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
你想要学什么
 重要的是学习的心态问题、

 到底有没有学到什么的问题,

 虽然,

 大家考虑的都是“如何进大学”的问题。

 大学联考录取率超过百分之六十!

 老实说,在新人类口中LKK的这一代(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人彻底落伍了),一听到这个数字,再想到自己当初咬碎牙齿和着血到肚子里,拼命挤进窄门的状况,没有人不感叹自己生不逢时!

 有个过去曾经考了几次大学联考才挤进大学的朋友,说了一句很酸但也百分之百正确的话:“哇!考不上比考上还要难。”

 只有百分之四十的人落榜,考不上,确实比考上还要难。

 大学联考已经不算一道窄门,变成一道很宽的门了,但是,这种开大门宾的功用在哪里呢?“由你玩四年”的人数比率绝对没有缩减,念完大学还不知道自己兴趣何在的比比皆是。去年和今年我到台湾大专以上院校演讲,几乎把台湾公私立大学都走了一遍,据我统计,认为自己念错了科系的学生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

 最重要的问题不在于念错科系,而在于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念什么科系,或对什么感兴趣,有的人干脆表示对当人都不感兴趣。

 如果我问的问题是:认为自己有一技之长的请举手——敢举手的人通常不到四分之一。

 我们的教育主管当局大概没有想到吧!

 曾有个高职老师告诉我,现在,大学窄门大开,才真正引导了“升学主义挂帅”过去高职学生们还有心在职业教育中学得一技之长,现在专校不断改制为技术学院,有些班上的升学意愿是百分之百!每个人都希望继续深造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因而就变成大家念大学,升学只有形式上的意义而无实质上的意义,那我们的教育品质显然很不实际。

 大学联考举行的第一天,有教改人士前往教育部靠议,要求让学生二十岁以前,免试、免费升上大学,不要让聪明学生只知死读书、学习力较弱的被牺牲掉。

 我承认,在过去的在联考挂帅的情况下,十二年中小学教育确实把我们变成“讲光抄录音机”和“背多分牌影印机”但让大家免费免试进入大学,情况就会改变吗?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我们在大学里头学些什么?否则,无头苍蝇进了大学,一样是无头苍蝇。

 如果我们在进大学之前还没找到自己的兴趣,进了大学,多数人一样找不到。重要的是学习的心态问题、到底有没有学到什么的问题,虽然,大家考虑的都是“如何进大学”的问题。

 朋友也要懂得拒绝

 内心的声音,

 像和氏璧里包得那块看不见的玉,

 你得花一些力气,

 试很多方法,

 才看得见它的一丝光芒。

 有些问题,看样子是别人的问题,其实是自己的问题。有个大学生为朋友问题大伤脑筋,问我:“虽然我很在意我的朋友,但是有的人常常喜欢找电话聊天或吐苦水,一谈就是几个钟头,这样不但影响我原先安排的计划,也打扰了我的心情,我不知道怎么样拒绝他们,又怕他们觉得我不够朋友,请问我应该怎么做?”

 有这种问题的人,并不只他一个。如果,你也有此类问题,可能要检讨:这并不只是你那些“长舌”朋友的错,你的态度也一定有问题。再好的朋友,都要懂得尊重对方的权益,如果你不跟他聊三小时,他就觉得你不够朋友,这样的友情,大概只能留在“三姑六婆”的层次。

 拒绝,又不给人难堪,是要有技巧的,声东击西是个好方法。你可以以坚定的口气加上客气的口气说:“我X点要做XⅩ,有空再给你回电话。”

 “待会儿我有事要出去。”或表示你在等另一个电话——如果你这时真的不想、或不方便跟他聊那么久的话。

 不必牺牲自己,讨好每个人,是我们在“在意朋友”的同时必须了解的事。过分讨好别人,使你找不到自己,真的道路与做人的原则。我们该对朋友好,但一味讨好朋友而失去自己,迸而感到这样的友谊是一种干扰或伤害的话,恐怕也不是你那些好友所乐意的吧!

 有些问题,看来像是大环境问题,其实还是你的问题。

 又有个大学生问我:“很多人都说念大学一定会有美好的将来。可是天晓得,我每天不是睡觉就是逃课,或是跟一群社团的朋友打聊天,我希望有人能告诉我,大学怎样才能过得有意义?”

 这又是把自己的人生问题,赖给环境的问题,我想,开始感觉自己的生活没意义,就是一种有意义的觉悟。但觉悟归觉悟,如果没有实际行动,是没有用的。

 老实说,我也觉得自己糟蹋了四年大学生活,当初再充实一点,现在英文可以说得更畅,文不会修了两年还在早安、午安,法文也不会说得让法国人听不懂。我现在“悔悟”已经太迟,你还可以有时间觉悟,用行动让大学生活过得充实。

 没有人能告诉你大学生活怎样才有意义,正如没有人能告诉你人生怎样才有意义。每个人的意义不一样,一个人的,是另一个人的毒药。

 我不愿八股的说,大学生要多读书,不过,读书、谈恋爱、学习某些技能,总比睡觉和打强,不是吗?

 大学之道,我认为,在于让自己明白,哪一条是你自己的路?你要成为什么人?你的专长在何处?你只能问自己内心的声音。

 而内心的那个声音,像和氏璧里包得那块看不见的玉,你得花一些力气,试很多方法,才看得见它的一丝光芒。

 谁在助长恶势力

 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收受贿赂到公然勒索,是不是台湾园“养鼠贻意”呢?

 一个漂亮而和善的旅游天堂,

 就这样,

 让几颗老鼠屎打坏一锅粥。

 我习惯自助旅游。不知从几年前开始,每年一定会到巴厘岛,巴厘岛多年来一直在变,但它的子民却一直保持不变的热情与善良的本。可是有一次和“超级旅行家”节目到巴厘岛出外景,却让我觉得痛心,它的热情与善良,是不是也随着“台湾园”的进入而恶化了?

 我第一次看到“贿赂”海关事件,约是在三年前。有个台湾园的领队,在带领专员出关时对大家大喊:“每个人给他们一万(约台币一百二十元),就可以马上出去!”于是专员们纷纷在护照中夹了钱,关员果然是看也没看,就让大家鱼贯而入到候机室去了。那时,收到钱的官员还腼腆的低着头,不敢正视贿赂者。

 今年初到巴厘岛,也在入关时目睹了我前面的那位关员,把几张钞票给他之后,就向背后的十几二十名专员说:不用排队,可以走了,当时正大排长龙,这一列突击队把等候多时的外国佬看得一头雾水。

 从前出关时大概由于我是单身女,又是行李很小的个人旅客,没有受到刁难。但我的一个朋友,却也曾面临到海关“主动”跟他要钱的状况,气得他故意用中文大声说:“我不懂英文,可不可以找人翻译?”该海关才面有难的放行。

 这次到巴厘岛,人多,行李也多,尤其是摄影机。更是成为海关人员的“焦点”即使了解大众传播可能会对该地海关人员形象造成杀伤力,但他们要起钱来的磨功毫不放松,丝毫不怕摄影机!

 出关时我们等了一个小时,因为“照惯例”领队人员被迫和他们杀价。我站在行李检查机附近细看,也看到他们对带着大包小包的欧美旅客巨细靡遗的搜查东西,也非得待他们拿出钱来才放行,我们出关后,他们也检查了一个小时,说摄影机型号不符,等当地承包旅行社老板来“打赏”后,才让他们出关。

 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收受贿赂到公然勒索,是不是台湾区“养鼠贻患”呢?一个漂亮而和善的旅游天堂,就这样,让几颗老鼠屎打坏一锅粥。

 东南亚各国海关,比巴厘岛恶形恶状者不胜枚举,某些台湾区“有钱能使鬼椎磨”的精神,是难辞其咎的。

 请不要为一时方便,使所有台湾人和全世界游客都成肥羊!

 是我们在助长恶势力,我的心很难不隐隐作痛。

 别先欺骗自己

 我们是否也如那富人。

 在神面前、在我们所信仰的宗教、

 在我们所恐惧的怪力神面前,

 捧着一张脸,

 而在面对生活的时候又拿另一张脸呢?

 那么多所谓神在台湾自创派别、纵横天下,实在让人对台湾人整体的精神面貌问题担心,不过,也别过分沮丧。看看我们旁边的日本吧!曾经一个看来脑肠肥的中年人,一脸毫无神气的俗相,也能够吸引大批信徒,还能使其中几个敢死队去地下铁放毒气,嘿,我们也不见得蠢到哪里去。

 多少善事借宗教之名而行,多少恶事也假宗教之名而行。天底下多少宗教,谁说的才是真理?我们这些虔诚膜拜、献金持戒吃斋的人,谁是真正的信徒?

 我记得托尔斯泰写过一个小故事:他在天未亮前进入一个小教堂,很惊讶地发现,他们镇上最为富不仁的人在那里祈祷。托尔斯泰听到那富人在向神坦白他的罪鄂,他如何悔于掠夺别人,如何对子不忠,如何与他人之有染。他越靠近那富人,富人越是起劲的恳求神的原谅,泪腮。

 忽然间天亮了,富人发现了托尔斯泰,很生气地对他说:“你给我记住,这是我对神说的,不是对你说的,如果你敢把这事告诉别人,我就把你揪进法庭,告你诽谤!”…

 我们是否也如那富人,在神面前,在我们所信仰的宗教,在我们所恐惧的怪力神面前,捧着一张脸,而在面对生活的时候又拿另一张脸呢?如果我们初一、十五吃斋,或每个星期天进教堂,向神父忏悔,其他的日子还一肚子坏水、自行其事,那我们的宗教,只是自己所创造出来的避风港,是幻象,也是欺骗,我们没有资格称自己为信徒。

 由于我们已经先行自欺,神自可“风行草偃”地行骗。所以,几张显相照片,也可以让成千上万的人团团转。钱嘛,当然不算什么罗?!因为我们只想当个“容易”信徒,不想太费力。

 前不久,我刚从澳洲回来,照片冲洗出来,竟然有道道霞光(因为底对不小心沾了水的缘故),我是不是也可以成立一个显相馆?更何况,以我读过的哲学书籍,以及编故事的能力,所能综合的东西,啊,实在太多了。

 我们在别人企图欺骗自己之前,常先自己欺骗自己。

 迷信=贪+懒

 利用人中的贪,

 就能制造大家的愚。

 神们的惯用伎俩其实很简单。

 贪加上懒,

 我们以为捐钱就可以保平安。

 从宋七力事件之后,台湾地区所有神开始惴惴不安了。不断有人鼓起勇气来检举,按铃申告,看来这些锦衣玉食、出入皆有名车的神在今年真是遭了殃。神或许从此不再那么嚣张,但这个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神真的那么罪大恶极吗?看来顶多是犯了欺诈罪。从各方报道来看,他们并没有用什么强迫举动、暴力行为,也没使用药控制大批信徒,他们用来招致大批“善男信女”的,不过是一些令人发笑的小骗术而已,比如合成照片、暇疵照片,还有一些浅的“人生哲理”可是,在没有人大声疾呼之前,人人都看似心甘情愿地上当。骗人的人看来不聪明,被骗的人岂不更傻。

 这些事件至少透两个大问题,一是我们的科学教育失败:现代人无论受了多么高等的教育,到底和数十年前崇拜“八七水灾观间显相图”的愚夫愚妇一样,在科学上没有任何长进;第二是我们的精神教育失败:我们动不动就会上当,只要听到有人说什么灵验、什么流行,就一窝蜂去跟。几年前曾有奇妙宗教流行,我的记者朋友曾目睹不少工商巨子在大清早起来烧钞票做法。

 还有一阵子盛行祭“婴灵”每个觉得自己做过亏心事的人就花大把钞票买平安,事业婚姻失败就花五千一万算命摸骨。凡此迷信,不胜枚举,似乎偏差之毒老早深入中国人血

 我们没考证过老虎一年只发一次,仍深信吃虎鞭可以壮;如此这般,当然一个脸上毫无智慧的人能够诈财数亿。记往,他可没真正有能力骗你,是你的无知骗了自己。

 这跟现代人继续上金光的当一样,金光并无神通,最大的魂术不过在利用人们自己的贪心,使人财心窍,谁劝也不听。

 利用人中的贪,就能制造大家的愚。神们的惯用伎俩其实很简单。贪加上懒,我们以为捐钱就可保平安。诚然世上有很多人智所不能及的奥秘,但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了解或回避。

 如果宋七刀是欺诈,那“一九九五闰八月”的作者诈不诈欺?你说呢?殊途同归,他们都捞了令人眼红的一海票,不是吗?

 爱情也是一种Shopping

 可以看出他和你的将来。

 Shopping是很好的爱情试纸。

 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一幅画面:祖母和已故的祖父很久以前“逛街出游”的情景。他们是受日本教育的世代,所以我的祖父总是两手空空、抬头走前面,我的祖母则大包小包、气吁吁地走后面。这种逛街状况,到我父亲这一代,局势已经逆转了。

 从人类的行为,可以看出内在的意识。我爷爷无可置疑的是个日本大男人主义的遵循者,我则是奉献牺牲的旧时代女典型。我父亲是个归国的留美学人,稍微受过“新男”的洗礼。

 我一直相信,观察一个男人和你逛街的行为,可以看出他和你的将来。shopping是很好的爱情试纸。

 如果一个男人不肯帮你拎大包小包,别指望他在热恋过后还会对你无微不至。

 如果他叨叨不休干涉你买这买那,别相信将来他会尊重你的自由。

 如果他答应陪你却又表现得非常不耐烦,他可以是一个里外不一的人。要么他干脆说对逛街没兴趣,跟你约待会儿见。

 如果他也爱逛街,你陪他逛男装店时他如鱼得水,他陪你逛女装店时则企图敷衍催促,使你很尴尬,保证他是个自私自利,爱你只因为你对他有利的男人。

 如果他想要你掏包帮他买东西,或跟你借钱买东西可是总忘了还,我想将来你们的冲突一定出在金钱上;他必是赖皮鬼。这种状况在现实生活中常常发生,可惜女孩子们常常告诉自己爱情比面包重要,没关系,殊不知金钱观是会影响爱情前途的。

 忙于“血拼”时,也可以让血拼帮你判断一个男人的品质。女人只靠言语不断问:“你爱不爱我?”得到的只是表面的承诺,不如带他逛街观察观察。

 但,我还是要替男人补充一句公道话,每一次逛街都要男人陪的女人——没主见,而且很烦人。 M.bbBBxs.COm
上章 吴淡如散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