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9章 征服心起
 被人转头看了一眼,对方嘴角还带着笑,房厉云其实有点判断不出来这笑是什么意思,怎么总感觉韩修御那笑有些爷爷正在包容无理取闹小孙子的意思呢?

 到了七楼,本该是道声再见就该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但韩修御握住房厉云手腕,一扯,又是一个壁咚…窝!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啊?!

 “想谢谢我,是不是该有点实际的表示?”侧着头,低音炮又在人耳朵边。接二连三地被调戏,房小爷怒由心中起、胆由酒中生,你以为只有你会玩挑逗啊!手勾上人家身,侧过头凑向人家脖子,轻轻咬吻:“像这样?”

 韩大氓挑眉,手掌贴上房厉云的,大拇指轻轻摩挲:“只有这样?”伸手一勾,把人抱进怀中,韩修御仗着刚才壁咚人的优势,将大腿进人家腿间,抵着墙的手顺势扣住房厉云的后脑,抵磨。

 让房厉云觉得好闻的须后水味道与微量的酒香混杂,手还来不及推开男人,就让对方猛然一顶,微失重心,想推人的动作变成了扶搭着人肩膀。韩修御先是轻轻他的下

 接着舌尖开他的,勾着他的舌头,舐、含吻,仿着媾的律动让明明就还是一身完整的两人散发出无比的情气氛,在男人面前自诩强攻的人。

 在面对这么情的吻的时候,很快就陷入在男人的节奏之中。“你家还是我家?”能感觉到彼此的裆都已经鼓起,韩修御不停,但节奏非常缓慢,几近两秒一下的频率比真实弹的动作还要来得羞人。

 “去你那儿…”其实房厉云这时也能把人推开,直接转头回家就是,但要这样做了,他总觉得自己这是让韩修御给吓得落荒而逃,一咬牙,不过就是打个炮,怕他啊!

 看着房厉云一幅纠结模样,韩修御又顶了顶房厉云,听见他又低了一声十分满意,韩大氓轻轻咬了人瓣一口:“真乖。”

 乖你妹啊!房厉云狰狞,瞬间想着被笑就被笑,还是逃吧,他家门口就在旁边而已…不过想的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当韩修御突然发力将他抱起转身往对门走去的时候,房厉云瞬间受到一万点暴击,再度感到:一个g圈、两个世界的残酷,想他当1的时间比当0还长,结果现在让人这么抱来抱去的。

 就算只有几步,但这依然残酷。到了家门口,韩修御把人放下,单手圈着人家继续啄吻,掏出感应磁扣开门,韩修御再咬一口:“。”

 门一关,房厉云还来不及多看两眼,人就被在门板上,炙热的手掌顺着往下,捏人家结实的的手法很有技巧。一边着一边把人的下半身往自己这边摁来,相仿的身高让两人的私处很轻易地就重叠贴合。

 “嗯…”随着韩修御的动作,自己的不停地被、被捏,同时还被他推着向前贴上他的老二,韩修御轻顶人撞击,煽无比。

 就算隔着衣料都能感觉到对方本钱的骄傲,房厉云轻声息,一股好胜心起,嘴顺着男人动脉摩挲而上,最终在耳处落下一记吻,热的舌尖挑拨着韩修御的耳垂,鹿死谁手犹未知!

 面对房厉云的攻势,韩修御左手改道,隔着衣料起房厉云头,小小的粒不用多久便充血发硬。

 那种奇异的快又再度蔓延,房厉云的茎瞬间从半起到完全发,韩修御拉开他的西装拉链,掏出精神万分的房二先生:“这是想我了?”

 韩修御左手圈住房厉云的器,大拇指拨着他的马眼,一弯,连同布料一起含进房厉云左边的头。

 “能比按摩好用,还算不错…”麻感让房厉云抓紧了韩修御的肩膀。只是嘴上不肯认输。听着房厉云嘴硬,韩修御蹲下,口活这种事情当然还是男人最清楚男人点,差点让房厉云就这么成了快侠。

 “姓韩的…”咬牙,越不越过那个临界点房厉云都想干掉眼前人,早和差一点就能的选项他一点都不想同时拥有!

 解开房厉云的皮带,灵活的口舌让韩修御不用手也能解开人家头,房厉云见状边息着边摸上人脸颊:“你也有潜力的,这是要乖乖躺下任了?”

 早上挑衅的话语现在又被重新提起,韩修御嘴角一勾,从房厉云的髋骨一路咬吻到小腹发上缘,把人的腿撑推起来,架上自己的肩背,咬着房厉云的大腿内侧。

 西装只剩半边还在。柔软的囊皮被男人过,出紧缩反应,让里头的丸更显着房厉云的囊,韩修御握住他的动,使得前列腺的分泌越发旺盛,方便了男人的套

 “唔…嗯!不行、要说…哈啊…你乖乖趴、趴下…”望不停累积,眼见韩修御一直抓着他的临界点不让他越过,房厉云,挑衅着某人。

 虽然嘴上老向韩修御喊着自己是猛1、是强攻,但真遇上了好,弯成360度的房厉云还是期待着被进入的瞬间,果然这话把韩大氓惹着了。

 把人一个翻身,拉下房厉云内,让他只部,自己头也不解,直接拉开拉链掏出老二,朝人家腿进。

 “这么欠?”硬的茎柱进出着房厉云的大腿间,西装的布料与拉链的触感磨得他的阵阵发麻。

 腿情度其实高于真正入的。房厉云能感觉到对方的头是怎么自己的囊、大的茎是如何贴着自己会搔磨。

 在被男人着腿的同时,对方分着自己的瓣,让藏在其中的出,真正渴望被进入的地方正一张一缩地,希望能下那又硬的大

 “真是好。”韩修御看了一阵之后在人耳边这么评价着他的,不等房厉云逞口舌之快,韩修御把手指入他的口中,合着人的节奏,进出着房厉云的嘴、搅着他的口舌。

 “唔嗯…”臭氓成了一团混音。等对方手指让自己的唾,韩修御出手指,摁上房厉云的口,没进去,但是指腹摁开了口又放松力道让其闭合,反覆不停,偶尔进去深一点。

 让房厉云以为男人的手指头就要进来了,他却是再度松开。遇过恶劣的就没遇过这么恶劣的!

 房小爷瞬间爆筋,小爷分分钟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勾引的能耐!房小爷反手抓住男人掐着自己身的手腕,拉着对方的手凑到嘴边,吻咬,回头睨着男人的眼里生媚,拉高衬衫,亵玩着自己头,轻晃身。

 “去洗澡。”眼神深沉,角斗了半天,韩修御不得不承认,房厉云厉害。不管是在固定点的惑还是今天勾引,他的确能很轻易地引出自己望的躁动。

 在上总是能掌控住全程的人这下遇到对手,征服心起,盘算着要是和大哥申请调到这里驻守,大哥会同意的机率有多大?

 锢解除,房厉云转身就是看着男人还一身完好的着一巴模样,上回没能好好看清楚这“天菜”反正望都起来了。再装不哈人家老二太假。

 把内扯下、只剩半支管还在脚上的西装踩下,房厉云搭上韩修御肩膀,两上翘的这下正面锋,确定了沙发位置之后,边磨人家老二边推着他往后走去。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