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15章
 他的话让秀兰明显的呆了一下。然后秀兰好象激动的连整个身子都开始发抖了。她没有说啥,只是把原本就夹在大鹏上的两隻腿夹的更紧了,好象要把他的勒断了一样。而下体合的动作也愈来愈烈,股此时几乎高高的抬起都快到半空了,相对地让大鹏的动也就得更深了。

 大鹏继续还没几下,就开始明显的觉着秀兰好象有些发疟疾一样的哆嗦个不停。一大股又多又热的汁口里象发大水一样涌出来。嘴上的呻也开始连成一片了。

 随着秀兰大量騒水的泡烫。大鹏的大菇头也感觉像顶到一个滑溜溜,软乎乎的东西,这是在秀兰娘口里从未感受到的感觉。他开始用力一“哧”的一下,把整个头都顶进入到了那个滑溜溜的东西里面。

 伴随着大菇头的进入,大鹏就感觉到好象有一大块的东西紧紧的包着大菇头后面的冠,把大菇头挤的又是舒服又是酸麻。本来已经在秀兰娘身上的差不多的东西也开始酸酸的发起来。

 突然的,秀兰从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大鹏就感到在秀兰柔软的口里开始一阵一阵痉挛一样的收缩着,大量暖暖的,滑滑的体开始一下一下泡着他的硬,这种又是夹又是泡的舒畅滋味让他再也忍不住了,随着他仰头朝天的一阵大喊,开始从大菇头中间的细出又多又浓的白汤汤…随后的ㄖ子里,在秀兰娘的掩护下,大鹏开始和秀兰的一种近似于偷情一样的ㄖ子。其实这种方式大鹏真觉得有些彆扭。毕竟,和自己喜欢的婆姨在一起还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这叫他实在有些窝火。可没办法;他也知道,二奎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做秀兰的帮套的。在无奈之下,他也就顺从了。

 时间过的飞快。瞬间的工夫就过去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应着大鹏的帮衬,秀兰家的收成绝对要比以往强了许多。不过这村里的人也开始有些口头上的议论了。毕竟,大鹏这么实心实力的帮秀兰。这多少的会让村里的人有些别的想法。

 当然,这些议论多少也会传到二奎的耳朵里。为这事,他没少又是打又是骂的问过秀兰。可在秀兰娘的遮掩下,倒也能顺利的应承下去。其实也是因为二奎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丈母娘能帮着自己的女娃这么公然的偷汉子。

 要是二奎不怀疑,这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大鹏的帮衬也太过火了一些。哪有宁可不管自家的庄稼也要把别人家的庄稼好的人啊。可他最大限度也就是怀疑秀兰和大鹏有些想法罢了。应该还没有到能滚在一起的地步。毕竟每次下地都是秀兰和她娘一起去的。而且大白天的也发生不了啥事咧!

 所以二奎乾脆也就睁一隻眼闭一隻眼的就这么过去了。其实他也希望家里有这么一个傻汉子能帮衬着。也省得自己下地干活了。

 可这好ㄖ子也没过多长时间。眼瞅着二兰一天天大了,家里的嘴又多了一张,就指望着地里的那些收成还远远不够,这时候秀兰乾脆在乡上的一个厂子里找了一个做饭的营生。

 而二奎就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去地里干农活了,现在秀兰没工夫下地了,就只能他自己忙活了。他也不想下地,可架不住村里的人整天的指手画脚的骂自己是个孬种。他乾脆横下心来就干起自家的农活了。要不,整天的被人念叨,这吐沫星子真能把他淹死。这工夫,秀兰娘也回娘家了,两个婆姨都不在家,那大鹏这个拉帮套的也不好帮她家忙活,再说,这种事他们几个都捂的严严实实的。

 生怕被外人知道了。

 可是二奎身子骨薄、力气小,只能当个半拉子人使唤。所以,他家的地里也一直是不死不活的就这么对付着。

 可这老天倒也蹊蹺。过去一年里都是顺风顺水的。可一到二奎自己下地干活了,就马上的开始乾旱起来。的地里整整一年都没啥好收成,再加上二奎是个庄稼地里的门外汉,就更把个农活的一塌糊涂的。虽说又秀兰不时的补贴一下,可家里头还是吃不饭。早上是稀稀的玉米粥,中午就能得一个玉米饼子,晚上也只能吃一个掺了麦麩的窝窝头,不止他家,全村人都一样,饿得前腔贴了后腔了。

 吃饭已成了问题,哪还有閒钱喝酒呢?二奎被得直咬自己的手指头,血不止。秀兰上来帮他包伤口,却被他像疯狗一样在手臂上咬下一块来。有时候酒癮实在太大了,把二奎逗引都昏死过几次,秀兰以为他活不过来了,心下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潜滋暗长。可是想不到的是,二奎却像被初霜打过的茄子秧,太阳一出来,又缓过来了。

 二奎的酒癮越来越轻,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是像他这样没干过重活的人,劳累了一天,骨头节都疼,加上吃不,天天晚上都得大闹一通,然后死人一样躺在炕上动弹不得。

 天黑了,二奎饿得难受,眼睛似乎都发出绿光来,视着秀兰。秀兰知道二奎要她偷偷在工厂里偷点吃的回来,可是自己胆小,没敢偷,二奎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就缩了头,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萎缩在炕角不敢出声。

 二奎翻遍了秀兰身上一无所获,便一把扯开孩子,薅了秀兰的头髮撞在墙上。

 秀兰撕心裂肺地哭起来,二兰还小,啥也不知道,见了娘哭,也吓的跟着哭了起来。

 娃的哭声让二奎更烦躁了。他一巴掌就朝幼的娃打了过去,吓了秀兰赶紧一把上去护住自己的娃,任凭二奎的拳头打在后背上也不肯躲开。二奎疯了,疯了一样地打老婆孩子,疯了一样地叫喊。打得累了,喊得累了,才扑到炕头去睡了。

 秀兰见二奎睡了,不敢在屋里哭,怕惹恼了他,再发起火来,只得抱起二兰到院子里去。母女俩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的黑云,抱着头低声泣。

 乌云翻滚,轰隆隆的雷声吓了秀兰一跳。这老天也实在没长啥好心肠。

 在下秧种苗的时候没啥雨水,可就是一到了庄稼都干死的时候又开始来劲一样的走起水来!

 随着电光一闪,秀兰看见院子外面贴墙站着一个人。虽然只是一闪,那人也只是出半个身子,可是秀兰知道,那是大鹏。一定是听到哭声,心疼自己,可是又不方便进来,只能站在外面静静地看。

 秀兰的心里一热,想走出去看他一眼,可是刚站起来迈了一步,又站住了。

 “不能,不能去呀。”秀兰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自己是二奎的老婆,是二兰的娘,如果二奎知道了,一定会毒打自己。挨打是家常便饭,算不得什么,可是,二奎要是恨上了大鹏,一定会给大鹏惹来灾祸的。二兰还小,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心事,孩子长大了会瞧不起自己,失去了二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秀兰只能借着时而闪过的电光和大鹏对视着,似乎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细小的雨滴从天空中没心没肺地洒落下来,秀兰抱起二兰进屋去,把二兰按到炕上躺下,自己却趴在窗口向外望。雨越下越大,雷越打越急,可是大鹏还是死丁丁地站在那里,任雨水打了全身,顺着头上直到脚跟,就像秀兰着大肚子拔草那个的秋天一样。

 呼啦一下闪电瞬间从天而降,在闪子划过的一刹那,二奎家的门突然一下子被打开了,秀兰像疯了一样从屋子里跑出来,在雨中一把紧紧地抱住大鹏。

 “和二奎离了跟俺在一起吧?”死死地抱住了秀兰,大鹏犹豫了一下然后和她说道。

 秀兰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不行啊…俺…俺做不到。”

 “你…你这是为啥啊?”大鹏急了,他使劲的摇晃着秀兰的肩膀,发疯一样的在她耳边大声喊叫着:“秀兰…难道…难道你还恋着那个孬汉子吗?你知道吗?每次看见你被二奎打,俺…俺这心里有多着急…”

 秀兰依旧是惨笑着摇头:“大鹏哥,俺…俺不是捨不得二奎,俺…俺是怕啊…”

 “你怕的是啥吗?”大鹏着急的冲着秀兰叫道。

 “俺怕俺会连累你咧…你知道的,咱村十几年哩,没有哪个婆姨和汉子离了。要是俺和二奎分了再和你在一起,大鹏哥你一準会被村子里的人戳脊梁骨的。

 俺是没啥哩,可咱们还得在村子里生活下去不是,这…这ㄖ后的ㄖ子可咋过咧?“

 大鹏楞住了。他知道秀兰的话是啥意思。也知道要是自己真的和秀兰在一起以后,村里的人会咋看他们。一想起来自己和秀兰只要出门就会被村里的人指指点点的,他这心里头就不住的一阵发凉!

 “大鹏哥,别…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先现在俺们不是在一起吗?俺…俺现在就给你,你…你想要俺吗?”感受到大鹏心里的那种悲苦,秀兰象受了什么刺一样拉着他的手就把大鹏拽到他家的炕上。

 这一次也没用大鹏自己动手,秀兰居然上去自己就乾脆的把小褂和子都了乾乾净净的,她仰头躺在炕上,嘴里嘟囔着说道:“大鹏,快…快来吧…要了俺吧…”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