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
让自己快乐的爱情魔法
 01

 两沟通的表情与口气

 很多人误解沟通的涵义,

 不是在求协调,

 而是想争输赢。

 情人的沟通和打辩论赛不周,

 不能“只赢”就是输。

 某一次宴会中,朋友看见匠吉尔夫妇对坐无言,不久,大名鼎鼎的首相把食指和中指弯曲起来放在桌面,向他太太的方向匐伏前去。朋友很好奇,问他在做什么?俩夫妇微笑不答。宴毕,丘吉尔太太才悄悄告诉朋友:“出门前,我们俩发生了争执,刚刚他那个动作,是表示他正跪在地上,爬行来向我道歉!”

 什么是佳偶?什么是怨偶?人人都有脾气,能找出不伤大家自尊的沟通方式,自成佳偶;沟通方式常撕破脸,或越讲越不通,当然是怨偶了。但在生活中,情人们确实常遇到越讲越不通的状况,原因何在?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很多人误解沟通的涵义,不是在求协调,而是想争输赢;讲理讲得对方招架不住,赢得很高兴,而对方也许口才略差,输得也不服气。情人的沟通和打辩论赛不同,不能“只赢”就是输。还有,就是表情与口气的问题。心里有气,进行沟通时难免杏眼圆睁、表情僵硬、一副凶相,不管你说的话如何有技巧,他还是感到你的敌意。语气也是关键,有时我们“自认倒霉”企图结束纷争,会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就算我错好了,对不起!这样你满意了吧?”对方岂能满意,只能把你的道歉当成讽刺,战事往往越演越烈。沟通时的表情和语气,如果有侵略,会适得其反,助长负面情绪。

 如果能以幽默感取代侵略,沟通才有正面效果。请看这个由张老师台北辅导中心总干事林联章提供的小故事:有个年轻人刚学会开车,兜风时车子熄火,一时发不动,后面的司机气得猛按喇叭。他头大汗的下子车,走到运将旁,敲敲车窗。运将横眉竖目摇下车窗,原以为年轻人是来找麻烦的,没想到年轻人对他笑道:“先生,这样好不好,你来替我发动车子,我来替你接喇叭,好吗?”

 懂得沟通的是聪明人,运用幽默成沟通,就要有智慧了。

 幸福与不幸都是自找的

 任何感情关系都是共生共荣的。一个人自

 其他的人并不会因她出了一块而享福,

 只会感到莫名的压力,以及残余同归的罪恶感。

 有个失恋的年轻男子到酒吧想借酒浇愁,遇到一个落魄潦倒的醉汉,醉汉喝了吐,吐了又喝,年轻男子问他:“你的人生到底有什么不如意事,值得你这么糟蹋自己?”“我太不幸了,”醉汉哭道:“我前后娶过三个老婆,前两任都不幸暴毙,现在这一个,又躺在医院昏不醒!”年轻男子甚表同情地看着醉汉,问:“你现任的子为什么昏不醒?”“因为她不肯像前两个一样乖乖吃下毒药,所以我一时气不过,把她的头推去撞墙!”

 这一则荒谬的黑色笑话,隐隐透一个玄机,那就是:一个人的不幸常常是自找的。

 当代心灵大师奥修说:一个人,如果习惯于自或受,精神上的不幸会变成常态,而且他待自己的方法,会越来越有效率。

 所以,有些女人或男人总是找到有待狂倾向的对象。多半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受狂。他们痛恨受苦,而眼睛却因苦痛而发光,感觉那是他生命意义的来源。

 朋友说起她某位高中同学,她曾经到该同学家吃饭,同学的妈妈煮得一手好菜,吃饭时却从不上桌,任凭她三催四请,只是躲在厨房。同学叫她别介意“我妈‘习惯’吃上一顿留下来的剩菜,我们怎么请她,她也不来一起吃。”那顿饭吃得她极为尴尬,心想:菜又不是不够,为什么要吃剩菜呢?后来她发现,这位伯母生在极重男轻女的家庭,自小只能吃剩菜,即使到现在悯生物资已不缺乏,这一顿桌上也有剩菜,她还是很卑微地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吃着“上一顿”的冷饭残羹,否则她会有罪恶感。她以她的自我牺牲为傲,但一个餐桌上永远缺少女主人的家庭,气氛也永远好不了。

 长大成人后,几次偶尔再到该同学家,这位伯母总拉着她埋怨子女不孝。她当着伯母的面指控盘问同学,同学说:“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想拿好东西给她她总说不要,太浪费,担当不起。”

 任何感情关系都是共生共荣的。一个人自,其他的人开不会因她割了一块而享福,只会感到莫名的压力,以及殊途同归的罪恶感。

 一位美国知名的心理学家从事诊疗多年后说,幸福的感觉只是一种选择,一个人如果能够学会选择幸福,则人生处处光亮。很多人感觉不幸,其实都是自找,命运对待他们并不比他人苛刻。你可以不要选择不幸,你的爱人和家人都会轻松点。这个建议,发人深省。

 简短是爱情的平安险p>男人或女人的喋喋不休,p>无论为了什么理由,p>常成为关系僵化的“快速冷却剂”

 据说从前有一个叫保尔·尼森的诗人,在他子的墓志铭上写了一首诗:

 此处,有个女人在此长眠,

 生前极爱说话的她,

 如今已进入永恒的宁静。

 身为丈夫的我,

 请求走过此地的人们,

 尽量放低声音说话。

 否则聒噪的她可能再度苏醒。

 男人都怕喋喋不休的女人吗?答案百分之两百是肯定的。喋喋不休的只有女人吗?当然不!只不过,男人和妇人喋喋不休的场合、方式和理由并不一样。

 一般来说,开会时男人比女人爱以喋喋不休来展示功劳,而女人比男人容易拿起电话讲个没完没了,不管在办公室还是在家;女人似乎比较容易对孩子把一句话就可以讲完的,讲成了十句,比较喜欢解释一大串理由,说明她要做或不要做哪件事。

 家庭中,丈夫的长篇大论通常是用来“说理”的,子的长篇大论则是用来“表达情绪”的;但女人常不爱听男人动不动就说理,男人也不爱听女人以抱怨表达情绪。两名著《男人从火星来,女人从金屋来》的作者葛瑞(JohnGuy)博士说:“女人在难过时,并不希望听到一大串理由说明她为何不该难过;男人也并不希望听到一大串理由,要他足她的要求。”喋喋不休,会变成“你关心,他烦心”或让自己觉得“狗咬吕宾,不识好人心”

 与对方的利害关系有关,话说得越多,越会遭到反持。男人或女人的喋喋不休,无论为了什么理由,常成为关系僵化的“快速冷却剂”

 多数女人难过时,她需要他专注地倾听,而不是他斩草除、迫不及待地解答,那会让她觉得雪上加霜。女人以不太直接的语句提出要求时,也可能会起男人的反感。在一般婚姻生活的对话上,有很多实例,比如:女人不直接说:“今晚我们出去吃饭吗?”而会说:“我今天做了一大堆事,累都累死了,实在没力气做饭,你今晚总该可以带我吃饭吧!”万一她有事,没法到保姆家阶孩子,她不会简短的问:“你去接孩子好吗?”可能会以一大串牢开头:“每一次都是我去接,你是孩子的爸,偶尔去接一次,没问题吧?”就算男人乐意,听到这样的喋噪不休,也会变成心不甘情不愿。

 “简短乃极智之灵魂”——就两之间而言,要求、劝告、争论时,简短也是爱情的平安险。喋喋不休,只会使人的耳朵因惰而遗失重点,而不该进去的话,则钻进心里煽风点火。

 平常爱喋喋不休的人讲的话,一定不受重视,因为,别人一定认为你会再讲一遍。p>人人都是爱情变龙p>爱情,p>不管是多么真心真意

 都必须相信一个永恒的法则,

 就是:江山易改,本难移。

 有名男子,第一次带女友回家。

 男子的家人问她饭后要不要喝点调酒,女子微笑轻声拒绝:“对不起,因为我从来没喝过酒。”

 “试试看吗?也许你会喜欢。”

 在男子家人的殷勤招待下,羞怯的女孩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威士忌加苏打。

 “哇噻,真!”女孩忽然叫道:“想不到,它比伏特加好喝多了!”

 恋爱的时候,我们常常情不自地让自己变成“变龙”晰蝎,看我们的爱人喜欢什么颜色,就把自己的颜色调成他爱的颜色。我们真心真意地改变自己,以符合别人需求。有个好友的弟弟,在每一次坠入爱河时,就会开始“整修内务”粉刷卧房墙壁,本来丢得七八糟、臭味四溢的脏衣物也不见了,房间里还会洒上香水,让邀请到家中的女友有好印象。

 不过,好景一定不常,不管女孩有没有跟他继续交往,只要超过三个月;他的房间又会变成福德坑。有的女友会开始贤慧地帮他收拾东西,关系已稳定的更会到他家帮他洗衣服,让他的房间勉强不要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但这也是好景不常,久而久之,女孩一边收拾一边唠叨的现象是免不了的。但他总会把“是你自己要收拾的”的话顶回去。

 房间最混乱的时期是他的失恋期。如果有新的对象,房间则又有重生的机会。

 “我从我弟弟的房间看出一件事。爱情,不管是多么真心真意,都必须相信一个永恒的法则,就是:江山易改,本难移。”

 我们都会说,爱一个人,就要爱一个人本来的样子,说得容易,当他的行为影响到你日常生活的愉悦时,我们又会以为“爱定胜天”他,可以改吧?

 改得了多久呢?橡皮筋被绷得太紧,很容易弹疲乏的。很多人在弹疲乏时,又觉回归真我,就须放弃曾有的爱情。

 酒巾的太太问酒鬼:“三天前,你不是发誓重新做人,不再贪杯,怎么又喝得醉醺醺的?”

 “我是已经重新做人了呀,”酒鬼说“想不到我这个重新做人,还是贪好杯中物。”

 我还可以清楚记得,有一次约会看电影时,该男子进戏院前问我:“要不要买点吃的?”我说不要。其实是感觉,第一次约会在电影院咕噜咕噜吃东西很不艺术。他看着围着卤味摊的女生,对我微笑说:“还好,我最不喜欢有人在戏院吃东西。”天知道,我一个人看电影时,总是要求“香味”俱全,绝对会抱着鸭翅膀猛啃的。

 爱情是没有条件的付出?

 一个人如果只付出而又有回馈,

 很难不拿出“天怒人怨”的心态来质疑。

 “我对你好,所以你不能辜负我”

 是铱般人内心深处的钢铁定律。

 “从小不是有人教我们,爱是无条件的付出吗?”丈夫因外遇而请求离婚的她以泪眼控诉:“我付出了这么多,到底得到了什么?”

 爱是无条件的付出吗?如果你真的同意上面这句话,你又想“得到”什么呢?

 从小很多人教我们一些陈义甚高、但是实在违反人的话语。高尚的理想或幻想,使人们自以为听见圣哲的召唤,它们常使我们在精神上崇高,但行为上做不到。

 我们听惯了“人生以服务为目的”“生活的目的在增溜人类全体之生活”“为了工作而生活,不要为了生活而工作”——如果长大后的你还会将以前教科书上学到的东西,拿来印证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你只会发现,念圣贤书长大的我们,不知不觉地“出尔反尔”如此卑微而私的生活着,还好我们不常拿“格言”来自我反省。

 爱是恒久忍耐、凡事包容?爱是不嫉妒?我想,这些鼓励你无条件付出爱的话语,自有它动人的力量,但是,除了德蕾莎修女之外,我不太相信有几人敢膛说:我做得到。小学课本里送给我们的母亲刻板形象,总是“无怨无悔”地付出,我们于是也认定母亲是无怨无悔地必须牺牲,以为她搁置自身的享乐,把最好的留给子女,是理所当然,那是她的角色定位,不能有一句怨言是应当的。事实上,自以为没一句怨言的母亲、子,却常抱怨与自怜。

 一个人如果只付出而没有回馈,很难不拿出“天怒人怨”的心态来质疑。一个子“无条件的付出”可能为了换丈夫的忠实与负责;一个母亲的无条件付出,未必不需要丈夫和儿女的感激与对等的恩情回报,我们付出精神上与行动上的爱,到底还是期待被爱的人能有反应,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我对你好,所以你不能辜负我”是一般人内心深处的钢铁定律。

 我们其实没有办法毫无条件的付出爱,但却常渴望别人毫无条件为我们付出爱,以为那才是“真爱”我们因而为“找不到真爱”而失望。

 万一你付出的爱面临终结的噩运,你真的能不惋惜你过去的付出?听听这个笑话:

 强尼沮丧的对鲍伯说:

 “她取消了我的婚约,把戒指还给我了。”

 鲍伯安慰他:“你运气算不错,像我的未婚人变胖了,戒指还拨不下来呢!”

 这个笑话让我想到,恩爱时,爱看来是没有条件的付出;一拍两散或被辜负时,你真的能一切都不计较,送掉的就送掉吗?如果不能,别说爱是没条件的付出。

 夫因金钱分配打离婚官司时,谁不是抱着“能多要一点就多要一点”的心态? m.bBbbXs.coM
上章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