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01章
 梨花村其实没有没有多少梨花咧,就连梨树也没有几颗颗。叫这个名字好象多少有些奇怪。不过据村子的老人说,村子里以前曾经是一个土地肥沃的好地方。

 可最近一些年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烂窝窝了!

 每年的立一过,村里的人就开始忙起来了,刨茬的刨茬,翻地的翻地。人喊牛哼在田地飘来去。可是村子里这地方常年乾旱,就算是到了开的时候,也很难见到雨,只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到老天爷高兴了,才偶尔会有雨滴从天上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这些年的梨花村一直都是这样,风沙漫的。硬硬的大风在梨花村光秃秃的沙硷地上吹出道道波痕。

 在梨花村东头的一小片庄稼地里,秀兰了大肚子独自一个人牵了牛在田里耕种。牛犁杖豁出一垄垄齐齐的沟坎来,一股新翻的气扑鼻而来,咸咸的、热热的。

 秀兰的丈夫二奎是不会到地里来的,秀兰嫁到他家后,见得最多的,就是二奎倚在墙下端着酒瓶子喝他的老酒,不时还愜意地把嘴巴子咂得叭叭直响,一脸慵懒而足地笑容。要不是因为自己个小时候爹的腿摔断了,借了他家的债,秀兰就是咬了舌头自尽也断不会嫁到这里来的。

 前些年,二奎家确实风光过,据说他爹在城里头做生意,还做的大的。他家的房子是全村最大最气派的。,一家大小穿得人五人六有模有样。可是自从据说二奎他爹被人骗了以后,家里的好ㄖ子就如同夕阳一样落下去了,就还只剩下了点点残辉挂在西墙上。

 二奎他爹倒是一蹬腿就没了,可两个儿子从小没有下过地,过ㄖ子都成了问题。二奎是最小的儿子,从小被宠得上了天,能耐没有一点,可怪毛病倒是多的吓人。尤其是好喝酒,一天不喝就浑身,犯了酒癮就要打人。原来的媳妇受不住打,领了孩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秀兰的爹急着还钱,便把哭得死去活来的秀兰送了过来做了二奎第二个媳妇。

 秀兰命苦,苦并不在做活儿上。家里外面炕上地下,没有秀兰做不来的,秀兰的苦在心里。家里攒不下余钱,只要有钱,就被二奎拿去买酒了。秀兰只要稍有微词,就被掀在炕上一顿毒打。别看二奎瘦得皮包了骨头,可是发起横来谁能拦得住?秀兰趴在炕上哭,娘家在几十里之外,邻居哪个不知道二奎的脾气,谁个敢来劝呢?秀兰一次跑回了娘家,反倒被爹一顿臭駡:“嫁,嫁狗随狗,嫁块木疙瘩抱着走,既然嫁了人家就得听人家的。嫁出去的女娃,泼出去的水儿,哪有个大肚子回娘家住的?你不嫌丢人俺还嫌丢人哩。”说完没等天黑就把秀兰撵回去了。

 现在家里的ㄖ子就指望着眼皮子底下的这点庄稼地了,可这天气旱的都透着一股子劲儿。这都快到小四月了,可还没有听到第一声雷,再不下雨,种庄稼就要过了时令了。

 秀兰望着灰濛濛的天,捋了捋沾灰尘的头髮想着,啥时候能下一场透雨就好了。可是,没等到雨到来,秀兰就不住了,肚子里的娃子连蹬带踹地要出来,把个秀兰折腾得躺在田里爹一声娘一声地惨叫。

 隔了几垄地一起种田的邻居大鹏听得叫声跑过来时,秀兰已是一身透汗,嘴都咬得渗出血来。大鹏架了牛车,把秀兰抱上来,便急忙忙赶了车奔回来。

 二奎不在,出去打牌喝酒了,毕竟和他差不多孬样的男人全村还有几个,不愁农忙时找不到人玩。

 大鹏把秀兰放在炕上,跑去找接生婆来。接生婆来了,大鹏又跑出去找二奎。

 二奎懒洋洋地踱回家门口的时候,屋里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啼哭,引得刚刚冒了青芽的树枝头上的鸟雀呼啦啦一声都飞了起来。

 “生个啥?”二奎趴在破门的窟窿上向里喊。

 “女娃。”接生婆应声说。

 二奎一股坐在地上,狠狠唾了一口:“他娘的,要个女娃子有个鸟出息?”

 是呀,女娃子能有啥出息呢?还是男娃好,男娃长大了可以是个好劳力,挣了钱可以买酒喝、买吃。二奎不是没有过儿子,自己的男娃三岁时被老婆抱跑了。老婆是别人的好,可男娃却是自己的好,老婆跑之前没少挨打,可是二奎对娃却是捨不得动一个手指头的。过足了酒癮,二奎经常看着娃粉嘟嘟的小脸笑。

 老婆也正是因为他疼儿子所以一直没跑,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竟下了狠下心抱了娃一溜烟没影了。

 二奎到她娘家找过,娘家只有一个老不死的老太太住在小舅子家里,耳聋眼又花,听了半天才听明白是闺女不见了,就趴在炕上唔唔啕啕地哭起来。小舅子也边抹眼泪边说不知道姐姐在哪。二奎气得直蹦,竟搬了块石头把锅给砸了,最后还是不解气,抱了几捆柴火要把房子点着。村里的人围了一院子,几个年轻的后生虎视耽耽地看着他,二奎才了气,血淋淋地骂了几句解恨的浑话,就无打埰地回来了。

 这工夫,接生婆喊二奎进去,二奎进门以后,女娃已洗得乾乾净净用小被子包了放在秀兰的一旁。小脸窄窄的、瘦瘦的,泛着腥红的鱼鳞皮,已闭了眼睛睡着了。

 接生婆拍了拍娃,看着二奎说:“新婆姨,第一回生娃,子要给开了,要不孩子没吃的。”

 “嗯。”二奎在鼻子里嗯了一声,看看炕上的孩子,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给你婆娘熬点小米粥吃,最好再给放点红糖,煮几个鸡蛋…”接生婆絮絮叨叨地说着。

 “行了行了,”二奎有点不耐烦了“俺都知道。”说完摆了摆手,让接生婆出去。

 接生婆本来是想要喜钱的,见二奎没有拿钱的意思,态度还这样冰冷,就只好拉了脸慢慢出去了。

 “二奎…”秀兰睁开迷糊糊的眼睛,看了看二奎,又看了看女娃“给孩子取个名吧。”

 “要取你取,要养你养,生个女娃子有个出息。”二奎一股坐在炕头上发起闷来。

 秀兰打了个哈欠声,可刚打到一半,见二奎脸上着,就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转头看了看被里的娃,眼泪慢慢了出来,可又不敢让二奎看到,转过头暗暗地用手背抹了…等到秀兰坐月子这几天,这家里的ㄖ子可全了套。二奎哪里是一个能伺候人的家伙。他已经被别人伺候惯了,现在反过劲儿来,这叫他打心眼里透着憋屈。

 没过几天,他就乾脆到秀兰娘家去接丈母娘了,在他看来,伺候自己婆姨坐月子,还得依仗秀兰娘才行!

 天到中午二奎就走了,可等天要黑的时候,还没啥动静。可这时候却从房门外传来一声吆喝:“你玩不玩了?等你大半天了…”

 秀兰知道,那是二奎的酒友大牛来找他打牌了。可是二奎套了牛车去接娃他姥姥来侍侯月子还没回来。心想,他叫几声见没人答应就会走了。不想大牛“咣当”一声推开门就进来了。

 “你聋了还是哑了?”大牛头脚进屋二脚没迈就喊了一嗓子。

 娃听得喊声一惊“哇”的一声就哭开了。秀兰忙把衣服起来,把乾巴巴的进娃嘴里,边缓缓拍着,嘴里边轻声哄着她,这才止住了娃的哭声。

 大牛一楞,凑到炕前才看明白。盯了秀兰白花花的子,眼里透出一股子劲儿来。秀兰刚嫁过来时,甚至是了大肚子的时候,大牛的眼睛就在她的身前身后转,有事没事套话说,一张臭嘴几乎要贴到秀兰身上来。秀兰不敢说什么,那是二奎的朋友,说了他朋友的坏话,一定会挨打的。这时候只能是躲到二奎身后去,如果二奎不在,就躲到人多的地方去。好在碍于“朋友不可欺”大牛一直想伸手,但从来没得逞过。

 “秀兰这是生了娃啊?”大牛凑过来,伸手就要摸一摸女娃的小脸,孩子正头不肯撒开。“也不知道着水足不足?”说着,大牛的手就要摸到秀兰的子上来。

 秀兰不知怎么办才好,急得想叫,可又怕吓坏了娃,只能一个劲儿的往一边躲。

 大牛看秀兰也没啥太大反应,这股子劲来的就更凶了。“我说秀兰啊,这都是熟悉人,还有啥磨不开的啊?”说着,他这手还真的就摸到秀兰的子上来。

 陈秀兰躲了一下,没躲开,只觉得大牛的手热乎乎地,让她又厌恶又难受,右边身子紧贴着大牛热烘烘的身子,让她彆扭的不知道给咋办才好。

 大牛越摸越是来劲儿,就觉得秀兰的子又软又滑,把他舒服的连下边的东西也开始顶起来的老高。他往前倾着身子,把脑袋贴在秀兰脸蛋上,几乎是耳语一样的嘟囔着“二奎没回来是吧?秀兰,那俺…俺就替大奎疼疼你吧!”

 越说大牛就越是觉得刺。怎么样都没法止住自己的颤抖,心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秀兰只觉着自己半边身子麻酥酥的,大牛重地呼吸在自己个的脖子里的,不同于二奎的那种鲁的感觉。这叫她有些懵了,不知道是应该站起来就走还是甩给大牛一个耳光了。

 就这么一迟疑的空儿,秀兰就被放倒在炕上在了大牛的身子下边,娃也被大牛丢在炕头一边。他的手穿过衣服搁在秀兰温热的子上,嘴巴却跟到她脖子、脯上不停地啃着。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