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7章
 朋友?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段亦风今天第二次说他们俩是朋友了,原来已经到朋友这份上了么?叶凡心里忽然有些美滋滋的。她决定趁热打铁。“既然是朋友,我能提个小小的要求吗?”

 “什么?”“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叶小姐啊?其实我有很多小名的,比如小凡、凡凡、叶子…要不然小叶也成啊!”求你了,挑个最亲切的吧!叶凡在心里默默祷告。

 “知道了,小凡。不过作为换,你也不许再叫我段先生了。”好啊好啊,我正有此意呢!不过不叫段先生,叫什么呢?叫全名太严肃,叫亦风又好不够矜持…叶凡眼珠子滴溜一转,有了主意。

 “我叫你段大哥,好不好?”“好啊。”段亦风点头。段大哥,段大哥…叶凡在心里默默念着,觉得自己快要飞上了天。就在这时,段亦风忽然道:“小凡,作为朋友,我想请你帮个小忙。”***

 段亦风让叶凡帮的忙,是有关段誉的。前几天,在他们家帮忙的保姆孙阿姨的丈夫不幸车祸住院了,由于他的伤势比较严重,而孙阿姨一家又不是本地人,为了方便照顾,孙阿姨便和段亦风请了假,希望下午能去医院里照顾丈夫。

 本来,这也没什么的。可是偏偏段亦风下周三要去外地办事,并且暂时没法回来,而现在找个放心又负责的保姆实在是难,如此一来,段誉的去向就成了问题。

 段亦风的意思是,希望叶凡能帮个忙,每天下午让保姆把段誉接去图书馆看书,等叶凡下班的时候,孙阿姨会过来再把孩子接走,这样段誉就有了去处,他在外面工作也比较放心。

 说实话,段亦风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因为孩子到他们图书馆看书,作为管理员本来就是有责任要照顾好他们的,所以叶凡当即就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两人换了电话,叶凡由此第一次看到段亦风的名片,那张质地良的名片内容简单到令人咋舌。除了名字、电话号码和邮箱,其他什么都没有留下,叶凡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名片,连个头衔都不加。

 段亦风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着解释:“其实名片根本代表不了什么,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相互接触,比起白纸黑字的头衔,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番话,让叶凡觉得颇有道理,就像当初她刚认识马莉的时候,就有同事偷偷跟她说,说马莉行为如何如何不检点,性格如何如何难相处,但是真正相处下来,才发现她就是个直子,对人特别真诚。

 倒是那个当初在她面前说马莉闲话的同事,极品到不行,人人见了都避开她走。人活着,如果就为了别人几句话、几行字,就决定自己对事物的看法,确实是悲剧的一件事儿。

 叶凡点头表示理解,一面把段亦风的名片放进了包里。之后的几天,日子照常过,一直到了周三。

 周三中午,孙阿姨如约把小豆丁给送来了,那小家伙看上去比在老爸身边的时候要安静很多,一生都不吭地跟在孙阿姨后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镜眨巴眨巴的。

 “叶小姐,我大概要五点才能过来接孩子,下午就麻烦你了。”“没关系,你安心去医院好了,小誉有我照顾,不会有事的。”

 “谢谢你啊,叶小姐,你真是个好人。”孙阿姨谢过叶凡,又低头跟小豆丁嘱咐了几句,过了一会儿就走了,留下小豆丁一个人继续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

 叶凡心里有些奇怪了,怎么今天这小豆丁看上去这么沉默,跟以前见到的不太一样啊,便上前问道:“小誉,你怎么了?”小豆丁倒是老实,开口就道:“阿姨,我想爸爸了。”

 叶凡笑了,这孩子才离开老爸多久呀就想他了,也不枉段亦风那么疼儿子。“小誉乖,爸爸过几天就回来了,阿姨先带你去看书好吗?你要看什么书?”

 小家伙的手一指,叶凡又冒汗了,这小家伙还真跟一般孩子不一样,上回借了本三国,这回竟然借水浒,敢情是要在读小学之前把四大名着看个遍啊?

 不知怎么的,叶凡仿佛依稀预见到这小子十年后老少通杀的模样来。没有段亦风在场,段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安静,一本书放在跟前,根本不需要人去照顾,端坐在那儿,股都不带挪一下。

 叶凡一开始还在一旁看着,后来见这小家伙看得实在入了,便空去了趟办公室拿资料,可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却出了岔子。

 “不好了,不好了,那两个小孩打起来了!”听到有人在外面喊,叶凡急急忙忙往阅览室跑,远远就看到一个长得比较高大的男孩正在不停地推段誉,小家伙一开始还不吱声儿,只是一双眼睛倔强地瞪着,后来那大个儿孩子力气上来了,一下子把小豆丁推倒在了地上。

 “小心!”叶凡心里着急,忙想冲过去,才走到跟前,事情却不然发生了转变。只见刚才还闷声不响,任人欺负的小豆丁忽然从地上站起来,朝那大个子男孩儿一推,竟然把那型号比他大一倍的男孩推得连连往后退。

 叶凡乐了,敢情这小家伙是老虎不发威,被人当病猫了呀?于是,她故意慢了一点,直到那欺负人的小子被推倒在了地上,这才上去拦住了小豆丁。

 被叶凡一把抓住后,段誉也不喊不叫,更没有告状,而是一下子就缩进了叶凡的怀里,两只眼睛却是瞪着那孩子的,颇有几分气势。倒在地上俺大胖小子被他那一盯,竟然愣住了,片刻就开始嚎啕大哭。

 要知道,一个围比部还大一轮的胖小子坐在阅览室的地上哭是一件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很快那小男孩的家长就气势汹汹地闻讯而来了。

 “你们怎么在管理的?我儿子被人欺负了,谁负责啊?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啊?谁家的?家长呢?”对方一看就是个狠角色,盯着被叶凡抱在怀里的小豆丁,一个劲地骂。

 小家伙虽然缩在叶凡怀里,但是那双眼睛却是不服输,被一个大人指着鼻子骂,竟然都没有示弱,相比那个坐在地上的孩子,实在是截然不同。

 “这位太太,请你不要那么激动,孩子还小,不懂事,只是玩玩而已。”“什么玩啊?我儿子都哭了!你看看,手掌都红了!你们怎么在管理的?去叫馆长出来?还有这个小兔崽子,家长呢?有没有一点教养啊?”对方气势汹汹,咄咄人。

 “对不起太太,对于我们的失误,我感到很抱歉。但是,请你在要求孩子有教养之前,先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孩子们都在看着呢,作为大人,应该给他们树立一个好的榜样,而不是一味的指责。”

 叶凡的一番话,把那家长给怒了:“你说什么?我没教养?你…你这个管理员怎么在当的?我要找馆长,我要找馆长!”那人叫嚣着,很快便引来了其他的同事。

 “先把事情搞清楚再找馆长!”马莉忽然风风火火地冲了出来,往那儿一站,在气势上,先把那家长给镇住了。

 没等那家长反映过来,马莉连珠炮似地责问已经出来了:“要讲理,我们先把之情的来龙去脉说说清楚,这儿这么多孩子呢,还有我们的同事,都看到是你儿子先动手抢人家孩子的书,抢不到就动手打人,还把人推倒地上。

 你看看,这孩子皮都擦破了,你儿子皮擦破了吗?你儿子受伤了吗?别自己的儿子是个人,别人家的就是兔崽子了,都是娘生爹养的,凭什么你孩子就金贵了呀?我看是你没有素质吧!”

 马莉的出现,让局势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强大的气场一下子就笼罩了他们。叶凡把小豆丁抱得紧了些,道:“太太,我们不是责怪你,不小心让两个孩子打起来,我们确实需要负责人,但是你的孩子也确实欺负人在先,请你不要没清楚就冤枉人,换成现在被冤枉的是你的孩子,你怎么想?”

 一番责问,还真把那家长给问住了,对方自知理亏,答不出话来,干脆就继续叫嚣着要见领导。

 “我就是领导。”忽然,黄主任板着脸走了出来。完了!叶凡心里咯噔一下,这黄主任可不是好惹的主,得罪她,她跟马莉估计没好果子吃。

 正担心着呢,黄主任忽然走到他们面前,看了眼气势汹汹的家长,又看了眼马莉,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叶凡身上。隔着镜片的眸子,出两道锐利的目光,让叶凡不由自主地把小豆丁抱得紧了些。

 不管了,如果今天他们都不讲理,就算不做这份工作了,也不能让小豆丁平白无故受了冤枉,别说她现在是受人所托照顾他的,就算是个陌生人家的孩子,也不能被人这么无理取闹的谩骂!

 想到这儿,叶凡干脆板,朝那黄主任对望了过去。两人目光还没接触到,黄主任忽然面无表情地回过了头,朝那家长道:“我就是这里的领导,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好了。”

 对方一见来了领导,一下子就又来劲了,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大堆,把叶凡和马莉狠骂了一顿不说,还指责段誉没教养,伤到了自己的孩子。

 “你不要血口人!”马莉在一旁按耐不住了。“马莉!”黄主任忽然喝止住马莉,然后,凌厉的目光一扫,到了叶凡身上。

 “叶凡。”板着脸,严肃的声音,让叶凡的小宇宙开始酝酿,你TM要是不讲理,我今天还就跟你杠上了,谁怕谁?

 就在她酝酿良久,做足了充分被骂和对骂的准备后,黄主任忽然说了句:“还不快带孩子去医务室疗伤?那个谁,去把监控室的录像带调出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你啊!”黄主任指着马莉道“有没有素质是你说了算的吗?你以为大家眼睛瞎了啊?”马莉一愣,在看刚才那位气势汹汹的家长,脸都绿了。马莉点头连连称是,其实心里早就在大喊:主任威武了。这边,黄主任还在解决纷争,那边,叶凡已经带着小豆丁去了医务室。

 “小誉乖,阿姨给你上药,你忍一忍哦。”她拿出药水,擦在小家伙破了皮的手掌上,一面用嘴亲亲的朝那伤口吹气“还痛不痛啊?痛就跟阿姨说哦…”奇怪,这孩子擦破了皮怎么都不喊声疼的?不会是摔了一跤,摔傻了吧?叶凡蹲在地上,抬起头看他出了什么事,一抬头就被小家伙含着泪的眼睛给怔住了。

 只见刚才被人欺负的时候还一脸倔强,毫不认输的小家伙,现在却咬着嘴,眼泪噙在眼眶里,水灵灵的,仿佛一下就要涌出来。那神态,我见犹怜啊!叶凡急了,忙问:“怎么了?很痛吗?快给阿姨看看!”

 “我不痛…”小豆丁摇摇头,紧接着,在叶凡疑惑的目光里说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句话“阿姨,你做我妈妈吧!”***

 叶凡被震到了。凭良心说,她不是没觊觎过段亦风,但那只是处于少女心萌动,躲在暗处默默窥探阶段,并且她也没想过要离这个阶段。毕竟对方的年纪比自己大十岁,而且还是有老婆有孩子的,无论如何两人都不会有结果。

 就在叶凡因为诧异而不住如何应对之际,小豆丁忽然又开口了:“阿姨,爸爸跟我说,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可是我知道爸爸是骗我的,妈妈没有了,对不对?”

 孩子毕竟是孩子,说不出那个“死”字,而答案也很明确了,只是面对这样的问题,叶凡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此刻是心疼的,心疼眼前这个孩子,他还那么小,却要承受着普通人成年之后才会面临的痛苦,刚才那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声音分明还是那么稚,口气却远比同龄人成许多,眼里噙在眼眶里,始终没有落下来。

 那一刻,叶凡内心的母发了出来,她觉得眼睛有些发酸,伸手把小豆丁抱进怀里,安慰道:“小誉别难过,你还有爸爸,还有阿姨,大家都会对你好的…”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