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09章
 小心的放下秀兰。大鹏开始把她褂子上剩餘的几颗扣子都解开了。她那早就的鼓鼓的子一下子衝破了小褂的阻挡,完全的都暴在半空之中。

 因为怀上娃的原因,秀兰的子已经的向一个气球一样鼓鼓囊囊的。两颗硬硬地大子都的发出一种紫红色的颜色。就好象是两颗大大的酸枣子一样点缀在白花花的子上。

 看到这样的情形,大鹏已经完全的失去控制了。他嘴里哼哼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把身子凑到秀兰身子上,两隻大手急迫地伸向了秀兰的前,起她那对肥大而柔软的子来。

 秀兰被大鹏的大手摸的浑身又是麻又是的。子好象开始的厉害。尤其是头,鼓鼓的就好象里面有一股水一样憋的难受。自从肚子里怀上娃以后,她的子就开始一阵一阵的发,就好象是有一股水儿在子里一样,顶的子一直都是木木的。

 现在被大鹏这么使劲地一摸,秀兰就觉着好象身子各处都开始透着那么一股子舒坦劲。甚至连头子让大鹏揪得发紫了都没感觉到疼痛。不一会,自己子上被大鹏捏的到处都是通红通红的。

 大鹏了好半天子,觉着自己好象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从嗓子眼发出一阵像老黄牛一样的低沉喉声,然后对着秀兰的子就开始拼命的想朝下扒。

 事情一旦发展到儿上了,秀兰反倒是有些害怕了。她想反抗大鹏的这种过分的举动,可不管怎么地,这身子就是使不出一点劲来。

 子开始一点一点的被剥离秀兰的大腿,一片一片浓密而柔软的黑草地开始完全的在空气中。不知道是下雨的原因还是其他的,秀兰的档里到处都是的,在大鹏的手心映出很多气来。

 大鹏已经完全的有些崩溃了。在雨滴阵阵击打在树叶声的陪伴下。他快速的把自己的子也褪到脚跟。然后顶着那早就硬的发的东西,对準秀兰的下体就準备戳进去。

 “跨啦…”一声惊雷突然的从天而降,震的寂静的四空开始来回回着这声巨大的震动。

 两个人都被这声巨大震动给惊醒了。秀兰猛的灵了一下。好象一瞬间浑身的气力又回到自己的身子里面去了。发现了眼前这种羞愧的场面,她赶紧的一下子从大鹏身子低下爬出来,提上子就害臊的躲在一边。

 大鹏也一下子楞在那里。巨大的震动似乎也把他给震醒了。身子里的火气好象一下子就都退的无影无踪了。他傻傻地看着秀兰,嘴里颤颤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秀兰低着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她慢慢小心的用眼睛瞥了一下大鹏。可却正好看见了他那依旧硬邦邦的东西正直的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红彤彤的菇头映的眼睛都有些发花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秀兰突然觉得大鹏的东西是那么的好看。这和她以往的印象完全不同。每次看见二奎襠底下的那东西,秀兰就觉得是那么的丑陋。上面的一青筋就好象是一条条毒蛇一样让她打心眼里觉得噁心。

 可是大鹏的硬就完全不一样。整都好象是他的人一样,显得那么健壮而有力。直直的子陪上红彤彤的大菇头,给秀兰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可靠。

 “跨啦…”又是一声惊雷把秀兰的念头给打断了。她晃了一下脑袋。

 发现自己怎么开始对着大鹏的硬开始有些发呆了。这种滋味让她又是害臊又是羞愧。

 “大鹏哥…你…你先把子提上吧…”她的声音显得那么颤抖,那么娇羞。

 大鹏这才醒过味来,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光着股站在秀兰眼皮子底下。

 他赶紧的一哈,把子飞快的提上了。

 秀兰没有说什么。可能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吧。就这么傻傻地站在一边看着大鹏把自己的子都系好了。

 提上子以后,大鹏低头撮着手,红着脸,慢地说:“回吧,咱们回吧…”

 秀兰慢慢向回走,大鹏不敢和秀兰并肩,只能跟在后面。感受到大鹏的那种可怜巴巴的样子。秀兰真想回过身依在大鹏的怀里,可是她不敢。走到家门口,秀兰把透的衣服交给大鹏,大鹏伸手接了,却只拎了衣服的一角,都没敢碰秀兰的手指,也没敢看秀兰一眼。只说一声“快回吧”就一溜烟跑回家去了…秀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从回忆中苏醒过来。不知道怎么的,每次一想到自己和大鹏的这段往事,都叫她这心里头觉得又是甜蜜,又是娇羞的。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那是怎样一段岁月呢?秀兰不知道,她只知道这段往事已经开始在她心里种下了一棵同情、怜惜,甚至是爱的种子,可这颗种子永远也见不得阳光雨,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开花结籽了。

 庄稼人的时令过得快,一转眼十几天就过去,眼瞅着就忙活过了耕的ㄖ子,仗着大鹏的帮衬,再加上这十见天中竟然出奇地风调雨顺,老天爷适时下了一场透雨。秀兰家的庄稼竟然也说的过的去。绿油油的苗子也开始登登的挤在秀兰家的地里。

 正晌午,梨花村上的天空一片晴朗,炎,天气燥热、热滚滚。太阳在薄薄的云层中时隐时现。该到忙跟前的时候了。老天爷在加上一场即将到来的雨水,那地里的苗子就肯定能蓬的长起来了。秀兰娘看着地里的绿苗子,打心眼里透着一股子兴奋劲儿。

 不知名的鸟儿清脆的鸣叫声回在空的田野。大鹏就蹲在另一边的地头着旱烟,开始算计着什么时间开镰拨草什么的。秀兰娘看了半天自家的田地,然后高兴的跑到大鹏跟前对他说:“今年像是成了,秋天肯定就能吃呀。”

 “嗯,看来今年不用懆心没粮吃了。”大鹏这心里也透着一股子舒坦劲儿。

 秀兰家的地里收成好了就好象比自家的收成好还要高兴一样。

 “还不是亏了娃你帮衬着啊!”看着地里的苗子,再看看大鹏那已经瘦了不少的身子。秀兰娘打心眼里透着感激劲儿!

 “快别这么说了,婶子,其实俺…俺也对不住婶子你,都是邻里邻居的,帮着忙活一下也是应该的,可是俺…俺还竟做了婶子的拉帮套的…”话说到这里,大鹏这心里头也觉着自己实在不是玩意儿。对着秀兰娘这样的长辈,他竟然也能和她做起那事儿来。

 其实每次他和秀兰娘过以后,都会后悔的不知道该这么办才好。这个忠厚的汉子总是觉着自己只是帮了别人家的一点小忙就开始收着报酬是不应该的。

 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下一次又和秀兰娘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就又是不住的找个机会就拖着她进树林子一次才过癮。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存着个啥心思。或许,在潜意识中,他把秀兰娘当成秀兰了呢!

 而秀兰娘呢,她根本就没把大鹏的话放在心上。在她心中,反倒是觉得对不住大鹏呢。自己这样一个半老的婆姨,能换来大鹏这样一个壮的汉子做她家的帮套。这让她倒是觉得自己占了大鹏的便宜呢。甚至,在有些时候,她怀疑自己不能让大鹏的舒服的时候,也动了把秀兰也拉过来伺候大鹏的想法。毕竟,只有把拉帮套的汉子舒心了,人家才能实心实意地帮自己忙活不是!

 两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的时候,从北边的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一股子黑云,那云迅速地向南移动,悄悄向南顶而来。

 陕北平常ㄖ子,天上的云彩总是个平和的,下一回雨很难。前几天的雨水也仅仅是下了小一会。只是把庄稼苗子润了一下而已。这个季节庄稼正需要再来点雨缓和一下呢。看着云彩越来越低,大鹏和秀兰娘都很兴奋,说:“云来了,下了就是好雨咧”

 正说着,南边的天空瞬间已经完全被黑云所掌控,一直明亮的天空骤然暗了下来。紧跟着起风了,狂风卷起漫天的灰尘一路南扫,大风吹过,人睁不开眼睛。

 乌云越积越厚,眼看着那云不对了。大规模乌云在天上翻滚着、涌动着,那个架势让人盯在眼里,心里憋得发慌。渐渐的,两个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害怕。

 闷雷声在远处的上空轰鸣着,一阵紧一阵。

 “云不打散就是个冷子!”冷不丁的,大鹏的嘴里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俗话说“四月年饉一晌午”这时候最害怕冷雨,大鹏的这话把秀兰娘一下子提醒了。她开始有些害怕的看着天上的乌云。心里也开始忐忑不安去来。

 没多大工夫,地头里开始刮起风来了,强劲的风力扯得头顶上的树叶都“呼啦啦”地直响,在狂风的带动下,毫无徵兆的,随着秀兰娘的一声惊叫,黄豆粒大的雨点划着斜线“劈里啪啦”砸了下来,象排子箭齐唰唰地在地里头去了。

 大鹏赶紧的拽着秀兰娘在树下又挤了挤,然后看了看豆大的雨点。有些放心的对她说:“还好咧,只是下雨,没有冷子咧!”

 正说着,天突然暗了下来时,已经开始有零星的冷子夹在雨点中落了下来,打的树叶“劈啪”直响。大鹏和秀兰娘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出来一股子寒意。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