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17章 是韩修御
 不过好在来开门的房厉云虽然是一脸睡眼惺忪,但上下前后左右不见一丝不对,韩氓暗中松下一口气,问了他一声今天吃法式土司如何?一放假大脑就呈现怠速状态,房厉云胡乱点着头,转身想回房里再多赖一下

 但就在听到大门关上、某人换鞋的声音之际,怠速的大脑瞬间清醒运作。靠!现在让韩修御马上离开行不行啊?“先去洗把脸吧。”韩修御拍人家股拍得很顺手。

 窝,你爪子要不要这么啊…信不信小爷剁了你爪子啊!炸,但也只限于心中,房厉云一脸狰狞地去了浴室洗漱,出来后就是瘫到沙发上眼神死。我为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啊?这一瘫就是瘫到了韩修御过来叫他吃饭。

 “唔…这么殷勤啊?”不同于房厉云的一头鸟窝,卓清一身清地在韩修御把最后一道火腿蛋卷端上桌的时候出现。

 韩修御瞥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即视感与违合感。“话真多,吃吧你。”顺手倒了半杯牛过去,房厉云睨了他一眼。

 让食物香味唤醒的卓清这下才把注意从桌上转到了房厉云身上。喔嗬嗬嗬嗬…?他认识房厉云这么多年来就没看过他这…么轻松模样,是这些年间他遭遇了什么?

 才让也是注重外表的他有了新发展,还是其实他从来就没有把这一面暴出来给人知道?被卓清这么盯着看,房厉云跟着低头,一低头,脸上差点没烧坏。

 窝我怎么就穿着这么一身出来见人啊!假装镇定的放下刀叉,房厉云丢下一句我去下洗手间,人就疾走而去。留下韩修御和卓清,一个依然自在用餐,另一个则是若有所思。

 “说吧,你想怎么样?”端起牛喝了一口,卓清自动自发地去拿出刀叉餐盘,随后坐回桌边,一副就是要和韩修御说开的样子。

 “你和他不合适。”韩修御微笑,刚才那股奇异的即视感与违合感他终于知道从何而来了。

 违合感是卓清这一身看着再休闲居家也不可能没有一丝褶子的衣服、微得太有造型感的头发,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慵懒的感模样,细致得太像是平面广告了。

 至于即视感,没记错的话,有人连倒垃圾都会换一身搭配,这点或许他们两个能很有话说?“合不合适也不是你说了就算,你和他才认识多久?”

 卓清哼了声,不合适?再不合适他还是他第一任呢!不过这种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太容易被呛倒了。“你们俩型号一样,”韩氓依然气定神闲,合适不合适也不是认识多久就能决定的,主要还是型号。

 “…”差点气绝,卓清深一口气,双手撑着桌子向前靠近韩修御:“像你这样的人看就知道是个硬的,人硬、老二硬,菊花更是,你说要房厉云想干人的时候,你愿意躺平让他干?”

 硬体设备都一样,没理由就这些1能人,房厉云好说当年也是个1的好苗子呢!“那也得他真想才行。”韩修御倒是有自信。窝…这人直觉要不要这么好啊?当初房厉云的大弧再往下弯成圆圈,和他分手之后也不是没有再和人交往。

 只是几乎后面几任一个个都是在比谁更快躺平任的,久了房厉云也慢慢熄了心思,偶尔想要的时候才会出门找找人。

 不过监于他的外表,能愿意的通常和他一致,都想躺下,好不容易遇到一、两个1吧,只能说大家期望方向不同了,的确房厉云和他不太一样,要说当零多的卓清是十有一二想换位置。

 那么老是当1的房厉云大概就是十有六、七,甚至要是可以他根本就想躺下不换位置了,只是没怎么遇到而已。“你们俩再聊什么?”换过衣服,他又是那个一身帅气的房厉云,不过重新回到厨房的时候。

 看着卓清撑着桌子就要贴上韩修御的动作,心里头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舒服。房厉云赶紧正了正心神,就是不相信韩修御,他也要对卓清有信心啊!卓清家的真爱又不是摆好看的。

 “没什么,我就是对韩先生好奇,假大清早地不睡觉,跑我们家里来干嘛。”闻言房厉云噎了一下。有些艰难地把食物咽下,要说卓清说的不对嘛…但确实和韩修御比起来,他认识自己更久,关系也更亲密。

 偷偷觑了韩修御一眼,见他依然地的吃着早餐、看着他们,房厉云有点松了一口气,可又有点不高兴。

 还说想和自己试试呢,卓清这么故意他都看出来了。韩修御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有昨晚!为什么韩经理会有他家的感应扣?!

 起先还觉得有点矛盾的情绪瞬间转成理直气壮,房厉云喝了一口牛给自己壮壮胆:“我想问啊…昨晚那是韩经理对吧?”心理预设的再好、再气壮,房厉云口而出的问话却是削弱再削弱。

 眼见队友真这么要被人一辈子了。卓清恨铁不成钢,他输阿泰尔主要也还是因为硬体设备差了点,房厉云你看着和姓韩的差不多啊!不怂!他!爷支持你!不住我叫阿泰尔帮你住他双手!

 “是。”韩修御看了卓清一眼,在思考韩璋其实是他四叔这事要不要说。当然和房厉云说这是一定要的,但卓清他不,这人可不可信犹未知。韩修御回了这么一个是字之后便没有下文,房厉云等了等,不见韩修御有要继续回应的意思。

 那气壮又更萎了。想来也是,韩经理和韩修御是什么关系也不关他的事,就是韩修御想和自己交往又如何?他没答应,他们就只是邻居关系,了不多个客户关系吧!可这些都没有让韩修御有任何回答自己他和谁是什么关系的义务。

 “那桃花眼和你是什么关系啊?”房厉云你气势呢?你拿出来呀!就是当零你也得要有万中无一的霸气啊!别再这种地方怂了啊!卓清在旁边看到差点绝倒,直接替房厉云问出疑问。

 “亲戚关系。”其实只要房厉云再多问一句,韩修御就会直接和他说了韩璋和他的关系。从向房厉云说了想和他试试的那天开始,他不停用着行动在表明自己,现在就只差房厉云自己的明确意思了,其实昨晚韩四叔的过来也算是一个开端,一个让韩修御打算不再暧昧下去的开端,只是这中间的意外变化有些多。

 虽然房厉云没有再问下去,但还好卓清替他问了,最后结果依然是殊途同归。亲、亲戚嘛?那么有他家磁扣又能直接上楼倒是说得过去了。经由户主同意登记的人,确实能自由进出大楼以及领人,那么韩经理的进出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了。

 昨晚、昨晚那人能那么对韩经理,不就明摆着,他们才是关系匪浅的人,怎么自己昨晚就是没反应过来,还纠结了一晚上啊?!话题还来不及继续,门口的对讲机响了。三人一起看向对讲机,接着房厉云转头和卓清对看了一眼。

 然后韩修御就大概知道了昨晚他们开门前可能发生了什么事。眼见两人是各种扑腾,一个要接对讲机、一个不给接,韩修御倒是热心,帮着接了。因为他也想知道,谁会一早上就来找房厉云?

 “是,我是韩修御,他不方便,让我先帮他接的。朋友?阿泰尔?我问问。”“唔唔…”听见这名,卓清急得要对门儿千万别放人上来,但是让房厉云堵住了嘴。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