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15章
 车速一下子缓了下来。段亦风转过头,叶凡那微红的脸庞映着马路两边万千的灯火映入他的眼帘,那干净平凡的眸子刹那间仿佛泛起光溢彩,让段亦风的心在瞬间一阵悸动。

 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女孩揣着自己的私房钱,去保释他出来,拉着他的手说:“没关系,出来就好,你还有我呢。”他曾经以为,她走了以后,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的二个人会说这样的话了。

 那一刻,段亦风几乎想停下车,抱住叶凡狠狠地吻,但是长年培养下来的理智,让狠心地将目光从她脸上挪开了。他已经不配,再拥有这样美好的女孩了。

 “是啊。”段亦风苦涩地笑起来“我现在,有小誉就够了。”***马莉接到叶凡电话的时候,她正躺在上一边敷黄瓜片一边小睡,电话铃惊得她脸的黄瓜片掉了一半。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明天负责赔我两斤黄瓜!”马莉咬牙切齿地对电话里的叶凡说。“好。”电话那头,叶凡出人意料的没跟她讨价还价。马莉隐隐觉得叶凡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我说了,你别激动啊。”“恩。”“我跟大叔告白了…”“什么?!”马莉尖叫起来,另一半的黄瓜片也掉了个干净,顾不上心疼,她急着问“结果怎么样?他啥反应?快说快说,要细节!越具体越好!”“被无视了…”一句话把马莉腔沸腾的狼血都浇了个通透,她呆了一下:“就没了?”“没了。”叶凡闷闷地说。“连声对不起都没有?”“没。”

 “×的!”马莉爆了句口,接着开始骂骂咧咧“就知道那家伙不是什么好男人,丫就是耍你玩呢,那种情场老手,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看你单纯就想学人玩小清新,结果发现不合胃口就一脚踹掉…”

 “莉莉…莉莉!”叶凡叫了好几声,才让马莉停止了她的愤愤“其实他没你说的那么坏,可能…可能我们真的不适合。”

 “啊呸!你到现在还在那儿替他说好话呢!叶凡啊叶凡,这天底下咋能有你这么好骗的人呢?你啊就是典型的那种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傻子!对了!”马莉忽然意识到什么“你没让人家占便宜吧?”叶凡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便宜?”

 “就是让人哪儿摸了,哪儿亲了,哪儿…”他越说越不靠谱,叶凡赶忙打住:“没!你想哪儿去了,我们什么都没做…”

 “嘿!好你个叶凡啊!”马莉瞬间怒了“我怎么听你口气,人家没对你做什么,你还失望的啊?我告诉你,之前我不阻止你是看你真的很喜欢人家,现在好了,人家不喜欢你,皆大欢喜,求求你别再瞎想了!他大你十岁呢,人家上学的时候你还,人家看AV的时候你还在看多啦A梦,人家生孩子的时候你连孩子从哪儿生的都搞不清呢!

 除了他是男的,你是女的,你们到底哪点配了?”“你在跟谁打电话?”仅围着一条浴巾的沈乔从浴室里走出来,毫不客气地坐到的另一边,伸手圈住马莉的,继而肆无忌惮地吻上了她的颈项,用牙齿轻咬她的耳垂。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有些奇怪,叶凡一时没反应过来:“莉莉,你怎么了?”“那个…我…啊!”电话那头马莉的声音愈发奇怪。

 “马莉,你怎么了?”“没事,我先挂了啊,有事明天再说!”马莉迅速挂断电话,沈乔的手已经没入了她的睡衣里。“又是你那个朋友啊?”沈公子显然对此刻还有人打电话来扰他感到不悦,桃花眼微微的眯了起来。

 “恩…”马莉开口,声不成调,两颊泛着红晕。沈乔不屑地哼了声:“又是你们女人所谓的感情问题?这样解决,不是更直接么…”

 他嘴角勾起笑,声音没入马莉断断续续的呻之中。那头,马莉正和她们家那位绵绵,这边被莫名其妙挂了电话的叶凡,她那长长的反弧总算反应了过来,顿时脸通红。

 那,用不着边跟她打电话边干那种事情吧?简直就是活生生、血淋淋地刺她啊!她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了,以目前她的状态,就属于旱得只剩下一副皮包骨的那种,何其惨烈啊!

 叶凡愤愤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关灯,准备睡个大头觉就什么都忘了。可惜她一闭上眼,脑海中就浮现出今天晚上在车里发生的那一幕,段亦风说:“是啊,我只要有小誉就够了。”

 只要小誉一个人就够了是吗?于是她鼓起勇气说的那句话就这样被他华丽丽的无视了、只要小誉,只要儿子,至于她…她果然是自作多情了啊!

 想到这儿,叶凡心里一阵发闷。没想到她活到二十四,头一次鼓起勇气跟别人告白,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就算他不点头,起码也摇个头,这样干脆把她无视了算什么呢?难道说,在段亦风眼里,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小妹而已吗?那你跟我说那么多你的事情干什么啊啊!”叶凡烦躁地抱着枕头在上滚了一夜。这一夜,有个人也同样不好过。段亦风坐在他私人的录音室里,一夜未合眼,本来说好了要修改的曲谱散的叠放在工作台上,白纸黑字,没有一张是顺眼的。他觉得没状态。作为一个音乐人,这本是经常会遇见的事情,但是像他现在这样,烦躁到连一段曲都看不进去的情况,真的很少见。

 他感到自己的心了,被那个坐在他车里,战战兢兢试探他态度的女孩搅了。如果说,早些天他还可以用“因为她们有些相像,所以自己才会忍不住对她产生好感”

 这样的话来麻痹自己,那么现在,这已经完全没有用了。就在不久之前,在那辆车里,他发现这个女孩儿身上有着某种与众不同的东西,或许她和段誉的母亲清妍一样善良,一样对生活充了乐观,但她们毕竟是两不同的个人,叶凡对感情更感,更脆弱,遇事的时候也更冲动。

 确切的说,段亦风发现自己对这个女孩了解的越多,就越发现她的独特,以至于他忽然迷茫了,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对她有了好感?仅仅是因为她与清妍的相似,还是因为她这个人。

 这样想了一晚上,快到清晨的时候,经纪人的电话却到了。有份计划之外的重要工作被忽然安来,他需要立刻办机票,去一趟日本。或许,是该出去冷静一下了。在代好儿子的住宿之后,段亦风拎上行李,匆匆奔赴机场。

 不管人们愿不愿意,假期还是无情地过去了。当叶凡顶着两个巨大的眼袋出现在单位里的时候,颓废的她和面红光的马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至于同事们纷纷过来慰问。

 “叶子,假期玩得那么疯啊?要注意身体哦!”“所以我说,小姑娘家不能熬夜,别看你现在年纪轻没什么,等一过了二十五岁,那可就唰唰地往下老啦!”

 …“去去去,什么二十五?我跟叶子都还只有二十四呢,年轻的很!”马莉冲了过来,一对波涛晃了叶凡的眼。

 “叶子,没事吧?”马莉笑得没什么底气。可不是,她那天晚上说好了第二天要陪人家谈心的,结果被沈公子身体力行地了一番之后,立刻缴械投降,第二天就弃叶凡于不顾,跟着情人去海边逍遥了。

 直到今天足了气回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一回重轻友的禽兽,哪能不心虚呢?“没事…”叶凡恹恹地说。

 “这还叫没事啊?”马莉急了,抓着叶凡的手“叶子啊,姐姐我对不起你,作为好姐妹,好战友,我不该见忘利,不该自己去逍遥不带上你!所以我决定了!”“你要玩双飞?”

 听到八卦的小林忽然凑上来,一脸坏笑。“啊呸!低俗!”马莉白了她一眼“双飞算什么?要玩就玩群P!叶子,姐姐今天带你去联谊!”

 “联谊?!”没等叶凡答应,小琳已经大叫了起来“我也去我也去!”“什么?有联谊!我也要报名!”

 “还有我还有我!”就这样,原本两个人参加的联谊,在一通宣传之后,整个图书馆里的未婚女青年,以及个别心思又活络的已婚妇女组织起了一支浩浩的联谊大军,打算今天下班的时候去逍遥一回。

 ***叶凡不是没联谊过,不过声势如此浩大的联谊倒是头一次,也不知道马莉究竟哪儿来的人际关系,男男女女加起来竟然凑了二十来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开同学会呢。

 不过人多也不是完全没好处,至少对于叶凡来说,人一多一热闹关注她的人就少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几个能说会道的人身上,至于向她这样就不情愿来的闷罐子,找个角落能把时间熬过去就谢天谢地了。

 就在叶凡对天祈祷,赶快让这闹心的联谊过去吧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坐了过来。“冒昧的问一句,你是A大毕业的吗?”对方的声音低低的,听起来稳重。

 叶凡抬起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愣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是…”对方一见她点头,立刻就笑了:“怪不得我看你这么眼,你是05届,中文系的对不对?叫什么来着…叶…”

 “叶凡?”“对对对,你还记得我吗?那时候社联大会,竞聘部长,我就排在你后面上台的,你那时候穿一条桃红色的裙子。”

 “啊!”叶凡一下子就记起来了,想当年她还是初出茅庐的大学新生,不知天高地厚地去竞聘社联部长,那是她大学四年唯一一次上台演讲,穿了马莉的裙子,后来因为紧张下台的时候还差点摔倒。

 不会吧,那么糗的事情,还有人记得?叶凡有些尴尬:“我记得,不过你是…”“我叫杜宏昇,化学系的,比你高一届。”这名字一报出来,叶凡就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比我多一票,我们两个都没上是吧!”

 叶凡有些吃惊,没想到当年那个戴着眼镜土不拉几,还穿着个白大褂上台的家伙,现在竟然成了一身西装革履的精英模样,着实令人惊讶不已,

 杜宏昇朗地笑起来:“这么糗的事你就别说出来了嘛!当年我刚做完实验,穿着实验服就奔去演讲了,还被同学嘲笑了很久…”

 虽然仅有过短暂的集,不过由于是校友,叶凡和杜宏昇之间还是话题不断,直到联谊快结束的时候,被众男团团包围的联谊女王马莉过来叫叶凡回家,这才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如果方便的话,留个电话给我吧,下回师兄请你们吃饭。”杜宏昇显得落落大方。“我…”“方便!这还能有不方便的?叶子的电话我倒背如,是…”

 还没等叶凡回答,马莉已经先她一步,把她的电话如数报给了对方,末了还暧昧地补一句“师兄,等你的电话哦!”害得叶凡在旁边不停给她使眼色。

 “你那么积极把我电话给人家干什么?”回家的路上,叶凡忍不住抱怨。马莉白了她一眼:“我不积极?难道还指望你啊!那个杜师兄人长得不错,又在机关工作,家境也好,最重要的是年龄相当,还没孩子。”她的话说完,叶凡就沉默了,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情,又开始了起来。

 马莉一看说错话了,赶忙道歉:“啊呀你看我又嘴快了,你别介意啊,我不是说你之前…那个不好,我的意思是你还年轻,眼前的机会多得是,干嘛非在一棵树上吊死啊?给自己多点选择的余地,说不定你会发现下棵树更适合上吊不是?”

 叶凡被她这比喻逗得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马莉赶忙补上:“你看,我说得没错吧?叶子啊!”她忽然握住她的手“你听我一句,我是过来人,看得出杜师兄对你有好感,如果他真打电话给你,你试一次再拒绝行吗?”

 叶凡默了良久,点头。事实证明,马莉果然是个过来人,联谊才过去没多久,叶凡就接到了杜宏昇邀她出去吃饭的电话,由于之前答应过马莉,叶凡没有拒绝,一顿饭下来两人还算聊得来,杜宏昇对他也是颇为热情,不但开车送她回家,第二天更是给她发了不少短信。

 之后几天,杜宏昇愈发殷勤,不仅几次邀请叶凡出去吃饭,更是时刻发短信来嘘寒问暖。“在干嘛呢?”“上班。”叶凡迅速打完这几个字,按下发送键之后,就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对着电脑屏幕上一串借书记录发呆。

 其实她不想去查的,但是越是想控制自己就越控制不住,鬼使神差地就查了段誉借书卡的记录,结果屏幕上一连串借书时间,全都停留在五一之前,也就是说段亦风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带儿子过来了。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