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3章 都没见过这人
 被迫跨骑在男人身上,上的双手锢着他也是协助着他。每当他往下坐下时,房厉云都觉得自己肚皮似乎被男人的出形状来。

 略微上翘的形状很好的攻击到壁里头的g点位置,冠翼在每回退出的时候都能把刮搔得完全,加上男人的舌不停的玩着自己前的豆儿,房厉云最后还是没忍住,低低起。

 “好听,多叫几声。”在房厉云脖子上留下红痕,男人他的动脉,顺势往上吻了过去。反正做都做了,也不是没到,房厉云也就不再纠结,反守为攻,和男人舌斗了一番:“有本事…干我啊…”

 “嫌我?”男人挑眉,扶着房厉云站起,解开他手上皮带,一个摁,从背后又了进去。才刚刚得到的自由这下又没了。男人从背后抱抬起自己右脚,又把他身体往前下,为了要保持平衡,房厉云只能顺势扶上马桶水箱。

 “乖乖,你和爷说,叫啥?”嫣红的口搭着被他捣出来白沫,韩修御觉得眼前人还算对他胃口,打算留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就让这人陪陪。房厉云笑笑不说话,只是撅起了,晃起了,大有把人当按摩的意思。

 “今个儿不把你给驯服了。立立规矩,我这爷也白当了!”被人当做情趣用品这事韩修御其实不恼,一句看似恼意横生的话倒是调情意思居多。

 “白长了这么大巴。”房厉云回头笑道,挑衅。“喔?那怎么着才不叫白长了?”狠狠动几下,韩修御向后退出,头抵着那被他口儿磨着。

 “你…”刚一开口,只有一个你字来得及吐出,后面的字句便让男人撞散。狠重的力道加上速度,让房厉云又开始呻起来,正得时候,后头那位爷便看准了时间,最后一个重

 之后改成了九浅一深,本来高涨的望更是让这浅深熬得不行,韩修御这实在贴近他耳朵:“乖乖,你和爷说你叫什么,爷就给你。”

 房厉云也没真让望冲昏到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地步,当下手就要往自己腿间伸去。

 “成,有本事啊你!”惹着了男人,一个反剪,房厉云顿时又只剩两条腿还算自由,这一炮打完,房厉云黑着脸,一黏的感受让他想死眼前人。

 但无奈武力值不足,加上刚被干得酸腿软,现在也只能用眼神朝男人表达着:老子总有一天死你的意思“别置气了。”笑着帮房厉云整理自己,男人语调里的宠溺让房厉云起了一身皮疙瘩。

 “走开!”继续臭着脸,虽然最后还是有到,但是被人敲门说要打烊了请他们注意时间这事,房厉云就是会纠结。今天要是他干人干到被人这样敲门。

 他自然不会纠结,可今天他是被人干的那个啊!不管何时,事关大小、长短、细、持久等等,永远都是男人十分在意的问题。

 ***秋天的夜风有些刺骨,凌晨两点半,房厉云拖着酸软的腿和股后面的跟虫,行动迟缓的朝着自己的蜗居移动。倒不是房厉云不肯坐车。

 而是他家的位置跟固定点有些尴尬,是一个坐车跳个两次表就会到的地方,而这点距离加上这个时间,基本上司机都不太愿意载。

 韩修御悠哉的跟着房厉云移动,心情还不错地哼了哼小调,这一出声让房厉云完全爆炸!“fuck!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啊!”

 火大,炮都打完了还跟着他股后面试想干什么!?“路是你的?”男人要笑不笑地看着房厉云。被噎着。房厉云第一千次后悔出门前没看黄历。闷着头往前快步走,房厉云就不信了。

 真到了他们大楼这人还能进?门口保全又不是假人!看对方差点被自个儿噎死的样子,韩修御心情大好,怎么这么能招他喜欢呢?之前在酒吧里倒是没太多注意,直到这人拎着tequilabomb来。明明就是十分豪迈的饮法,却让他喝出三分惑。

 他低头舐虎口的瞬间,眼睛依然直直盯着他,那模样更是要低头什么,面对这么一个情的货,韩修御眼眸微暗,心里浮现两字:欠

 本来不打算找的人顿时改变心意,这才有了酒吧洗手间的那一幕。“…”看着保全站起来就要向他打招呼,本来房厉云还开心着。这下后面那跟虫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却没想保全站起来之后的招呼声是:韩先生好…他不姓韩,那么这韩先生还能有谁?后面的跟虫啊!开门前他可是确定了门口就他们两,没第三个人!

 房厉云咬牙,怎么就和这煞星住一块去了?搬!这一定得搬!明天一早就找房子!离这能有多远就找多远!

 完全忘了自己三个月前搬进来的时候还有多么喜欢这里,离上班地点就三站的距离,和常去的酒吧也不会差太远,一层两户,清净!最大的重点是价格便宜!

 屋主是一对退休的老夫,老两口规划的可好,完全不用担心生活,这房子没卖的原因也只是不想真没了收入。

 但也没到得要靠这笔收入,这才让房厉云捡了便宜,成为住客。大楼的电梯只有两部,一部现在这时间休机中,房厉云站在电梯口,死活不进去,他就等着看男人住哪层,打死避开!进了电梯之后发现对方没动作,韩修御长腿一跨,又迈出了电梯。

 房厉云二话不说当然向后退了一步,韩修御见状失笑,往前一倾,靠在了对方耳边:“怎么?怕我在电梯里又吃了你?”房厉云的耳子都臊起,不是因为对方的话。

 而是因为这王八蛋居然眼睛往他下扫还嘴!居然还嘴,要不要脸啊!还要不要脸啊?!韩修御可没想到这人真和自己住同一栋大楼了。

 出了酒吧,他见人居然是和他一方向走而不是搭车,就猜对方可能也和他一样住附近,没想到这一走他们就一路相同地走回了他所居住的大楼。

 逗完了人,韩修御退了半步:“保全在看了。”音量不大,但正好传入对方耳里。自以为凶狠地瞪了这人形器官一眼,房厉云气呼呼地进了电梯,但不按楼层。韩修御不以为忤,嘴角翘了翘,跟进电梯之后按下的楼层让房厉云差点变了表情。

 要命!怎么会是他!上周才在叨念的好邻居怎么可能会是这活动器官?!骗我没写过小说啊!

 “几楼?”男人的声音响起,房厉云微僵,憋了好一会才道:“十二楼。”韩修御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按下了十二楼的按钮。到了七楼,韩修御倒是有当好邻居的意思,没动手动脚,一声晚安还刻意放柔,差点又了人家一耳朵。

 房厉云从微僵到完全僵硬,脑筋一片空白,直到十二楼到了。电梯响起叮的一声,房厉云这才回过一点神智,抬手又按下了七楼按钮。

 头一回进家门还得这么偷偷摸摸像做贼似地,就连拿钥匙出来开门的动作都得再三小心,深怕发出什么声响,引出了对门邻居。缓缓关上大门,房厉云这才出了刚才憋的气。

 拍拍口,还好,之前上班时间也好、周末也好,都没见过这人,那表示他们作息应该是遇不上的,接下来只要自己一切正常照旧,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