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2)
 猫头鹰从窗户旁飞过。它在玻璃里飞着,像一扇窗扇那么长。它在飞行中颤动。灯光歪歪斜斜地落下,猫头鹰变成了两只。

 女人在桌前弯着来来回回。木匠把手伸向她的两腿间。女人看见挂着的针。她用手去抓。线摇晃着。女人让她的手在自己身上滑下去。她闭上眼睛。张开嘴。木匠拖着她的手腕到边。他把子扔到椅子上。內好像白色的布头伸进腿里。女人伸直‮腿大‬,然后弯起膝盖。她的肚子好像一团生面。她的两条腿竖着,好像单上白色的窗户框。

 上方挂着一幅黑框画。木匠的母亲系着头巾靠在她丈夫的帽檐边。玻璃上有块污渍。污点就在她的下巴那儿。她从画里微笑着。她濒死地微笑着。一年都不到,她就笑着进了墙挨着墙的房间。

 水井边轮子在转动。因为月亮很大,要喝水。因为风挂在轮辐里。袋子了。它就像一个‮觉睡‬的人般挂在后轮上。“袋子好像一个死人,”温迪施想“吊在我后面。”

 温迪施感觉到‮腿大‬旁直、僵硬的那个玩意儿。

 “木匠的母亲,”温迪施想“已经凉了。”白色大丽花

 木匠的母亲在八月的暑热中曾用水桶将一个大甜瓜吊入水井里。水桶四周掀起水波。水围着绿色的瓜皮咕嘟咕嘟作响。水冰凉着甜瓜。

 木匠的母亲拿着一把大刀走进园子。园子的路是一条沟槽。生菜疯长。叶子被梗茎里长出来的白色啂粘住。木匠的母亲拿着刀走过沟槽。园子尽头、篱笆开始的地方,开着一朵白色的大丽花。大丽花一直长到她肩膀。木匠的母亲嗅着大丽花。她嗅了很长时间白色的叶子。她昅进大丽花的气息。她额头,朝院子望去。

 木匠的母亲用大刀割下了白色的大丽花。

 “甜瓜只是个借口,”木匠在葬礼后说道“大丽花是她的厄运。”木匠的女邻居说:“大丽花是一张脸。”

 “今年夏天天气太干了,”木匠的母亲说“大丽花的叶片全都是白色,卷曲着。花儿开得很大,还从未有大丽花开过这么大。这个夏天没有风,花儿没有掉落。大丽花早该结束生命,但它却不能凋零。”

 “这无法忍受,”木匠说“没人能忍受。”

 没人知道,木匠的母亲拿割下的大丽花做什么。她没把花带回房子里。她没把花放到屋子里。大丽花也不在园子里。

 “她从园子里走了出去。她手上拿着那把大刀。”木匠说。“她的眼睛里有些大丽花的影子。眼白干干的。”

 “有可能,”木匠说“她等着甜瓜时,把大丽花掰碎了。她把花放在手上掰碎的。没有花叶散落在地上。园子好像一间屋子似的。”

 “我认为,”木匠说“她用那把大刀在地里挖出了一个。她把大丽花埋了起来。”

 那天黄昏时分,木匠的母亲把水桶从井里提上来。她把瓜抱到厨房桌上。她用刀尖扎进绿色的瓜皮。她转着圈活动拿着大刀的手臂,将瓜从中间剖开。甜瓜裂开了。垂死的呼噜闷声。甜瓜在水井里,在厨房的桌子上都还是有生命的,直到被剖成两半。

 木匠的母亲已经把眼睛张开了。因为她的眼睛和大丽花一样干燥,不能张大了。果汁从刀锋上滴下来。她的眼睛眯眯地仇视着红色的瓜。黑色的瓜子好像梳子的齿重叠生长在一起。

 木匠的母亲并没有把瓜切成片。她把剖开的两半放在自己面前。她用刀尖把红色的瓜挖出来。“她有一双最贪婪的眼睛,我从未见过比它们更贪婪的了。”木匠说。

 红色的水滴到了桌子上。从嘴角滴下来。从胳膊肘旁滴下来。甜瓜红色的水沾在了地板上。

 “我母亲从未这么白这么冷,”木匠说“她吃完说道:别这么看我,别看我的嘴。”她把瓜子吐到桌上。

 “我移开了目光。我没有从厨房走出去。我怕看到甜瓜,”木匠说“我从窗户向外望着街道,一个陌生男人经过。他走得很快,在自言自语。我听到身后母亲怎样用刀挖甜瓜,怎样咀嚼,怎样呑咽。我说,妈妈,别再吃了。我没有看她。”

 木匠的母亲举起手来。“她大喊大叫,我看着她,因为她的声音太大了。”木匠说。“她用那把刀挖着。这不是夏天,你不是人,她这么喊着。我头脑发。五脏六腑都在燃烧。这是个夏天,它把多年的热火都投出来。只有甜瓜让我清凉。”纫机

 石子路狭长,高低不平。猫头鹰在树林后叫唤。它在寻找一个屋顶。房子上披着白色的、淌下来的石灰。

 温迪施感觉到肚脐下他僵硬的那玩意儿。风敲打着木头。它在纫。风在给大地个袋子。

 温迪施听到他老婆的声音。她说:“没有人。”每天晚上当温迪施在上冲着她那边呼昅时,她都要说“没有人”她子宮切除已经两年了。“医生噤止这样,”她说“我不能让我的膀胱受‮磨折‬,就因为这多么适合你。” M.bBBbXs.coM
上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