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28章
 叶凡定定看了好一会儿,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从脑海里冒了出来,与眼前这张脸重合起来,她的脑袋忽然轰得一下,一片空白。她是,司清言。秦诺对付完保安过来,看到叶凡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问:“你怎么了?”

 叶凡好像没听见,定定看着前方。秦诺以为她紧张,还拍了拍她的肩安慰:“你不会是紧张了吧?没什么的,肯定是个误会…”

 “秦诺。”叶凡忽然打断他,声音和刚才不太一样,她说:“我想回家。”“来都来了,回去干什么?哎,那不是段老师的车么…”秦诺一眼就认出了段亦风的路虎,上去要挥手。“秦诺!”叶凡叫住他“我们走,我想回去,求你了…”

 秦诺这才察觉到叶凡声音的异样,好像在颤抖,他感觉回过头去看,这一眼他也愣住了。眼前的女孩穿着单薄的衣衫,脸色白得可怖,现在明明是夏天,她整个身体却似乎从冰窖里刚出来似地瑟瑟发抖。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怎么会成了个样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秦诺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好好好,你先别激动,我带你回去…”

 他不停安慰着,将她带上车。就在叶凡被秦诺扶着上车的时候,段亦风正好开车从另一边出去,由于被门口的盆栽挡着,他并没有注意到叶凡。车开出小区大门,他一脚踩下油门,片刻过后,他带着他的秘密一起,消失在了这条街的尽头。***回家的路上,叶凡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秦诺本想问个究竟,几次张嘴,却又放弃了。他是个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叶凡现在的模样,像受了极大的创伤,不是他一个外人用几句话就能劝好的。

 与其多嘴一问,还不如沉默来得恰当。当秦诺把叶凡送回家的时候,叶母已经在楼下盼了女儿很久了。

 远远看到女儿坐在一辆很高档的车里,还以为她又跟那个结过婚的男人在一起了,气冲冲地过去想兴师问罪,哪知道开车的竟然是个年轻人,长得帅,还有几分眼

 叶母愣住了,看着女儿从车里下来,这才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略带责怪地问:“小凡,这么晚,你去哪了?知不知道爸妈在家里等你等得很着急啊!”秦诺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阿姨,你别怪小凡,是我把她带出去散心了。”“你是?”叶母疑惑地看着他。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秦诺,是叶凡的朋友。”叶母这才想起什么,惊讶地问:“你是秦诺,电视里经常唱歌的那个秦诺吗?”

 她虽然上了年纪,但好在电视看得多,对秦诺略有耳闻。被认出来的秦诺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说什么,就被叶凡给打断了。

 “我先上去了。”她说完,低着头往楼上走。叶母见状,赶紧跟上去,一边跑一边回头朝秦诺道:“小秦,我们先上去了,以后常保持联系啊!”留下秦诺站在那里,一脸的哭笑不得。回到家后,叶凡不顾母亲的追问,直径走进房里,关上了门。

 随着房门的关闭,原本还在死撑的她终于控制不住,瘫靠在了门上。外头响起母亲急切的敲门声:“小凡,你怎么了?快开门啊!别下妈妈!”

 那声音从响亮到模糊,渐渐好像消失在了耳边,叶凡突然觉得很冷,就好像跌进了一个很黑很黑的山里,四面全是森的风,吹得她四肢都冰凉冰凉的。

 刚才在段亦风家楼下的那一幕,在她眼前不断的被重复,那张长得和段家相框上的女人,一模一样的脸,深深地烙印在了叶凡的脑海里。

 段亦风不是说她死了吗?小誉不是说她没有妈妈吗?为什么,为什么她刚才会看到她活生生地和段亦风在一起?眼睛是不会撒谎的,是段亦风骗了她,小誉的母亲根本就没有死!也就是说,她是个第三者,一个被骗得团团转的第三者!

 这太好笑了,简直像一场荒诞剧!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笑,但是她还没笑出来,眼泪就已经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了下去。

 曾经她自己为很了解段亦风了,可是从昨晚到今天,短短一天的时间,他却残酷地用行动,一步步地改变了她的看法。

 原来父亲没说错,她是傻瓜,是笨蛋,是个被感情冲昏头脑的白痴!她为他献出了一切,为他受尽了奚落,甚至为他不惜反抗父母的命令,到头来得到的却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那个男人为何会如此狠心,欺骗她的感情,践踏她的最严,到最后甚至连解释都没有,就带着自己的老婆,离开了她的世界。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叶凡好想放声大哭,但是她张开嘴,却发现自己连呼吸都很困难。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好像在嘲笑她的无知,天花板仿佛在头上不停地转着。

 她把拳头狠狠砸向地板,直到手指的关节被磕破,渗出血丝,也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因为她的心比这疼千倍万倍。

 段亦风的谎言像一把世界上最锋利的刀,狠狠切割着她的灵魂。她人生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爱一个人,会被伤得那么深。

 “小凡,妈妈求求你,别再这样糟蹋自己了,为那种人不值得啊!”母亲在外面不停劝着她,沙哑的声音带着哭腔,隔着门,一阵阵传进叶凡的耳朵里。

 叶凡从悲痛中回过神,心里愈发难受。被谎言伤害的不仅仅是她,还有他的整个家庭,父亲这几天一直郁郁寡,白发都多了不少。

 母亲更是为了她的事彻夜难眠,生怕她想不通做傻事。曾几何时,她以为父母*,连她喜欢谁都要干涉,知道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全世界都抛弃她的时候,只有父母依旧不离不弃地站在她的身边,陪她度过这最难熬的日子。

 想到这儿,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打开门,扑进门外母亲的怀里。“妈,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

 “傻孩子!”叶母将她紧紧抱住“你有什么错?都是我的错,都怪我着你相亲,不为你考虑,你才会走错路。是妈妈没用,是妈妈没保护好你…”“妈,你别说了!是我错了,都是我错了啊!”她在母亲怀里失声痛哭,哭出自己心中的委屈,哭出对段亦风的感情,哭出那些海誓山盟,哭出铭刻在心中,与段亦风在一起点点滴滴的回忆…

 那一夜,她在母亲怀里下定了决心:从今以后,她要与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好好地为自己,为家人活下去,决不再为欺骗自己的人,掉半滴眼泪。

 由于大哭了一场,第二天叶凡起的时候,眼睛肿肿的。为了不影响上班的形象,她找了一副墨镜戴上,正要出门,就被母亲给喊住了:“小凡,今天就别上班了,在家多休息几天。”

 “不用了妈,我没事。”一夜之间,她说话的语气都似乎成了很多。尽管心中的伤口还未愈合,但是她却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可能一辈子躲避,即使那个人走了,生活仍然要继续。

 “行,那你路上小心,晚上早点回来。”带着母亲的叮嘱,叶凡下了楼,像往常一样做公车,熬过这个城市拥挤的早高峰,去图书馆上班。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昨晚哭太多的缘故,她今天有点精神不济,总觉得恍恍惚惚的,好像有人跟着她,几次神经质地往后看,又毫无发现地扭过头。

 快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正巧遇到也来上班的小林,对方趁她不注意,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叶凡被吓了一跳,差点叫起来。

 “你干嘛啊?开个玩笑而已,别人还以为你见鬼了呢!”小林笑道。“不是的。”叶凡摇摇头“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

 “不可能吧?这大清早的,就算跟踪狂也没那么早起啊!”小林说着,四下看了看,突然抓着叶凡的手叫起来“小凡小凡,你看那边有人拿着照相机,是不是在拍我们啊?”

 叶凡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花坛后面有个男的,手里拿着相机,鬼鬼祟祟地蹲着。对方看到自己被发现了,转身就跑,哪知才走了两步,就听见小林杀猪似地叫了起来:“有变态啊,快来抓这个偷拍狂啊!”正好图书馆的保安在旁边,听到小林的叫声,几步上前,将那人抓住了。“别别别!”对方赶紧大叫着解释“我不是偷拍狂,我…我是记者!”

 记者?叶凡觉得好奇,也跟着小林走了过去。“什么记者?哪家报社的?姓谁名谁?来这儿干什么?回答不出来,扭送公安局!”小林气势汹汹。

 “你们误会啦!我是《大嘴爆报》的记者,来采访这位小姐的!”对方慌忙掏出记者证,趁着保安查看他证件的机会,又对着叶凡一阵拍。

 “你干嘛啊!”小林发火了“你有病啊,大嘴爆报不是八卦杂志么?你不去拍明星,你拍我同事干嘛!”

 那人才不管小林,不停朝叶凡按着快门,一边拍一边问:“这位小姐,请问你叫什么,跟秦诺什么关系?昨晚秦诺为什么送你回家呢?你戴墨镜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呢?我们杂志很想采访你,可不可以啊?”

 对方竟是追踪秦诺绯闻的狗仔队!这让完全没有对付娱记经验的叶凡一下子慌了神,与此同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事情好像要闹大了!***回家的路上,叶凡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秦诺本想问个究竟,几次张嘴,却又放弃了。他是个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叶凡现在的模样,像受了极大的创伤,不是他一个外人用几句话就能劝好的。

 与其多嘴一问,还不如沉默来得恰当。当秦诺把叶凡送回家的时候,叶母已经在楼下盼了女儿很久了。

 远远看到女儿坐在一辆很高档的车里,还以为她又跟那个结过婚的男人在一起了,气冲冲地过去想兴师问罪,哪知道开车的竟然是个年轻人,长得帅,还有几分眼

 叶母愣住了,看着女儿从车里下来,这才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略带责怪地问:“小凡,这么晚,你去哪了?知不知道爸妈在家里等你等得很着急啊!”秦诺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阿姨,你别怪小凡,是我把她带出去散心了。”“你是?”叶母疑惑地看着他。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秦诺,是叶凡的朋友。”叶母这才想起什么,惊讶地问:“你是秦诺,电视里经常唱歌的那个秦诺吗?”

 她虽然上了年纪,但好在电视看得多,对秦诺略有耳闻。被认出来的秦诺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说什么,就被叶凡给打断了。

 “我先上去了。”她说完,低着头往楼上走。叶母见状,赶紧跟上去,一边跑一边回头朝秦诺道:“小秦,我们先上去了,以后常保持联系啊!”留下秦诺站在那里,一脸的哭笑不得。回到家后,叶凡不顾母亲的追问,直径走进房里,关上了门。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