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3章
 小琳在哪儿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叶凡有点懵了。什么帅哥?什么孩子?她迷茫地接过小琳手里的纸袋掏出来一看,首先看到的是贴在礼盒外面的便利贴。淡蓝色地纸面上用黑色的钢笔写着一行字…

 “叶小姐:上次的事真对不起,小小补偿,希望你能收下,祝你生活愉快。”署名是“段亦风”短短一行字,立刻让叶凡在脑海中联想到了那个人,那个男人有着和他的字同样的性格,遒劲有力却不显张扬,无时无刻不给人一种温润沉稳的感觉,原来他的名字叫段亦风?比段正淳可好听多了。

 “这位段先生的儿子上次不小心坏了我的东西,所以才来送礼道歉的,你没事别瞎想!拜托思想纯洁一点!”

 拿着段亦风写给她的那张纸条,叶凡底气十足地在小林面前吆喝,与此同时她也在心里暗暗地松口气,幸亏他细心地在外面贴了一张纸条,要不然以自己的性格,冒冒失失地把东西在同事面前拆开来,发现是条丝袜的话,指不定怎么被人在背后说闲话呢。

 “什么呀,我还以为有八卦呢!”小琳显得有些失望“那我看他还在外面坐那么久,以为是说好了在等你的呢…”“他还在?”叶凡有些惊讶。“当然啦,跟他儿子两个人,都在亲子阅览室坐了好几个小时了。”

 小琳努努嘴,给叶凡指了个方向。叶凡走到亲子阅览室门口的时候,看见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窗口旁边的桌子上相对而坐,小豆丁正低头在看着一本书,段亦风就坐在他对面,一手托着下巴,安静地注视着儿子看书。

 阳光从他对面的窗子里洒进来,洒在他勾着弧度的角上,一下子就撞进了叶凡的心里。那一刻,时间好像停止了走动,窗外的合树上冒出新的枝芽,细小的微粒在阳光里淌,孩子的嬉笑声传进阅览室里,风吹进窗子里掀起书页的一角…

 有时候,人会因为一些微小的细节怦然心动。你会注意到平时不去留意的细节,你的眼里会充他的微笑、他专注的目光,他低头的瞬间,他扬眉的弧度…唯独忘了,自己的呼吸。

 小豆丁第一个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叶凡,朝她挥手。“爸爸,是那个阿姨!”段亦风转过头,朝叶凡笑了笑,又回头示意儿子继续看书,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叶凡走了过来。

 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一步步走向自己,叶凡忽然觉得有些眩晕,双脚很沉,动不了分毫。“叶小姐,我刚才去找过你,办公室的人说你今天休息,我还以为遇不上你。”

 “我…我有点事…回来一下…就走…”叶凡发现自己开始语无伦次,心一直在怦怦直跳,脸上很烫,就连耳朵尖都在发热。

 “东西拿到了吗?”他说话的时候有个特点,目光始终是很认真地停留在对方身上的。可礼貌的举动却让叶凡感到自己快窒息了,急忙撇开眼,眼神四处游走:“拿…拿到了…”

 “叶小姐,你脸很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完了完了!被看出来了!“天…天很热,我走了很久的路,所以有点…有点中暑!”

 这话说完,叶凡就想自己嘴巴子,才四月初,你中暑啊?拜托找个好一点借口啊!果然,对方忽然沉默了。一定是被看出什么来了,叶凡觉得耳边有面鼓在咚咚咚地敲,好像眼睛一闭就会晕过去似地,一面在心里直骂自己紧张个,一面却抑制不住的脸红心跳。

 终于,段亦风开口了:“叶小姐,你看上去真的不太好,我送你去医院吧。”啊?叶凡登时脑袋当机了。就在这个时候,段亦风已经招手叫儿子过来了“小誉,阿姨生病了,我们要送她去医院,你陪阿姨去门口等,爸爸去开车,好不好?”

 “好!”小豆丁乖乖地点头,像模像样地过来拉住叶凡地一只手,抬头认真道“阿姨,你扶着我,不要摔倒哦。”

 “…”这下,叶凡觉得自己真的要倒了。***人一旦选择了说谎,就不得不说第二个谎言去圆自己前面那个谎言,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谎越说越多,无法收场。

 比如叶凡现在就是血淋淋、活生生地例子,因为随口一句中暑,竟然迫不得已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架着往医院赶。医院。听到这个词儿,叶凡觉得自己没病都能晕过去,她打小就恐怖医院里那股消毒水的味道,看到针头两腿发软,一见血整个人都瘫了、

 还记得大学那会儿,她妈深刻地觉得她这样很不好,下令让她没事多去医院献献血,锻炼一下自己。于是她咬着牙去报名献了两次血,可每次去都是血没献,人先晕了,可怜医院还倒贴了200cc血给她。

 等到第三次她再去医院的时候,就连医生都看不下去,哭丧着脸求她:“同学,拜托你别来献血了,我们血库的血不够你用啊!”以至于那段时间同班同学还给她封了个头衔,叫做“血库杀手”医院强大的血库见了她都要抖三抖,别说是人了。到了医院,挂了号,叶凡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冒冷汗,实在抗不下去了,只好摊牌。

 “段先生,我刚才是骗你的,我没病,我只是…只是…”我只是看到你有点晕这个理由太瞎了吧?叶凡都快急哭了。

 “叶小姐,你别紧张,医生只是看看而已。”“对啊,我都不怕打针,阿姨你不要怕嘛!我和爸爸都会陪你的!”小豆丁在旁边一副小大人的口吻。叶凡简直哭笑不得,在心里默默呐喊:我不是怕,我是真没病啊!

 “下一个!”医生已经在里面叫她了。叶凡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一坐下就不停跟医生解释:“医生,我没病,我还是回去吧。”

 “什么没病?”那老医生白了她一眼“来医院的,哪个没有病?你看看你,浑身发冷,明显流汗,还有水现象,你啊,中暑了!”

 啊?叶凡囧了,这个…不会她乌鸦嘴,真给说中了吧?经过医生的诊断,证明段亦风看得果然没错,叶凡是真的中暑了。至于中暑的原因,除了天气热,被那相亲男在太阳底下拖着走了三条街,还有闷着排队买票之外,最重要的当然是平时缺乏锻炼,体力跟不上造成的。

 只不过叶凡当时感觉混淆,以为自己是看段亦风看晕的,完全没想到自己其实是中了暑。能把中暑和对一个人的感觉混淆起来,古今中外估计也就她一个人。知道这是中暑之后,叶凡顿时轻松了不少。原来自己这不是意啊?太好了,人家都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要是她一时控制不住,被她那个看琼瑶戏走火入魔的老妈知道,非打断她狗腿不可。

 我亲爱的狗腿啊,你总算保住了!叶凡那点小欣慰很快就被医生一句话给打碎了:“你这小姑娘啊,还说自己没病?你看看,三十八度,都快中热了!不行,挂点滴吧,不然不下来。”

 一听说要挂点滴,叶凡整个人都僵住了。“医生,能不能不挂啊?我吃点药就行了…”“吃药能得下来吗?你明天爬不起来,别赖医院!”叶凡:“…”这时,一直沉默的段亦风在一旁发话了:“叶小姐,还是听医生的吧,要是你一个人不习惯,我和小誉可以在这里陪你。”

 “…”叶凡真是有苦说不出,想说自己怕打针吧,可小豆丁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呢,那眼神仿佛在说:阿姨,我都不怕哦!

 我也不怕,我也不怕,我也不怕…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后,叶凡双手握拳,咬牙,视死如归地点头:“医生,挂吧!”只可惜,等真到了挂点滴的时候,叶凡还是怯场了,护士的针头一拿起,她就开始哆嗦,撇开脸不敢看。

 “阿姨,不要怕哦。”小豆丁在一旁用胖胖的小手拍她的腿。叶凡这时还得憋出一个苦笑:“恩!阿姨不怕…”话说到这儿,忽然觉得手背上一凉,她终于不顾形象地大叫起来“啊,痛死了!救命啊!”扎针的护士小姐一脸黑线:“别叫了,我还没扎进去呢。”

 “啊?”叶凡一愣,脸顿时就红了,吐了吐舌头,偷偷瞥了眼身边的两父子。小豆丁已经被她刚才的失控吓呆了,长大着嘴巴不知说什么,至于段亦风…叶凡使劲地眨了眨眼,再看他时,他嘴角那抹饶有趣味的笑已经消失了。

 应该是看错了吧?叶凡心里琢磨着,稍一分神,护士的针终于顺利扎进了手背里。由于扎针时的情绪失控,导致叶凡有些自惭形秽,挂点滴时一直默默地蹲在角落里,呈鹌鹑状。

 小豆丁可能是被她刚才那样子吓到了,乖乖地坐在老爸怀里,仰头看着不停往下滴的点滴,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段亦风把儿子轻轻抱起来,放到一旁的躺椅上,下外套给他盖上,伸手整了整儿子的头发,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叶凡忽然觉得四周很静,点滴顺着输进静脉里,身体有些发凉。就在这个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一杯热水,接着段亦风温润的声音响起:“叶小姐,喝点热水吧。”

 叶凡没敢抬头,还是觉得自己刚才真的很丢脸,一只手接过纸杯,声若细纹地说了声:“谢谢…”

 段亦风把杯子递给叶凡后,便重新坐回到她旁边的空位上,高大的身躯坐下来的时候,叶凡觉得有股无形的力量让自己心神不宁。是中暑的症状吧!叶凡在心里安慰自己,并终于鼓起勇气抬头,尴尬道:“对不起哦,段先生。”

 段亦风笑了:“叶小姐,我发现你真的很喜欢说对不起,其实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啊。”“我只是觉得自己总麻烦你们,不太好,而且…我刚才叫的真的很丢脸…”她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正眼看段亦风,深怕他出嘲讽的表情。

 “其实你不用介意,谁都有怕的东西,像我就很讨厌猫。”诶?段亦风的一番话,让叶凡提起了兴趣:“你讨厌猫?”

 “没错,我小时候被猫爪过,所以到现在还有阴影,你怕医院,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

 原因?叶凡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她小时候有一次去医院挂点滴,那护士的技术不到家,一连在她手上扎了好几针,还记得当时手上疼得要死,自己一直在哭,从那以后她就对医院产生了恐惧感。

 叶凡点点头:“恩,我小时候遇到过不好的护士。”“那就对了,每个人都会有弱点,每个弱点的产生都是有原因的,知道了原因你就不会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了,我以前就遇到过一个朋友,她也很怕来医院,而且还晕血,连杀都会晕过去。”

 “啊!”叶凡忽然眼前一亮,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那你那个朋友后来怎么样了?就一直怕么?”

 段亦风点点头,目光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她啊,就一直怕,后来去医院动刀的时候,医生给她血,都是我帮她蒙着眼睛的,完血嘴都是白的,还硬撑着摇头,说自己没事…”叶凡蓦地就意识到段亦风口中的那个“她”是谁了。

 是个女人吧?生病开刀?难道是小豆丁的母亲?她忽然不敢多问起来,深怕触及人家的痛处,却忍不住在心里不停地琢磨,描绘出这样一个女人倔强、坚韧的形象出来。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女人,她一定很幸福吧?叶凡想。***叶凡的病好的很快,周一就能照常上班了。只不过到了单位里,免不了还是遭到马莉一番嘲笑。

 “什么?四月份就中暑,那你八月怎么活啊!”马莉说这话的时候,穿了一条低紧身连衣裙,波涛汹涌。叶凡被闪到的眼睛,默默地转过了身。

 “哎,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生气了吧?身体还不舒服?”马莉以为自己说错话,急忙凑过去赔礼道歉。

 “不是啦。”叶凡摇头,情绪看上去很低落“我心情不好,不太想说话…”“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姐姐说,姐姐帮你排忧解难,保证你药到病除!”马莉拍着脯,说得信誓旦旦,却掩不住脸上八卦的神情。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