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27章
 叶凡不知道她爸想干什么,有些忐忑地走了过去,才到她爸跟前还没站稳,只听“啪”得一声,然后左边脸颊就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她爸打她。

 从小到大连骂都舍不得骂她的爸爸,竟然打了她一个巴掌!叶凡完全愣住了,不觉得痛,也不想哭,就是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叶援朝一把拉过女儿,将她拉到窗前,随着窗帘的掀开,早晨的阳光刺进叶凡眼里,她有些睁不开眼。

 “你看看!”叶援朝把窗户拉开,指着楼下“你给我看清楚了,那就是你口中说的,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男人,你倒是看看,他现在在哪里?”

 叶凡还没从那个巴掌里回过神,就看到在一片惨白惨白的刺目阳光里,他们家楼下那盏路灯下面,她幻想了一夜的精神支柱,连同他的那辆车,全都消失不见了,楼底下空空如也。

 心里忽然被只无形的手狠狠掐紧,毫不留情地往下甩,重重落在地上。憋了整整一夜的泪水,就那么肆无忌惮地落了下来。她忽然想到了昨晚在停车场,段亦风手机桌面上那张段誉母亲的照片,一种难以名状地苦涩在心头迅速泛了开来,传遍全身。

 她含着泪说:“他可能…可能家里有事…”“你看看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叶援朝一针见血道。“真的,他…他工作很忙,而且他儿子可能…可能有事也说不定…你把手机给我,我打电话问他!”她带着哭腔,语气慌乱。

 “女儿!”她爸稳住她“醒醒吧,人家根本没把你当回事!不过是看你年轻漂亮,想玩玩而已,你怎么还不懂呢?女儿啊女儿,你真是想气死老爸啊…”叶援朝重重叹着气,仿佛一时间苍老了许多。叶凡终于忍不住,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段亦风果然一个电话都没打来,毫无音讯,就像人间蒸发。那些曾经说过的情话还犹在耳边,那个说话的人却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消失了踪影。

 叶凡简直不知道自己这个周末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每一秒都像是在过一年,前一秒还在拼命保存那心中最后一丝幻想,后一秒却被狠狠打击,这般周而复始,折磨着她的身心。

 这样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一,家里人都让她请假休息几天,她却毅然决定去上班。没错,此时此刻,也只有上班能让她忘记段亦风了,尽管那根本不可能。

 叶凡坚持一个人做公车去了单位,期间坐错了一班车,坐过了两个站,来来回回地好不容易到了图书馆,人已经迟到了。

 她也没心思去打卡机那儿写事由,拖着脚步进了办公室,却见自己桌边围着一群人,就连平里很少下来的黄主任都在。

 不就是迟到么?用得着那么大动干戈么?就在她疑惑之际,有人看到她喊了声,紧接着所有人都散了开来,这时叶凡才看清楚自己桌上摆了个巨大的盒子,盒子上还系着一个粉的蝴蝶结,看上去很是华丽。

 她有些纳闷,却见小林走了过来,道:“叶子,那是什么东西啊?”什么什么东西?叶凡本来就没心思,被这么一问,更不知所谓了,愣了半晌,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这时,黄主任也走了过来:“小叶,你知不知道马莉今天早上辞职了?”“什么?!”听到这话,叶凡总算有了点精神,诧异地望着黄主任,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男朋友送她过来的,留了封辞职信,然后把这个放你桌上了。”小林指了指叶凡桌上那个巨大的礼盒。叶凡心里奇怪,打起精神走过去。

 小林在一旁早就迫不及待了,递上剪刀,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盒子很快被打开了,巨大的盒子中央静悄悄地躺着一封信,围观的同事全都发出了失望的叫声。哎,怎么就一封信啊!叶凡却没失望,因为她知道,这就是马莉的风格,如果她在盒子里东西,那才奇怪呢!她把盒子里的信那出来拽在手里,不顾同事们的询问,朝洗手间走去。

 那地方虽然不雅观,但此时此刻,确实是最安静的地方,可以让她好好读一读这封信。信是用手写的,马莉的字很漂亮,属于飘逸潇洒的一类。信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叶子: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去澳洲的飞机,沈乔说那里安静,适合养胎,我倒不那么觉得,我觉得只要有你的地方,我就能安安心心地把孩子生下来,因为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朋友。

 可惜我现在得听孩子他爸的,你也知道他这个人很…不写他了,他在瞪我。总之,我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等回国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你白白胖胖的干儿子了。

 什么?你不信我儿子会白白胖胖的?附照片一张,有图有真相。爱你的莉莉看完这封信,叶凡觉得鼻子酸酸地,她把信封里的超音波照片拿出来,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点,分不清男女,更别说看得出白白胖胖了,可是就是这样一张模糊的照片,却显得那么温暖,仿佛真的有一个生命在上面跳动着心脏。

 照片的背后,马莉写了一行字:怎么样?看出是男孩了吧,以后你跟大叔生个女儿,我可以考虑要她做儿媳妇,不过前提是长得要像她妈妈一样漂亮善良哦,否则我怕沈公子不同意。

 唔,他说跟你做亲家,不如找口锅…看到这里,叶凡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泉涌似地涌了出来。

 这个世界就是那样令人捉摸不透。有些爱情经历风雨,终于开花结果,而有些,却失在茫茫未来之中,她想回首去找,却发现原来什么都没有…***

 整整一天,叶凡心情低落,工作也心不在焉,出了好几次错误。下午黄主任过来,看到她这个样,以为是马莉辞职她心里难过,随口安慰了几句,还让她早点下班。

 她点头应了下来,却因为想起以前的事情误了下班的时间,直到他妈打电话来催,她才赫然醒过来,抬头一看都已经快七点了。

 她妈以为女儿出了事,在电话里急得要死,为了不让爸妈冲到单位里来接她,她只好调整了一下情绪,赶紧收拾东西出门。

 走出图书馆大门,她反地朝对面路边的树下望了眼,如果在以前,段亦风一定会在那停好了车等她,可今天树下只有一辆陌生的银色越野车,怎么看有种物是人非,人去楼空的感觉。

 哎…叶凡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去等车。忽然,树下停着的那辆越野车发动了,朝她走的方向缓缓驶过去。

 彼时,叶凡已经走到了最近的那个公站牌下,由于已经过了下班高峰,站牌下等车的人并不多,她站定了没一会儿,那辆跟在她后面的车就开了上来,停在了她面前。

 叶凡一怔,以为对方是要下来,赶紧往旁边靠了靠。结果她走一段,那车就开一段,正奇怪着呢,车窗忽然摇了下来,银色越野车里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跟她招了招手:“进来。”

 啊?叶凡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左右看了一下,确定这站牌下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才指了指自己:“我吗?”

 “是啊,快进来。”那人好像有点急,伸手把那幅巨大的黑色墨镜往鼻子下拉了拉,出两个眼睛“认不出来了?是我!”啊!叶凡这才反应过来,这…这不是秦诺么?“快进来,我怕狗仔队拍到。”

 秦诺说着,又把眼镜扶了上去。叶凡当时没多想,只觉得既然是认识应该没关系,打开门就进去了,才一进去她就有点后悔了。

 怎么就进来了呢?段亦风不是让她别跟圈子里的人走得太近么?想起段亦风,她心情又低落了,尽管这整一天,她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他,可一不小心还是那么轻而易举的想起来了,要是以后都这样,她真能忘得了他么?“喂,你在想什么呢?”

 秦诺问。叶凡回过神,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摇了摇头:“没什么,你有事吗?我要回家了,我妈刚打电话来催我。”

 “也没什么事,就想谢谢你,顺便给你这个。”秦诺不知从哪儿拿了个袋子出来。“这是什么?”叶凡奇怪地打开了,只见纸袋里放了张CD,还有些高档化妆品,愈发感到奇怪“这个…给我?”

 “是啊!”秦诺大方点头“其实前几天Demo出来的时候我就想给你了,谢谢你帮我说话,让段老师帮我写歌。”

 秦诺这一说,叶凡总算是有点明白了。敢情是段亦风终于接受了他的邀歌,秦诺以为是自己替他说了好话,所以来谢她了。叶凡把袋子退了回去:“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说什么。”

 “你客气什么呀,要不是你帮忙,段老师哪有那么容易帮我写歌,拿着吧,一点心意而已。”

 “不是的。”叶凡心里觉得有些憋憋的“你真的误会了,其实我…我没那么大影响力啦!”她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些。可是秦诺还是看出来了。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他问。“没什么,我还是回去吧,很晚了…”叶凡作势要开门下车,被秦诺给拦住了“到底怎么回事?”“真的没什么!”叶凡要下车。

 “不说清楚,不准下车。”秦诺还来劲了。此情此景,叶凡被得急了,只好说了句:“我们分手了,就这样,你让我下车吧!”

 “什么?”秦诺顿时愣住了,他其实刚才还是抱着这个姑娘好玩的,想逗一下的心态,没想到事情那么严重,顿时说不出话来。两人沉默了很久。叶凡这时也觉得自己的态度可能太过了,对方其实真没什么恶意,于是便放低了声音道:“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不过我真的要回去了,我妈在等…”

 “是他说分手的吗?”秦诺忽然问。叶凡有些措手不及,半晌,摇了摇头:“他没说。”“难道是你要分手?”秦诺有些惊讶。

 “也不是,其实…”叶凡见瞒不下去了,便对着秦诺,草草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她故作轻松地摊了摊手:“就是这么回事儿,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可能我们俩个在一起真的不适合…”

 “就这样?”秦诺忽然打断她。“就这样。”叶凡点头。“你们女人真麻烦,没事想那么多干嘛?说不定段老师只是遇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了,有话说清楚多好啊?”秦诺这个人虽然玩世不恭,但是对段亦风却相当尊敬。

 “再重要的事,打个电话给我总没碍不着吧?”叶凡反问。这回轮到秦诺语了。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叶凡的手机忽然响了,她妈又发短信来催了。

 “我要回家了…”叶凡说了句,要走。忽然,手里的手机被抢了过去,还没等叶凡反应过来,她那只用了快两年的手机就划了弧线,被扔到后车座去了。“你干什么呀?”叶凡急了。“没什么,既然你帮过我,我也帮你一次呗。”

 秦诺说完,发动了车子,直向段亦风家驶去。叶凡在车里直叫他停下,他却不听,开得很快,叶初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求你了,秦诺,我不想过去,快停车…”“你不去就永远不知道真相,你就那么想跟他分手吗?都不争取一下?”

 “我…”叶凡被问得失语,恍惚了一阵,车竟然快开到了。她有些紧张起了,不知道一会儿真见了段亦风该怎么面对,要问他那天晚上为什么会离开吗?其实这个问题,她又何尝不想问个明白呢,只是她是那么怕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所以才会这般犹豫,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打一个。

 此时,秦诺的车已经开到了小区门口,保安在门口把他们拦下,要求出示身份证。叶凡心里紧张极了,趁秦诺在那边对付保安,目光忍不住朝段亦风住的公寓楼下看去,这一眼,她完全愣住了。

 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巧的事儿,他们过去,段亦风正好下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叶凡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

 为什么?明明只是一天未见,?*坪蹙醯霉撕芫煤芫茫嫦刖驼饷闯骞ィプ∷牧熳游仕雒靼住?br/>

 叶凡想到这儿,不知哪来的勇气,开门下车要跑过去。然而,她跑了才几步,却瞥见两个身影跟在段亦风后面匆匆忙忙地走出来,一个是司倩倩,还有一个…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