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30章
 “闭嘴!”段亦风低吼了一声,一向温润如玉的他,从未有过如此的失态。司倩倩愣住了,良久才不服气地嘟哝道:“姐姐都回来了,你还想那个叶凡做什么?那种普通的女人,怎么跟姐姐比,她连我都比不上…喂,你别走啊!我还没上车呢!段亦风,你这个混蛋!”

 她朝着车开走的方向气得跳脚,但却已无济于事了。“对不起。”秦诺一边开车,一边向叶凡赔礼道歉“问没想到这帮狗仔队盯得那么紧,我已经听到消息就赶来了,还是给你惹麻烦了。”

 叶凡对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那些人什么时候才会走啊?要不你去跟他们解释一下,说我们其实没什么的。”“你觉得刚才我这样把你救出来,现在还要特意去澄清,他们会信吗?”“那怎么办啊?这样下去连我爸妈都要被扰了。”

 “这个嘛…”秦诺有点为难“通常遇到这种事,我都是不理会的,他们闹一阵,觉得没意思,就会走的。”“一阵是多久啊?”叶凡慌了神。“少的话三五七天,多的话也就个把月吧。”

 “什么?!”叶凡差点叫起来“他们要这样折腾个把月?!”秦诺也很无奈,只好安慰她:“其实没什么的,熬一下就过去了…”

 “这怎么熬啊?我才两天就快疯了,你让我熬一个月?”“实在不行,我请客,你随便去哪儿避避风头吧,就当…去旅游?”

 叶凡:“…”尽管叶凡很鄙视秦诺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是依目前的情况,也只有出外避风头这个方法看上去还比较靠谱了。

 就这样,为了不再受狗仔队的纠,也为了不影响到家人和朋友,叶凡在和父母商量后,连夜收拾东西,乘上了开往乡下老家的火车,避难去了。

 ***叶凡活那么大,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上娱乐版的头条,看着眼前报纸上那一排硕大的加黑体字标题…《花心男也玩纯情,秦诺圈外女友曝光》,她只能无奈苦笑。

 火车已经开了三个多小时了,尽管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但叶凡知道自己离是非已经越来越远。

 就像秦诺说的,这种事闹一阵就过去了,娱乐圈本来就是个喜新厌旧的地方,永远有层出不穷的八卦供人追逐,她的名字很快就会被抛弃和遗忘。

 如此说来,段亦风也算圈子里的人吧,或许他根本就习惯了这个圈子的规则,喜新厌旧,玩玩则已。虽然叶凡总是在这样忍不住想起那个人的时候,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能再重蹈覆辙,要把那段记忆彻底忘记。

 然而一次又一次刻意地提醒,怎么看都像是在自我麻痹,自欺欺人。火车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站。叶凡拖着沉重的行李准备下车,本想将看了一路的报纸一并拿走,却被坐在身旁的大姐不由分说地拿走了。

 也罢,就当给自己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放弃从那是非之地带来的一切,包括感情。叶凡这样想着,终于感到了些许的轻松,她深了一口气,迈出了“重新做人”的第一步。叶凡这次回的老家,也是叶凡母亲的娘家,由于车程遥远,山路崎岖,平里他们一家人只有逢年过节才难得过来一次。

 这次叶凡只身一人要来住半个月的消息,对常年见不到外孙女的姥姥来说,可是件大事。她一早便通知了和自己一起住的儿子和儿媳,给叶凡张罗了丰盛的晚饭和温暖的铺。

 这里没人知道她在家里发生的事情,面对的是姥姥和舅舅、舅妈充微笑的脸庞,叶凡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她觉得自己这次来对了。

 就在叶凡回到老家,决定平复一切,重新做人时,远在那铁轨那一头的S城却并不平静,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即将上演。

 当段亦风按响门铃的时候,秦诺正蹲在电脑前LOL,突然而来的门铃声令他分了心,不仅被队友抢去了好几个人头,自己还搭上了一条命,当他好不容易复活准备去报仇的时候。

 轰…塔被推了,秦大帅哥的心在滴血。此刻,门铃声再度响起,他憋着一口恶气,气冲冲地站起来准备去骂几句愤,不曾想门外站着的人竟是段亦风,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段…段老师,你怎么会来?”眼看着自己尊敬的师长,此刻好像换了一个人般,沉默地看着自己,那锐利的眼神直进人心底,看的他浑身发。作为不速之客,段亦风并没有多卖关子,他开口便问:“小凡去哪了?”

 小凡?秦诺这才回过神,想必段老师一定是看了最近的八卦,误会自己跟叶凡有什么,所以才来兴师问罪。意识到这一点,秦诺立马解释道:“段老师,你千万别误会,我跟叶凡…”

 “我再问你一遍,她在哪?”这个一向温润如玉的男人,今天竟像发了狂似地,没等秦诺解释完就一步上前,拽住了他的衣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秦诺始料未及,即使他极为尊敬段亦风,但作为一个才二十出头的热血男儿,忽然被人这么莫名其妙地拽住,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加上想起自己刚才被推掉的塔,新仇旧恨一起上,秦诺被怒了。

 “段亦风,我尊敬你才喊你一声老师,你再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气了。”他板着脸警告对方。然而,段亦风并没有因此而放手,他此刻已经忘了以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是不该和秦诺这样的年轻人计较的,而这一切全是因为叶凡的突然失踪。

 其实早在三天前,他在图书馆门口目睹秦诺带着叶凡冲出记者包围的时候,就已经很想这么做了。他本以为,自己只要安顿好了司清雅,就能找叶凡父母摊牌,把所有的事都解释清楚,然后像叶凡求婚。

 可他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竟发生了那么多事,等他发现自己可能需要提早向叶凡解释一切的时候,她却忽然像人间蒸发似地,打电话不接,找去图书馆说休假了,去她家更是被叶凡的母亲指着鼻子骂骗子,还说自己的女儿已经回头是岸,跟大明星秦诺好了,让他死了这条心。

 原本,段亦风就对八卦杂志上那些无中生有的报道很是介意,如今被叶凡母亲这么一说,顿时就克制不住。

 他当然不信叶凡会那么快移情别恋,但是秦诺不是省油的灯,叶凡涉世未深,如今扯上这个圈子里的人,一定会受伤。当然,他也嫉妒。作为一个成的男人,段亦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强烈的嫉妒心了。

 他恨不得现在就见到叶凡,现在就把所有的事跟她解释清楚,现在就向她求婚,可她却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叶凡在哪里?”段亦风紧紧地拽着秦诺的衣领,手臂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你放手!”秦诺动了怒,试图推开段亦风。然而,为了出镜长期锻炼出来的身体并没有让他占据丁点的优势,甚至还不如段亦风。

 这让自以为在年龄和身体上都占尽优势的秦诺有些恼羞成怒。为此,他幼稚地决定从另一方面打击段亦风:“你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我知道她在哪儿,也不会告诉你的,她现在是我的人。”

 话一出口,就被段亦风挥手揍了一拳。很久很久以后,秦诺回忆起这件事,仍为自己一时冲动的嘴行为感到万分后悔,但此刻,他却只对自己英俊的脸庞被揍感到万分心疼,被怒了他,也不甘示弱地向段亦风进行的反击。

 冲动的结果就是,两个大男人在秦诺家门口打了起来,响声惊动了秦诺家隔壁的邻居,人家一看这两人不要命的架势,哪敢劝架,直接就报了警。

 警察赶到现场时,两人已经打了一段时间了,虽然谁也没占上风,但秦大帅哥的伤显然更集中在脸上些,以至于当经纪人赶去警局保释秦诺时,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大哥,你这是拿自己的演艺前途开玩笑啊!”虽然经过警察的一顿教育,此刻已经有些后悔了,但秦诺还是很不甘心道:“又不是我的错,还不是因为他先动的手!”段亦风此刻正在做笔录,警察怕他俩再打起来,立马指着秦诺教训道:“还没受够教训啊?关你两天信不信!”

 秦诺立刻噤了声,低着头嘴里不地小心囔囔。此刻,他的经纪人王哥却急坏了,他根本没想到跟秦诺打起来的人竟然是刚给秦诺制作新专辑的段亦风,万一因为这件事,新专辑泡了汤,那可完蛋了。

 想到这儿,王哥也不顾秦诺还在那儿不了,心急火燎地跑过去给段亦风道歉:“段老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跟那小子计较,你别看他光长个了,其实脑子还没发育呢,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你说谁头脑简单!”秦诺在旁边抗议,被警察给拍了下去。“闭嘴,再说一句话就拘留你!”可怜的秦诺只好再次愤愤不平地闭了嘴。

 明星深夜进警局这样的新闻,永远也逃不过狗仔队的眼睛,更何况这次绯闻的主角还是最近炙手可热的大明星秦诺,而和他一起进警局的人就更夸张了,竟然是一向以低调高品质着称的音乐制作人段亦风。

 加上两人正在合作新专辑,这料就更优的报了。所以,还没等事件主角段亦风和秦诺做完笔录,警局外就已经出现了不少闻风而来的记者,翘首以待两人的出现。

 结果,没等到主角,却等到了另外的惊喜,一个大半夜戴着墨镜口罩的女人匆匆忙忙地出现在了警局门口,敏锐的狗仔队们很快就察到此人正是当红偶像司倩倩。

 事件再度升级,狗仔队们的眼里迸出了火花。“姐夫,到底怎么回事?姐姐她…”“别说了!”段亦风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司倩倩倒霉的,好端端在家睡觉,被通知段亦风进了警局,急急忙忙来保释他,却被一群狗仔队堵得差点连衣服都被扯破了。好不容易进来了吧,又被段亦风凶。再加上看到一脸伤的秦诺坐在一旁,顿时就明白了七八分,气不打一处来。

 “姐夫,你是不是又为了那个女人?姐姐都已经回来了,你就不能收收心吗?她有什么好的,值得你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你可是公众人物,别被个小了心智!”

 “你给我闭嘴,不许那么说小凡!”段亦风猛地站了起来。司倩倩被吓得立刻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嘴,她从没见过段亦风这样的失控,这个收敛了十多年的男人,今天第一次爆发,竟是那样的恐怖。

 她看着他的眼睛,心有余悸。“姐…姐夫,我不是那个意思…”“说了多少遍,别再叫我姐夫。”

 “可是…”她还想继续说,却终究因为理亏和害怕,闭上了嘴。***段亦风和秦诺打架打到警局的事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很快查出了事件的原委,立刻又针对叶凡进行了好一番报道。

 叶凡身在老家,几乎与世隔绝,自然不知道外面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倒是她父母这几天连门都不敢出,一个头两个大。

 “老头子,咱们女儿平时看上去不怎么起眼,我还老担心她嫁不出去,没想到一受起来竟然闹出这么大动静,这些天我真觉得像在做梦一样…”叶凡的母亲这几天被媒体烦得没了脾气,躲在家里无奈自嘲。叶援朝沉着脸,一言不发。

 “没想到那个离过婚的男人还跑去跟秦诺打架,都这年纪了,打架能解决什么问题啊,做事怎么可以这么冲动,该不会是真心喜欢咱家闺女吧…”叶母说到这儿,声音愈发微弱,像在喃喃自语。

 “别说了!”叶援朝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是不会同意小凡去给人家做继母的,你给她打个电话,叫她在老家多呆几天,千万别让她知道姓段的家伙为了她跟秦诺打起来了,不然依她的性格怕是又要动摇。”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