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08章
 可是两片在哆嗦的嘴却抖了半天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的腿开始微微颤抖,而且开始觉得嗓子眼也开始发干,便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吐沫。脸上也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红晕…看着秀兰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再加上看见一条优美的水线从她的脖子处一直滑下去。大鹏的脑袋里“嗡”地一声,震的他全身都有些痉挛了。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连脖子都开始红了,浑身的憋屈劲好象要把自己给鼓炸了一样。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毕竟,自己帮秀兰是没有条件的。如果秀兰没有提出要自己帮他拉帮套,那么,现在自己再去勾引别人的婆姨就是大伤风俗的,也是会遭到村里人唾駡的。

 大鹏不是没有想过要和秀兰把这事挑明了。可是他知道,以二奎那种自私透顶的孬汉子,是绝对不会应承自己当他们家的帮套的。他根本就没把秀兰看成是自己的婆姨,而是把她当成自己的长工一样使唤的。而要是汉子不同意,这做别人家婆姨的帮套是村里头最忌讳的。

 其实这些大鹏都知道,可他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念头。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把秀兰拉过来的,直知道在迷糊糊中,秀兰的面颊就那么自然地贴住他的下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红嘴,大鹏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咕嚕”的声音,开始大胆地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

 只亲了一下,然后像是怕秀兰要着恼了一样,大鹏赶紧小心的看着她,想在她脸上找到一些对自己这种举动的反映。可是,他只看到了秀兰那双几乎要滴出水来的大眼睛和那不停翕合的红嘴,就是看不出来秀兰到底是在恼怒还是在默许。大鹏犹豫了一下,乾脆就豁出胆量了,他紧紧地闭上眼睛,鼓足了劲开始勇敢地又一次亲到秀兰的嘴巴上。

 其实在大鹏的念像中,这样大胆的勾引别人家的婆姨,是要挨上一记耳光的。

 可是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能亲到秀兰的小嘴上,别说是吃上耳光,就是把他打死都心甘情愿。

 可是随着他的嘴越来越紧的贴在秀兰的嘴巴上,他紧闭着双眼所等待的那一记脆响却一直没有落在自己脸上。到后来,大鹏的开始越来越大胆,甚至用舌头开始小心地起秀兰的嘴来。而秀兰不但没有恼怒的迹象,甚至都没有把他推开,甚至,她的嘴在悄悄地一张一合地回应着大鹏的侵袭。

 天上的雨依旧是无休止的下着,可是这瓢泼的大雨丝毫没有浇灭俩个人身子中的熊熊火焰。他们嘴和嘴之间的接触开始越来越频繁而紧密。直好象是要把两个人的脑袋融在一块儿一样。

 啃了好久好久。大鹏觉得自己好象是要疯掉了一样。他开始试图用舌尖浸秀兰的嘴,然后顶着她的儿,就想把舌头伸到秀兰嘴里。

 一直到大鹏的舌头到秀兰的两片嘴之间,那种滑滑的,暖暖的感觉才让秀兰稍微有一丝清醒的迹象。发觉到自己和大鹏这种羞人的姿势,她觉得心里头有一些不安和害怕。她想猛地把大鹏推开,可是随着自己摇晃着脑袋用了半天气力,就是使不出一点劲来。浑身就好象没了骨头一样软软的。

 感受到秀兰这种既想抗拒又半推半就的感觉,这种说还休的滋味反倒让大鹏更加的亢奋了。他缩着肚子,在尽可能不挤到秀兰小腹的情况下,尽量凑过身去,死死地搂住秀兰,嘴开始用一种近似于啃咬的方式来着她的嘴巴。

 秀兰已经被大鹏这种火热的情绪给感染了。她已经丝毫动不了身子了,甚至连眼睛都几乎要睁不开了。随着大鹏的舌头开始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舌头,她的嘴角动了一下,没有反应的开始用放鬆了自己的嘴…大鹏亲的得越来越深了,随着秀兰的嘴张得越来越开,他似乎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已经抵达到秀兰的牙关周围了。

 就在大鹏想更加深入的前进的时候,秀兰突然紧紧地一下子搂住了大鹏的头,在暴风雨中,反倒把大鹏的嘴巴深深地、重重地在自己嘴巴上,然后,一条微微带着凉意而且灵巧无比的舌头一下子穿进了大鹏的牙齿之间,死死地贴在他的舌头上。

 这样突如其来的刺让大鹏骤然呆住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遭到了猛的一击,击的浑身都开始发麻,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个不停。

 而秀兰的小手也开始死死地绕在大鹏的头髮丝里,几乎像是要把他的头髮揪了下来一样。她的这种热情似乎比大鹏来的更加猛烈。舌头不但和大鹏的舌头狂野的纠着,竟然还同时把手伸进大鹏的褂子里,在他的口狂地抚摸着。

 大鹏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刺给完全的惊呆了。巨大的快甚至让他的耳子都震的嗡嗡直响。他“呼哧,呼哧”地气,开始使劲地咂住秀兰的舌头,拼了命地“吧唧,吧唧”的起来。

 秀兰的舌头是那么的甜蜜,让大鹏咂的几乎都忘乎所以了。他使劲地着秀兰舌头上和嘴里头渡过来的吐沫星子。好象那些唾是一股子红糖水一样的津津有味。

 秀兰被大鹏咂的浑身都几乎站不住了。要不是大鹏死死地拦着她的。她早就瘫到在地上了。她的舌子已经被大鹏咂的都有些麻麻的发疼了。可是越是麻,越是疼,她这身子就反倒好象是越兴奋一样,大量的吐沫随着她的舌头一口一口的都到大鹏的嘴里。

 渐渐的,她的手也开始在大鹏健硕的脯上来回摸索着。还不时地拨到他小小的头上,每次她的手到大鹏那前的两个小点点的时候,都让大鹏全身发出一阵不由自主的哆嗦。

 秀兰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象着了魔一样的浑身上下都被一股子火焰包围着。她开始着气把手又往下移着,一直顺着大鹏的身子挪到他的肚子上。

 肚子周围停留了一下。秀兰开始不自觉的那手继续向下移动。可是当她的手指已经触及大鹏的结时,却又灵的抖了一下,像受了什么支配似地、有些害怕,又有些不情愿地缓缓滑回到大鹏的膛上,紧接着便将指甲尖一直扣到大鹏的肩头,灼热而断续的呼吸从他俩接吻的间隙一直到大鹏的鼻孔里。

 就在秀兰的小手停留在自己结上的一刹那,大鹏就觉得自己的身子骨好象突然一下子膨起来。彷佛在一瞬间就在全身上下都溢了无穷的力量一样,他鼓起勇气,把搂在秀兰上的手开始向上移动,慢慢地夹在她腋窝下。手掌几乎都已经触到了秀兰子的轮廓了,在和秀兰紧紧相拥地挤下,她的子也开始向身体中间靠拢,来回地滑动在两个人的脯之间。

 感受到前的那种软绵绵的滋味,再加上手掌处传来的那种异样的触感。

 大鹏已经完全的醉了。他大着胆子开始把手挤到两个人之间,忙的一颗颗地解着秀兰褂子上的扣扣。

 感受到大鹏的这种放肆的举动,秀兰想抗拒。可浑身绵软的状态让她无力阻止。随着前的两个扣子被大鹏顽强的解开后,已经的鼓鼓的子一下子衝破束缚,直楞楞地在空中。冰冷的雨水顺着两个人的头上脸上一直渗下来,的秀兰的子上瞬间佈了细小的皮疙瘩。?搹b秀兰的潜意识中,她也知道这样是不行的,可大鹏的手从秀兰松的衣扣间把她的子攥住以后,她一下子整个人都瘫倒了,要不是大鹏及时地托住秀兰的股,她甚至就会直接倒在地上。她眯着眼睛,张着嘴巴,断断续续地着气,任由大鹏的手在她的子上死死地按着,头已经坚硬地立起来,硬硬地夹在大鹏的指之间。

 这一切让大鹏已经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了,觉着自己好象是在梦里一样。

 他的手死死地按在秀兰的子上。动都不敢动,生怕动一下就会让眼前的梦境逃走一样。可指之间处清晰传来的触感又让他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激动。

 大鹏开始舒服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大手开始在秀兰的子上用力地捏起来。指里的头也开始变得更加游移不定,来回的从大鹏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变细变扁。

 秀兰好象是要昏到了一样,全身软软的只能靠着大鹏另一隻手的托扶才能站稳。随着大鹏每一下的捏,她都会微微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细细地呻声,这种娇弱的呻又让大鹏的神经开始愈发的亢奋着。

 大鹏已经完全的抵挡不住这种刺的侵袭了。他觉着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要憋的爆开了一样。他突然的一把拦抱起秀兰,着大步就把她抱到田儿的树荫底下,在一块还没有被雨水淋的干地方放下来。

 秀兰的脑子早就开始混乱的不知所以了。她隐约的知道大鹏想对她做什么。

 可她就是拒绝不了大鹏的这种举动,甚至,连把眼睛张开都显得那么的困难。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