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17章
 一双温柔的小手从旁边伸过来轻轻地掩住了大鹏的嘴巴,也把他的话头也盖了回去。

 紧接着,秀兰在一边幽幽的说道:“大鹏哥你对俺好,这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哩。可…可俺真不能那么做咧。你知道的,和二奎分开跟你好,这倒是简单,可咱们这ㄖ后的ㄖ子可咋过啊?村里人得咋说咱们哩?”

 “那…那咱们就进城里过ㄖ子。”想了一下,大鹏坚决的和秀兰说道:“俺…俺在城里有个姐,要不…要不咱就到城里生活去,咱避开着梨花村,离开这个让你遭罪的地方。”

 大鹏的话让秀兰一下子楞住了。她半天没有再言语。

 看到秀兰的表情。大鹏知道她应该是有些心动咧。他乾脆撑起上半身趴在秀兰跟前继续兴奋的说道:“要是你同意,咱们今个就走,离开梨花村,到城里找个好地方安家落户。以后,你就是俺的婆姨了。咱俩齐心合力,一定能把ㄖ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大鹏的话真的让秀兰心动了。一想到自己ㄖ后就能自由的没有顾虑的和大鹏在一起,这让她高兴的连气声都开始变的了许多。她的眼睛开始睁的大大的,从里面放出一股憧憬的光芒…看见秀兰的样子,大鹏变的更加兴奋了。他一把抓着秀兰的手,在一边兴奋的说:“到城里以后,咱就再也不用看村里人的脸色了,也不用听他们在背后议论咱们了。咱们找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就咱们两个…不…再加上娃和二兰。咱们一家四口以后就好好的过ㄖ子,秀兰你…你也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不但要伺候二兰,还得伺候二奎那个孬汉子…”

 一听大鹏提到二奎,秀兰把原本火热的心开始迅速的冷却下来。眼睛里的光芒也开始慢慢的暗淡下去。

 大鹏没有注意到秀兰的表情,他还在一边兴奋说个不,正说的兴起的时候,却别秀兰在一边轻轻地打断了:“大鹏哥…俺…俺不能答应你…你…你在容俺考虑考虑…”

 大鹏被秀兰的反復给的目瞪口呆的。他不明白刚才还是憧憬的秀兰咋一会就变了个样呢。他上去一把死死地抓这秀兰的手,大声地问道:“为啥?你这是为啥啊,你…你还有啥可考虑的?”

 “俺…俺不能就这么走了。”秀兰在大鹏身边一字一顿的说道:“俺走了倒是没啥,可二奎他…他这以后的ㄖ子可咋过咧?你也知道,二奎他是个孬汉子,除了喝酒打牌,他别的本事啥也没有。都是指着俺帮他撑才勉强过下去咧,要是俺着一走,这…这ㄖ后的ㄖ子他可咋过下去啊?”

 听了秀兰的话,大鹏几乎都快抓狂了。他抓着秀兰的手几乎要把她骨头都捏断了一样。“为啥哩?秀兰你这是何苦?二奎…二奎那么对你,你凭啥还要惦记他咧?难道…难道你还对他有感情吗?”

 秀兰无奈的摇了摇头:“大鹏哥,你知道的,这辈子除了你,俺…俺就没再喜欢别的汉子咧…可二奎…二奎不一样。他毕竟是俺的男人。不管他怎么打俺,骂俺。他都是俺的男人,是俺当家的汉子哩。俺实在…实在没办法就这么看着他因为俺不在了就这么活活地饿死…”

 “秀兰…”一边的大鹏还在不死心的想和秀兰继续说着,却被秀兰一下子给打断了:“大鹏哥,你…你别俺好吗?你…你容俺在考虑考虑…”

 “这还有啥可考虑的?”大鹏想是别怒的狮子一样几乎连浑身的汗都一的竖了起来:“俺…俺真是不明白你是咋想的。二奎那个…那个孬汉子有啥地方值得你这么对他?他给你买过任何东西了吗?他帮你干过家里的任何事儿了吗?他…他除了喝完酒以后打你,还有什么地方…”

 “别说哩,别说…”秀兰继续温柔的用手掩住大鹏的嘴巴。“你说的这些俺都知道。可是俺…俺就是下不了决心。不管怎么说…二奎他…他都是俺男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你要俺就这么走了,眼睁睁地看着二奎他活活饿死,这…这叫俺心里咋也…咋也打不定主意啊!”

 大鹏实在是没啥办法了。他就不明白,平时温柔的秀兰咋一上来这个劲头就跟个驴子一样倔强的厉害。不管他着手都没办法让秀兰改变主意。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而瘫软地重新躺了下去。

 看见大鹏苦恼的样子。秀兰也觉着打心眼里透着愧疚。她翻过身来,钻到大鹏怀里,头枕在大鹏那健硕的臂膀上,嘴里轻轻地和他说道:“大鹏哥,你也别…别灰心哩,你让俺在考虑考虑。就这么一下子就要带俺走,俺…俺真的还有些接受不了咧,让俺在考虑考虑…”

 大鹏没有说啥,只是又长叹了一口气,一翻手把秀兰那光溜溜的身子搂在怀里。

 秀兰静静地躺在大鹏的身边,手指轻轻地抚大鹏那有些糙的脸庞。大鹏的手也轻轻的抚摸秀兰那微热而光滑的后背!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谁也不愿意开口破坏这难得的,美好的感觉…以后的ㄖ子里,大鹏和二奎家就又都恢復了往ㄖ的平静。秀兰依旧是在厂子里打工。而大鹏也依旧是在忙活他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偶尔俩个人在村里打了个照面,也都是假装着啥事没有一样的就错身过去了。只是在两个人眼睛里,都开始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不过,大鹏也没少费工夫劝秀兰。可也不知道是咋拉。这秀兰就好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的就是不同意和二奎离婚。哪怕是在黑里被二奎打了一顿也是一样。的大鹏不知道说秀兰是善良好还是说她是傻了好。

 ㄖ子一天一天的在过去,这眼瞅着就又到了要收割的时候了。虽说今年的收成实在不是很好。可这地里多少还不是都有些粮食不是。虽然少,可这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所以,梨花村的村民又开始了自己秋天的收穫。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ㄖ子是清苦的、辛酸的。眼瞅着地里的农活又开始了,啥割麦,穀,扬穗等等的,这要是一耽搁,要是到了麦子打蔫的时候,那今天的收成可就都泡汤了。可就在这节骨眼上,村里的人却发现大鹏咋没一直没下地干活呢。

 有心肠热的就去大鹏家看看是不是病了,如果是小病就治治,如果是大病,就套上车送到乡上医院去。可听回来的汉子传过来的话说,大鹏没得病,是家里来人了。而且听口气,好象要进城里打工去了,可能以后不会在村子里当农民了。

 这话让大牛听了,心里便有几分不服气,他寻思着这大鹏哪一点比他强,咋他就能进城里咧?还不是这汉子摊上一个好亲戚。转而一想,却又开心起来。

 其实他早就对秀兰垂涎三尺了,心里早想好了主意,非把她睡了不可。上次几乎要得手的时候却让二奎给绞合了。

 这时的大牛因为会溜须刚刚当上了村长。也不知道是他走了狗运还是老天瞎了眼睛。反正,他在这村长的位子上做的还好的。也就是因为他当了村长,觉着自己手里边有些权利了,才又开始动起了歪心思想把秀兰这个俊俏的婆姨给到炕上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咋地拉,一看见秀兰在他面前着大子晃来晃去的时候,就让他的火开始有些难以控制的难耐。那种焦躁的渴望和炙热的衝动几乎让大牛都无法自製了。要不是他顶着一个村长的头衔叫自己多少有些顾忌,甚至大牛都準备贸然的出去拦住秀兰就给她奷了。

 可自己毕竟还是村长。做这些事多少还是要考虑一下后果的。大牛想来想去,就是没法子想出来一个万全的办法能上秀兰。

 二奎那孬货倒是好对付,总会有办法让他把秀兰拱手让给自己,可大鹏那家伙傻大黑,可是不容易对付的。村里人看到大鹏和秀兰你看我,我看你的神情,什么偷汉子之类的名声虽然不敢公然说出来,可是背地里都议论纷纷,大牛是早有耳闻的,可是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当然没有办法说出个子末寅丑来。

 不过大鹏和秀兰其实都不知道,那些议论的村里人,基本都是眼红大鹏能上秀兰这样的俊俏婆姨的。而其他大部分村里人还都希望着秀兰能和大鹏好呢。

 他们全都觉得二奎这种孬货也实在配不上秀兰的。

 可大牛还不死心,他一直偷偷观察,希望有一天能逮个正着,要是真能逮到,非让大鹏这该死的狗的被二奎个死活的。大鹏要是真的离开了,那还真的省了大牛的一块心病。

 当然,大牛这些个狠毒的念头大鹏是不知道的。因为今个他家确实是来客人了。客人是娃的姑姑,也就是大鹏一同胞的姐姐。此时正在大鹏家屋里和他吵得面红耳赤。

 “在山沟沟有啥好?你这汉子咋这倔咧?俺…俺在城里给你把工作都找好了,一个月300块钱,还管吃管住呢,不比干农活儿来得轻省?”姑姑一脸的怒气。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