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14章
 适逢正午,乐园里吃饭的地方人山人海,连个坐的地儿都没有。段亦风刚坐完过山车,显然是伤到了,虽然没说出口,但话明显沉默了不少。小家伙就更别提了,只管自己在那儿啃冰欺凌,完全没有一点累的迹象。

 此情此景,叶凡忽然觉得该轮到自己大展身手了,不就是抢个坐的地儿么?这有什么难的?她回头朝父子俩道:“你们等着,我去找位置!”说罢,头也不回地冲进了人群中。

 说来也巧,还真让她给瞄准了一空位,叶凡急忙冲过去,眼看就要占到了,旁边忽然冲出个中年女人,很不客气地挤了过来,把正要占位的叶凡狠狠地撞了一下。

 叶凡这小身板被对方那一撞,整个人差点弹开,等回过神来再找那位置的时候,早就被那女人给占去了。此情此景,叶凡一下子就恼了。

 “喂,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叶凡冲过去讲理。却没想到,对方口才远比她厉害地多:“什么不讲道理?这位置是你的啊?标了你的名字啊?谁有本事就谁抢,别抢不到就怨人,搞得人家以为我欺负你似地!”

 叶凡从没见过这架势,一下子呆了,良久才冒出一句:“那你撞我干嘛?”“我撞你了吗?你看到了吗?有人看到吗?小姑娘,饭可以吃,话不可以说,捉贼要见赃,捉要在…”

 女人说话的声音颇大,一下子引来了周围人的哄笑,叶凡一张脸憋得通红,却无言以对,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有什么人在扯她的裙子,低头一看,段誉眨巴着眼睛看她:“阿姨,爸爸在那里。”

 小家伙胖乎乎地小手指了个方向,叶凡一看就傻眼了,段亦风不知何时占好了位子,就等她过去呢。本来想美女救英雄,现在倒好,她这个美女没抢到位子还被人嘲笑了一番,实在是太丢脸了!

 叶凡有些失落,拉着段誉过去,可身后的女人显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继续在那儿嚷嚷:“现在有些女孩子啊,年纪轻轻就想着当人二,以为做小三就吃穿不愁了…”

 那声音飘进叶凡耳朵里,她一下子就气血上涌,差点冲过去发飙,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不明真相地段誉刚好回头:“阿姨,我们走快点,你不是饿了吗?爸爸买了好多好吃的。”

 小家伙软软糯糯地话像一剂镇定剂,让叶凡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她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是吵了又有什么意思呢?像这种极品多得去了,她难道还一个个跑去跟人吵?如此一想,叶凡不再理会女人的唧唧歪歪,迈步离开。

 段亦风果然买了不少吃的,他看上去气好了不少,招呼两人坐下。站了一下午,总算有个坐的地儿了,叶凡差点没高兴得趴上面,段誉还是没有一点累的迹象,在凳子上爬上爬下。

 “刚才那边没事吧?”段亦风问叶凡。叶凡赶忙摇头:“没事,那人不讲理,我懒得理她。”说完,又看了看段亦风,试探地问了句“那个…你还好吧?”

 段亦风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微微点了点头,又看了眼自顾自玩的段誉,伸出食指朝叶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看来这老爸还是怕自己伟岸的形象在儿子面前受损的,深怕儿子知道自己连过山车都坐不了。叶凡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看似沉稳的男人也有着相当可爱的一面,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憋着嘴偷偷地笑。

 一顿午饭,让上午的劳累散去了大半,叶凡本来还纠结着一会儿怎么劝段誉不去玩大转盘,却没想到小家伙没长,玩厌了刺项目,开始对游戏类项目更感兴趣起来。而这些项目,显然成了段亦风的强项。

 “爸爸,爸爸,我要那个泰迪熊!”“爸爸,爸爸,我要米老鼠!”“爸爸,爸爸,我要长颈鹿!”

 …就在叶凡听“爸爸”这两个字都要听出幻觉来的时候,小家伙忽然拉着叶凡的手:“阿姨,我要上厕所。”叶凡差点了,这小家伙还知人善用,知道上厕所该叫他了。“走吧,我带你去。”叶凡拉起段誉的手。

 “爸爸,你在这里看好小白、小花还有小黑哦!”这一会儿的功夫,这些娃娃连名字都被他取好了,叶凡真是哭笑不得。

 不得不说,这个游乐园的设计及其不人化,叶凡光带着段誉去找洗手间就找了好久,等找到了才发现那厕所门外都排起了长长地队。“妈妈,妈妈,我要喝冰红茶!”

 “喝你的冰去吧!”熟悉的对话声响起,叶凡回头就看到上午在门口遇见那对母子,小胖墩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咦,是早上那个阿姨!”段誉飞快的认出了他俩。对方听到声响,也抬起头来看,年轻母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怪:“呵呵,真巧啊。”

 “是啊,这地方人真多。”叶凡笑道。“五一么,都是这样。”两人很快没了话题,沉默着排队,倒是两个孩子没一会儿就数落了,打得火热。

 叶凡对段誉这种只要有亲人在旁边就人来疯的性格非常之无奈,心里却有忍不住甜甜地,觉得自己总算有能力,多少弥补些这可怜孩子心灵上的创伤,想起那天他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样子,实在令人于心不忍。

 就在叶凡看着段誉心里美滋滋地时候,旁边一直沉默不语地年轻母亲忽然凑了过来。“小妹,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怎么了?”叶凡一怔。“这孩子,不是你的吧?”叶凡没想到她会这么问,点了点头:“恩。”

 “那这孩子的爸爸,是你男朋友?”叶凡知道她要说什么了,想摆手,可一想起刚才骂骂咧咧那女人,心里就有些憋气了。

 这世上咋有这么多喜欢管别人闲事的人啊?她喜欢跟谁在一起,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要他们来指指点点干什么?难道换个跟她同龄的男人交往,就能保证幸福吗?

 她这样一想,干脆赌气默认了。却没想到,那年轻母亲的脸色更加地不好看了:“小妹啊,不是我说你,你还年轻,犯不着为了个结过婚的男人葬送了自己的幸福,何况还带着孩子呢,这孩子现在还小不懂事,把你当妈看,等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你呢…”

 她说得极小声,叶凡却一下子火大了,忍了这么久,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太太,我和谁谈恋爱跟你没什么关系吧?”她的表情,冷冷的。

 女人一怔,没想到叶凡会那么回答自己的好心提醒,顿时愣住了,良久才回过神,骂了句:“好心没好报。”

 拉起儿子,连厕所都不上,就走了。“妈妈。”察觉到气氛不对的段誉在旁边拉了拉叶凡的裙子“那个阿姨怎么了?”“没事。”叶凡这样说着,心里却翻江倒海,再也静不下来了。***

 叶凡一直回想着那女人的话,就再也静不下心来陪段誉玩了,好在时间也不早了,随着天色渐渐暗去,耍了一天宝的小家伙总算感觉到了累,在乐园地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竟然靠着叶凡睡着了。

 小家伙的脸又白又的,像是能掐出水来,眼睑下长长的睫扫出两片阴影,时不时地扑扇一下,精致得像个洋娃娃。

 叶凡看在眼里,喜欢的不得了,伸手想去摸他的脸,却蓦地又想起刚才那女人同自己说的话,眼神一暗,刚抬起的手又悄悄地放下了。

 或许那个女人说的没错,小誉现在还小,一心想着有个妈妈,可是等到他长大了呢?还会跟现在一样跟她亲近吗?想到这儿,叶凡忽然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虽然说坚持到了现在,但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她觉得自己和段亦风之间始终隔着一条线,她有心走过去,可是他呢却好像没有一点走过来的意思。

 要不是仗着段誉依赖自己,她甚至连跟他们一起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可是如果真的跟那个女人说的那样,有一天段誉会自己明白过来,她根本不是他的母亲,那他还会依赖她吗?叶凡想到这儿,偷偷看了眼去不远处买水的段亦风,心开始动摇起来。

 他是那样彬彬有礼,即便劳累的一天,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有时候叶凡觉得这个男人真像是一台密到完美的机器,除了上午坐过上车的时候出了那一点点罕见的差错之外,他好像从来都不会给自己一点犯错的机会,一点也不!

 这样真的不累么?叶凡的心开始动摇,越想越觉得自己和段亦风不是同一类人,越想就越动摇,越动摇就越想,如此回环往复,她竟然没注意到段亦风已经买好水,走到了他们跟前,并且已经拿着水瓶在她面前举了好一会儿了。

 “啊!”叶凡回过神,迅速去接,却不小心惊动了靠在她身上睡觉的小家伙。“爸爸,我们要回去了吗?”小家伙眼睛,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是啊,你累了,爸爸抱你回去好不好?”段亦风伸出手。小家伙认真地摇头:“爸爸抱小熊,我跟阿姨走…”

 孩子毕竟是孩子,累成这样,竟然还忘不了他的熊。段亦风失笑,像个圣诞老人似地抱着一大堆玩具跟在他俩后面。叶凡走在前面,偷偷往后瞄了眼,看到他拔的身姿,即便拿着这么多可笑的玩具,依然不见半点失态,反倒还罩上了一层慈父的光芒。

 叶凡更愤愤了,为什么这个男人就不能稍微失个态,让她心里平衡一点么?结果,她由于想得太入神,没注意到脚下的阶梯,差点摔倒。幸亏段亦风眼疾手快拉住她,她才不至于出糗。

 “谢谢…”叶凡尴尬地抬起头,刚好撞上段亦风的目光,四目汇,时间好像停止了,叶凡的心止不住怦怦的跳了起来,被他手拉着的胳膊火烧一样的烫。

 就在叶凡失神的刹那,段亦风眼里也略过了一丝深意,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很容易捕捉到女人的心思,特别是像叶凡这样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他只与她对望了一眼,就已经察觉到了异样。

 “阿姨,走路要注意地上哦。”段誉气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视。叶凡急忙撇开眼,晚霞将她的脸颊照得通红。回去的路上,段誉带着他的玩具大军霸占了后座,小小的人靠在巨型的玩偶上,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没了他的闹腾,车厢里一下子静得出奇,叶凡绞尽脑汁地想了好几个话题,总算鼓起勇气开口的时候,段亦风却打断了她。“一会儿,我要顺路先送小誉到他阿姨家,然后我再送你回家。”“好。”

 叶凡点点头,才想好的话题又咽了回去。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马路两边次第亮起灯火,远处的人家星星点点,汇成一片星海,段誉换了个姿势,靠到了另一玩偶上,睡得很

 “这么晚回去,你家里人会介意吗?”段亦风问。“没关系,我妈说要趁放假回趟娘家,我爸陪她去了。”

 “伯母不是本地人?”“我妈祖籍天津的,不过她很早就调来这边工作,基本上不怎么回去,你家里人都是南方人吧?”“大概吧。”段亦风笑笑。“大概?”叶凡有些疑惑“哪儿的人还有大概的吗?”

 “我是养子。”这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在说别人似地,丝毫不见一点掩饰,叶凡一下子就怔住了。什么?他是养子!叶凡不知道为什么段亦风会把这么隐私的事情跟自己说,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一阵沉默,段亦风问:“怎么,觉得很不可思议?”叶凡摇了摇头“不,我觉得如果他们对你好,有没有血缘关系也没什么。”

 她说的是极认真的,可是却让段亦风失了笑:“可惜,他们对我不好。”叶凡再一次失语了,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的故事可能远比她想要复杂的多,那一刻,她真的有种冲动想要去了解他的全部。

 “他们收养了我以后就后悔了,觉得我是个累赘,想把我赶出去,我那时也年轻,一赌气就真的走了,在社会上认识了不少人。那时候整天就知道喝酒闹事,和几个兄弟一起组乐队去酒吧驻唱,还在酒吧跟人打了起来,被警察抓出拘留。警察打电话叫我养父母来保释我,他们嫌丢脸,把电话给挂了…”段亦风慢慢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一开始只是想让叶凡认清他是个什么人,好知难而退,却没想到陷进了回忆里,越说越多。就在这个时候,胳膊却被人拉住了。

 “你别去想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你有小誉,还有…”她顿了顿,几乎用尽了自己这辈子的勇气,咬牙道“还有我呢!”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