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26章
 沈乔的嘴角了一下,没说话。这边,叶凡还觉得不过瘾,继续骂道:“我不知道莉莉怎么看上你的?没出息没主见,敢做不敢当,这么听你妈的话,你一辈子在家跟你妈过吧!等莉莉孩子生出来,就当没你这个爹,有爹还不如有口锅!”

 “你说完了没?”沈乔表情明显有些扭曲。“没!我今天非骂死你这个负心汉,男人当成你这样也真不容易,有头无脑,就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长脑子有什么用,还不如长口锅!”

 Tony在一旁听得脚一软,差点瘫倒,妈呀!这姑娘什么来头?竟然有胆这么骂老板,完了…老板要发飙了!就在他担心不已时,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沈乔却忽然笑了:“骂完了吧?没骂完继续啊,不过我提醒你,莉莉还在医院等我。”

 “啊?”还憋着一肚子火准备发的叶凡一下子怔住了“你说什么?”“我说,我在澳洲了一个月刚回来,手机没开是因为飞机上不能开机,这样回答你满意了吗?”

 “什么?”叶凡顿时呆住了“你去澳洲了?那你怎么不跟莉莉说?”“那你要问她有没有给我说的机会。”这个…叶凡语,好像马莉是说估计不接沈乔电话来着。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麻烦你让一下好吗?锅小姐。我现在要去医院看我老婆孩子了。”锅,锅小姐?叶凡一囧,反地往旁边退了步,眼看着沈乔走过去,低头同已经看呆了的Tony低头说了句什么,Tony回过神,赶紧匆匆地走了。

 “这是你女人?”沈乔朝一旁的段亦风看了眼,同情地摇了摇头,拍拍他的肩,说了句“保重。”

 转身上车离开。留下段亦风站在原地,看着惊呆了的叶凡,含笑不语。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凡措手不及,等她回过神,宾利早就一溜烟地开走了,一道目光朝这边来,她抬起头,对上了段亦风的含笑的眼睛,脸顿时涨得通红。

 完了完了,刚才太投入,忘记注意形象了!定了定神,叶凡故意岔开话题道:“我不放心那家伙去看莉莉,我们赶紧跟上去。”说着,扭头要往车里钻,却被段亦风一把拉住了胳膊。

 “你觉得我们现在去还有必要么?”“有!”叶凡斩钉截铁道,谁知到那男人是不是嘴上一套,背后又一套,她说什么都不能让马莉再吃亏了。段亦风失笑:“你就不怕去做电灯泡?”

 被这一问,叶凡又激动了:“有什么好怕的?我今天就要去看着他俩,看那姓沈的在我眼皮底下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想欺负我们家马莉,我让他这辈子也姓岳!”

 段亦风终于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他揽过她,在她耳边柔柔道:“你不怕,我怕。”“啊?”叶凡一怔,奇怪地看向段亦风“你怕什么?”

 “我怕…”他故意顿了一下,暧昧道“我怕他们做我们的电灯泡。”说完,打开车门,不由分说把叶凡拖了进去。怎么忽然扯到自己身上来了?坐在车里的叶凡有些郁闷,偷偷瞥眼看一眼开车的段亦风,眉目含笑,与以往似有些不同。她心里隐隐有些紧张,弱弱道:“那个,晚的了,我要回家了…”

 “恩,我送你回去。”段亦风应声。不是吧,就这样?怎么觉得他好像还有阴谋呢?叶凡心里有些忐忑,不断从后视镜里偷看段亦风的表情。看上去很正常,可又觉得不正常,到底怎么了呢?正郁闷着,马莉的短信来了。

 “叶子,他来了,谢谢你。”接到她的消息,叶凡激动地不得了,赶紧回了一条:“太好了,不要让他再欺负你了,否则我帮你灭了他。”

 等了好久,马莉的短信才回过来。“锅小姐,手机辐影响孕妇健康,你说的事我会照办的,不用谢。”

 拿着手机,叶凡一脸黑线。这个沈公子果然是万恶的资本家出身,有仇必报,非常之阴险狡诈无加没人,很黄很暴力。

 就在她心里诅咒了沈乔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时候,车已经不知不觉地驶入了她家附近的巷子里,车速减缓,慢慢停了下来。“怎么不开了?还没到…唔!”她的话没说完,就被从身边而来的一股力道带过去,重重攫住了

 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吻,长驱直入,叫人毫无招架之力。叶凡被吻得昏头转向,整个人几乎贴在他口,为了不让自己从车座上滑下去,只好伸手紧紧圈住他的脖子,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段亦风依依不舍地放开她,低声在她耳边道:“我们继续一下刚才在停车场的话题好吗?”

 叶凡把脑袋埋进他口:“其实我想带你去见我…”话未完,一道刺目的光从车窗外进来。叶凡顺着手电筒的光往外望去,惊得瞪大了眼睛:“爸?妈!”***“爸?妈!”叶凡叫完,脑子一片混乱,不知该说什么。

 叶援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心目中的乖女儿,竟然有一天会欺骗他们,还在车里和一个男人亲密的拥吻,这简直颠覆了他对自己女儿的认识。

 更别说叶凡她妈了,早在一旁看傻了眼,脸的不可思议。看到父母那震惊中带着失望的表情,叶凡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苦涩,开门下车,开口想说什么,却被叶援朝制止了。

 “什么都别说,我们先回家。”“可是…”叶凡心里难受,目光望向段亦风。段亦风打开车门,打算和她一起去。“这位先生,我不管你跟我女儿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但是现在是我们的家务事,请你先回去好吗?”叶援朝的态度不容拒绝。

 “爸,他是我…”“你别说话!”叶援朝打断她,声音严肃,面无表情。

 叶凡顿时怔住了,心里绞过似地难受。对方既然已经那么说了,表明他就算再坚持,也只能使情势变得更糟糕,段亦风停住脚步,在向叶凡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后,斩钉截铁道:“伯父伯母,无论如何请相信我对小凡是真心的。”

 “是真心就不该在这里偷偷摸摸。”叶援朝说完,拉起女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段亦风站在原地,目送着叶家三口的离开,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叶凡跟父母上了楼,回到家里,气氛异常压抑,谁都没先开口说话。沉默是无声的压力,持续的越久,越令人无法招架,叶凡终于忍不住开口:“爸、妈,你们听我说好吗?”

 “你要说,不该等到现在。”叶援朝一看便知已是气极。比起她爸,她妈的态度稍好,但是由于刚才那一幕,也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他妈开口问:“女儿,你告诉妈妈,你跟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开始的?”

 “两个月前。”叶凡老实回答。“什么?你们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了!”他妈被女儿给惊到了,怪不得最近老觉得女儿有些不对劲,原来是因为谈恋爱了!“既然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我…”叶凡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见女儿言又止的模样,坐在一旁的叶援朝心里顿时想到了什么,脸一沉,问:“那个男人看上去比你大很多,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做人第三者了?”

 “不是的!”叶凡急忙摇头“爸、妈,我不会做那种事的!”“那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们?”

 “那是因为…是…”叶凡终于没法再隐瞒下去了,低声道“他结过婚…有…有个孩子…”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几乎轻到听不见,可还是入了两老的耳朵。几乎是一刹那的功夫,家里风云变,叶凡她妈的脸色几乎煞白。

 “什么?你跟一个结过婚的男人谈恋爱?对方还有个孩子!你,你,你…”她妈是那种极封建的人,听到这话儿差点晕过去。她爸更是在一旁不停地摇头叹气:“女儿啊女儿,你真是糊涂啊!”“爸!妈!我心里一点儿都糊涂,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那是因为你很傻很天真!”她妈打断她“就是因为你没有恋爱经验,才觉得他喜欢你,像这种结过婚的男人,早就是情场老手了,你这种黄丫头他一个手指头就能骗来。”

 “妈,你别那么说,他对我是真心的。”“真心,什么是真心?他当初对他前也不是真心?”“不是的,小誉的妈妈过世了…”

 “好了,别说了!”叶凡还要解释,却被她爸狠狠打断了,叶援朝的脸色很不好看,沉着眼,眉头紧锁“你就是让那男人蒙了心了,我们再说也没用,反正我跟你妈都不会同意你们交往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那斩钉截铁的话语,让叶凡顿时如坠冰窟,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爸!”“别说了,我们都需要静一下,你可以回房去了。”“妈!”叶凡还想说。“女儿,别说了,妈妈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眼中尽是失望。那一刻,叶凡的心随着这眼神坠了下去。与此同时,在叶凡家楼下,黑色的路虎静静地停着,段亦风站在车旁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抽烟。自从当年段誉的母亲过世,他不顾朋友们的反对,把段誉当亲生儿子一样带在身边开始,他就再也没过一烟。

 可是今天,他却抑制不住这心中的郁结,自己爱的女人就在楼上接受父母的拷问,而他一个大男人却只能在这楼下苦等,这复杂的心情让他无法专注精神,只有一接着一的抽烟。

 烟蒂微弱的光在路灯昏黄的灯光里忽明忽暗,他的眼直盯着叶凡家的那扇窗户,灯暗下又亮起,带动着他此刻心情的起伏。活了三十多年,他已经很久没像今天这样不知所措了,就仿佛回到了年轻时,毫无经验,心神不宁。

 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手中的第三烟快烧完的时候,他深了一口烟,将燃尽的烟蒂丢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然后关上车门,打算上楼。

 无论如何,不能让叶凡一个人孤军奋战,哪怕这一上去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段亦风在心里打定了注意,却在脚步跨出去的那一刹那,被手机铃打断了。

 是司倩倩打来的,铃声一直响个不停。他接起电话,不容分说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现在没空。”可司倩倩却慌忙道:“不好了姐夫,你赶快过来,刚才我警察局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那个人出狱了!”

 段亦风的心里咯噔一下。与此同时,叶凡家楼上的灯也啪得一下熄灭了。段亦风狠狠地捏了捏拳头,道:“你等着,我马上就来。”宁静的夜里响起汽车的引擎声,黑色的路虎缓缓启动,在昏黄的灯光中,缓缓开出小区,驶向黑夜。叶家楼上,叶援朝隔着窗户的玻璃目睹这一切,目光垂了下来,失望的摇了摇头。

 ***整整一晚上,叶凡都没合眼,她想下楼找段亦风,可是她爸却时不时地从门外走过,探看她的情况。

 她想打电话,可是手机被父母没收了,让她一个人好好想想。想?能有什么好想的呢?父母的态度都已经那么明确了,要她想的无非就是如何离开他,可是对于现在的叶凡来说,她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段亦风了…

 她觉得很痛苦,像有两股力量在自己的心里左右扯,闷得她透不过气来,想哭却不出来,唯有安慰自己段亦风现在就在楼下等她,他离她那么近,在默默地传给她力量。

 这样好不容易熬过了整整一夜,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房外总算没有了脚步声。叶凡估计她爸妈这样守了一夜,应该也是累了,泛酸的眼睛,她想出去透透气。

 门才一打开,就看到像个门神似地坐在房门口的叶援朝,原来她爸不是去睡了,而是搬了张椅子,干脆坐在了她的房门口。叶凡心里一惊,顿时有些心虚。叶援朝没有骂女儿,只是问道:“想通了吗?”

 叶凡一阵沉默,不敢去看父亲的眼睛看到女儿这样,叶援朝布血丝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嘴里喃喃:“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叶凡鼻子一酸,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爸,你别这么说。”叶援朝摇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朝女儿招了招:“叶子,你过来。”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