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11章
 没等叶凡反应过来,身后跟着妈妈出超市的那个小萝莉已经在喊了:“叔叔,你的卫生巾掉了!”

 声音之大,分贝之高,在超市大厅里产生了阵阵回响:叔叔,你的卫生巾掉了!叔叔,你的卫生巾掉了!叔叔,你的卫生巾掉了!那一刻,莫大少爷终于崩溃了。“你在玩我吧?”着脸走出超市,莫聪冷脸问道。

 “是啊!”叶凡也不回避,坦然点头。这样的坦然反倒让莫聪无可奈何:“你有什么不的可以直接跟我说,不必这样。”“我想说很多次了,可是你没给我机会。”“好,我现在给你机会,你说吧。”

 “你确定?那我说了哦!”叶凡清了清喉咙,一股脑儿道:“我觉得你这个人自私自恋又自大,狂妄霸道自以为是,完全自我为中心,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经人同意就随便介入别人的生活,兄弟,自信是好,但是自信过了头那就是种病,得治!”

 对方的脸色愈发阴郁,道:“所以呢?”“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更不会喜欢,也请你不要再来扰我的生活了,谢谢!”竟然终于说出口了!叶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她也竖起耳朵,等着莫聪会怎么回应。

 等来的是长时间的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传来一声冷笑:“你说了那么多,究竟是想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还是想说,其实你喜欢的是上次在图书馆门口接你那个开路虎的老男人?”

 叶凡一怔,没想到他会忽然提起段亦风,顿时有些措手不及。莫聪还在继续:“对了,他好像还是和我住一个小区的,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有个儿子吧?长得还可爱的。我听说女人都怕生孩子以后身材走形,你这办法到不错,买一送一…”

 “啪!”清脆的声音过后,莫聪的话陡然而止,他脸上那副始终戴着的眼镜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发出碰撞的声响。叶凡站在那里,手还保持着停留在半空中的姿势,身体有些微微地发抖,整只手掌都在发麻。

 莫聪并没有因此而气恼,相反的,他缓缓俯身捡起地上的眼镜擦了擦,又重新戴上,脸上的笑容让叶凡觉得无比刺目“怎么?这点程度就生气了,我还真以为你很能忍的。”叶凡咬着牙,没有说话。

 “别说我没有告诉你,你们是不会有未来的,到时候你后悔可别来找我。”他和刚才恼羞成怒的样子判若两人,此时此刻颇有些看好戏的神态。“你给我滚。”

 叶凡沉着脸,良久说出了这句话。“你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滚!滚啊!”叶凡有些失态“我会不会幸福不需要你来评价,管你事啊!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既然你坚持,我也无话可说,祝你们幸福。”他刻意将那“幸福”二字说得意味深长,轻笑着离开,俨然一副我绝不会猜错的样子。叶凡一直站在那里,直到莫聪的宝蓝色跑车绝尘而去,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她依旧一动不动。

 “你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他走之前说的那句话一直环绕在耳朵里,让她这么多天来曾在心里暗暗期待过的事情,忽然间变成了最残酷的现实。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了,街上的行人往来匆匆,没有人停下来注意到街边伫立的女孩。刚才打过他脸的手掌还在微微的发麻,鼻子好像有点酸,但是哭不出来,就像有什么东西把心堵住了,需要一个宣的出口。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忽然响了,叶凡鼻子,努力把自己的状态拉回现实,翻出手机想接电话,却被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姓名给怔住了。竟然是段亦风打来的。***

 叶凡没想到段亦风会打电话给她,一怔,赶紧定了定神,接起电话,战战兢兢地“喂”了一声。电话里传来段亦风好听的声音:“小凡,到家了吗?”

 他的声音像有种魔力,与刚才莫聪那咄咄人的态度截然不同,那一刹那,叶凡忽然觉得肚子的委屈都找到了一个宣口,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小凡,你怎么了?”听到叶凡在哭,段亦风也是一怔,本想打电话确定她有没有到家,不曾想到她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现在却在哭。

 他心里蓦地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点心疼,也有点不舍。叶凡鼻子,努力让自己停止啜泣,往来的行人朝她投来诧异的目光,让她忽然很想找一个肩膀靠靠,哪怕有一天她可能会为此而后悔。

 叶凡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道“段大哥,我在街上,你能来接我一下吗?”***就连叶凡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段亦风说那样的话,就像做了一场梦,等清醒过来,开始有些后悔的时候,段亦风的车已经开到了超市门口。

 车门打开,穿着一身休闲装的段亦风从车里走下来,小豆丁隔着车窗,挥着小手兴奋得跟叶凡打招呼。叶凡紧张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至少还有个段誉在,不至于两人单独相处那么尴尬。

 “我帮你拿吧。”段亦风伸手去接叶凡手里的购物袋。叶凡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两大袋卫生巾呢,忽然觉得很丢脸,红着双颊,偷偷把手往后挪了挪,声若蚊蝇道:“不用了,我自己拿吧…”

 说话间,手里的购物袋已经被段亦风拿走了,全然不像刚才莫聪的恶劣,他拿得很坦然,就像理所当然那样做的一样,叶凡看得有些失了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这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这样的优雅风度。

 察觉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段亦风停下脚步,转头朝她道了句:“小凡,走了。”“哦!”叶凡回过神,匆匆跟了上去。还没上车,小豆丁就先人小鬼大地从前座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后座,还朝着叶凡直比口型:妈妈,加油!

 叶凡扶额,忽然觉得有些头疼,不由得后悔起自己的冲动来,回想自己和这对父子奇妙的相遇,感叹缘分的不可思议之余,心里也充了忐忑和不安。

 如果说今天之前,她还只是对段亦风包着一种仰慕心态的话,那么刚才莫聪的那一番话,已经让她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大自己十岁的男人,喜欢他的优雅,喜欢他的从容不迫,喜欢他的绅士风度,喜欢他面对一切都能始终保持笑容的生活态度。就像一道柔和的阳光,在他身边,无论何时都入暖风拂面,温润如

 一个男人能优秀如此,作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动心?那一刹那,叶凡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想通了,喜欢他是正常的,不喜欢才不正常呢!我是个正常的女人!叶凡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抬起头,看到段亦风已经打开车门上来了,扭头朝她道:“回家之前,想不想吃点甜食?”

 ***科学研究表明,甜食内含有大量的能量,会使人的身体处于一种极度放松和醉的状态,从而缓解身心疲惫,放松心情。

 此时此刻,吃着记的杨枝甘,叶凡才深觉科学的伟大,去TM的未来,去TM的幸福,这些不过是人们用来逃避现实的借口,难道非得和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生子才叫幸福吗?我现在觉得和杨枝甘结婚也很幸福啊!

 在自我修复这一点上,叶凡永远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阿Q精神。段亦风觉得很有趣,明明这个女孩儿前一刻还红着眼,似有天大的委屈,下一刻却因为一碗小小的杨枝甘笑眯了眼,嘴角沾上了一点点白色的糖水,让人仅是看到,就能感觉到一股清甜的滋味扑面而来。

 “爸爸,爸爸,下次你和阿姨在带我来好不好?”小豆丁对付完大半碗黑糯米芝麻糊,这才想起自己还要负责老爸的幸福呢,于是带着嘴的黑糊糊,口齿不清地说。这可爱的模样,令叶凡不由得笑了,急忙拿了张桌上的纸巾帮他擦脸:“就想着吃,瞧你吃得嘴都是,小心胖成小猪…”

 叶凡忍不住用手去扭小家伙的脸蛋。“我又不是女孩子,不用减肥的!”小家伙一本正经地说,又去舀吃剩的芝麻糊,刚擦干净的嘴又黑了一大片。

 “人小鬼大。”叶凡笑骂了句,蓦地看到眼前递来一张纸巾,段亦风看她的眼含着笑,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叶凡顿时反应过来,脸一红,急忙接过他手里的纸巾,七手八脚地把自己的嘴角擦干净。

 太丢人了,刚还笑人家小孩子呢,转个身就轮到自己了。她不敢去直视段亦风含笑的眼神,只好撇开眼假装凶狠地去瞪一旁捂嘴偷笑的段誉,可惜小家伙的大花脸还是让她破了功,只好擦完自己的嘴角,又拿着纸巾,无奈地去擦小家伙的脸。

 一大一小的打打闹闹看在段亦风眼里,不由得在心里生出几分欢喜来,已经很久没见儿子笑得那么开心了,他了解段誉,这孩子的性格其实并不如平时表现得那般外向,他好几次晚上进房间替他盖被子,看到他眼角隐约的泪痕。

 孩子毕竟是孩子,无论给他的再多,还是需要一个母亲的。母亲?段亦风被自己脑海里忽然闪出这个词惊了惊,视线不自觉地落到了正在和段誉嬉笑玩闹的叶凡身上,陷入了沉思。

 感觉到有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叶凡抬头,蓦地发现段亦风注视自己的双眼,表情似乎很严肃,目光有些与往日不同。

 她心生疑惑,急急忙忙又伸手去确认嘴角是不是还没擦干净,那慌乱的样子像极了不知所措的孩子。段亦风忍不住笑了:“小凡,五一有空吗?我想带小誉去趟游乐园。”***

 花开红紫,叶浮碧翠。叶凡走在上班的路上,穿着她那双新买的红皮鞋,心情出奇得好,以至于看脚下的人行道铺着的石砖,都觉得染上了盎然的。

 也许,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如果暗恋也算得上爱情。一辆红色的跑车在她身旁停下,马莉摇下车窗,春光面地招呼她搭便车,开车的是她那个勾搭了两个月还没分手的沈公子,持续时间之长简直可以用史无前例和匪夷所思来形容。

 两个被爱情滋润的小女人在车后头叽叽喳喳地闹成了一片。“你太狠了,那姓莫的走的时候啥表情?”马莉听完林珊的叙述,一脸八卦的表情。“还能怎么样?脸都绿了呗。”“有多绿?”“嗯…”叶凡想了想“就跟粽子差不多吧。”

 “哈哈哈…”马莉在车里笑得肚子疼,眼泪都快憋出来了“你能别用吃得做比喻吗?我怕以后吃粽子的时候有阴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那位莫公子的性格,你这么说他,他真没还口?”

 一句话,说的叶凡有些心虚,不免又想起莫聪临走前那番话,分神了片刻。“喂,小凡!”马莉见她忽然失神,在她眼前挥手“怎么了,他说你什么了吗?”叶凡回过神,掩饰地笑:“没什么啊,他还能说什么呀?他要敢说,我整袋卫生巾扔他脸上。”

 马莉差点了,猥琐兮兮道:“用过的不是更好…”叶凡囧然,朝她使了个眼色:喂!你男朋友在这里,说话文明点好不好?

 马莉吐吐舌头,对着开车的沈然诚扮鬼脸。这种情况下,沈然诚就算是听到了也只能假装没听到,只不过车子里的两个女人好像有点愈演愈烈的趋势,说出口得话越来越口无遮拦。

 终于,忍不住的沈然诚打开了车内的音响。叶凡前一刻还在和马莉打打闹闹,下一刻却被车内响起的音乐声吸引了。

 “我曾以为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以为抬头就能看到了你的笑颜\你在人群之中对我回眸的一笑\我以为遇见了永远…”女歌手的声音很空灵,伴随着缓慢柔美的节奏唱出来,给人以一种身临其境地感觉。

 “这什么歌?真好听。”叶凡不由得赞了句。“这歌手你都不知道?司倩倩呀!现在可红了,她的歌在KTV点唱榜上都是排名前三的。你真的不知道?”

 呃…叶凡摇了摇头,其实很想反问一句,我难道应该知道吗?说实话,她除了偶尔会跟相亲对象去看几场电影之外,实在欠缺娱乐精神,听歌从来不记歌名,还为此闹出过不少笑话。

 但是这首歌真的很好听,于是她忍不住多问了句:“这歌叫什么名字?”“《永远》”永远?分明是很普通的名字,可伴着这旋律,却让人不由得想起很多事,永远有多远?究竟该追求刹那的永恒,还是眷恋永恒的刹那…那一瞬间,叶凡忽然觉得自己也是有潜在文艺女青年的气质的。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