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8章 逗人这事
 “窝糙!你要不要这么阴险!”要韩修御回去和蒙毅提上这么一句。他后面还要不要活了啊!

 从四叔耳里又听到小邻居喊了好多回的形容词,韩修御连声音里头都带上了笑:“不阴险你没侄媳妇。”对于侄子这么理直气壮地表示自己阴险有理,韩四叔,败。收了电话,韩修御心思兜转。

 本来周末那炮最多只是让他对房厉云有点意思,想着在这里的这段时间要是能,和对方来个固定的“深层交流”也不错。

 最初他对房厉云的印象就是够味儿,tequilabomb本该是一种豪迈的饮法,房厉云却能拿这么一杯豪迈喝的调酒来勾人,骨子要不够,这人怕是勾不到的。

 眼看着对方进了洗手间,韩修御恶劣心起,看房厉云的打扮也大概能摸到就是约炮这人也要讲究一个格调,肯定没让人在洗手间里做过,当然在洗手间里的事儿基本都和他猜想的如出一辙,唯一没料中的居然是房厉云没准备。

 虽然最后双方还是得了一个爽快,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有被人拔无情的一天,随着发现房厉云就是自家对门的邻居开始,简直是一天一惊喜了。

 从第一印象的感能玩到对他有所嫌弃,隔天实在太居家的模样和当晚倒个垃圾都得打扮一番的差别,以及今天明摆着不待见他却又能转脸应对。这小邻居到底是讨厌还不讨厌他呢?上午替大哥看完分公司的帐之后,下午本来没他什么事了。

 爱哪哪去儿,可架不住他四叔一颗奔放少男心,逮着他就是各种想介绍优质好男。对此,韩四叔表示:侄子这都三十有五了。成天招猫逗狗,叔叔担心啊!

 对于韩四叔其实只是想借他名义看尽男兼之八卦一下自己的感情一事,韩修御表示:叔,婶儿知道你最近又认识了多少人吗?

 就在韩四叔不死心想拉着侄子当挡箭牌,好去多看两眼青春男的时候,秘书说,预约下午两点来拜访的厂商到了。身为总公司派来视察的代表,既然遇上了。

 那么韩修御当然也就跟着过去瞧瞧,并非不相信他四叔,只是单纯出现新厂商,他过去了解一下。临时要多他这么个人并不影响,因为主要洽谈的人依然是韩四叔。

 为了方便,韩修御在视察期间的对外名片一律仅以助理为衔,并不加注职称。这也就是为什么房厉云他们会认为韩修御只是配角的原因。

 到了会议室,当韩修御看见房厉云走进来的时候,心想他们还真是无处不相逢,可是在房厉云转头注意到他的那瞬间,一副见到鬼的僵直模样,让韩修御不纳闷,他没怎么过他吧?

 周末那晚。他可没“亏待”了人吧?虽然不到千人斩,但百人的程度还是能的,技术可谓熟练,怎么这小邻居却是万般不待见他呢?

 等要换名片的时候,韩修御看着房厉云早上还不愿意给的名片就这么递到眼前,差点就把早上自己没给成的那张私人名片又给掏了出来,好在脑子还记得事,最后韩修御还是给了那张对外用的名片。

 推杯换盏的时候房厉云对他也是笑语晏晏,可当散席了之后,又是一副嫌弃自己样子,这小家伙怎么能这么心口不一呢?对三十五岁的韩修御来说,二十九岁的房厉云确实是个小家伙。

 就在韩修御团转着他这小邻居到底能有多别扭的时候,一滴两滴,瞬间雨就下下来了,而且还不小。韩修御心中微动,最后还是让老黄回头,他就去看看,要房厉云已经离开了。自然就算了。

 “靠…”突然的倾盆大雨让房厉云赶紧往旁边那点小屋檐下躲去,叫不到车又让风雨侵袭的人就是生气也没地方发,恨恨地踢了墙壁一脚。

 “叭…”就在房厉云没好气踢着墙壁的时候,一声汽笛音响起,看着车上下来了人,房厉云想,臭氓有这么好心?

 “上车吧,这么淋雨铁打的人也捱不住。”撑着伞,雨中的男人有点帅。啧!发现自己又不小心被电了一下,房厉云在心中暗自唾弃自己,也太没定力了!看小邻居似乎是起了一点小拗,韩修御上前揽住人家肩头:“走吧,你经理把你托付给我,我可不能真让你在这儿淋雨。”

 “臭…走就走!别动手动脚的!”毕竟韩修御是好心,要他没回头,真这么走了,那么自己今天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叫得到车,那屋檐虽然可以遮雨但不能挡风啊!而且雨滴随着风势一刮,这屋檐有也跟没一样,想到这,房厉云也不好意思再叫人臭氓了。

 但是被人这么揽着。还残留在记忆中的须后水味道又隐隐传来,对方的体温和秋风夜雨的凉意成了对比,房厉云的右边被风吹得有多凉、左边就有多热,热得他浑身不自在。

 上了车,韩修御不知从哪来了一条巾:“先擦擦。”房厉云也不和他客气,毕竟水气的沾着身的确很不舒服。一路无话,韩修御是懒得说话而房厉云是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本来看这车不错,还想问问韩修御是那家车行的。

 但看到对方闭起眼休息,再想到刚刚自己似乎是过分了点,这下他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他了。严格说起来韩修御其实也没真对他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约炮这种事,讲的是情愿两个字,人是他约的。

 虽然开头有点意外,但最后他也不是没到,至于约炮约到邻居这种事,是尴尬了点,可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啊…说来说去,其实就是自己闷爱面子,三番两次的出了糗这才迁怒对方。

 到了住所,韩修御示意房厉云他从那边开门下车,房厉云有点错愕,车资不用付的吗?!后来一想,作为乙方的他连忙掏出钱包,询问司机费用。

 老黄:“…”这钱他收是不收?他知道老板过来是来视察的,为了方便,一般时候都说他自己只是助理,眼前的小哥八成也是这么认定,所以才会认为自己是代驾、要付车资。

 这样的话这钱他收是不收?“我付过了。”做助理的有私人司机这个是有点吓人,韩修御这时候也没想到后面他们真能成了一对,这时候自然还是先避着自己的事,没有多说。

 房厉云本想把车资拿给韩修御,但想到要在车上这样推来让去耽误了人家司机时间,他也不好意思,于是便先收起钱包,下车撑伞等韩修御。

 “生意兴隆。”关上车门,房厉云习惯性的向司机留下好意,他一个做业务的,结善缘这种事,他信。收到小哥的祝意,老黄先是一愣,后来笑开了脸,和小哥点头致谢,即使他不是真的代驾,受了人善意也是会高兴的。

 到大门口不过几步台阶,伞面不大又得遮着两大男人,所以韩修御那手还是揽上了房厉云肩膀。

 开门收伞,韩修御手离开的那瞬间,房厉云突然觉得今天降温降得有点快。***“今天…谢谢了。”进了电梯,房厉云小声道谢。

 这声道谢让韩修御挑了挑眉,小邻居这是在向他示好?抬眼看了一下闭路电视,小邻居闷有点爱面子,到哪儿都希望自己的形象完美,逗人这事,还是出了电梯在说。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