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16章
 看着这一排记录,叶凡就忍不住想,以前他就算忙也至少每周会一天过来陪儿子,现在倒好,大的不来,连小的都没了影,难道他真的连见都不想见到她么?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就不说那句话了…

 叶凡烦得都想扯自己的头发,手机短信却又来了。“每天这样上班真是无聊啊,我过几天想把年假给休了,去西藏旅游。”废话,你一个公务员能不无聊吗?叶凡忽然觉得这屏幕上密密麻麻地字烦极了,随手发了个“恩”又把手机丢到了一边。结果刚丢过去,就给马莉给拿了过去。

 “哎呦,给谁发短信呢?我看看!”马莉一脸暧昧之。“哎,你侵犯隐私!”叶凡过去抢她手里的手机,却被她一把挡住,两人你争我夺的,马莉已经把手机里那几条杜宏昇发来的短信翻了个遍,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我说叶子,你这也太冷淡了吧!”

 “哪有啊?”叶凡伸手又去抢。“这还不冷淡?你看人家发给你一条几个字?你发回去一条几个字?要是每个人都都像你这样发短信,中国移动非开心死不可!不行,不能让他们赚的去,我帮你发。”

 马莉拇指如飞,啪啪啪地就打好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喂!”叶凡急了“你神经病啊!快把手机还给我!”

 “对,我就是神经病,我早上忘吃药了,行么?”马莉朝她做鬼脸,把手机丢还给了她。这时,办公室的黄主任正好走过来,见两人不务正业,脸色一下子黑得像包公:“干什么呢?工作还是聊天啊?马莉,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

 叶凡急忙噤声,拿着手机,狠狠瞪了马莉一眼。马莉朝她吐了吐舌头,跟着黄主任走了出去。叶凡无语,乖乖坐回位置上,刚想看马莉发了什么,杜宏昇的短信就神采飞扬地过来了:“好啊,我下班来接你!”

 叶凡一囧,急忙去翻发件箱,看到马莉发的那条短信时差点吐血…我们单位旁边有家很不错的面馆,下班一起去吃吧!“马莉,我诅咒你谢顶!”

 叶凡含恨,仰天长啸。到了下班的时候,杜宏昇果然开着车过来了,穿了件白色休闲装,戴了副茶的墨镜,老远就对着叶凡挥手打招呼。叶凡却跟做贼似地浑身不自在,深怕被同事看到,赶紧钻进车里。“我发现我们单位离你们这儿还近,我刚过来的时候才用了二十分钟…”

 杜宏昇一边开车一边和叶凡聊着家常,叶凡却实在打不起精神,只是勉强点头应付,这样过了一会儿,面馆便到了。

 叶凡是这里的老主顾,一到店里老板就热情地了上来,看到杜宏昇时打趣道:“小叶,这回总算是带男朋友过来了吧?”

 “不是啦,这是我师兄。”“哎呦你看我这眼神,又猜错了,不过我说小叶啊,你什么时候也带个男朋友来给老板瞧瞧,我给你免费!”

 “好啊。”叶凡笑着,却免不了心里泛起一阵苦涩,就连老板都还记得段亦风,可是他们却再也没机会一起在这儿吃面了,物是人非,她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揪着,始终放不下。

 由于心里想着上次和段亦风来这儿吃面的情形,叶凡面对杜宏昇便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倒是杜宏昇胃口不错,吃了面还要了碗鸭血粉丝,一边吃一边同叶凡聊天说笑。

 叶凡面上应付着,心里却愈发不耐起来,只想赶快回家。可惜偏偏天不从人愿,等两人吃完走出面馆,发现天空竟然飘起了雨丝,而且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叶凡郁闷了,这天气预报可没说今天会下雨啊,早上还好好的呢,怎么要回家了就变天了?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杜宏昇却丝毫不在意,反倒还有些高兴:“小凡,下雨了,我送你回家吧。”

 叶凡对天发誓,她可真想赶快甩掉这师兄,可她就是那么不争气地没带伞,只好点了头。两人驾车回家,正巧遭遇城市的交通晚高峰,而叶凡回家那条路又恰好是公主干道,车堵得要命,加之天气不好,更是车如蚁爬。叶凡心里本来就堵得慌,如今看到这车,愈发犯闷,就在这个时候,车载广播里文艺腔的DJ开始放起了音乐。

 “我曾以为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以为抬头就能看到了你的笑颜\你在人群之中对我回眸的一笑\我以为遇见了永远…”

 又是这首《永远》,叶凡还记得第一次才沈乔的车里听到这首歌时的情形,那歌词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那带着淡淡忧伤的曲调,似乎能抚平一切的痛苦和烦恼。

 雨越下越大,天空已经昏暗,长长的街上车灯闪耀,如同一条闪烁着星光的银河,蜿蜒向世界的尽头。

 在歌声中,叶凡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洒阳光的午后,段亦风静静地坐在阅览室靠窗的书桌旁,阳光从他侧面洒下来,他抬起头与她的目光对视,时间在阳光的尘埃中静止,那一刻她也以为自己遇见了永远…

 “小凡,小凡!”杜宏昇的声音打断了叶凡的思绪。叶凡回过神,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车竟然已经开到了她家小区门口,外面还在下着雨,一盏路灯的光照着雨丝连成了线。“谢谢你送我回家。”

 叶凡朝杜宏昇点了点头,准备下车。“等一下!”杜宏昇忽然叫住她“那个…你等一下,我给你去拿…拿把伞…”“不用了,这点路我冲过去就行了。”“不!”杜宏昇的态度异常坚决“你坐一会儿,我去后备箱拿伞。”

 他不等叶凡说话,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外面是哗哗的雨声,叶凡在车里等了一会儿,那首《永远》不停地在脑海中盘旋,心中对那个男人的思念忽然如同这延绵地雨,疯狂地滋生着。

 就在这时,杜宏昇拿着伞冲了回来。“谢谢。”叶凡伸手去接,他却忽然把手缩了回去,紧接着另一只藏在背后的手迅速伸了过来,一束鲜红的玫瑰出现在叶凡的面前。

 “我…”杜宏昇显得有些拘谨“我其实刚才就想给你了,小凡,你做我女朋友好吗?”叶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架势惊呆了,半晌之后,她摇了摇头:“对不起,我…”

 “我知道这样做很唐突,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不想让自己后悔,所以也请你考虑了之后再拒绝我好吗?”

 杜宏昇打断她,眸子映着对面路灯的光,无比真诚。叶凡忽然怔住了。她第一次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在向着爱情勇敢的前进,只为不让自己后悔,而她呢?她只是被一句含糊其辞地话就打成了缩头乌,在那儿自怨自艾,欺骗自己的感情。

 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一句话:与其后悔没有做,不如做了再后悔。那犹犹豫豫伸出去想要接玫瑰花的手停住了。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说完这番话,趁着杜宏昇分神之际,叶凡推开他冲出了车门。雨哗哗的下着,顷刻间淋了她全身,可她却转身开始奔跑。

 “等一下!”杜宏昇在身后喊她“你去哪儿?”“我也不想让自己后悔!”夜幕中,传来叶凡的声音,伴着哗哗地雨声,显得格外坚定。***

 段亦风从机场赶回家的路上,正好遇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计程车在高架上堵了足足三个小时,等他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天地间全是滂沱地雨,整个城市被雨水冲刷得一片寂静。

 他匆匆上楼,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不久前自己也曾这样从机场匆匆赶回家中,在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沙发上那个睡着的女孩。有那么一个瞬间,段亦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天,叶凡睡在沙发上等他。

 门开了,里面是空地屋子,漆黑一片。段亦风很快清醒过来,嘴角不溢起一丝苦笑:是这场雨下得他神志不清了吗?竟然让一向冷静的自己,生出那样荒诞的幻想来。

 自嘲在转瞬间即逝,段亦风走进屋里,顺手关上门,将手里的钥匙和行李统统丢到一边,然后松了松系着的领带,将自己整个人埋进了沙发里。

 这是他出差回家最好的休息,在不开灯的客厅里,静静感受这个家的气息,尽管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可是却充斥着他熟悉的气息,让那旅途的劳累在冥想中渐渐散去…

 然而今天,段亦风坐在这里,却静不下来。不仅仅是此刻,在刚才踏下飞机的时候,他就开始心神不宁,脑海里时不时地浮现出叶凡的身影。

 他曾以为自己是一时的意,借着工作的机会出去忙一段时间就能把这事给忘记,可是他发现自己错了,一周在异国的忙碌工作非但没让他忘了叶凡,反倒还让他愈发思念起她来。

 他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的细语莺声,更想念有她在身边时空气中弥漫着的温暖味道,这是此刻这空地房间无法比拟的。

 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段亦风忽然觉得有些头疼,他左手捏着眉心,右手拿起手机,屏幕上有几条未看的短信,都是段誉让小姨代发的。“爸爸,下雨了,你路上要小心哦!”“爸爸,我今天很厉害,自己吃了一条鱼哦!”“爸爸,我想你了!”…儿子稚气的语言让他的心稍稍宽慰了些,一条条地翻看下雨,就在他的手指触到下一条短信的时候,忽然失了神。

 那条短信是叶凡发给她的,短短两个字“晚安”发信时间停留在五月一号凌晨两点零八分,要不是现在看到时间,他就没有注意到他们发短信的时候已经那么晚了。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正在修一支曲子,收到叶凡短信的时候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的,可从几条短信的时间来看,自己的信息一发过去那丫头就回了,很显然是守着等他的,可那时他却没有注意到。

 看到这儿,段亦风心里不免有些感动,手指停留在通话键上,凝视许久,却久久没有按下去。这样也不知发了多久的呆,忽然门铃响了,这才打断了他的思绪。这么晚了,会使谁呢?他将手机放到一边,起身过去开门。

 “请问哪位?”他对着通话机问。楼下寂静一片,只有哗哗地雨水声。“谁按的门铃?”段亦风又问,不想哪家的小孩在恶作剧吧,正准备将话筒摁下,忽然话筒里传来一个怯怯地声音。

 “段大哥…”段亦风心里咯噔一声,几乎没听她下面讲什么,就迅速打开门冲了下去。叶凡冲到段亦风家楼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得好像从水里捞起来似地了,头发和衣服全都漉漉地黏在脸上、身上,双手抱着胳膊,冷得瑟瑟发抖。她心中是胆怯地,却还是咬牙按下了那个熟悉的门牌号。

 “请问哪位?”那声音带着一份倦意,令她不由得浑身一震。她没敢回答,内心做着天人战,甚至于怀疑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就在这个时候,段亦风又问了一句:“谁按的门铃?”

 她终究还是咬了咬牙,弱弱地应了她一声,然而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门口的通话机里却一阵沉默,叶凡心里一沉,深怕她听出自己的声音连门都不愿意给她开。

 就在她瑟瑟发抖,心里不是滋味的时候,电梯却忽然叮的一声响了。叶凡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好像要从口蹦出来似地,时间在那一刹那变得格外漫长,她眼巴巴地望着那缓缓打开的电梯,在看清那冲出来的身影时,终于忍不住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段亦风冲出电梯,迅速打开门,叶凡颤抖着的身影顷刻间映入他的眼帘,她显然在雨里淋了很久,浑身都透了,头发黏在脸颊上,未干的雨水顺着发梢一滴滴落下来。

 她的脸上全是水,眼睛红红的,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那一刻段亦风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揪起来了,没等叶凡做出反应,就冲过去将她紧紧抱入了怀中。

 他的怀抱出奇的温暖,体温一点点传进叶凡被雨水淋得快麻木的皮肤里,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人好像踩在棉花上,脑袋都有些眩晕。

 这一定不是真的,一定是在做梦!叶凡那样想着,忽然大胆起来,既然是在做梦,那干脆就豁出去吧,于是她张嘴,用颤颤的声音说:“段亦风,我喜欢你!”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