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10章
 雨开始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冰雹也下的更急了,逐渐的加大了频率,密密匝匝和雨点争先恐后般地往下砸,蚕豆大小、白色的冰晶迅猛而兇残的砸在幼的绿苗上。仅仅几分鐘时间,闪电、惊雷、暴雨、冰雹搅和得天地一片混沌…看着田里苗子被冷子砸的东倒西歪的。疼的秀兰娘这心口好象都挤在一块儿了。她合起双手闭上眼睛,口里念道说:“老天爷呀!平平安安下点雨,不要给咱打庄稼!龙口夺食呢么,人都吃快到嘴里了,求你老人家叫人把这点粮食吃了。”

 可她的祈祷似乎没啥作用,冰雹依旧是落个不停,头上的树叶子到处是冷子打的劈啪的响声。秀兰娘乾脆跪在土坑上,对着外面阴沉的天空,闭着眼睛,神色更加凝重地祷告着:“好俺的天呢,你再不要下了么,你真格是收这一茬子人呀么!?你老人家别再下了嘛,你看看。俺家里还活着三口人呢,你再看看这些大人娃娃,就没活路嘛。你是真格要饿死俺们呀?!”

 一边的大鹏看着秀兰娘可怜的样子,也瑉着嘴好象是在掂量啥事情似的。

 突然,他跺了一下脚,然后转身就朝着自己家跑去。秀兰娘没有理会大鹏的举动。她全部的心思都花在祈祷老天爷的身上。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大鹏抱着一大捆的塑胶布就跑了回来。“婶子,赶紧的,咱俩把这东西给你家铺上。

 看着大鹏手里东西。秀兰娘想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眼睛都有些绿了。她一把薅住塑胶布,急急地就冲着地头跑去。

 刚跑了几步,她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有些疑惑的转头问大鹏:“娃,你这东西是…是哪来的?不是…不是把你家的…?”她突然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儿。心里开始“咯噔”一下。

 都是庄稼人。谁家要是没有用处,那能有这么多的塑胶布呢?这么大一捆子,怕是有几千米了。连大鹏这样一个壮汉子都拖的很吃劲儿。给不会是…是大鹏家自己的蔬菜棚上的吧?

 秀兰娘知道大鹏不但在这里有一片庄稼地。而且在村子西头,他还承包了原来的一块盐硷地。自己忙前忙后的张罗了很些个ㄖ子。才把地给养肥了。最后在他城里的姐姐的资助下,在那里了一块蔬菜大棚。也只有那里,才有这么多的塑胶布。可是…可是要是大鹏把这些塑胶布都拆下来了,那他…他地的菜不是?

 秀兰娘不敢再想下去了。她实在不知道这么大的人情她要怎么还才是个头啊。

 眼瞅着自己家地里大鹏已经花了不少心血了。这份情还没还乾净呢,到现在又多了这么大的帮助,她实在不敢再想了。

 “娃啊…你…你把自家的大棚给拆了?”秀兰娘嘴里哆嗦的问着。

 “嗯!”大鹏没啥话,只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不过看的出来,他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辛酸劲。

 “扑通”一下。秀兰娘一下子跪在大鹏面前。感激的都不知道给说啥好了。

 脸上的水珠象泉水一样个不停,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大鹏赶紧的一把扶起来秀兰娘。“婶子,啥也别说了,赶紧地吧,再耽搁下去,我怕…怕苗子就撑不住了。

 听了这话,秀兰娘也很快的爬起来。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滴。开始拉撤着塑胶布在地头上铺起来…冰雹下了有十五分鐘左右,渐渐响声小了,稀疏起来,又下起了小雨。几分鐘后,雨也小了,西边的天空有了一丝亮,整片的黑云开始断裂,太阳依旧躲在后面,一丝霞光给断裂的云边镀上了一层金边。

 天色已从骤黑中“息”过来,雨彻底停了,风雨中的寒冷随着黑云也瞬间离去,燥热空气再次回归,几分鐘后就开始雨过天晴,阳光普照了。

 突如其来的冰雹结束后,地头的树木也变得光秃秃的。刚发芽的树叶子几乎被这些可恶的冷子砸的乾乾净净。眼瞅着大鹏家的庄稼地里的油菜、小麦等作物的茎叶全部被砸了,而自家的地里却是薄薄的盖上一层保护膜,苗子基本上没受啥大的祸害。

 看看自家的地,又看看大鹏家的地。秀兰娘嘴里哆嗦着想安慰一下大鹏。可抖了半天也不知道说啥好。这一刹那。她恨不得自己能马上变成大鹏家的一头黄牛。来好好的报答一下他的恩情。

 看着秀兰娘脸上的表情。大鹏想说些话让她别放在心上。可一瞅自家的庄稼地。又想了一下自己辛苦培育了好久的蔬菜大棚。他这心里就不住的一阵揪心的疼痛。大鹏也是张了半天嘴,最后还是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秀兰娘回到家以后。早就在家里等的着急的秀兰赶紧从炕上跳下来,也顾不得自己还在坐月子的虚弱身子了,她一把上拉着娘的手,嘴里急切的问着:“娘…地里…地里咋样了,让冷子毁了没有…”

 秀兰娘勉强笑了一下。回着她说:“没…没事的。大鹏…大鹏把他家蔬菜地的塑胶布给咱家盖上了。”

 “那就好,那就好。”秀兰这才把一口气放在心里。可转念间,她又想起来什么了。“那…那大鹏家的怎么样,他…他把自家的菜棚子都拆了,那他…那他家…”秀兰越说越害怕,已经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

 “还能咋样,毁了唄。”秀兰娘摇着头说着。“唉…这天大的人情叫咱家可咋还啊?”

 听了娘的话,秀兰当时就楞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地,听到大鹏家地里被冷子毁了消息之后,她似乎和听到自己家的地被毁了一样的难受。而且她万万没有想到,大鹏能宁可捨弃自己家的蔬菜,也要保住她家那些不值钱的庄稼。这叫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这情叫俺们可咋还啊…”秀兰娘还是嘴里在一直不停的嘟囔着这一句话。嘟囔了一会儿,她突然向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把抓住秀兰的手。“娃啊,要不…要不你乾脆把大鹏当成你的帮套得了。要不…要不这情咱可实在承受不起啊!”

 听了娘的话,秀兰想被雷打中了一样。呆呆地就站在那里,半天都没啥反应…“娃你这是咋啦?”看着秀兰不言不语的就这么楞在屋中间,秀兰娘也拿不准自己闺女到底是个啥心思。本来在她的念想里。秀兰对大鹏应该是有意思的。

 自己这么一拉戈。不但成全了两个人,也连带着也算是报答了大鹏对她们家的恩情。可看着秀兰的表现,她又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了。

 “你…你到底是咋想的啊?给娘…回个话啊…”看见秀兰长时间没有反应。秀兰娘有些着急了。

 娘的催促把秀兰从发呆中惊醒过来。她这才醒悟到娘正在要帮着自己个大鹏搭戈呢。这叫她不由得回想起那个下着雨的ㄖ子。秀兰一想到大鹏襠下面那让她害臊的硬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开始羞的脸都红起来了。

 看见秀兰的脸色。她娘知道这件事情有门了。便在一边自顾自的说道:“行,那看来闺女你是应了。回头我找个机会再和大鹏说说去!”

 听了娘的话,秀兰赶紧的左右看了看。生怕这些话被二奎听见了;可看了半天发现院子的大门还是闭的紧紧的。看来二奎在外面玩的上癮头了。估计今天晚上是回不来了。

 犹豫了一下,秀兰小声的回着娘的话:“照理说,大鹏他帮了咱家这么大帮。

 俺…俺别说让他了,就是…就是给他做丫鬟也是应该的。可是…可是这二奎他…“说到自己的汉子,秀兰不由得又开始担心起来。

 娃的话把秀兰娘也提醒了。她知道,在村子里,没有汉子的同意,婆姨是绝对不允许自己找别的汉子来拉帮套的。自己本来都已经是犯忌讳了。可为了秀兰和自己外孙女的ㄖ后的生活,她也敢豁的出去了。反正自己年纪也大了,也没几年活头了,就算被别人戳脊梁骨也无所谓了。

 可秀兰不一样,娃还年轻着呢。这万一要是这事儿被村里的人发现了。

 这吐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啊。左掂量,右掂量。最后秀兰娘还是乾脆把心一横,对着秀兰说道:“算了,甭管二奎那个孬汉了。他自己不争气,难道咱们还能被他拖着一起饿死不成?这事儿啊,娘就说的算了!”

 听了娘的话,秀兰这心里边又是高兴又是甜蜜的。其实对大鹏,她早就相中的不能再相中的了。只是因为自己已经是别人的婆姨了,所以就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歪心思。现在有娘给自己做主了。这叫她跟吃了罐子里的糖一样,从脚底一直甜到心里头。

 娘俩正在屋里合计这事儿呢。就听见外面“哐啷”一声门响,紧跟着,二奎东倒西歪的就走了进来。进屋以后,他二话没说,之间晃悠到炕上,连鞋都没,就这么地滚在上面,抱着枕头就呼呼大睡起来。

 看见女婿喝的那个样子,秀兰娘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她摇着头和秀兰俩使劲把二奎给掰正了,然后了他的鞋让他别把褥子脏了…再说大鹏。他回到家以后,都不知道自己脑袋里有啥想法了。只是空的一片。可一想到自家地里的庄稼和蔬菜。他这心里就疼的直转筋。那些苗子都是他一点一点象疼自己娃一样小心的养活的。可就在这一场冷子的摧残下。这么的白白地就全都毁了。一时间,让他还真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一边的娃看见爹好象是中了一样。小小年纪的娃也显得那么懂事。

 他默默地走到大鹏跟前和他说:“爹。你…你这是咋拉?出啥事了吗?要不要和姑商量商量!”

 听了娃的话,大鹏突然醒悟过来。“是啊,这事不管这么说都要和姐姐知会一声。毕竟,这蔬菜大棚的钱是姐姐资助自己的。虽然着话是说是借给自己的。

 可大鹏知道。这是姐白给自己让他发家的啊。出了这么大事,自己怎么地也得和姐说一声。

 他想了一下,然后就赶紧的跑到大队办公室里。整个村子里就只有这个地方有电话。

 拨通电话。他赶紧的先和姐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把事全都和他姐说了一遍。

 说完后,他闭上眼睛,就準备挨上一顿臭駡。

 可出乎意料的是;姐姐竟然只是安慰了一下他,没有说别的。这叫大鹏开始奇怪了。毕竟,那块菜地,连种子带肥料,外加塑胶薄膜。可是没少话姐的钱。

 现在就这么血本无归了。可姐怎么地好象是一点反映都没有啊?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