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出梨花村 下章
第22章
 万一真的二奎因为自己离开了而饿个好歹的,她这心里可就真的会愧疚死的。

 再说哩,在梨花村还从没有和主动和汉子离婚的婆姨咧,自己这先例一开,指不定会让别人怎么看哩?

 虽然对秀兰的话不满意,可毕竟她是答应自己要和二奎离了。虽然没有个确切时间。可这已经对于秀兰来说是很不错的了。他看着秀兰,然后把耳朵轻轻地贴在秀兰肚子上,嘴里嘟囔的说道:“俺…俺听听,这娃到底是男是女咧?”

 秀兰笑着和大鹏回到:“傻汉子哩,听那能听出来是男娃还是女娃哩?再说,这才一个多月,也没成型咧。”

 大鹏继续跟着秀兰一起傻傻地笑着。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把揽过秀兰抱在自己的怀里,抱的严严实实的,好象生怕秀兰受到一点伤害的侵蚀一样。

 秀兰紧紧地贴着大鹏的膛,她听见大鹏的心跳声音越来越快,而他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热。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语言,一时间,屋子里就只有他们那温馨地呼吸声…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这时候的梨花村里一片寂静,只有墙角的蛐蛐还在发出一阵阵绵哀婉的叫声。

 大鹏就这么拥着秀兰,两个人都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在他们的心里,都能感受到一种幸福的平静。大鹏不时的在秀兰的额头上亲吻,秀兰躺在大鹏的怀里,用胳膊勾着大鹏的脖子,在黑暗中多情的看着大鹏,当大鹏低头来吻她的时候,她总是很甜蜜的闭上眼睛,出只有做姑娘才有的幸福感,只可惜在黑暗中大鹏看不见。

 当大鹏再次的把热烫的嘴贴向秀兰的额头的时候,秀兰突然就把脖子一伸,将自己的嘴贴在了大鹏的嘴上,大鹏把秀兰抱的更紧了。秀兰停直了,把大鹏在了身下,使劲的吻着大鹏的脸、脖子。大鹏接着秀兰的吻,片刻,两个人又融化在了一起。

 “晚上不回去了吧?”大鹏一边亲着秀兰,一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他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幸福的搂着秀兰睡一个好觉。在他心里,只有能搂着秀兰过一夜,才能代表着秀兰能真正的成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婆姨。

 可秀兰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怕是不行哩。万一二奎回来了…”

 “那就乾脆和呀明说得了,要是你怕,俺…俺就和你一块去。”大鹏在一边恨恨的回答着。

 “别…别这样。”秀兰轻轻地掩住了大鹏的嘴巴:“俺…俺都应了你了,你…你也给俺点时间好吗?”

 “唉…”大鹏长长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回到家以后,秀兰发现二奎还没有回来。她收拾收拾就躺下了。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想着大鹏咧。在秀兰已经睡的脸庞上,依然挂着一丝甜甜地微笑。

 以后的ㄖ子里,大鹏开始更加细心的照顾秀兰。可这也让二奎开始起了疑心。

 也不知道他开始犯了哪门子,竟然开始破天荒的对秀兰注意起来。

 可这也是一件大坏事,最起码让大鹏不能再和以前一样顺利的和秀兰偷会了。

 没办法,他只好一直与秀兰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只有在下地干活的时候才能偷偷地朝秀兰家看上秀兰一眼,又不敢上前说话,生怕二奎看出什么来。

 下了地,吃罢了饭,就站在门前向秀兰家门口望,希望能看见秀兰出来。

 有时秀兰觉得心神不宁,就借了口出去倒水,每次出去,都能看见大鹏杵在那里在向这边望。秀兰不知道啥叫“心有灵犀”可是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出去一趟,大鹏是不会回去睡觉的。

 对于二奎的注意,秀兰的心里并没有阳光灿烂,反倒觉得委屈。和二奎生活了十多年,除了挨打就是挨累,确实没过过一天的好ㄖ子。现在终于自己的汉子开始注意自己哩。但原因竟然是因为怀疑自己而并不是因为心疼自己而注意的。

 这多少叫她心里有些彆扭。

 中间也有很多次,她想鼓起勇气和二奎直接说分手。可这话都嘴边却就是吐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地,她想到自己要是和大鹏走了,二奎的那种饥寒迫的样子,她这心里就不住的一软,本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种情况又持续了将近半个月,这眼瞅着秀兰的肚子都已经开始有些微微地凸起来了。要是再不说,怕是要蛮不住咧。急的大鹏整天的对着秀兰使眼色。

 其实秀兰的心里也不好受。整天都被良心在煎熬着。她知道自己这么做了,就和以前村里的那些被人唾弃的騒婆姨一样哩,甚至自己比她们更厉害;不但开始和汉子偷上咧,竟然还要再一脚把自己原本的男人踹了。

 她左掂量右掂量的考虑了好长时间也没下定主意,可以后发生的事情也终于叫她把决心下了…那是在秀兰怀上大鹏娃已经俩个多月的时候,虽然肚子上的反应不明显,可胃里的反应倒是得很凶咧。看的大鹏又是心疼又是害怕的。有心去照顾一下秀兰。可又顾虑着村里人的看法和二奎。

 今个正好赶上秀兰早下班。早上秀兰走的时候就告诉大鹏哩,因为她知道二奎今天要出去打牌咧,所以秀兰準备晚上去大鹏家坐坐。

 这天,大鹏早早的就把地里活忙活完了。回家以后又把娃打发到别的娃家耍去了。大鹏收拾收拾屋子以后,正要做晚饭给秀兰吃的时候,却见秀兰却慌慌张张地奔回来,像后面有人撵一样。

 “大鹏…”秀兰“咣当”一声推开门进来叫了一声,声音还带着微微地颤抖,把正在灶房里忙活的大鹏吓了一跳。

 大鹏看了看秀兰。发现她脸色苍白,汗水从脸上直到脖子里去。一下子就慌了神:“秀兰哩,这是咋了?出啥事了吗?快…快告诉俺。”

 秀兰没有说话,只是一头扎到大鹏的怀里,身子在瑟瑟发抖,大鹏连问了几声,秀兰只是摇着头,却没有回答。

 大鹏想了想,却想不出来秀兰到底能出啥事情。他知道今天是秀兰早下班的ㄖ子,可这是因为今天秀兰上的是早班才能提前下班的,不可能是因为受到厂子里的刁难咧。

 他又想了想,莫不是村里的人发现自己和秀兰的事儿哩?所以让秀兰在进村的时候受了欺负?他捧起秀兰的脸看了看,没有什么伤痕;扳开手看了看,也只有几个老早以前留下的伤疤,也没有出血;再看看身上,却衣服在肩头的地方刮坏了一块,这可把大鹏着实吓了一跳。他赶紧的忙把秀兰的褂子了,却看见秀兰那白升升的膀子上什么伤也没有。心里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秀兰在大鹏的怀里息了半天才平静下来,然后断断续续地说:“大鹏…俺…俺看见…俺看见咧…”因为今天下班早,再加上二奎也出去打牌了。所以一整天在厂子里秀兰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左盼右盼的终于到时辰咧,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急匆匆的朝着梨花村的位置跑回去。

 刚走到村口地头上的那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地,秀兰就觉着自己自己这肚子也不知道咋地了就开始有些翻江倒海的折腾起来。她赶紧的一溜儿小跑的想跑回家再去解决。可勉强走了几米以后就再也坚持不住咧。

 秀兰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也没啥閒人的。她本不想就在这荒郊野外的蹲下来。可这肚子却一个劲的在不停地造反。她也怕再憋下去会憋坏了肚子里的娃,就一边看着,一边钻进了地头边的小树林。

 秀兰走的很深之后,才在一颗野梨树后面蹲下来,解开子就拉起来。肚子里的存货被放出来的那股子舒坦劲让她不住都舒坦的哼哼着。

 好半天,秀兰终于觉着差不多哩。她刚準备擦擦股的时候,却突然的听见树林边上传了一阵阵说话的声音。

 这可把秀兰吓了一跳,她生怕自己在蹲坑的时候被别的汉子看见了自己的下身。就赶紧的準备把子提上。

 可这秀兰越是着急,这手脚就越有些不听使唤。她使劲的忙活了半天,刚把子提好的时候,却发觉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哩,最后,竟然有脚步声走到自己躲藏的梨树的后面。

 这下子秀兰更是不敢出声哩。她小心翼翼的藏在树后面。害臊的连呼吸声都不敢很大的吐出来。也亏了这颗树的年龄也不小了,的树干正好能把秀兰的身子隐藏住。

 “淑梅啊。快…快些的吧,俺…俺都要忍不住哩…”一听这个声音,秀兰吓的猛然一个机灵。她听出来咧,这是村长大牛的声音。这下子,秀兰更是不敢直接出去了。她知道大牛一直就对她心怀不轨的。如果自己现在和他照面,在这个静悄悄的小树林里,难保他不会做出点啥噁心事儿来。

 “别…你…你这是做啥咧?就…就在这要哩吗?俺…俺…有些怕。”

 这是大牛婆姨淑梅的动静。秀兰听到这个声音,心里开始有些镇静了许多。

 毕竟,有淑梅在这里,她也不怕大牛能公然做出啥事儿来。

 “你这婆姨咋这騒情哩?俺…俺想要哩你就别废话咧,怕啥哩?这里啥人都没有,有啥不好意思的。”大牛的声音充了霸道的意思。不过可把在树后面的秀兰吓的不轻。她听出大牛的意图哩,他竟然想在这里和婆姨好好的一下。

 瞬间,秀兰觉着自己好象整个身子都麻住哩。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能碰上这事。 m.BBbBxS.coM
上章 走出梨花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