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2章 多说无益
 为了避免扫兴,男人可是很有良心的帮助了房厉云呢…喔!fuck…该死的低音炮!该死的感!妈妈我耳朵刚刚受了!隐的音控这时候被完美的低音炮勾搭出来。

 成了显,差评还没送出就被取消了。完成了工作的小鸟正准备进入大鵰模式,房厉云被男人半抱半推的移到了洗手台前面,冷水与男人手上的热意错,大鵰模式加快启动。

 半强迫地被转过了头,男人的吻有点强势,头最感的系带区被不停地磨,掌心时而摩挲着头,时而动着茎。

 都是男人,怎么自然是心知肚明。玩够了房厉云的茎,男人改开始亵玩他头,这么一点点都能让男人玩出十八种花样。房厉云以前觉得这里感受一般。

 不管是被、被抠、被捏,他都不觉得有什么快,可这次在男人的玩下却渐渐生出一股异样的感受。“颜色这么浅,可见得你没遇到过一个真的能让你的人。”低声调笑,房厉云的耳朵又被了一次。

 浅褐色的晕因充血而染成了一种很特殊的红色,小小的起更是方便男人拧着这点小

 单单是被玩头就玩到有想望,房厉云是该称赞男人好,还是该埋怨自己好?以前他有这么感吗?“别、别了。干进来…”话语结束的那瞬间,男人灵活的手指也扣到了口。

 “怎么没准备?”男人有点不悦。要出来约炮被干怎么连基本准备都没有?“谁知道你他妈虫上脑!老子来缴个水费你就发情了!”再低音炮都不住房厉云这回要给差评的念头了。

 一般他能钓上的基本都是他当1,久了也习惯要是偶尔遇到那个想当1了,他才会在饭店浴室做个润滑。背后这家伙连个去开房的时间都不给,最好他能有时间帮自己润滑啦!

 “喔…约我要打炮的你就没发情?”瞬间握紧房厉云的茎,狠狠地动了几把,提醒他,老二硬着的人可不是只有男人一个。

 “!”疼痛感其实并不严重。只是老二突然被人握紧,是谁都会被吓到的。“不急,爷帮你松松。”故意曲解房厉云的骂声,男人不知道从哪边掏出了一管润滑剂,一口气全挤进了房厉云体内。冰凉的感受让房厉云倒了一口气:“还随身携带!你才欠!”

 挑衅的话语让男人眯起眼,摁着房厉云的后颈把人下去:“没人教你得管好自己的嘴吗?”男人的劲道大,有些喝高了的房厉云挣脱不开,开始后悔自己刚刚喝那么猛干嘛?

 更后悔刚刚怎么就觉得这煞星顺眼了呢?男人先拿房厉云的带把他的手捆起来,接着再朝他丰上甩了了几下。

 “fuck!你变态啊!我不玩这个的!”妈的!看走眼了!这家伙玩这个的啊?!“我也不玩sm,这几下是教教你,对你男人,你可得乖点,别想跟我对着干。”低笑,男人的手指侵入房厉云的,已经滑的果然比刚刚好进多了。

 一下就伸进了两指的感受让房厉云闷哼了一声,只是嘴上还不肯服软:“一夜情而已,你他妈谁男人啊!”男人笑而不语,只是加快了扩张的速度。

 “不是你男人能干你?”头顶开,刻意延长进入的时间,好让身下人能感受到自己是如何一寸一寸的碾进去。“套、套子!”事情发展至此,房厉云只祈祷这王八蛋愿意戴好保险套。

 “你不干净?”“你才不干净!你…”下半句没机会说,因为男人摁着他的,狠狠撞散了他接下来话。体撞击的声音回在洗手间之中,男人的老二绝对是巨蟒中的巨蟒,房厉云虽然当零的经验不多,股平时还加强锻链,但要能让他觉得,那这老二就绝对是,。男人没有回答过他。

 他到底有没有戴套,闹得房厉云一直紧张,这份紧张完全过他正在洗手间被人干,而且随时可能有人会闯进来的羞感。也使得他无法投入这场爱之中。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无奈,男人可没有屍的嗜好。眼见着房厉云的老二软掉、脸上的表情也不是享受,男人出自己,把人抱上洗手台,吻起房厉云的身体。

 被反绑的双手无从着力,房厉云整个人只能像后靠上镜子,背部传来的冰冷触感与前面火热双手、舌的爱抚形成强烈对比,重新被点燃的快惹得想缩起自己,却被男人无情的扳开。

 吻在侧、腹部与大腿内侧蔓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被下,蒙间房厉云听到男人在他耳边低语,锢的双手、被卷高的t恤。漉漉的头与光溜溜的下半身,茎高高翘着。自己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润着头。

 男人摩挲着房厉云的脚腕:“你现在全身上下最正经的大约就是这儿了。”确实还穿在脚上的袜子大约是房厉云全身上下最完整的一处了。被男人刻意提醒,房厉云顿时觉得有几分窘迫:“你…你…”

 气得红了眼睛,做就做,这男人怎么那么恶趣味啊!“这要是被我干的该有多好。”吻吻房厉云的眼角,男人架起他的双腿,硬的再次破开,顺着角度,得房厉云失守。

 “哈啊…你、你…慢点…”越发情的呻吐出,房厉云背在身后的双手忍不住握紧了起来。

 “原来是这里啊。”每个人体内的感点位置不太一样,男人耕耘了一阵,摸到了房厉云的g点,这下找到了。自然不会放过。“你混蛋!慢点!嗯…哈…”息越来越重,本来就算感的身体在男人碰触下快更是疯狂地成长。

 要不是这男的是他主动勾搭上的,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男人给他下药了。快累积,就在房厉云要高的瞬间,洗手间的门传来一阵转动门把的声音,房厉云冷不防的就了男人一身。

 “怎么打不开了?”门外的疑惑声传入,吓得房厉云绷紧了身体。“放松点,想夹断你男人?”男人狠了两下,房厉云这下被得只能用力抓紧男人的衣服,拼命忍住呻

 “咬得这么紧,看来是很满意我的尺寸了。”茎被绞得超,男人一边动着一边低声调笑。

 才刚过的身体那得起男人次次都对着感点碾的凶狠,房厉云气不打一处来,张嘴就朝男人的肩窝啃上,打死不动。

 “怎么?害臊了?”自房厉云啃上他肩窝那一刻,男人的动作便悄悄有些变化,比起刚刚那种明摆着子干完之后就没集的意思,现在倒是多了几分暧昧。

 “…”打是打不赢了。啃你两口小爷还是办得的到的!刚才的口舌之争已经让房厉云明白了一件事。

 对于氓,多说无益,在洗手台上又干了一阵,男人就着入姿态把房厉云抱起,转身进了隔间。好说还是个七、八十公斤的大男人,被人这么抱着进了隔间,对方老二还在自己身体里面。

 房厉云瞬间有一种:一个g圈两个世界啊!的感受。洗手间看似重回平静,除了那条被人遗忘在地上的子。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