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7章 颜好值高叔
 男人身上的须后水味道隐约,房厉云呼吸间尽是对方气息,不自觉地口水:“韩先生多想了…”瞬间有点气弱。

 “多想?不多。就是想着周末夜里的小乖乖,打了两回,手掌太糙,没你,还能紧紧绞着。里头又又热,夹得我…”

 “你这阴险的臭氓王八蛋!有本事你躺平任,小爷让你见识什么叫强攻!”刚才才下定决心绝对不让这氓牵着走,现在又让他惹起了脾气。

 眼见韩修御越说越骨,房厉云下意识地就是一推,耳子红得都像是快要能滴血了。还不忘呛人回去。看小邻居张牙舞爪,韩修御顺势退开,笑弯了眉眼:“随时恭候大驾,电梯来了。”

 今天的话题也是停在电梯来了呢…他妈的臭氓!有本事你现在子躺下啊!狰狞,房厉云觉得一定是他最近运气不好,改天去庙里拜拜!

 不对!等等就找机会去庙里拜拜!最终房厉云今天还是没找到机会去庙里好好的拜一上一拜,因为他和主管被经理一起带上外出洽谈新客户的时候。

 就这么看见了魂不散的某氓。个、王、八、蛋…明明韩修御啥都没干,就收获了小邻居充“爱意”的深沉目光。“哪招来的?”“对门儿。”“你没喂人家?”

 “叔,忒不正经了。”小邻居充“爱意”的目光浓烈得韩四叔都无法忽视,叔侄俩咬起耳朵,导致来洽谈设备的乙方经理心下暗跳。怎么还没开始谈他们就打起了内部商量呢?

 “韩经理…这是我们业务部主管郑嘉新、业务员房厉云。”业务部经理率先过去寒暄,顺道介绍了身后业务人员。

 “您好,我是业务一部的房厉云,请多多指教。”眼见着大头们都和臭换了。上午还不愿意和人换的名片这下再不甘愿也只得掏出来给了。臭氓就站韩经理后边,看看年纪,想来臭氓的职务位置应该和他差不多,所以换名片的事,还真不能无视了他。

 接过房厉云名片,韩修御果真老司机,这么短的时间他都能找着机会,小蹭了人家手指一段。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好攻!差评!

 不过这张名片和早上那张似乎有点不太一样啊?那时净是敷衍的人都打算接过名片后就找地方扔了。哪可能还去注意到细节,只是眼前的名片和早上的印象确实有点不太一样。

 容不得房厉云细想,双方的洽谈已经开始,从公事包拿出书面资料,一间公司电脑的设备与作业系统的更新那量可不是盖的,怎么让客户认为他们比原先的服务端更好,这就是他们业务部的事了。

 双方的接触还算和气,但也不可能真的就直接下了订单。收到甲方更明确的需求,乙方这边还得回去再拟订一回。

 做甲方的时候,谁都想花最小成本得最大回馈,相对的,乙方自然也是想拿回最大利益,这当中的角力,个把月能成都算快速的了,虽然只是初步接触。

 但时间也在琢磨中溜走,再没多久就是晚餐时分,作为东道主,韩氏企业自然表示招待心意,席间宾主尽,整场下来韩修御就盯着房厉云,整个甲方瞬间就都知道了小老板目前对象可能是对面那小业务,所以这场宴席上,酒,有喝。

 但没人敢劝。闹得房厉云上司双双提心,桌上不怎么喝更不劝,难不成这笔单要飞了?

 这间虽然是韩氏的子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要是能成为他们长期客户,一年的营业额能占上十分之一啊!思及此,对方不劝,他们能自个儿敬!上司都开喝了。

 房厉云能不喝吗?喝!喝他个不醉不归!

 ***到最后乙方的将士全都有了醉意,本来秘书和房厉云应该得要保持清醒,好送上司回营,可在上司都已经开喝的情况下,两人也只好端起酒杯,向双方合作友谊致敬!

 席间秘书找了空档,预约了两辆代驾,确定就算醉死也能安全回家之后,多少安下了一些心。

 乙方主管作为该方酒场主力,到了散宴时根本不省人事,至于乙方经理还不错,就算酒意上涌照样能憋着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唬人。当乙方都卯足了劲儿要敬酒,甲方这儿也不拒绝太多,除非真的没有要合作意思。所以甲方这里也是喝了一个高度出来。

 但绝对比乙方好。宾主尽的一夜,乙方的秘书扶着经理、房厉云吃力的扶着他家主管,韩修御二话不说,过去帮人分担重量。“韩先生…”“叫我名字吧。”帮忙扶着人,有些微醺的韩修御比完全清醒的时候还要散发费洛蒙。

 “…”差点让臭氓给电得七八糟,但好在房厉云素质颇高,还能应对:“那就麻烦您帮我扶着我主管到车上就好。”

 身为关心侄子的好叔叔,韩四叔这时候自然要发挥存在,“taka,你和郑主管顺路吧,不如麻烦郑主管让你搭个顺风车吧。对了。

 小房不是和我们家小韩住一处?不然你们两换换,这样也不用在那边送来绕去了。”刚才在餐桌上韩四叔套了几句,无一不是在显现热络亲近之意。

 对于住家在哪这种与公事无关的话题,乙方倒是没怎么防备,于是有有子的已婚人士们开始讨论起住处与学区问题。

 “这…”房厉云有些迟疑,他主管这是醉得不省人事了。和对方职员换乘车?那不等于把主管扔给别人了?要主管知道,隔天说不定会扒了他的皮!乙方经理这时候突然发话:“小房你听韩经理的,老郑那,我给嫂子说…好!”没那声好的话,经理醉没醉还真有点看不出来。

 “经理…”房厉云是喊着经理但看向秘书,现场他们公司还算清醒的人就只剩他和秘书,能作主的也只有秘书了啊!看秘书隐晦地点了头,房厉云只好把主管搬上车之后再向taka先生道谢以及致歉。

 “没事儿…没事儿…”挥挥手,taka笑咪咪地和大家道别。陆续送走了所有人,最后只剩韩修御和房厉云,房小爷收起笑脸:“你可以滚了吧?”

 “你打算走回家?”又被噎着。房厉云恨恨道:“我打车!”话一说完,天公不作美,一声雷响,寒风起。“是吗?那就不奉陪了。”韩修御对小邻居是有点兴趣没错。但也不住人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坏脸色。

 “以为我稀罕啊…”看对方真转头离开,房厉云掏出手机,开始联系叫车。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却是听见机械女声传来:忙线中,请稍后。

 之后房厉云足足听了五分钟音乐,有几分醉的人没了平时的耐,挂掉这通电话,改找了另一家车行。

 这头房厉云还在努力叫车的时候,那头的韩修御早上了车。系好安全带,韩修御身上的酒意让老黄的保温杯再度现身。里头是只要他有应酬,黄家嫂子就会帮忙熬煮的解酒汤。

 “帮我谢谢嫂子了。”接过人家心意,韩修御微笑道。老黄那声应该的和韩修御的手机铃声同时响起,从外套内袋里拿出手机,韩修御按下通话键:“四叔。”有点无奈。叔叔太八卦,无奈。

 “欸…小韩啊…你那小男友不错的啊。”韩四叔对于侄子的小男友评价不错,颜好值高。“叔,我婶儿知道你今天想介绍人给我吗?”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