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18章 这么个傻楞子
 把人压制在地上的房厉云朝韩修御点了点头,妈的真爱都找上门了。卓清这能闹的!

 “他说可以。”随着韩修御这一声同意,卓清差点崩溃,你们这对狗男男!眼见尘埃落定,房厉云松开了卓清,转身坐到沙发上微:“说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别看卓清好像身娇易推,那得是他乐意才有!

 刚才要压制他还真花了不小力气。“你们这对狗男男!小云你就是这么对我的?都说一夜夫恩…”卓清气呼呼,还说跟人家没戏!转头就能和人一块儿欺负他了啊!

 “打住…我是问你和你真爱怎么了?”房厉云偷偷觑了韩修御一眼,截断卓清这没把门的话,他现在有些头大,昨晚飞狗跳的。

 那个新玩具的盒子到现在还大咧咧地放在茶几上…他忘了收拾了!“怎么了。闹掰了呗。”呶嘴,理由太丢人,卓清真没勇气说这手怎么分的。

 当阿泰尔到了七楼的时候,其中一户大门敞开,门内三人成三角对立型态,其中一个就是他那逃家的对象,阿泰尔还有礼貌地敲了敲门,然后才进去。先和房厉云点头示意,阿泰尔蹲到卓清跟前:“回家吧。”

 “…不回!爷和你分手了!分、手、了…”咬牙,卓清摆明了气还没消。“清清,我下回不会了。不会再让你…”阿泰尔无奈,好声好气的哄着人。

 确实像卓清说的,硬体条件都一样的状况下,怎么他就不能上他了?所以阿泰尔也就答应让人反攻、躺平认了。

 只是身高一百九、肌结实的他要让卓清,这还是难度高了点,这不,卓清把自己了,他应该要在主动一点的才对,但看卓清一脸你敢说我就死你的表情,阿泰尔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自己闭嘴。

 要死了!反攻不成还闪了这种事能别给爷宣传嘛!要眼神能杀人,想必阿泰尔已经身中数刀了。

 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房厉云觉得这回的分手事件,就是卓清单方面闹的!也就阿泰尔有那好子包容。房厉云这边无力到一半,那边阿泰尔的肚子和昨晚的房厉云一样,叫得可响了。

 看着卓清的正牌对象出现,韩修御心情更是大好,只待房厉云一声令下,他就再多些食物好招待“客人”“一块儿吧。”房厉云开口,也不好叫人真这么饿着肚子,反正他们也才吃不到一半,再加点什么的还可以。

 “房小云,洗米吧。”自家男人什么食量他也不是不清楚,和他的身高成正比,刚才餐桌上韩修御虽然做的有些份量了。

 但那些也差不多就阿泰尔一餐,看着阿泰尔双眼泛红,卓清猜他八成是熬夜开车赶来的,没睡再不让吃,简直待啊!还是心疼了。

 ***一早上就吃饭?看来这位阿泰尔的食不错,不过现在洗米下去。饭也得一小时之后才能好,于是韩修御改问:“煮饭速度太慢,煮面如何?”

 “都好,麻烦了。”客随主便,阿泰尔同意。吃完早餐,卓清还是赶着阿泰尔先去洗洗然后上补眠。让卓清这么赶着。阿泰尔咧嘴傻笑,然后又被卓清嫌了一顿。

 “麻烦让让。”把人扔进客房之后,卓清敲敲桌面,要韩修御滚的意思明显。韩修御不以为忤,这下卓清的老攻都出现了。自然更不需要防着他。再说了。昨晚没怎么样、现在更不可能。

 他又不是瞎子,卓清对阿泰尔,那心意还是再真不过的了。韩修御起身就要走,爽快到连卓清都出现了错愕。这么听话?只是走之前,韩氓趁房厉云的错愕之际,一个前倾,又下嘴儿了。

 “当我死了啊!”这下卓清可真吼出来了。“你男人不是在客房里?”韩氓表示,你也有得亲,但你对象在客房里,有需要请自便。

 卓清气绝。房小云你哪边招来的这么一个氓啊!?韩修御不理会卓清,迳自问起了房厉云中午有没有想吃的。

 房厉云看看时间:“一早上这么折腾,现在都快十点了。离中午不过两个小时,到时候不一定饿,再看看吧。”韩修御说好,接着便真的转身回对门去了。

 “你呢?你是怎么想的?这么钓着人不给也不应?”看着房厉云面前那盘剥得漂亮的柚子和自己跟前这半颗白膜都还在的柚子,还有刚刚那氓一洒费洛蒙。

 房小云就乖乖顺着他的话想事了的节奏,卓清突然觉得,房厉云这不是濒死。

 而是已经死了。只差盖棺封钉而已。“…不知道。”要不是卓清突然来了,那么其实有很多事情,房厉云想他大概真的会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去。卓清来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呢,却是把事情都一一点开。这么说来占着韩修御又不回应他的自己,还真渣。

 “有骑时直须骑,莫待无空叹气,天知道想找到一合用的老二有多难!与其以后后悔今天没骑了韩修御,不如你把他榨干之后再决定去留啊。”

 卓清简洁有力。是邻居又如何?是双方公司有业务关系又如何?单这么点时间看下来,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们俩情了。

 还拗着不答应,矫情了啊房小云。“我、我想想…”“别想啦,再想人可能就被人拐走了。到时候你真没地方哭去啊。”

 “这、这进度不会太快吗?”卓清也清楚。他和韩修御,到今天才正好认识一周,这么短的认识时间,能做数吗?

 “你知道我和阿泰尔认识多久就走一起吗?”翻了翻白眼,认识多久有时候不会是重点,没见他以前也曾经眼瞎,让个混蛋给恶心到了吗?

 那货他还认识了八年呢,哼哼。房厉云摇摇头,那时候没听说过阿泰尔,只知道卓清有一天就宣布他要去南方了。

 “两个礼拜?”看卓清伸出两手指,房厉云试探的问道。

 “两天。”说完,卓清自己笑了起来,这听着就像谎言的实话,他自己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很不可思议。“两天?!”这进度是坐了火箭是吧?!真没想到卓清居然这么豪放。

 “嗯哪…两天。”说完卓清吃吃笑起,“阿泰尔那时候还是个处,下手没轻没重的,一夜情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会遇到什么本来就难说,真遇到了这种不懂的,也只好认了啊。

 做完之后他大可拍拍股走人。可他偏偏留下来了。不知道怎么做后续处理的还知道要问问。”说起当时,卓清又是一阵好笑。

 他严格说来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手,居然又让个小雏儿到了见红。裂伤不严重,血丝而已,阿泰尔却是慌得就像他捅了他刀子一样,那时候卓清就想,这么个傻楞子,要是放着让人糟蹋了那多可惜。

 后来当阿泰尔有些腼腆地问卓清,能不能要他的联系方式的时候,卓清亲了他一口:“只有我男人才可以知道怎么找我。”小处男由脸颊红到了耳朵,连脖子都隐隐出现颜色:“那、那我可以把我的资料给你,你、你能有空打给我吗?”

 用那友软体之前,阿泰尔也曾经先在网路上找了找相关,知道这上面多的是只想做的人,只是第一次约就约到一个喜欢的,他便想着能不能和对方再进一步,但没想到对方似乎已经有对象了…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