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10章
 叶凡这才想起她坐着是来吃早饭的,于是把注意力挪到餐桌上,看到自己面前摆着土司和刚煎好的鸡蛋,那蛋黄一点儿都没散,生适当,黄白分明,看上去格外圆润,别小看这点细节,那可是没长期的锻炼做不出来的。

 “段大哥,你平时都自己做早饭啊?”叶凡不住好奇问。“是啊,小誉不爱吃外头买的早餐,非要吃我做的,时间久了,总算摸出点门道来。”他笑笑,说得云淡风轻,却让叶凡感到了他又做父亲,又做母亲的辛苦。

 一个男人带着一个没上学的孩子,要工作要赚钱要养家糊口,压力肯定不会小,但是他却一点怨言也没有,每每提起段誉,眼中尽是父爱的柔情。

 叶凡不住想起段誉说要她当自己的妈妈,想起那小家伙围着自己“妈妈、妈妈…”的叫,不知怎么的,有些心虚。如果段亦风知道了,会怎么想呢?她不敢想象。

 “吃完早饭,我送你回去吧,晚上没回去,家里该担心了。”段亦风道。“不用了!”叶凡忙摆手“反正不远,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昨晚睡在这里,已经很麻烦你们了。”

 “别这么说,昨天幸亏你,要不然小誉一个人在家里,我还真不放心。”他好像一点都没在意昨晚那件事呢?叶凡看着段亦风,他笑容如常,除了有些少睡的倦态之外,完全看不出任何隐藏的情绪。

 是自己多想了吧?叶凡这样安慰自己,可心中又忍不住生出几分猜疑,他真的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吗?女孩的心思一旦放在了哪个男人身上,总忍不住多想一点儿。

 就在叶凡再一次地陷入沉思之际,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是老妈打来的。“小凡,还不回来?人家莫先生在家里等你呢!”***

 叶凡赶到家的时候,老远就看到莫聪那辆宝蓝色的宝马跑车在他家楼下张扬地停着,就预料到接下来肯定不会有好事。

 果不其然,硬着头皮上楼,门一开,他妈的眼神就很诡异,低声音道:“还不快进来,人家莫先生等了很久了,一会儿再跟你算账!”最后那句话,听得叶凡心里发,对这莫聪的讨厌简直到了极致,着脸走进客厅,却听到阵阵谈笑声。

 叶凡一愣,头一次见那莫聪竟是笑着的,和她爸两个人谈着不知道什么话题,有说有笑,一副很投缘的样子。

 再回想起自个儿跟他接触的那几次,每次一张死鱼脸,和现在这幅模样形成鲜明对比,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兄弟,其实你是一个演员吧!见叶凡进来,两人同时停止谈笑,叶凡她爸朝她招了招手:“凡凡,过来,来看看这个。”

 “什么?”叶凡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来他老爸面前摆着一本相册,正是她小时候的照片,其中一张颇为搞笑,她大冬天的穿着厚厚的棉袄站在雪地里,那棉袄厚得她两只胳膊都是撑在那儿的,活像个炮筒。

 “再看这张,咱们在老家拍的,还记得吗?”她爸难得那么高兴,指着相册上的照片,一张张地回忆,时而还同他们说笑两句,俨然已经把莫聪当成了自己人。

 这场面,让叶凡把原本进门前想好的那些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她知道她爸妈现在正是最开心的时候,自己不能就这样莽莽撞撞地泼他们冷水,父母之于孩子,无非就是一个爱字,做爸妈的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幸福的归宿,这并没有错,尽管这个“归宿”

 一点儿都不靠谱。叶凡知道自己一定是要把话说清楚的,但却不是现在,更不是当着父母的面,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看来有些人不像马莉说的那样一味无视就行了,最终还是得去面对。

 想到这里,叶凡心里没来由得多出份勇气来,头一次如此坦然地将目光投向莫聪。再说莫聪,原本在同叶凡的父亲闲谈的,蓦地察觉到一道目光朝自己投来,抬头与之对视的时候,脑中有片刻的一怔。说实话,他相亲的目的,本来只是想找个顺眼的,不那么麻烦的女人娶了,能应付父母就行。

 但是随着和叶凡的几次接触,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额外的兴趣,很少有女孩子像她这样,表面看上去中规中矩,俨然是父母的好宝宝,但其实内心倔强的要命,爱憎分明,说一不二,远比那些看似挑剔的女精英们要难搞定得多。

 说起来,这莫聪也是个怪人,倘若对方是个家境富足的绝世美人,他可能也就这样算了,但问题是叶凡的条件实在是普通得毫无亮点,被这样的女孩拒绝,着实让他觉得自己从幼儿园小班到现在的辉煌人生被抹上了一点令人无法忽视的污渍。

 所以,他才会头一次那么主动的追求一个女孩,甚至在遭到多次拒绝之后,还跑到她家里来,他不信以自己的条件会搞不定这样一个女孩儿。

 但是,莫聪显然是低估了叶凡,当她坐在那儿,嘴里没说一个字,目光却毫无畏惧地对上他时,莫聪忽然觉得,事情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来得有趣得多。

 午饭是在叶凡家里吃的,她爸妈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准女婿的热情程度,足以让最冷淡的人都无法拒绝,何况莫聪也并没有想拒绝。

 叶凡至始至终都没有摊牌,为了不让爸妈在最开心的时候失望,她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就算是街上的狗跟着自己回家,以她爸妈的善良程度,都至少找两骨头给它,何况是个人呢?虽然这个人的比狗来得讨人厌得多。

 倘若莫聪要知道叶凡此刻是这样在想自己的,他估计会挫败到滚去墙角蹲着画圈圈。更别说是像现在这样品尝叶凡他爸烧的菜了。很普通的家常菜,远比那些高档料理廉价得多,却是他二十多年来从未在自己的父母那儿尝到过的,家的味道。

 每一个家庭的诞生,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富裕的不一定幸福,山珍海味未必比得上一盘麻婆豆腐,关键在于爱。因为有爱,让两个原本没有集的人结合到一起,诞生出新的生命,再和新生命一起组建起一个完整的家庭。

 但是很不幸的是,这个世界上很多家庭的组建已经背离了最原始的初衷,爱和对生命的渴望被抛到了一遍,取而代之的是金钱的利益,是凑合了事的心态,是不负责任的冲动。

 那一刻,莫聪心里有几秒的恍惚,多年建立起来的价值观仿佛在微微的动摇。吃完饭,叶凡起身准备洗碗,她妈却跟着站起来拦她:“你洗什么碗啊?放着我来!”

 “妈,我吃了,运动一下也好。”“你吃了没事就陪小莫去说说话,别在这儿碍手碍脚,浪费水又浪费洗洁,最后还得我再洗一遍,现在物价多贵啊!你舍得体力,我还不舍得我的碗呢!”

 一番话,把叶凡说得颇为郁闷:我说老妈,你就不能给女儿一点面子嘛?下个月发工资,给您买一箱洗洁还不成么?叶凡腹诽着,转身一看莫聪,好家伙,在那儿勾着嘴角,嘲笑自己呢。

 笑什么笑?叶凡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看老爸那架势,似乎又要把家里箱底地照片翻出来,咦?那本相册好像有几张她穿开裆的照片吧?啊!还有一张老妈给她洗澡时拍的三点全照啊!

 叶凡脸色一白,急忙道:“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话说着,故意看了莫聪一眼,潜台词是:你丫有点人就站起来跟我走,不然老娘我出去,非那块石头划了你的宝马不可。莫聪差点没因为她这恶狠狠地眼神笑出声来,定了定神,站起身,道:“我陪你去吧。”***

 出了门,叶凡的脸色就没好过,倒是莫聪,全然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还不忘问上一句:“想去哪家超市?”叶凡这回学聪明了,知道拐弯抹角对这种人没有,单刀直入道:“想跟你说清楚。”

 “有什么事等买完东西再说吧。”又来这套!叶凡忽然有种想冲上去这个家伙两巴掌的感觉,莫聪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目光有意无意往斜上方瞟了眼,正巧落到叶凡家客厅的窗户口,那里,她爸妈正在同他们挥手告别。

 叶凡腔的怒火立刻生生下去了大半,向爸妈挥手之后,低头,板着脸进了莫聪的车。车子很快就被发动了,缓缓驶出小区大门,叶凡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言不发,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找到一个突破口。

 这个家伙没脸没皮也就算了,偏偏装备还那么过硬,叶凡深刻觉得自己小米加步的装备有点落后了,看来这会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

 叶凡的预见很快被证实了,当她正鼓足勇气准备和他做个了断的时候,话才出口,就被莫聪硬生生地给打断了:“开车,不要说话。”简单一句话,秒杀了叶凡准备发起的第一场战争,令她觉得有些挫败。

 她不由得想起马莉跟她说过的话:“这世道变了,放债的要给欠债的点头哈,被追的得看追人的什么脸色,这要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比谁脸皮更厚。”

 叶凡现在终于能体会到马莉这话的含义了,在她跟莫聪之间,她显然是脸皮薄的那一方,起先不好意思直接当面拒绝,后来又被马莉怂恿搞什么无视政策,很显然,这些对于莫聪这个脸皮厚到能开火车的男人来说是不切实际的。

 要战胜他,只有比他脸皮更厚!想到这儿,叶凡心里忽然有了主意。此时此刻,莫聪还没意识到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人生中多么“难以忘怀”的经历,等他醒悟过来小猫急了也会咬人的时候,他手里推着的超市购物车上已经堆了各种品牌、各类型号、用夜用、干丝薄…卫生棉无数。

 你不就是仗着自己脸皮厚么?我也可以呀!咱们的叶凡同学此时此刻已经俨然一副豁出去的心态了,大不了玉石俱焚,我甩不掉你我吓死你,总行了吧?抱着以上这有些扭曲的心理,叶凡继续情绪高涨地为卫生棉厂家的销量再创新高做着贡献。

 至于莫聪,他一开始还坦然的,但是随着手推车上那座“小山”越堆越高,莫大少爷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货架旁一个跟着妈妈来买东西的小萝莉看到这一幕,颇为好奇,拉着妈妈的休息,气地嚷嚷道:“妈妈,妈妈,你看叔叔买那么多卫生巾!用得完吗?”

 叶凡差点被呛着:小朋友,你太有前途了!叫什么名字?找小男朋友没?姐姐给你介绍一个啊!莫聪在一旁终于黑了脸,问道:“好了没?”

 “没!”叶凡坚定地摇头,对周围人好奇的目光视若无睹道:“我才卖了一半呢,你很急吗?急的话你先走好了。”

 走了可就别回来了啊!她在心里窃笑着补了句。莫聪无语,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这小妮子在报复自己呢,但就算明白了又怎么样?面子上一样过不去,这小妮子这回还真是抓住了自己的弱点。

 他苦笑,头一次觉得自己有点招架不住这姑娘。再回过头来说叶凡,她这回还真是豁出去了,磨磨蹭蹭地在超市各大女柜台转悠了大半天,几乎装了整辆购物城,再偷偷看一眼莫聪的脸色,心里明白:恩,差不多了!

 “好了,我们去结账吧。”她道。莫聪此刻早已哭笑不得,心理上有点濒临崩溃的感觉,沉默着结账,刷卡时还被上了年纪的超市收银员用奇怪的目光狠狠地打量了一番,待两人装着两大袋卫生棉离开的时候,就听那阿姨和另外一个收银员在那大声地窃窃私语。

 “哎,你看那个男的买了那么多卫生巾!”“陪女朋友买的吧?”“哎哟,她女朋友真幸福,要是我老公肯定跟我吵了。”

 “吵什么呀?要我是他,直接撞墙了!”那一刹那,莫聪确实有种想撞墙的冲动。相比之下,叶凡的心情则要好得多得多,哼着小曲,步履轻松,一面还晃着手里那只打袋子,结果由于幅度太大,掉了一包出来。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