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19章 把人拽回怀里
 “好啊。”对于没听懂他意思的阿泰尔,卓清笑得更开了。这得多纯的一个孩子才会有他这么反应啊?亏他外型看着威猛剽悍,内咋这么呆呢?

 第二天,来北方出差的阿泰尔踏上了南归的路,心里头有点埋怨昨晚的自己,怎么就不强硬点的要了那位阿卓的联系呢?要是他回南方之后阿卓就再也不联系他了呢?怀着隐隐后悔的阿泰尔,当天晚上就收到了一份大惊喜,差点就反应不过来了。

 听卓清说完他这比小说情节还小说情节的发展,房厉云顿了顿:“我能写到我文里面去吗?”“窝敢情我这说了半天,都把自己的事儿给代了。你就只得到小说灵感?”卓清想咬人。

 “嗯…”“别嗯啦,撇开你会纠结的邻居关系、业务对象这两点,一句话,韩修御上跟你合不合?这一周你过的舒心不?要真最后不合了。

 你在你家、他住他那儿,业务也能交接给别人办,哪里冲突了?”坐了半天,卓清懒骨头发作,身子一歪就躺房厉云大腿上,“晚上我就和阿泰尔回去啦,你至少还有一个周可以想想。”

 “…你能别在我腿上一直滚来磨去的吗?”妈的卓清什么时候有这毛病了?他这一周都没找着机会能清,现在还这么滚磨他,那他要怎么想想啊!“啊抱歉抱歉,高度不太对,都躺阿泰尔习惯了,他那腿可硬了,一时间换了大腿不适应。”

 嗯…都躺三、四年了,一时间就忘了这不是阿泰尔的腿,还一直想找那个合适的位置出来,这是他不对,他认。房厉云:“…”***“他们回去了?”中午时分三人也没多饿,韩修御过来简单做了点三明治,随后下午还有约的他便先行离开。晚上再回房厉云这儿的时候,居然没看见卓清和阿泰尔的身影了。

 “嗯哪,卓清就是自个儿闹,阿泰尔这都来了,他哪可能真的不回去啊。”帮韩修御开了门之后又趴回沙发上的人有些懒懒地回应着。看他神情似乎有些恹恹,韩修御过去弯下,探了探他额头,可别是感冒没好全,又复发了。

 “…”敢情他一下午跟个神经病似地,在沙发上扭了半天,最后才决定的姿势对韩修御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眼睛扫到韩修御因为弯而略微垂下的领口。啧啧,个闷的,黑色收的衬衫虽然让他看起来更劲瘦。

 但身一窄肩膀就显宽,领扣没扣的轻松模样则是让他一弯就小感,肌的弧度隐隐。

 双手一撑,房厉云自沙发上爬起,刚才趴下时还得不显故意而出的一小截身被衣服遮住,刻意挑的衣料现在正因微微的静电关系而贴着身体起伏,让一具成体,若隐、若现。

 确定衣服还是那一套,当初买的时候,觉得摸起来舒服地,但真买回家穿之后,就发现了坏处,这料子会贴着身体走,这边拉开就那边贴,后来房厉云就少穿了。

 今天为了开,特地把衣服从柜底翻出,刚刚那么趴着。应该他的腿都让料子贴着显形了才对啊。

 房厉云还担心内的痕迹坏了他刻意练出来的线条,所以挂了空档,接着又怕只有这样不够。

 特别把衣服下摆了上来,让他的窝在布料的阴影中显得更为深邃。结果似乎是没到了。反而让韩修御那种并非刻意为之的显着了。

 看房厉云又突然身手矫健的从沙发上爬起,韩修御第一反应是:应该没生病,眼睛往下扫了扫,丝质的料子最大的坏处就是会…显形。这本钱不小。韩氓的评价如是说。

 后来的某一天,房厉云终知道了这天的韩修御为什么会不为所动了。因为他那自认慵懒拨人的嗓音,听在韩修御耳里就是,病、恹、恹…“晚餐我买了烤鸭,能吃吗?”

 “能。”太过平常的语调让房厉云起了纠结,所以这到底是有被我着呢还是没有呢?还是有呢?纠结。进了厨房的韩修御就没房厉云那么纠结了,只是突然想起了房厉云刚趴在沙发上的模样,他的窝漂亮,搭着底下两翘的团儿,很可口。

 坐到餐桌上,已经做了决定的房大爷更是心安理得的等吃,不过觉得单吃烤鸭有点太咸,所以房大爷又爬起来去倒了两杯开水,软丝的料子在房厉云又坐又站的动作中夹进了他的

 韩修御一转身就看见某人的股曲线毕,中间那条儿让衣料这么一夹,线条更是分明,他又想起了刚才看到的房厉云的本钱,这是挂了空档?

 被房厉云这一身给拉住了心思,韩修御连今晚进门的时候,居然没使用任何拐带手段,就直接被放进来了的事儿都给忘在角落。周换房厉云有约,韩修御照自己平常习惯渡过。

 这一周第一回整天没见人,居然会有些不习惯,在外面了一白天的人,晚上还有约,等真到家了。也差不多是韩修御出来倒垃圾时间,两人一打照面,韩修御眉头微皱:“喝了多少?”

 “不多,还认得出来你。”房厉云看见韩修御就松开扶着他的人,往韩修御那儿靠去。这动作让韩修御眉头没那么皱了。

 但脸色依然不好,在卓清的宣传下,用不了一天,他们的朋友圈中这下都知道了房厉云真要踏上当零的康庄大道,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要就此别过一了。

 故此,一群0。5们拉着人从白天疯到晚上,最后推派出他们其中最上可攻、下可受、前可猛、后能干,左能着小零、右能勾着猛1的一位,出马帮忙“验货”

 “小云别闹,我送你回去。”帅气的0。5伸手要从韩修御身上接过房厉云,眼眸从房厉云身上转到韩修御那儿在低头看回去,短短的两秒这货居然能演绎出万般风情,看得韩修御这眉头又拢起。

 “就不麻烦你了。我能带他回去。”怎么房厉云身边朋友一个个都这么不正经。挡住对方的手,韩修御眼神锐利了几分。

 这内心话要是让房厉云听到了。内心肯定又是一阵吐槽。一个递名片都能逮着机会蹭人手的氓觉得人家不正经?脸呢你!

 不过醉了三分的房醉猫就算没醉也无从得知韩氓的嫌弃,但韩修御这么抱着,一副自己就是他的责任模样让房厉云吃吃笑起,回头给了0。5腮帮子一口,带响!

 “谢谢。”回来前一群人瞎起哄着。让大王非得送他不可,说是要帮房厉云验验他家的氓够不够格,让房厉云从此躺平任,不然好好一要从此江湖再见,够集体痛心了。

 现在韩修御的行为在在显示着答案。有兴趣,只是想玩玩也可是有兴趣,但没有责任在。

 看着韩修御对他锐利起来的眼神,在房厉云吧唧了他一口之后,直接明晃晃地成了杀气,大王兴奋,这男人,好想吃!

 不然今晚替房厉云来个告别单身的庆祝也不错。如果让这两人轮干他,或者这男人轮干着他们、他被房厉云着而房厉云身后是这男人,啧!光想着就很让人亢奋了!

 ***不过大王想的再好都没用,老韩不上钩,把人拽回怀里,“失礼了,他这醉得闹不清了。包涵。”看似道歉的话一字一句都裹着刀,把人格到千里之外,嘴边的笑容看着居然有些嗜血。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