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你唱情歌 下章
第36章
 此刻,叶凡早已把母亲的叮嘱抛在脑后了,她不想段亦风伤心,一点都不想。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从刚才发现他抽烟时的嗔怒,到此刻害怕他伤心所表现出来的妥协,段亦风心中一阵触动,紧紧抱住了叶凡。

 “养父母那里我会带你去,不管他们是同意还是反对,都不会改变任何事情,我来这的目的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代,给过去画上一个句点。

 虽然这对我来说就好比重新回忆了一遍最痛苦的经历,但是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地放下过去,以一个全新的自己,与你开始新的人生。

 小凡,答应我,永远不要再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我爱你,爱到已经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该怎么过了,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没有你我将不再是我自己,所以,请你不要再离开我!”

 这是他俩重逢至今,段亦风第一次如此主动地提及那次的误会,也是他第一次在叶凡面前暴自己内心的恐惧。

 此刻,他不再是平时那个稳重、理智、有成竹的段亦风,而变成了一个脆弱、感、如履薄冰的男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情。

 叶凡在不知不觉中了眼眶,紧紧抱住段亦风,承诺:“我保证,不会再离开你,以后的日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直到永远!”

 “我也是。”他说完,再次吻住她,用无声的吻向她承诺,天荒地老,此情不移。沟通让叶凡终于解开了心结,这天下半夜,她没再做恶梦,十分顺利地一觉睡到了天亮。

 天亮时分,两人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启程赶往d城郊外的公墓,段亦风的就葬在那里。

 一路上,段亦风对她讲述了许多他和之间的往事:“还记得有一次,我贪玩摔坏了腿,不知从哪里找来一辆轮椅,非让我坐上面,一路把我推回家,边推边向街坊邻居宣传,我家孙子‘捡了个大元宝’,害得我一个月没在街坊面前抬起头来…”

 叶凡静静地听着,在脑海中默默勾勒出了一个老人鲜活的形象,她有着头的银丝,穿着朴素而干净的外套,脸上永远带着温暖的笑容,目光中是对孙儿无限的慈爱。

 那一刻,叶凡觉得自己仿佛也和段亦风一起经历了那段年幼时光,他的喜怒哀乐,他的酸甜苦辣,都像是融入了她自己的记忆中一般,深刻而难忘。

 她是如此的投入,以至于,当两人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叶凡竟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快就到了?”“从出发到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段亦风提醒她。原来都过那么久了,叶凡吐了吐舌头,问:“接下来该往哪儿走呢?”

 “那。”段亦风手指向一条沿山的小路“山有点高,你可以吗?”这不是小看她吗?叶凡抬头:“当然,不就是爬个山嘛,我体力很好的,你别小看我!”段亦风笑而不语。这让叶凡愈发觉得段亦风在小看她,于是卯足了劲冲在前头,想证明给段亦风看,这种程度的山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最后,在她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证明了自己…是一只彻彻底底的弱。爬不动了…脚步好重…呼吸困难…救命…叶凡回过头,看着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大气都不一口的段亦风,哀怨道:“那个…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累了?”段亦风笑着问。“不累,才走了这么点路,我怎么会累呢?我只是想停下来喝口水,你也渴了吧?我给你拿…喂,你干嘛?不要…啊!”就在她忙着给自己找借口之际,原本走在她身后的段亦风忽然大步流星地走到她面前,二话不说蹲下身,一手圈住她的,一手抱住她的腿,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地公主抱。

 双脚离地地那一刻,叶凡简直惊呆了,直到段亦风抱着她走出了好几步,这才回过神,两颊通红:“你干什么呢?快放我下来!”

 “不是走不动了吗,我抱你上去。”“谁说我走不动了,我走得动,你赶紧放我下去,让人看见多影响市容!”“第一,这里没人。第二,这里也没市。你有听说过‘影响山容’吗?”“…”叶凡无语了,只能由着段亦风将她抱上了山。

 段亦风的就葬在这座山山的公墓里,这些年,由于墓葬改革,这周围的一片山陆陆续续全都修成了墓地,冬至时节,来扫墓的人络绎不绝。

 见了生人,叶凡愈发觉得不好意思,催促着段亦风将她放下来,可那家伙却好像没听见似得,执意要抱着她往前走。“放我下来啦!”“段亦风,你在不放我下来我可自己跳了啊!”“亦风,放我下来嘛…”

 她各种威,他一副不为所动,就在两人闹得最开心的时候,段亦风忽然停下了脚步,直直望着前方,原本含着笑意的双眸忽然如坠冰霜。

 “怎么了?”叶凡察觉到什么,回过头,看到他俩正前方站着一个貌似六十出头的男人,他只身一人,穿着一件厚实的黑色呢大衣,中等个头,脸型削瘦,鬓角花白,额头刻着几道不深的皱纹,眼眶微微凹陷,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年轻时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三人碰面,除了不明所以的叶凡之外,其他两人均是一脸严肃,既不声响,也不动弹,就这样隔着十几米的距离,相互对视。叶凡实在忍不住了,低声问段亦风:“怎么回事?他是谁啊?你们认识吗?”

 “他是我爸。”原来是他爸啊…什么?那是段亦风的爸爸!叶凡一个哆嗦,差点滚到地上。***

 虽然叶凡这次跟随段亦风来d市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拜见他的养父母,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与他的家人见面,别说穿件像样的衣服了,就连一个像样的姿势都没有。

 一想到自己第一次与未来岳父见面,竟是被段亦风抱在怀里,叶凡尴尬得简直想跳崖。为了缓解这尴尬的场面,叶凡手忙脚地从段亦风身上爬下来,硬着头皮自我介绍:“伯父你好,我叫叶凡,是…亦风的…”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只因为段业宏向她投来的眼神,带着一丝令人生畏的凌厉,把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她吓了一跳。

 “他是我女朋友。”段亦风搂住她的肩,坦然地替她接了下半句。段业宏的脸上依然没有笑影,朝她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叶凡刚被他那张扑克脸吓到,如今见段业宏虽然没有笑影,但至少向她打了招呼,顿时受宠若惊,赶紧想方设法地找话题:“伯父,真巧啊,您也来看吗?”说完,她就觉得自己这个问题简直蠢哭了,段亦风他爸不是来这儿扫墓的,难不成还是来这儿野炊的吗?段业宏点了点头,没说话。

 “那我们一起吧…”这话题实在是没法再继续下去了,叶凡用眼神向段亦风求救。也叶凡乞求的目光中,段亦风终于松了口:“爸,既然来了就一起吧,我很久没来看了。”

 “好。”段业宏点头,严肃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影,语气中更是带了几分为人父的慈祥,让整个气氛缓和了许多。

 叶凡看在眼里,总算稍稍松了口气,被段亦风牵着手往前走。相比两人牵手而行的亲密,段业宏身为一个父亲,却默默走在一旁的模样,不得不令叶凡对这对父子的关系产生了诸多揣测。

 虽然她早就从段亦风口中得知他与养父的关系不尽如人意,但是像此时这般连一点点眼神交流都没有的局面,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她甚至开始担心,自己才第一次与段家人见面就如此尴尬,要真等到正式见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

 叶凡越想越烦心,直到段亦风停下脚步,她才发现的墓地已经到了。墓碑光亮,墓地干净,墓旁两颗松柏生机,可见段亦风不在的这段日子里,这里并未被疏于照顾。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对这块墓地再好的打理,也补偿不了老人家在弥留之际仍无法见孙子最后一面的遗憾。段亦风冷冷地看了眼自己的养父,回过头,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白色波斯菊花束轻轻地放到了墓碑前。

 一阵风吹来,几片白色的花瓣无声掉落,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地段业宏终于开口了:“亦风,我们谈一谈。”“祭拜完,我会和小凡回去一趟,有什么话留着那时候说吧,正好我也想和你们谈一谈解除收养关系的事。”

 段亦风的回答很冷淡,仿佛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是一件再小不过的寻常事。可是叶凡却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原来段亦风是心存着要跟养父母断绝关系的心思才会来这儿的吗?为什么他之前什么都没提过?

 段业宏也因为这句话怔住了,但仅仅只是稍纵即逝的惊讶,很快他的神色便凝重了起来,几乎是质问着说:“你真打算跟我们解除收养关系?”“没错,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谁说的?”段业宏忽然有些失态“我不同意!”

 “毕竟是你们抚养了我,如果有要求,提多少我都会答应的,如果不同意,我也会遵照法律履行赡养你们的义务,只要不干涉我的私人生活,解不解除收养关系我其实无所谓。”

 面对养父的忽然变脸,段亦风表现得十分坦然。即使久经商场,见惯了人情世故,段业宏还是被儿子的这番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段亦风继续道:“其实我不过是站在你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毕竟妈不想见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解除收养关系对大家都好。我很感谢你们收养我,供我吃喝,让我念书,你们在我身上所付出的,我一定会加倍偿还…”

 “别说了!”段业宏打断儿子的话,几乎已经暴跳如雷“我养了你,就是给了你一条命,现在你翅膀硬了想飞了,也不想想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哪儿来的,还?你拿什么还?”

 段亦风的神色没有因为暴跳如雷的养父而产生分毫的变化,不卑不亢道:“您说的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给我的,但唯独这条命是我自己的。

 当初就算你们没有收养我,我一样能在孤儿院里长大,哪怕最后沦为一个乞丐,也终究是个人。”段业宏被这番话气得直哆嗦,眼通红地瞪着儿子:“谁告诉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了?所有人的命都是父母给的,你也一样!”

 “没错,所有人的命都是父母给的,我也不例外。可惜我父母生了我却不要我,既然如此,我的命就是我自己的。况且,这事关我的亲生父母,跟今天的话题无关,没什么好谈的。”

 段业宏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瞪着儿子,一瞬间就像苍老了十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晚上我还是会带小凡过去,至于那件事,我建议您回家跟您夫人商量一下,我想她一定会比您冷静。”

 段亦风说话的方式越来越疏远,甚至已经改口称养母为“夫人”显然早已在内心打定了主意。改变来得太突然,叶凡甚至还没缓过神来,就已经被段亦风拉着走出了好几米。

 身后,段业宏忽然说了句:“谁说你的亲生父母跟我无关了?”段亦风的手颤了颤,僵直着身子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从小就很聪明,看得出美琴对你的敌意,也看得出我对你的疏远,你总是在这个家里扮演最没有存在感的角色,从不像你弟弟亦云那样向我们提出任何非分的要求,因为你深知自己是被收养的,你觉得我根本就不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会收养你,仅仅只是因为凑巧吗?”面对段业宏的一连串问题,叶凡能够感受到段亦风的手越握越紧,他没有做出任何的回答,只是脸色越来越沉。

 “美琴是个精明的女人,钱对她来说比命还重要,哪怕一分一毫都害怕被人夺走。依她的个性,就算生不出孩子,也不会去收养一个未来可能继承家族事业的儿子,当初我说服她的时候,她明确告诉我想要一个女儿。可是为什么我们最后收养了你?为什么她愿意花钱让你去国外念书?为什么他会那么怕你回来?”

 段亦风终于不再背对着养父,回过头,定定地看着养父,等待答案。段业宏轻轻叹了口气:“因为是我坚持要收养你的,因为是我在你出国后还继续往你账户里打钱,因为我是你的…亲生父亲。”

 当他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整个场面都凝固了,段亦风终于不再一脸冷漠,他的眼中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愤怒,那种被人深深欺骗,从内心迸发出的无法抑制的愤怒。

 “当年我为了事业,抛弃了你出生寒门的母亲,娶了出生豪门的美琴,直到一年后,你母亲车祸过世,我才知道一直单身的她竟然有个尚在襁褓中的儿子。

 我当时心头一惊,派人暗中调查,得知原来在我们分手的时候,你母亲就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了,她没有对我死烂打,而是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把你生了出来。

 她过世之后,你被送去了孤儿院,我暗中托人照顾你,想方设法不让别人收养你,只为寻找机会,可以弥补我的罪孽。

 后来,我总算想到了办法,贿赂医生假造了一份不孕报告,让美琴相信我和她没法生育,最终说服她收养一个孩子。

 就这样,在我的几番设计之下,我和美琴收养了你,起初美琴对此并没有任何怀疑,直到她意外受孕,并顺利产下了你弟弟亦云,她才渐渐起了疑心。

 我知道纸包不住火,可是亦云也是我的孩子,我不想他刚出生父母就离异,为了打消美琴的疑虑,我开始在所有人面前疏远你,甚至把你送去了你那,只为让美琴相信,我爱自己的亲生儿子胜过自己的养子。

 这整件事,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他对你视如己出,是因为她知道你是我们段家的血脉,她觉得当初她没有阻止我抛弃你的母亲,是她的错,直到临死之前,她依然对此耿耿于怀。” M.bbBbXs.COm
上章 为你唱情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