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
不肯为婚姻负责的男人
 进行过“婚前沟通”的并不多。

 可是婚后毕竟是现实而琐碎的生活,

 不需负责的婚姻,绝无仅有。

 准岳父问未来的女婿:

 “你们不是打算要结婚了吗?到底要在哪一天结婚?”

 “这由令千金决定就好了。”

 “结婚地点选好了吗?”

 “这由岳母大人决定好了。”

 “那——以后你们打算靠什么维持生计?”

 “这一点,就交给岳父大人您处理就好了!”

 思考为什么要结婚的人,总比进入结婚礼堂的人少很多。

 不少男人在结婚数年后总还会对外人叹大气说:“唉呀,想当初不知道为什么要结婚?”对外人才叹气,还算很上道。

 好像他们当初是被婚,情不得已。事实上,当初他们可能想结婚想得发疯,对着爱人指天为誓,单脚跪地,结结巴巴地奉上好生心痛才买下的指环。

 人总是喜欢在婚后才思考,为什么要结婚。婚前老觉得,人嘛,天经地义要结婚,别人都结我怎能不结?

 恋爱谈到不知要谈什么了就结婚,结婚结到无话可说、没什么好玩时就该生小孩子。虽然说是自由恋爱,人类的生命阶段之推展,还是有淡淡的无奈。

 我很怀疑,为什么那些在结婚数年后叹大气“早知道不结婚”的,都是男人呢?他们在婚姻中所承担的责任、所失去的自由,未必比女人多。在两从恋爱到婚姻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几个有趣的现象:一、恋爱时展开主动攻势的虽然多是男人,但恋爱稳定后暗示该结婚的常常是女人。二、不少男人在结婚时,扮演如同上述笑话中那个“无所谓”的角色,一切由能干的另一半张罗,一副无辜的模样;而有的女人认为年龄到了,又无其他男友,不嫁你嫁谁呢?一心想结婚,也不太计较男方态度是否积极,结了婚的状况是否会比现在更好。

 三、男人以为,肯结婚就是负责任,至于婚后他们该多负什么责任呢?他们儿没想到。女人在婚前,也很难理直气壮地发挥颐指气使的本能:“喂!我买菜,菜钱你要出一半!”“我煮菜,你就要洗碗!”进行过“婚前沟通”的并不多。可是婚后毕竟是现实而琐碎的生活,不需负责的婚姻,绝无仅有。

 找借口的男人

 女人对肤浅的借口执不悟,

 真是为了爱吗?我只知道,

 老是有太多借口的男人,

 不会是和你安稳过日子的男人。

 美琪提前结束出差回家后,竟然发现她的先生阿强和一个女人赤身体地躺在上,她自己的衣物抛了一地,她然大怒,但阿强阻止了她的咆哮。

 “你听我解释好吗?”他说:“我看她一个人非常疲倦地坐在路旁,同情她,带她回家。”

 “她很冷,我就给她衣穿——这是你生日时我买给你。你讨厌黄,没穿过,不是吗?”

 “她的牛仔也脏了,所以我也把你买了以后穿不下的牛仔给她。”“…然后,她在离开前问我:你这里还有你老婆不再用的东西吗?所以我…”

 女人常喜欢会哄她的男人。偏偏,会哄她的男人,也会用漂亮的话哄来其他的女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流行用语中,所指的“坏”男人,大概是花言巧语、让女人捉摸不定的男人吧!这样的男人,会哄得女人想怨怨不得、想跑跑不了。

 每一次演讲后,我都会鼓励大家上台分享爱的故事。有一个大学毕业后留美多年的女孩上台说,她的男友离开她两次又回头,第一次的理由是,我对你没有“爱的感觉”了。女人很纳闷,什么是爱的感觉?男人说,大概是一种情吧!女人伤心地看着男人离开。过不久,男人回来要求复合,说,他想清楚了,情也许重要,但有温暖的臂膀给他依靠的感觉也很重要。女人欢喜地与他再续前缘。又过了一两年,男人再度提出分手,理由是“你跟我在一起很不快乐”“我——我很——很快乐啊!”天真的女人张口结舌的说。男人摇头:“不,你不快乐,你为我洗衣服时不快乐,做菜时不快乐,我看得出你跟我在一起不快乐。”一头雾水的女人又看着男人离开。跟上次一样,男人不久又回来,这次是跟她求婚。女人问他,为什么?男人说:“我想清楚了,你不快乐的原因,是你没有安全感,你想要一个承诺。”女人接受了这个理由,决定和他步入礼堂。

 听到这个故事的人,情不自地为她得到的“幸福”鼓掌,我却不能不想到,婚后这个男人,会不会想到“第三个借口”?

 很难说,因为每一次他想分手的理由,都是“因为你…”而不是“因为我…”他是个会找借口、把事琼往女人身上推的男人,聪明的是,他会为借口再找借口,把一切圆回来,如果他愿意。

 女人常因男人的借口把自己得团团转。比如:丈夫有外遇,说太太没吸引力,太太就大费周章的隆拉皮;做自己力不从心,怪老婆身材变形,女人就得上减肥班或买“××缩得妙”整自己;男孩另有对象,不直说,只说:“我现在还不想定下来。”女孩还天真的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实话或许伤人,但借口常使人白跑一圈,更加气愤。你发现真相后质问他为何找借口,他会说:“因为怕伤你的心。”又是义正词严的借口。

 女人对肤浅的借口执不悟,真是为了爱吗?我只知道,老是有太多借口的男人,不会是和你安稳过日子的男人。

 你的王子是个小气鬼

 现代的女人,

 大多愿意和男人一起分担经济责任,

 但即使她赚的钱比男人多。

 她也不会太乐意奉养男人。

 “你今晚要和我共进晚餐吗?”

 “哦,我没事呀,可以…”听到一向不太大方的男友口邀她吃饭,女人又惊又喜。

 “那你可不可以请你妈妈把她常煮的冬瓜排骨汤的排骨炖烂一点?”

 你曾经有非常小气的男朋友吗?如果没有,那你其实没有资格说出“只要有爱倩,一切都可以克服”这样的话。

 爱情常像龙卷风,突如其来,热恋时爱得昏天暗地的晕眩感觉,是一个人一生中能够拥有的少数绝美经验之一。在爱情月期。我们多半不能见微知着,看不到对方的小缺点(有时其实是会扼杀爱情的大缺点),或者看见了,却装看不见。当爱意渐淡,而生活的震频率恢复正常时,才越看他越不顺眼,王子渐渐变成青蛙。

 小气的人不一定穷,小气也并不等于节俭,还有,对女人小气的人未必对自己也小气,有人打麻将一夜万金,却从来舍不得和女友比比掏荷包的速度。

 现代的女人,大多愿意和男人一起分担经济责任,但即使她赚的钱比男人多,她也不会太乐意奉养男人。有能力的男人会对女人说:“你太辛苦了,别工作了吧!我养你。”但至今有能力的女人越多,会对男人说上述的话的人,并没有成比例增加。

 有新男跟我抱怨,这是“女男不平等”没错。

 对方金钱观的可接受与否,也与爱情的长度有密切关系。一些接受“同居”的女子已经发现,两个人住并不一定省钱,男人往往只愿付出自己的花费,或在月中即把薪水花光,其他的,女人得看着办,往往造成女方不悦。如果男人管起“自己赚钱自己花”的女人,指责她浪费,她一样受不了。

 而男人也很少因爱情而改变他花钱的态度,婚后的女人也会因“每次上超级市场都是我掏钱买菜”“让他拿生活费,他总三推四拖”“孩子根本是我在养”而对婚姻万念俱灰。

 女人可以自发的对自己小气,因自觉是个“贤慧的查某人”而沾沾自喜;但不会认为,对她小气的男人是值得她付出的好男人,这一点,到底还是比万有引力更有引力的不灭定律。

 小心轻放,男自尊心

 常见的例子是,

 男人爱上女人的能干,

 但字为“自尊心”的缘故,

 找到一个不能干、也崇拜他的女人,

 与能干的女人说再见。

 男人的“自尊心”依然考验两之间的和平(和谐与平等)相处。

 我听过一个笑话,有关两个中年男子的对话:男子A毫不客气地问男子B:“为什么我们每一次上酒家,你带出场的总是长得最难看的那个阿花,你是不是品味有问题?”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男子B说:“因为,每一次我跟她上,她都会呼口号。”

 “什么口号?”

 “大——王——饶——命,奴——婢——不——敢!”

 某些男人,当女人足以在权力上、经济上和他们平起平坐之后,他们的自尊心显得徘徊而无依。现在仍有不少男人,在他们迈向成功的路上,显然靠过身边女人那一只卖力的手,他们确实心存感激,但也免不了会因感到“衰”危机时,对身边的女人出言不逊:“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以为你很行,是不是?”常见的例子是,男人爱上女人的能干,但又为“自尊心”的缘故,找到一个不能于、但崇拜他的女人,与能干的女人说再见。所以女人害怕,一当上女强人,此生幸福万劫不复。

 当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并不容易,她们必须“实际上很能干,但看来不会太强”或者只能“关起门来才是大将之风”从“凡事务实”的观点来说,一个女人想要获得男人的敬爱和自己的幸福,要有里子又要给他面子。我不只一次听到成功男人的贤内助这样说:“他呀,要我在外头肯让他,他说,关起门来他向我下跪都行!”男人能攀到成功的边还好,万一不能,女人有意无意“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必然削掉他们几片心头

 从前有个汽车广告:男人撞见女友与一男子谈得投机,醋劲大发,结果才发现,女友是买了车当礼物给他转忧为喜,在真实情况中,有这样的例子:男人在女人为他买的车中和女子吵起架来,基于大男人的骨气,男人离开驾驶座,扬长而去,留下没有驾照、但有信用卡金卡可找“免费道路救援”的女友,呆呆的想:“这样我也错了吗?”

 送男人车,不如自己考驾照,让自己成功,也比帮男人不叫人神经紧张,不是吗?至少不需在相处时战战兢兢,怕一不小心又像碰到地雷一样,触及男人最感的自尊心话题。

 现代的男人女人都该明白,没错,自我牺牲比自我完成来得容易,但只有后者会使你获得真正的成就感。否则,你兢兢业业“牺牲”他胼手胝足却没“完成”徒然产生自尊心受损的问题。

 男人到底吃了什么亏?

 如早一个男人结婚,

 只是想将照顾自己的责任和妈妈手中转送给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确实很容易得到天下所有妈妈的遗传——唠叨!

 很多有关婚姻的黑色笑话,我想一定都是男人想出来的,比如:

 有位绅士结婚二十五周年的宴会中,三杯酒下肚之后,和他的律师朋友扭打了起来。众人拉开他,问他,平白无故,为何打人?

 绅士说:“我忽然记得,结婚五周年那天的晚宴上,我偷偷问他,如果我今晚把老婆杀了,我会怎么样?他劝我万万不可,因为杀人要坐二十年的牢,叫我非打消这个主意不可!今晚我想到,如果二十年前我照着自己的意志做的话,今天我就重获自由了。”

 我还看过有人投稿笑话到美国的一本杂志上批评老婆:女人这种动物,她说洗碗、扫地、洗衣服太辛苦,但是你一送她们洗碗机、尘器、洗衣机,她又会抱怨房子太小没地方放!她到底想怎样,还是送她电椅算了!

 不管时代再怎么进化,女进入婚姻后的负担绝不会比婚前少。为了经济,她们得做事业与家庭兼顾的女人;为了家庭,她们也多半是第一顺位会忧心如焚带着孩子看病的人;三代同堂的家庭中,她们甚至还要成为周旋在三代压力中的女人。男人进入婚姻后的相对压力小得多。

 男人到底吃了什么亏?为什么想送老婆一把电椅,想杀了老婆算了?虽然只是玩笑,但这些男抱怨婚姻的笑话,多到了名正言顺的地步。也许你会说,这是因为男人比较有幽默感。

 检视其原因,婚姻中男所受不了的因素无别的:一是失去自由,二是无法忍耐女的抱怨和唠叨。“失去自由”这一项,女失去的更多。抱怨和唠叨,没错,那是大部分女在爱情关系稳定后进步得最快的专长。可是,问题出在哪里?通常抱怨是因为欠缺,心灵的欠缺难以言诠,物质的欠缺较易说出口;唠叨是因自己说的话被忽视,因为对方的冷漠。“有一天我竟发现自己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唠叨的女人,一个钟头内,我叫他把自己的臭袜子放进洗衣机里,说了五次。天哪,只为一只袜子!我忽然明白,我妈为什么那么唠叨!这可不是遗传!”我的一位已婚的高中同学说。

 如果一个男人结婚,只是想将照顾自己的责任从妈妈手中转送给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确实很容易得到天下所有妈妈的遗传——唠叨!

 他到哪里鬼混去?

 当爱情变成官兵抓小偷的游戏,

 也许很“好玩”但爱情到了这个地步,

 必使当初箭的丘比特悔不当初。

 有个女人安慰刚死了丈夫的好友,对新寡的妇人充同情他说:“他不在了,你一定很寂寞吧!晚上会不会失眠?”

 “不会,”妇人叹了口气,回答道:“至少,我还知道他晚上睡在哪里。”

 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女人盘问:“××时候你跑到哪里,我找你找不到?”“你到底跟谁去鬼混?”除了热恋期外,女人要他们一五一十代行踪,一定会引发一场小战事,即使他们并没有去“鬼混”这种正义凛然的质询必定使男人不悦。

 “一副怀疑我、把我当贼的样子,真是令人受不了。”一位机回家为畏途的男人抱怨道:“有的时候真的是加班、和客产谈生意,她干嘛紧迫盯人,好像我不回家吃饭,就是去找别的女人…”

 那么“有的时候”之外的时候呢?男人耸耸肩笑道:“那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难道你没听说过?”

 不只女人盘查男人,有的男人也很爱盘查女人,动不动就以为“你是不是去找老相好?”总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有“绿云罩顶”的危机。

 当爱情变成官兵抓小偷的游戏,也许很“好玩”但爱情到了这个地步,必使当初箭的丘比特悔不当初。

 随时要情人“报告班长”的人,一是没自信,二是占有太强,三是活得没有安全感,四是,以上皆是。

 盘问,未必问出正确答案。我就看过一位男同事,进中式餐厅必定搜集火柴盒,放在西装口袋里,等太太来搜。因为,闹哄哄的中式餐厅绝非“幽会”的好场合。

 聪削的人,是想问而不问,让他自己代。人很奇怪,当爱人不盘问时,你就会觉得,自己似乎有义务要代清楚。稍微掩饰一下“好奇心”有益无害,别学看水晶球的巫婆。

 苦苦问,就算完全掌握他的行踪,爱情也因而铸造了监狱。一个人在狱中当囚犯,一个人在外当狱卒,囚犯与狱卒一样都失去了自由,也都不快乐。这样的天长地久,必定不及格。爱情,若不能质量并重,我们该是重质不重量的吧! M.bBBbXs.Com
上章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