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觅爱(BL) 下章
第3章 那时候还小小
 今天有缘能见上一面,不知道可不可以向他要个签名?应该不会被小芬骂吧?进门前他有点紧张地理了理因小跑步而有点紊乱的仪容,再三检查确认没问题后才推门进去。

 “打扰了!”才一进门言唯曦就感觉到有股视线一直在注视自己。那紧盯着他移动的视线,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这股庒力让言唯曦不敢随意东张西望,低着头快步走到小芬身旁。当言唯曦正要开口询问时,身旁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叫唤,“小唯!”

 言唯曦闻声转过头去,站在眼前的正是公司这次的代言人…韩越。真不亏是天王级人物,现场一见还真是电光四,帅气十足呢!

 但是他怎么会认得自己?还叫的这么亲密熟悉呢?“你认不出我吗?”看着言唯曦从惊转为疑惑的表情,韩越笑得有点无奈。

 “唔…”言唯曦蹙着眉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摇‬,“抱歉。”韩越眼中那难掩的‮奋兴‬之情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他真的想不出什么时候和这位大人物扯上关系过了。

 “那…这样呢?”虽然有些失望。但韩越很快的取出一枚十元硬币。硬币像是活泼的小老鼠般,在他指间灵活地翻转。

 “啊!”言唯曦睁大双眼盯着那枚在不断翻转的铜板,不可思议的指着韩越道:“大、大哥哥?!”***“真是吓我一跳!”

 言唯曦向坐在对面的韩越说道:“真没想到韩越竟然会是大哥哥你呢!”应韩越的要求,现在贵宾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单独相处。

 “真令人难过,我可是透过电话就认出你来了。”原来那天突然挂断的电话就是韩越拨的。因为女儿小姵的布用量大,加上他们夫俩都不方便出门采买。所以他们都是直接打电话到布公司叫货送到家里。

 刚好那天江凌容因为有一个外拍活动要进行,也刚好那天言唯曦替业务部接销售电话,才这么凑巧的让两人再次遇上,那朝思暮想的声音,就算是经历过数次变声期,也逃不过韩越那双拥有绝对音感的耳朵。

 “因为形象差太多了嘛!”言唯曦急忙为自己辩解。谁想像的到,当年那个温文儒雅的大哥哥,竟然会是那个在萤幕上那个总是一副酷酷模样的韩越啊!

 “真的差很多吗?”言唯曦用力的点了点头,“差超多的,完全想像不到!”“哪。那个比较帅呢?”韩越坏心肠的问。“咦?”没察觉到韩越恶作剧般的口吻,言唯曦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都很啊!只是气质不同而已。”

 “好吧。那就原谅你好了!”韩越起身言唯曦的头发,顺势将人拥进怀里紧紧抱了一下,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真的让我找到你了!”

 “大、大哥哥?”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言唯曦完全不知所措。“不记得了吗?小时侯我们常常这样抱在一起,那时候你还小小的,软软的…”韩越笑笑的放开言唯曦。

 “不过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差别。”先这样就好,他可不想一下子就把人给吓跑。“大哥哥!”言唯曦‮议抗‬的叫唤。身高没有破170一直是言唯曦最不甘愿的事。可能是小时候营养失调的后遗症吧!好在他的身材比例还算不错,矮归矮,但勉強也算个衣架子。

 “这样也不错啊!”韩越又言唯曦的发顶,“有小鸟依人感觉。”目测他们应该差有十几公分,把他抱在怀里刚刚好。“我可是男生耶!”言唯曦嘟囔着说。

 “别气,别气。”韩越蹲在言唯曦面前,双手捏着言唯曦的脸颊,“来,笑一个让我看看。”言唯曦还真的被韩越的动作逗笑了。因为这正是小时候韩越哄他时最常做的动作。

 ***griffin:在线上吗?阿竞:“在啊?阿竞:“有事?griffin:你还记得我提过的邻居大哥吗?阿竞:“怎么可能不记得阿竞:“你都提过几百次了。”

 griffin:“哪有几百次…”griffin:“我们相遇了。”阿竞:“怎么会?”阿竞:“你不是连他叫什么鬼都不知道吗?”griffin:“没礼貌!”

 griffin:“是他先认出我的。”阿竞:“隔这么久还认得出来?”阿竞:“你们怎么遇上的?”griffin:“最近公司和他有个合作案。”

 griffin:“他现在指名要让我负责。”阿竞:“哦?合作案?”阿竞:“他做什么的?”griffin:“他就是我常听的那个歌手。”griffin:“韩越。”

 阿竞:“嗯?这还真巧。”阿竞:“那你空窗已久的恋情要展开罗?”griffin:“…”阿竞:“怎么了?”

 griffin:“他已经结婚了。”griffin:“你都没在看新闻…他老婆去年才生一个孩子。”阿竞:“哥哪有那个时间看影剧新闻。”阿竞:“要陪你喝一杯吗?”

 griffin:“没这么严重啦!”griffin:“只是有点小失望而已…”阿竞:“不过这种事还真少见。”阿竞:“虽然谈不成恋爱。”

 阿竞:“但起码可以让你当作下一部作品的大纲。”griffin:“=_=”griffin:“这算是安慰吗?”阿竞:“乖乖。”阿竞:“看开点。”

 阿竞:“改天哥再带你去见见世面。”阿竞:“世上好男人很多的。”griffin:“不用了。”griffin:“有缘自然会遇到。”阿竞:“你啊…当和尚去吧!”阿竞:“哥会负责供养你的。”

 griffin:“去!我要出家你也逃不了!”阿竞:“我还情愿你去当和尚也不要傻傻地陷入不该陷进去的感情里。”griffin:“这种分寸我还掌握的住。”阿竞:“…吧?”

 阿竞:“就怕你会曰久生情。”griffin:“我会时时提醒自己的。”阿竞:“记得脑袋清醒点!”阿竞:“哥去开会了。”griffin:“这么晚了?”阿竞:“暑假档期要计画了。”阿竞:“下周的会议记得要参加啊!”

 看着陆竞宸最后的一句留言,言唯曦撇着嘴把笔电阖上,其实前几天遇见韩越时,说不激动是骗人的。因为父母早逝的缘故,所以从小言唯曦是和一起生活的,原先只有两人的生活,因为年纪渐长而结束。

 小时候寄住二叔家的那段曰子里,韩越可以说是自己小小心灵里唯一的救赎。当时的二叔虽然让与他搬到家里居住,但是因为二叔上班时间长,再加上惧內…因此根本无法干涉二婶婶如何对待与他,那时的行动已经不是很方便,正常来说他应该要陪在身边照顾。

 但是,因为二婶婶很不喜欢他,整天叫他去做小孩子难以承受的家事,再藉由做错事来对他加以打骂。所以都叫他出去,情愿自己一个人难过些,也不要他在家里活受罪,而二婶婶只要一发现自己出门。

 就会把门反锁,让他就算有钥匙也进不了家,按电铃也不开门。所以当时的言唯曦常常目睹同龄玩伴被家人接回去的温馨画面,而自己则要待在黑黑的公园里等二叔带他回家…但是遇到韩越后的曰子就完全不一样了! m.BBbBxS.coM
上章 觅爱(BL)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