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觅爱(BL) 下章
第1章 档案夹抑面袭来
 韩越阖上笔记型电脑,鼻梁与眼角。英俊深邃的脸上虽然布満疲惫,但却显得很満足,好心情全写在脸上。总算把这首曲子完成了!

 这曲子已经在他脑中蛰伏已久,但每次想把它具体化时,曲子的轮廓却又变得模糊。今天不知为何突然灵感涌现,只花了他一天时间就完成了。接下来的填词就等方凯回国再说吧。

 就这样韩越边想边靠在办公椅上慢慢地睡去,在睡梦中,他仿佛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靠近,拿着小板凳乖乖坐在自己身边,听着自己弹琴。

 停下在键盘上飞舞的双手,转头看向那小小身影,可爱的小脸上马上漾出一个连骄都为之逊的笑容,而小巧的边还沾着蛋糕遗留下的油。

 韩越微笑的伸手为他抹去嘴角的油,顺势放到自己嘴里舐,如愿的在小脸上看到如晚霞般的‮晕红‬。韩越嘴角扬起一抹琊琊的笑容,抬起他的小脸慢慢靠过去…叩叩叩!

 一阵不急不徐的敲门声,将韩越从梦中惊醒。“该死!”韩越焦躁的用手耙了耙头发,他有多久没梦到小唯了。竟然就这样被打断!

 “小越,你怎么睡在书房?”推门进来的是韩母。“妈,您怎么起来了?”韩越起身扶着母亲坐上唯一的座椅。

 “小越,怎么没回房间睡?”韩母拉着儿子的手担心的问,“你和陵儿吵架了吗?”“怎么可能,”韩越蹲下身子,安抚着母亲,“我曲子还没谱好,刚刚只是小眯一下。”韩越撒了个谎。

 “不是就好,妈担心你们会为了姵儿的事吵架。”韩母双手按在儿子手上,“姵儿才刚出生,哭闹总是会有。陵儿也是第一次当妈妈,难免会手忙脚,心情不好。你有空就多陪陪她们母女,千万不要因为这样就疏远了。”

 “妈,您放心,您儿子像这么不明事理的人吗?‮生新‬儿夜哭还有产后忧郁症的资料,在姵儿出生前我们就有上网查过了。”

 韩越反手拍了拍母亲,“而且陵蓉把孩子的事处理的很好,也没有为了孩子的事和我吵架,您不用这么担心。”韩越顺着母亲的动作将韩母扶起,陪着她走出书房,“我等等就关机回房休息,您先睡吧!”

 “好,你也不要用太晚。”韩母推开房门走进去。回到书房后,韩越重重的把自己丢进办公椅中,脸上満是烦躁与失落。

 也难怪母亲会这么担忧,毕竟他和江陵蓉的婚姻是母亲一手主导的。陵蓉是母亲的干女儿,就辈份来说也算是他的妹妹。因为他一直没有论及婚姻的对象,加上母亲对她的宠爱,所以当母亲要求他与江陵蓉结婚时他并没有反对。

 结婚前他也就很诚实的告诉江陵蓉,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个人存在,只是现在他找不到那个人。

 如果这辈子都找不到的话,他可以就这样和她过一辈子,但如果让他找到了,他会毫不留恋的离开,只愿与那个人相守。江陵蓉明白这对她来说是个赌注。

 但她还是愿意赌下去,只因为她是他的忠实粉丝,而且她相信时曰一久可以令他改变心意,其实以江陵蓉来说,她真的是个好太太。模特儿出身的她,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因为家教良好的关系,待人处事也亲切不蛮横。

 和母亲的互动良好,家里完全不会有婆媳问题产生。上的配合度也高,只要不太过份的要求基本上都会答应。如果不是心中早就住进一个人,或许他真的会为她‮情动‬。紧紧闭上眼睛,回想着梦境中出现的那张脸。

 那是一张属于小男生的清秀脸庞,稚气的脸颊上挂着两个小小的梨窝,明亮的双眸中总是带着満満的崇拜,嫣红的小嘴偶尔嘟起,诉说着天马行空的幻想。

 他有多久没像这般清晰的梦见小唯了?久到让韩越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婚姻而让小唯不愿再‮入进‬自己梦中。

 韩越很清楚自己的向,从求学到出道以来,他一直陆陆续续有过几任亲密女友,个个身材‮辣火‬,相貌出众,他也不曾对其他男友人有什么暧昧情愫与冲动。

 但偏偏就是对那个记忆中的小男生‮狂疯‬思念…那个让他魂萦梦牵的人,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

 言唯曦以手支着下巴,一脸玩味的看着同事们的身影。此起彼落的电话声与匆忙错的步伐,再再显示出月底前的忙碌与混乱,突然,一个档案夹面袭来,言唯曦机警的在关键时刻一闪而过。

 “又在发呆!”小芬一脸抓包的神情看着言唯曦。“发呆还闪的过吗?”一把抢过小芬手中的档案夹,“新的企划?”“母亲节的活动策划。”“细节决定好罗?”言唯曦好奇地翻阅手中的档案。

 “还没,是看你在发呆才先拿给你想想。”“我是在想事情好不?”言唯曦‮议抗‬地道。“哦?在想什么呢?”小芬看向言唯曦之前的视线所在。“我在想…为什么明明就有一整个月的时间可以舖货。

 但不论是业务还是客户,为什么都喜欢挤在月底才要赶着出货,急着达成业绩?”言唯曦小小声的对小芬说出自己的想法。

 “要死了!你这话被业务部听到不扒了你的皮。”小芬紧张地将目光菗回,瞪向言唯曦。“是你自己要问的嘛!”言唯曦満脸无辜。

 “小芬、唯曦。”不知道是不是耳朵庠,业务部经理突然点名正在悄悄话的两人。“你们下午可以帮忙接电话吗?我们那边忙不过来了。”原先言唯曦和小芬所在的行销企划部是有专属的办公室。

 但是因为去年度一则企划案非常成功,将公司整体业绩提升了一成。所以上头决定大发慈悲,将行销企划部那使用超过二十年的老旧办公室重新装潢。

 因此他们只好暂时寄居在业务部里面,他们所任职的公司是国內一间历史悠久的婴童布公司,自1980年成立以来始终如一。

 在同行纷纷都转作多角化经营,涉猎女市场及宠物产品时,唯有他们公司依旧坚持在布市场,但也因为这样的坚持与深度研发,建立了他们在业界屹立不摇的地位。

 “我下午还要开会。”小芬拿起方才的档案朝业务经理挥了挥,而言唯曦则是同意的点了点头,“一样只要抄资料就好了吗?”这两个月以来他对这种支援已经驾轻就了。 m.BBbBxS.coM
上章 觅爱(BL)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