,又靠在被上瞪了一会儿。

 这庄稼人不干活这心里就是有些没招没落的。这不,才躺了没多大一会儿,小芳就有点闲不住了。手里头没啥事干就感觉着全身都不得劲。

 在炕上闲了一会儿,实在是闲不住了。小芳干脆跳下炕去屋前屋后的想自己找点什么事情干。

 先到灶房看了看。发现灶坑边上的泔水桶已经攒了不少了,她干脆拎着半桶泔水就蹭到屋后准备去去喂猪。

 刚到猪圈,那头半大猪颠叫着就冲她串过来,抻起脖子哼唧着等着小芳给它下食。小芳不紧不慢地拾起墙角的笤帚疙瘩,先扫净猪槽里的大泥巴以后才下了食,听着它快的吃食声这才瞥见窝里卧着的那头嚼草的老母猪。

 小芳有些奇怪了,怎么今个这头猪这么奇怪,给它喂东西也不赶紧的冲过来抢,这跟平时还真不太一样呢,别是有什么病了吧?

 走进一看,那头猪正撅着大股自己拱圈呢。从后面看上去,住股旁边的门那里出来的白汤汤,稀稀拉拉的把整个门都快盖住了。

 小芳家自己也养过猪,看这样子,恐怕是发情哩。想罢,她又在猪槽里漂上一层糠,远远地给老母猪丢了几把草,又好气又好笑的啐了它一口才踮脚栓上猪圈门出去了。

 进屋以后,想了想又没啥事干。干脆就坐到炕头上自己个傻傻地发起呆来。也不知道怎么地,就突然的想起那头发情的老母猪了。想着它门上出来的那一股股的白汤汤。就好象和自己出来的白汤汤差不多。难道是自己的发情了。想着想着,自己的脸倒先红起来。

 男女之间的事真是不能多想。想着想着,小芳又想到中午头帮柱子巴的场景了。一想到男人的那个大东西。自己的门里就不住出不少的汁。连带着中都开始起来!

 “不能在想下去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小芳赶紧地打住自己七八糟的想法。看起来,自己个还真实不能闲着啊。一闲下来,就开始胡思想了。

 想找娘去唠唠嗑啥的,发现娘和婆婆那屋的帘子一直盖着,她寻摸着应该是两个老人正睡午觉还没醒呢,自己个也不好就这么进去打扰她们!

 干脆跳下炕头。小芳又一头钻起灶房。琢磨着找点啥事干干。左右看看,也没啥正事儿了,干脆就在灶坑上架起小铁锅,准备烧一锅开水,等柱子回来洗把脸!可是眼瞅着锅四沿冒着一圈烟,这火也就是上不来,看来是这天太,柴火不干。小芳只好趴在地上使劲地吹。可着火光明明灭灭地,烟也一股股冒出来。火就是旺不起来。

 她寻思着这柴火怕是引不着火了。想起来院子头上应该是还有一堆干柴火的。都是拿油毡纸盖着的。应该是能引着火的。

 琢磨着,小芳就转身出屋门了,来到院子口上,揭开油毡纸弯下,开始从一对柴火中找一个干的能升着火的。

 正在这个时候,大勇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隔壁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昨天晚上又喝多了。一直到大清早的才回家,到家以后,发现家里一口子都没在家。他估摸着父母是下地干活去了。小兰应该是又跑到大军那里鬼混去了。他倒在炕头上就呼呼睡过去了。这一觉睡的,一直到傍下午才醒过来。

 醒了以后,就觉得两个蛋子憋的难受。赶紧的出门想去茅房把撒出来。可一出门,就从帐子的隙中看见小芳正弯着在找东西。从他这里看过去,正好看见小芳那浑圆的大股在自己个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这一下不要紧。本来就被憋的有些发巴一下子就滋楞一下全都硬起来了。他干脆也不去撒了,溜着墙就想溜到小芳的身边去。 M.bbBb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