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
婚姻有爱、暴力就会远离吗?
 婚姻暴力问题,

 不在于施暴者不了解“暴力不能解决问题”

 打女人的人,

 通常也不想解决问题,

 他们只想发情绪。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

 是的,没有人怀疑这个道理。

 最近在电视广告上,我们看到一对名恩爱夫出来宣导“让暴力远离婚姻”的社会慈善运动,恳切地呼吁。婚姻暴力问题首次如此被重视、被关切。

 有这样的公益广告,表示女问题越来越被重视了。但是,我还是要在鸡蛋里挑骨头,问道:这样有用吗?看到电视里人家恩爱夫手牵手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那些常常蹲在角落中哭泣的婚姻暴力受害者,究竟又能得到什么安慰呢?是不是只能默默地下钦羡的眼泪?她们如果请施暴的先生一起欣赏广告,告诉他们:“喂,你看,他们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她的另一半就会因此痛改前非吗?

 当我首度看到这个广告词时,非常惊讶!广告要求的不是“一针见血”的必须将极短的秒数做最大的利用吗?怎么好像把针打错了地方?

 婚姻暴力问题,不在于施暴者不了解“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打女人的人,通常也不想解决什么问题,他们只想发情绪。大部分的人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心理出了什么问题?对暴力者而言,打老婆常是一种习惯性的发

 这好像是在一个人被恶犬咬了之后,对那只狗说:喂,你咬人不能解决问题——你忘了应该保护那个被咬的人,应该送受害者去医院打狂犬病疫苗,也应该“整治”一下那只常咬人的恶狗。

 为什么我们不敢告诉被害人说,勇敢跳出那个伤害你的婚姻吧?为什么不告诉她,法律站在你这边呢?为什么不对她说,来,到××来,我们可以保护你,你和你的家人都会安全无虑?

 因为我们的社会除了呼吁,还是只能呼吁,没有具体的设施来保护受妇女。根据目前的法律,一个妇女没被打得很惨的话,她离不了婚,也没有任何机构来保护这“家务事”的受害人;他们也不敢劝离,在传播媒体上劝离,似乎也会冒犯舆论与传统。

 我们温柔地容忍着施暴者,是不是多数人的潜意识里还认为,女人挨打总比离婚好?

 婚姻有爱,暴力就会远离吗?施暴者常在“暴风雨”后两脚跪地说,我很爱你,饶了我吧,你要我怎样都行。但那并不表示,他绝不再犯。他再犯时,又是“情不自,无法控制”请你原谅。婚姻暴力未必出于没有爱。

 社会治安很坏,对妇女不利,没错,但你知道时,台北“宛如”专线从所接到的一千多个求助个案中发现,以暴力伤害妇女的,竟然多半是她们最亲爱的人,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三点五三,其中有五分之三是丈夫施暴。对女人来说,咬人的狗大多养在自己家中。

 有的女人受到恐吓不敢张扬、出走;有的女人受限于“为了孩子忍气声”的传统观念;有的女人拥有一抽屉的验伤单,但未必能离成婚。有心拯救婚姻受妇女,请对症下药吧!当然,受妇女也应该检讨,若有人丢下一个泳留给陷入沙中的你,你也得愿意离开沙才行。

 因为在血案发生之后

 如果我们仍没有对犯罪采取比较进步的制裁,

 一见演“捉放曹”是没用的。

 犯罪者通常在冲动来时,

 失去罪恶感。

 在彭婉如血案发生后,经常搭乘计程车的我,体察到了一些改变。第一,男士们比较愿意劳驾自己载送女士;不然,他们至少会目送女士搭上车,不管该女士长得安不安全、爱不爱国。

 第二是,计程车司机的态度不一样了。

 他们变得比较谦虚。固然之前优良司机就不少,但最近,不优良的司机变少了。

 目前为止,我没有再坐到从照后镜中斜眼瞄人、衣冠不整、随口三字经或开黄腔、问一些私人问题或故意绕远路的计程车。有个司机还看我用钥匙打开门后才慢慢把车开走,让我觉得很感动——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据说,没有加人“无线电叫车”的计程车,生意变得清淡,有几位司机异口同声的说:“真的是,一颗老鼠屎打坏一锅粥!”只有“一颗老鼠屎”吗?

 如果依照台北市和台湾省所公布的数据,台湾的计程车司机,近三分之一有案底——这一锅粥,并不只是受到小小的污染而已。

 也就是说,每搭三次计程车,我几乎就会遇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司机。有些人犯的只是小过小错,我们必须相信,他们已改过自新,但是,那些曾有犯罪前科的——据国外犯罪心理学家所做的统计,这种人再犯率极高,他们仍是不定时炸弹。如果我们仍没有对犯罪采取比较进步的罪恶感。

 事实上,不只是彭婉如命案,还有很多女子因搭计程车遇害,罪犯还没有落网,看样子,似乎也很难落网。

 谁知道,过一阵子,在彭婉如命案平息之后,还会不会有下一个牺牲者?

 前天,搭上某无线电计程车。貌似忠厚的司机说:“最近我们台的生意好极了,都要感谢那个命案啊!我最希望,台北也发生一起差不多的,最好是民意代表或大人物被好杀——我们台就可以一直扩充下去!”

 说者无心,但让人心生悲凄。也许这是玩笑话,但它绝对是毫无人的玩笑话。只为营利而不管他人死活,是不是已经成了台湾“赚吃人”的标识。

 因为在血案发生之后,搭车妇女稍受尊重。我希望,不只是一时“流行”而已。

 CQ

 为生活随时增加一点创意并不难。

 能够将即EQ和CQ融入IQ之中,

 才是高品质的生活。

 从IQ到EQ,台湾人已经慢慢注意到,一个人的成功,个性有很大的影响力。光是聪明或精明,未必让你在这世上如鱼得水。

 听得EQ这个新名词,许多人如梦初醒,原来情绪也有智商,难怪有些人分明聪明但着实令人讨厌,有些人IQ不高但真是讨人喜欢。笨的人也有福了,个性好的话,还可以威鱼翻身呢!

 不过,别高兴得太早。IQ和EQ未必可以分开算,如果你仔细看丹尼尔高曼的《EQ》一书,把前面一大段令人昏昏睡的生理构造解释读完,你就会发现,EQ也可能会遗传。一个人精神上的稳定度,到底与其父母有关,至少与其自幼成长的环境有关。

 EQ高,不只表示一个人在人际关系上长袖善舞而已,其中还包括个人忍耐挫折、调适自我与完成自设目标的能力。强调EQ,可不是为了促进一个充人情冷漠、虚情假义的社会

 IQ与EQ就够了吗?似乎还缺了什么吧!读了在台湾大买二十万本的EQ后,我的。里还是觉得有一点点空虚感。

 CQ!对了,就是它!近来又有一些国外心理学家,提出第三类的“Q”值。应该称它是CreativeIntelligenceQuotient(创造智商)。我觉得在我们在生命中,真正能为我们的生活找到出口的,非CQ莫属。

 我们衣食无缺,大多奋力向上,但缺乏有创意的生活。或许因为,我们并不主张太有创意的教育。我们的学校教育,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很少教我们观察、思考和发挥创造力。CQ固然也与先天有关,我们不可能随意变成一个莫扎特或贝多芬,但为生活随时增加一点创意并不难。能够将EQ和CQ融入IQ之中,才是高品质的生活。

 每一次到国外,看到老师带小学生,以参观博物馆或古迹当成上课,总有无限感叹。难怪人家会有优质的生活环境,与富有美感的生活韵律!孩子的创意可不是在规律与教条中磨出来的。

 CQ,也该被重视了吧!

 别只跟自己的爱情观谈恋爱

 恋爱是一种不得不的本能,

 常常有着你无法理解的理由,

 也总是发生在你没有设防的瞬间,

 让你无法招架,

 也来不及闪躲,

 更想不清该为了什么理由。

 对爱的看法太无知,很容易制造问题,每一个现代人都已经知道,成长、进修、沟通、互相切琢、理性分析很重要。

 我曾看过一个针对台湾年轻人所做的恋爱观分析报告,过半数的适婚男女,都选择了同一个答案,那就是,恋爱是为了共同成长。

 恋爱是为了共同成长吗?这种说法很进化,但未必真实。

 陷人恋爱时是非理性的,不会“为了成长”而谈恋爱。恋爱是一种不得不的本能,常常有着你无法理解的理由。也总是发生在你没有设防的瞬间,让你无法招架,也来不及闪躲,更想不清该为了什么理由。

 不过,这样的调查至少表示,爱人们已经了解,恋爱想谈下去,一定要“互惠”不能够“互毁”

 至于如何持续的保持互惠关系,那真是大不易,尤其是在两人争端兴起时。

 自以为知识分子的我们,目前大多已读过不少有关“两沟通技巧”的书,我们也会背诵“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但面临风波时,理论上的一切,都是说的比唱的好听。

 有一本书叫《爱是动词》,它提出了一个相当有建设的论点:当问题发生时,分析不如起来行动。它也建议,当两关系变质时,相互讨论如何改变行为,比改变对方的认知来得有用,因为一个人的认知和内心世界恒是“本难移”的,不要先行否认他的观点,否则一件芝麻绿豆的小事也会演变成两人世界的大战争。

 不要先谴责对方不关心你。

 不要自以为了解对方的心意,也别以为枕边的人一定明白你的心思。别以自己认可的方式付出爱。

 抱怨时要清楚表达想要对方改变的行为动作,不要只是抱怨。

 学习有建设的赞美。

 轮尊重对方意见,可避免关系陷入进退两难。两关系像跳舞,偶尔你陪他跳一支华尔兹,偶尔他陪你跳一曲探戈。

 被你忽略的音调和音常是争吵的导火线。

 万一对方的行为已有破坏力,而期待他改变已经变成不实际的幻想时,快刀斩麻是必须的。有时,美丽的爱情会变成你只想逃命,你始料未及。

 寻找创伤才能卸去重担。你可以适用某种生命的“仪式”忘去耿耿于怀的旧伤痕。

 维系感情的四大原则是承诺、技巧、道德和幽默感。

 最重要的是,常常给予一点爱。

 爱人们都希望,在爱的同时,减少爱恨纠。别只跟自己的爱情观谈恋爱。

 爱不是用来思考,爱需要行动。爱不只是一个字,爱是温柔互动词。

 幸福,因为要求不高

 幸福的可贵,

 也因为它不会让我们呼之即来,

 挥之即去。

 想要他成你要的样子,

 有技巧的赞美比要求与批评有效得多。

 很早以前就听过人家说:不幸福婚姻有很多种,幸福的婚姻只有一种。

 哪一种?是积极的“互敬互爱”或消极的“互相容忍”这些老生常谈吗?

 这些形容显然都不是那么强而有力,每种形容也不能放之四海皆准的来描述那幸福婚姻的理由。

 最近,我的一位女友提供了一个比较具有说服力的说法。她是一位未三十岁的美丽女子,在事业上相当有成就,已是某家公关公司的高级主管。最令人惊讶的是,她结婚已近七年,个性仍然像阳光一般,她从不刻意做公关,所以只要有她在,大家都很自在。

 一群女人问她,你认为幸福婚姻的理由何在?她自有见地:“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对婚姻要求不高,我找的男人,对我也要求不高,所以到现在,我还能说,结婚真好!”她的一番话,使我恍然大悟:幸福婚姻的理由,难道不是“要求不高”吗?

 从前的夫,容易天长地久,其中欢喜喜到白头的当然与社会风气淳朴有关,但与“要求不高”更有关。女人嫁出去像奖,中了一个还实用的便得感激,虔诚做祝手“遇上了就是了”——我祖母常常这么形容她的婚姻。她那一代的女人,对男人要求确实不高,不嫖不赌、拿钱养家,就是大好男人;那一代的男人,对牵手的要求,何尝不也是媒人说品貌端庄就是了,能煮菜养儿育女就好(虽然,整体说来,过去的男人对女人的要求,还是比女人对男人的要求高)。

 现在的女人,知识水准及经济能力渐提升,怎能要求不高?没有一个女人会再认为,不嫖不赌、拿钱养家就是好丈夫。女人对身高面貌职业品味个性艺术素养、家庭状况、财产、金钱观,乃至男人所开的车的品牌,以及他会不会洗碗,要求都很高。

 虽然幸福是因为“要求不高”但我们并不能要现贷女子开倒车,随随便便把自己送出门。女人已与时代一起进步,即使我们可以开玩笑说,随便啦,没关系,是男的就可以,但事实上,各种条件早已预先输进自己的脑海里。

 一个“值得”爱的人,不可能和我们的要求相距太远,但爱上他之后,是不是可以不要要求太多,让爱口气?

 从这个现点来说“幸福婚姻是因要求不高”才有意义。而“要求不高”应该是男女双方相对的。

 我的女友形容她的幸福婚姻:“他从不要求我做任何家事,不要求我生孩子,除非我愿意”;

 “但我也从不要求他要变成一个有趣的男人,要多体贴…他是个老老实实好男人,但这样的人多半无趣,这是必须忍受的事实——”

 正如一匹马儿能跑,但你不能要求它同时得游泳或飞翔。是的,你也不能要求一只狗像猫一样安安静静,不能要求一只猫看门。每种动物各有它的特,每个人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对身边的爱人要求这么多?

 被要求的人,常得削足适履,他痛苦,你也不好受,被要求的人也常会反击,制造两人世界的紧张空气。

 步入稳定关系前,你大可东抗西挑,找出一个合乎要求的人(固然有时你得边照镜子边挑剔,因为别人也挑你);选定了他,说了“IDo”之后,还是“要求不高”大家容易过日子。否则,越要求幸福,幸福越是远走高飞。幸福的可贵,也因为它不会让我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套一句禅宗的话,它是:不可明白要求,一要求,便错。想要他变成你要的样子,有技巧的赞美比要求与批评有效得多。 m.BBbBxS.coM
上章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