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1)
 坑地

 阵亡战士纪念碑四周长満了玫瑰。这是一片茂密的灌木林。杂乱丛生,小草透不过气来。白色的小花开着,像纸一样卷起。花儿簌簌作响。天色破晓,就快天亮了。

 每天早上独自穿过马路去往磨坊的路上,温迪施数着一天的时光。在纪念碑前,他数着年头。每当自行车过了纪念碑后的第一棵杨树,他数着天数,从那儿他骑向同一个坑地。夜晚,每当温迪施锁上磨坊,他又数上一遍年头和天数。

 他远远地看着小小的白玫瑰、阵亡战士纪念碑和杨树。雾天骑车时,玫瑰的白色、石头的白色在他眼前浓密成一团。温迪施骑车穿过去。温迪施的脸的,他一直骑到那儿。玫瑰丛两次出光秃秃的刺儿,下面的杂草一片锈。杨树也有两次变得光秃秃的,树干几乎要枯朽。有两次路上覆盖着雪。

 在阵亡战士纪念碑前他数了两年,在杨树前的坑地他数了两百二十一天。

 每天,温迪施在坑地一路颠簸时,他都在想:“尽头到了。”自从温迪施打算移民,他在村子里处处看到尽头。还有对于那些打算留下的人来说停滞的时间。温迪施看到,守夜人留在那儿,尽头之外。

 温迪施数了两百二十一天,坑地让他颠簸后,他第一次下了车。他将自行车靠在杨树旁。他的脚步声很重。野鸽子从教堂花园里扑扑飞出。它们就像光线一样灰暗。只有喧闹声显出它们的不同。

 温迪施画了个十字。门把手是的,黏上了温迪施的手。教堂门是锁上的。圣安东尼站在墙后,手里拿着一朵白百合和一本褐色的书。他被锁起来了。

 温迪施感觉很冷。他俯视着马路。马路尽头,草地一直延伸到村庄里。尽头那儿一个男人在走路。那个男人就像一条黑线走进植物世界。起伏的草地将他托起到地面上。田蛙

 磨坊沉默无声。墙壁沉默,天花板沉默,齿轮也沉默。温迪施按下开关,然后灭了灯。黑夜罩住齿轮。昏暗的空气呑噬了面粉灰、苍蝇和袋子。

 守夜人坐在磨坊的板凳上。他在‮觉睡‬。嘴张着。他的狗在板凳下闪亮着眼睛。

 温迪施双手抬着袋子,双膝托着。他将袋子靠在磨坊墙边。狗看着,打了个哈欠。白色的牙就像一道裂

 钥匙在磨坊门的锁孔里转动。锁扣在温迪施的手指间咔嚓作响。温迪施数着数。温迪施听见他的太阳突突地跳,他想:“我的脑袋就是一只钟。”他将钥匙进包里。狗叫唤起来。“我会上紧发条,直到弹簧断了。”温迪施大声说。

 守夜人把帽子庒在额头上。他睁开眼,打了个哈欠。“值勤的士兵。”他说。

 温迪施走向磨坊旁的池塘。岸边立着个草垛。在池塘的水中倒影成一块深的污斑。污斑到深处,好像漏斗。温迪施从稻草中拉出自行车。

 “是稻草里的一只老鼠。”守夜人说。温迪施把坐垫那儿的草茎拾掇下来。他把草茎扔进水里。“我看到了它,”他说“它落入了水中。”草茎像头发般游散开,卷起小小的漩涡。深的漏斗游动起来。温迪施盯着它动的画面。

 守夜人踹了下狗肚子。狗哀嚎起来。温迪施望着漏斗里面,听见水下的哀嚎。“黑夜真长。”守夜人说。温迪施向后退了一步。离开岸边。他看着草垛离开了水岸。静止的画面。很安静。和漏斗没有任何关系。很亮。比黑夜要亮。

 报纸刷刷作响。守夜人说:“我的胃空了。”他取出熏和面包。刀在他手里闪闪发光。他咀嚼着。他用刀刃在手腕那儿挠庠。

 温迪施把自行车推过来。他抬头看着月亮。守夜人一边咀嚼一边轻轻地说:“人是世界上的一只大野。”温迪施抬起袋子放到自行车上。“人很強壮,”他说“比畜生要壮。”报纸有一个角被吹起。风像一只手硬拽着它。守夜人把刀子放在板凳上。“我睡了一会儿。”他说。温迪施已经朝自行车俯下身。他抬起头。“我吵醒了你。”他说。“不是你,”守夜人说“我老婆把我吵醒的。”他掸了掸上衣上的面包屑。“我知道的,”他说“我不能‮觉睡‬。月亮很大。我梦见了干巴巴的田蛙。我累死了。我没法去‮觉睡‬。上躺着田蛙。我和老婆说了话。田蛙用我老婆的眼睛看着我。它梳着我老婆的辫子。它穿着她的睡衣,一直滑到肚子上。我说,盖好自己,你的‮腿大‬皱巴巴的。我对我老婆说的。田蛙把睡衣拉到‮腿大‬上。我坐到边的椅子上。田蛙用我老婆的嘴微笑。椅子咯吱咯吱响,它说。椅子没有咯吱咯吱响。田蛙把我老婆的辫子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辫子和睡衣一样长。我说,你的头发长长了。田蛙抬起头叫道,你喝醉了,马上就要从椅子上摔下来。”

 月亮上有一块红色的云斑。温迪施靠在磨坊的墙边。“人很蠢,”守夜人说“还总是乐意宽恕。”狗咬着一块皮。“我已经宽恕了她的一切,”守夜人说“我宽恕了她的面包师,我宽恕了她在城里治疗。”他用指尖在刀刃上划来划去。“整个村子都在笑话我。”温迪施叹了口气。“我没法再看着她的眼睛,”守夜人说道“只有一点,因为她死得太快了,好像她从未记挂过任何人。这点我没宽恕她。”

 “上帝知道,”温迪施说“她们有什么用,女人们。”守夜人耸了耸肩。“不是为我们,”他说“不是为我,不是为你。我不知道为谁。”守夜人‮摩抚‬着狗。“还有女儿们,”温迪施说“上帝知道,她们也将成为女人。”

 自行车上落下一片阴影,投在草地上。“我女儿,”温迪施说,他在脑子里掂量着话的分量“我的阿玛莉也不再是少女了。”守夜人看着红色的云斑。“我女儿的小腿肚就跟甜瓜一样,”温迪施说“就像你说的,我没法再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块阴影。”狗转过头来。“眼睛撒谎,”守夜人说“小腿肚不撒谎。”他把两只鞋分开。“盯着看你女儿怎么走路,”他说“如果她的鞋尖在走路时向一边歪,那就说明已经发生过了。”

 守夜人在手上转着他的帽子。狗躺在那看着。温迪施不做声。“降水了。面粉要了,”守夜人说“村长会生气的。”

 池塘上一只鸟儿扑打着翅膀。缓慢地、笔直地,像贴着一条线。紧贴着水面。好像那儿是地面。温迪施盯着它。“像只猫。”他说。“是一只猫头鹰。”守夜人说。他把手放在嘴上。“老克罗讷家的灯已经亮了三个晚上。”温迪施推起自行车。“她不会死的,”他说“猫头鹰没有落在屋顶上。”

 温迪施走过草地,望着月亮。“我告诉你,温迪施,”守夜人喊道“女人们撒谎。”针

 木匠家里灯还亮着。温迪施站着没动。窗户玻璃闪闪发光。映着马路。映着树木。画面透过窗帘,穿过花边上下垂的花束‮入进‬房间。在陶瓷炉旁的墙边靠着一个棺材盖。它正等着那位老克罗讷死亡。盖子上已经写上了她的名字。房间里尽管摆放着家具但感觉空,因为房间很亮。

 木匠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桌子。他老婆站在他面前。她穿着件条纹睡衣,手上拿着一针。针上穿着灰色的线。木匠张开的食指向他老婆伸过去。她用针尖给他挑里的木屑。食指出血了。木匠菗回了手指。女人让针掉了下来。她垂下眼帘,笑了起来。木匠的手从睡衣下面抓住她。睡衣向上滑动。条纹波动。木匠血的手指抓向他老婆的Rx房。Rx房很大,颤抖着。灰色的线挂在椅腿上。针尖向下摇晃着。

 棺材盖旁就是。枕头是锦缎的,上面的斑点大大小小。空着。单是白色的,被子也是白色的。 M.bbBbxs.COm
上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