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
独腿旅行的人(5)
 他吻了一下伊莲娜。

 施特凡拎箱子的时候,伊莲娜看了他一眼。

 伊莲娜看着施特凡的眼睛,后者把头转开。

 伊莲娜从另一个国家就见识过这种逃避的眼神。是害羞。

 当人们在到达大厅大声说话的时候,他们的喉咙里还蔵着另一个人。伊莲娜对这喉咙里的另一个人很熟悉。

 由于外地人总是把熟悉的人蔵在喉咙里,所以他们就不是完全的陌生人。他们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伊莲娜想要重复施特凡的最后一句话,可她已经想不起来了。嘴动打扰了听觉。

 模仿比发明要难。四窗帘晃动。

 窗帘晃动,尽管窗户关了,并且没人从门那儿走进来。

 那是一袭白色的飘窗窗帘,就像那种热闹房间里挂着的廉价窗帘。

 这里是一间办公室,在城市尽头,树冠之上。这里,是临时难民营的办公室。

 您肯定已经发觉了,‮员官‬说,您现在在联邦情报局。这不算什么秘密了。

 全世界的办公室都一样,伊莲娜说。像您这样的人,身份并不写在脸上。您还什么都没问呢。

 他的椅子咯吱作响。

 您在入境以前是否跟当地的情报部门打过交道?

 不是我跟他们,而是他们跟我。这是两码事。伊莲娜说。

 ‮员官‬穿一件深西服,伊莲娜在另一个国家就见过的,介于褐色和灰色之间。只有影子才有这种颜色。而那种蓝白色,也只有属于影子的衬衫才有。

 请您暂时把甄别工作交给我们。我总归是靠这个吃饭的。

 就连头部的姿态,侧着的半张脸,有一点朝下,伊莲娜都认得。下巴总是紧扣在肩膀上,说话的时候碰不着肩膀。

 ‮员官‬把一个胳膊肘杵在桌子上。桌上放着各种脸形,‮服衣‬的类别有:邋遢的,运动款的,时髦的,高贵的,类似制服的。

 伊莲娜说出了五个名字,描述了五个人。

 ‮员官‬在筛选。剩下的只不过是一堆模棱两可的遭遇。在他眼里,这就是伊莲娜的生活:在监视下生活三十年。这个人用目光搜索着,他知道什么啊?他知道车停向路沿儿的声音,认得城市里桥梁的回响,公园里树叶的边缘吗?他知道狗饿得没什么力气,左摇右晃,到处串,在垃圾桶旁扎堆儿,顶着曰头汪汪叫吗?它们跟他的西装是同一个颜色。它们也是影子。指甲?耳垂儿?‮员官‬问。

 跟这些没关,伊莲娜说。

 您再想想。

 ‮员官‬摇‮头摇‬。他的脸帮了伊莲娜的忙。她看着他的脸,说她都看见了什么。

 请注意一下折叠纸上的规定。

 他把下巴托在手上。

 扁平的额头,胖乎乎的手,‮服衣‬跟您的一样,伊莲娜说。

 他相应地画叉。

 您是否想过颠覆‮府政‬?没有。

 汽车呼啸着驶向远方,驶出了城。

 我属于没法归类的那种人,伊莲娜想。领导人误入歧途。这是另一个国家的常用语。她是说,不经大脑,一条路走到黑。

 外边变天了。透过窗帘之间的隙,看得见云在动。

 ‮员官‬把伊莲娜送到了门口:

 如果您的确有任务在身,随时恭候。我没有恶意。

 他的手碰到门把手时,窗帘动了。

 门动的时候,窗帘没有动。

 一天已经过了一半。整整一个下午了。

 空气很凉。伊莲娜那双小眼睛看着城市的霓虹灯字,望向忽明忽暗的十字街口隧道,望向不知方向的短街。

 伊莲娜痴笑着,把胳膊紧紧庒在前,在人行道的最外边缩紧身子走着。

 她脑袋里正想着别的事情。假如早知道事情是这样,她完全不会像刚才那么做。

 临时难民营里已经没有位子了。伊莲娜住在弗洛腾街上的政治难民营。弗洛腾街是一条死胡同。

 街的这一边是铁路路基,另一边是难民营。弗洛腾街有大港口劳作的艰苦和铁一样的強度,还是那种在水影里力度加倍的铁。路基上横陈的铁轨已经生锈。盘错节的树将枝条延伸到地上,围绕着树干。上面光秃秃,下面长満了叶子。根本没有树,也没有树丛。难民营是一个砖房,有三层楼。因为是红色的砖,所以看上去过高了。楼的一半归‮察警‬局,另一半是难民营。一张,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烧水壶,一个铁柜子。窗边有吊车和混凝土预制构件,颤颤悠悠的。伊莲娜喝牛的时候,工地的声音就把房间呑没了。弗洛腾街上的人走路没有动静。弗洛腾街上的脸是跟老照片一样的颜色。尽管他们脸色很暗,但颧骨的凹陷处看上去却惨白,又或者恰好是他们脸色太暗使然。弗洛腾街上的‮服衣‬都是捐来的。脖子和肩膀之间的布都裂开了口子。伊莲娜认得超市箱子里的便宜鞋。她看见男人和女人拥挤着冲向箱子。小孩儿也夹在里面,想把他们的妈妈和爸爸拽走。孩子们在哭。伊莲娜看见男人和女人怎样找到一只适合自己的鞋,他们怎样一只手把它高举在头上,另一只手还在散的鞋堆里继续扒拉着。这种从一只鞋到另一只鞋之间的距离一直都在。距离从背后生长出来,包裹住肩膀。即便在他们的眼睛里,也存在着这样一种距离。即便在以后,当弗洛腾街上不再有难民走来走去,当他们去邮局,当他们从城市的荒凉一角打电话的声音过大,当他们在卡片上写下生的记号寄给另一个国家。城铁从难民营后面驶过。天空垂直竖在那儿,庒向睫。由于施工,向上走的过道被木板墙围了起来,墙上涂鸦成片,墙面坑坑洼洼。站台上有风,下面是墙。

 光线刺眼,雾气冰冷。

 伊莲娜朝下面的难民营看了一眼,朝上看了一眼路基和静静的铁轨,又朝下看了一眼围墙。

 这分明是个为犯罪而设计的舞台布景。

 一个穿制服的男人拿着通讯设备沿着铁路走。他用目光丈量着寂静,对着设备讲话。讲话的时候,那个设备离嘴非常近。他的步调很有规律,感觉不到雾气的干扰。

 穿制服的男人是这出戏里的第一个人物。 M.bbBBxs.COm
上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