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12章 唔品质不错
 等房厉云顶着一头鸟窝醒来,时间也走到了下午,一口气喝完水,拿着空水杯走到厨房,看到餐桌上用保鲜盖盖着的碗盘,房厉云先是找了一圈没见到有什么外卖的餐盒包装之后,认真的想了想,吃了会不会中毒?

 捧着水杯,眼睛继续在厨房里转着。有了韩修御置办的那些东西,确实厨房这里多了点生活气息。

 冰箱上的磁式留言板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有葱的是咸口、没葱的是甜口,你挑着吃,记得热。碗筷不想洗就放着。晚点我洗,记得吃药。”

 也太自来了吧!什么碗筷他洗啊!鼻子,房小爷在心中嫌弃着,但脸上的表情要是谁见着都想和他说一声:别傲娇了。

 完全忽略了关键点:韩修御说他来洗碗,这不就表示他还有办法进门!在房厉云不会帮他开门的前提下,那韩修御说晚点会洗碗的留言就说不过去啊!

 不过事后证明,韩氓多的是花招进门。把桌上的粥重新热过,房厉云第一口没被毒死,相对的还觉得胃口似乎让这碗粥给打开了。

 一海碗大约两人份的浓粥他一人就吃了大半,之后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碗筷。

 顶着鸟窝,既然今天请了假,觉得现在精神又有好些的他,多了这大半天的时间,决定唤醒休眠中的电脑,打开文件,继续他的耕字大业。

 平时不到饿得头昏眼花绝不罢手停码、分神点餐的人今天特别有底气,因为桌上还有一海碗没动的粥!

 连停下来想要吃什么好的时间都可以免了。房厉云有那么瞬间觉得,答应了韩修御似乎也不错,但这点念头很快的就被抹去,为了两碗粥就动摇的自己,这意志力实在太薄弱了!检讨!

 虽然那粥真的很好吃。上了网,房厉云先更新了一章,顺道表示一下,“孩子”的感冒来得凶但去得快,总算是有惊无险了…

 时间在键盘的敲打中溜走,码速一小时两千的人今天有点不太顺利,一下午只累积了五千多字,就在房厉云想着是要休息停工了。还是要先休息一下、晚点再继续的时候,门铃响了。

 房厉云心里喀噔了声,不会吧?臭氓真要来洗碗?怀着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心情,房厉云慢慢挪去门口,从猫眼里一瞧,还真是韩修御了!

 “谢谢你,我人没事了…”在门内别扭了两分钟,房厉云最后还是乖乖的开了门,向邻居道谢,只是门外的韩修御虽然依旧一身有型。

 但是手上明显是传统市场才会给的提袋则是让男神范儿瞬间落地。房厉云有些错愕,怎么看这人会去的地方,都是那种灯光美气氛佳,推着购物车慢慢挑的超市。实在是不太能想像韩修御穿这一身。

 然后在市场里和一群妈妈们挑捡置办的模样,那画面真心太美,房厉云觉得很难hold住。

 “我看看。”两手都提着东西,韩修御向前,额头贴额头的动作让房厉云瞬间腾红了脸。“还是有点热,药吃了吗?”

 其实房厉云本来的体温正常,就是让韩修御这么一靠,温度又蹭蹭蹭地上升,下意识地想退后离韩修御的气息范围,这让他逮着机会,顺势再迈了两步,进门。

 随着男人的继续前进而又退后了两步,始终笼罩在男人的气息中,让房厉云脸上的温度有越来越高的倾向。韩修御长腿一勾,门被顺势带上,登堂入室。

 “中午有吃吗?现在胃口如何?还想吃面吗?”换下皮鞋,韩修御自然得就好像他们早就是这么过着了。

 “你…别费心了。中午的粥还有一碗。”拉住人手腕,房厉云有些招架不住。一个人久了当然会想要有人陪伴,虽然心里头常常喊着韩修御氓,但真要说讨厌,其实也没多讨厌人家,除了这人是邻居。现在又让他这么暖心对待。

 本来就薄弱的决心这下更是动摇了。“再点吧,早上不是想吃面?”把右手上的提袋全换到左手上,韩修御回头摸摸房厉云脸颊,事实证明氓要是温柔起来,绝对是必杀无敌。唔!

 还、还要不要脸啊…这下不仅脸红,耳朵也红了。房厉云让韩修御刻意散发的费洛蒙惹得不要不要的,但是也无法抗拒男人的刻意为之。

 “还想的话,我下面给你吃?”勾到一定程度,氓韩的本一个没忍住就显形了。嘴地招惹起好多了的小邻居。

 “臭氓!”让韩修御刻意的双关语惹出生气,房厉云想也没想地就往人腿上踢去。一直注意着人的韩修御没被得逞,心情愉悦的朝厨房进去。

 看着干净的碗槽,心情更好,迳自认定小邻居这是心疼他,你看,就是生着病也要自己洗碗。切切洗洗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

 房厉云瘪瘪嘴,忍住前去一看究竟的冲动,转头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佯装自己一点都不在意韩修御在厨房里头干什么,只是说…他没想到韩修御真会下厨。

 下午起来看到桌上的食物的时候,房厉云猜着这些其实外卖,但厨房里又没有新的外卖盒子,也没见有什么厨余,这下倒是不敢肯定这些食物是外卖还是真的是由韩修御做的,这人看着感觉就不像是个会下厨的。

 唰啦,食材倒入油锅的声音在房厉云的胡思想中传来,拉回注意,房厉云才发现到自己居然转到购物频道,现在正介绍着女内衣,不仅功能强大,可以连升三个罩杯。

 新式的剪裁更是能调整体态、雕塑体型,最新颖的织布技术让人穿得舒适…说得房厉云都心动得想买两套了…并没有。

 囧着脸把频道转掉,轮了所有的频道一遍,最后还是调到了新闻台,默默关心起国家社会与世界脉动,强迫自己不要去注意厨房里的动静。

 “吃饭了。”把汤也盛上桌,韩修御声音带笑,不去戳破房厉云在自家沙发上的坐姿有多僵直这事。房厉云转头看了他一眼,一副既然你都做好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了吧。韩修御笑意越深,小邻居明明就一副好饿的模样还要装样子,这小别扭样让他好想把人抓进怀里啊!

 “你没吃的那碗粥我先收起来了。要晚点还饿,你再热着吃。”下围裙,韩修御边拿出碗筷边向房厉云说着。

 房厉云这下可真像是位大爷,就等着人伺候,韩修御也不以为忤,房厉云生着病呢,让他。用过晚餐之后,房厉云觉得自己的各种危机都越来越高,不论是对韩修御的心动还是他的体重。

 前两天还在叨念着要把锻链给拣回来,今天韩修御的手艺就让他多吃了点,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的体重岌岌可危。

 房大爷吃着水果,眼睛看着韩修御穿着拉拉熊围裙在洗碗的背影,单手撑着下巴:“欸,我们认识不过三天,你怎么就会想要和我处处了?”

 “有兴趣,我对你很有趣。”擦完最后一个碗的水株,把它放到碗架上晾晾,穿着围裙的韩修御走到桌边坐下,拿起一颗葡萄,唔…品质不错,他真会挑。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啊。”就是听不出来也能看得出来。韩修御一脸不正经的样子想也知道,他的兴趣不是真的兴趣。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