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20章 只得无奈上庥
 “不会。那这就把人交给你了。”啧啧,房厉云这是招惹了个地盘重的啊…还没真圈进窝呢,这就不得近身了?大王看向韩修御,拿掉了那份刻意转,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正经多了。

 大王就是个情种,只有他不想的,没有他勾不着的,目前江湖战绩是十有九中,通常不中的那些,一个个都是爷,周身气势就是一个让人跪下叫爸爸的范儿,缺什么都有可能,就是不缺人。

 这样的人要是出手,通常被盯上的都很难逃的过,他们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一种杀器,在刻意对人这么出手,不陷入,很难。

 让他来,就是要看看对方对房厉云的心态如何,如果只是一时尝鲜,那么就算这人没当下回应,也会放出讯号,让大王接收到可以有后续的暗示。

 不过不但暗示没有还获得了对方的杀意,大王那句就把人交给韩修御了,就是在和房厉云表示着。韩修御确实是个良人。和大王道别,韩修御带着房厉云进电梯上楼,而大王踏出了大楼门口,掏出手机拨号,响没两声那头就接起来。

 “怎么样?”“能耐。”就这两字,电话那头暴动。大王他有套看人的方式,他说能耐的,那是真有能耐了。房厉云这躺的不冤。

 “能猜不?”电话那头又传来了问话。“手大中指长,鞋号起码四十五。”大王回想了一下,还是可惜没机会吃到这么个好货。唉妈!房厉云鞋号四十四,这男人脚还比他大,那老二不说,起码和房厉云是一个级别的!而且还要大的机率很高!

 果然大老二都别人家的,不管是打牌还是找对象。进了电梯,房厉云像是没了骨头似地直往韩修御身上蹭,头枕着人家肩,房厉云对着人脖子各种扰。

 然后再假装自己有点站不住,时不时往下沉,得韩修御只能把人捞回来之后再抱得更紧一点,“你磁扣呢?”站在房厉云家门前,韩修御想要房厉云真醉过去了,他可就把人搬回家了啊。

 “我口袋,你找找。”继续趴着。房厉云含糊地说,给了男人对他出手的理由。今天的房厉云穿得有几分气,酒红色的窄版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没扣,银色的长方形坠子从中显,位于锁骨之下,衬得那出浅凹更是让人想咬上去。

 七分袖让房厉云小臂的线条更显,基础款的牛仔浅浅刷白,窄管让两条大长腿显得比例更好。

 韩修御手往下摸了摸他两边后口袋,没摸到什么的感觉,往前摸摸左边,一样没有,右边依然没有,在韩修御这么摸找磁扣的时候,房厉云在人耳边息呻,细细地,有些压抑难耐。

 “这是在惹我?”抱着人靠到门上,韩修御用身体顶着房厉云。在他外套口袋里也搜了一遍。刚才房厉云回来的时候外套就没穿,是让他朋友拿着的,韩修御接过人之后外套自然也是挂在他手上,不过房厉云时不时软倒的动作让他不好摸找,只好先把人顶门上了再说。

 “嗯…就惹你啊…”男人的身体挤入了自己的双腿之间,房厉云伸手扣住男人的,像极了在某种时刻中的情难自

 “醉了没醉?”没翻到磁扣的人深呼吸了一下,眼神深幽。

 这周不说房厉云没机会清,韩修御想拢着人又加上他调职过来之后,总公司那边的工作需要交接、以及他在子公司这里需要接手的部份,这些都让他时间得很,连喝口水都要瞅着儿喝,哪可能有时间让他清

 有人这么,他要是不足房厉云的想,那还真是对不起他了。“你说呢。”侧着头,房厉云的嘴似乎隐隐蹭过韩修御的嘴。

 “你磁扣没带。”“好像是呢,哥哥你要不要收留我这无家可归的小可怜?”话语间舌头微微吐出,点着韩修御的,无家可归的小可怜轻轻了一下邻居的,希望他能看在这个份上,当个好心哥哥。

 托扣住房厉云的头,韩修御含吻着房厉云的舌,一下一下。享受着韩修御的逗,房厉云往前想要更多,这回的亲吻没有上次的烈,但更显情动。松开房厉云,韩修御拉着他往自家进去。吻间衣物一件件掉落。

 等韩修御再度把人到浴室墙上的时候,两人身上都已经一丝不挂。“一起洗?”含着房厉云的下,这回的一起洗可就不是暗示了。

 “我喝醉了。你帮我。”耍赖耍得理直气壮。“好。”莲蓬头瞬间打开,房厉云差点吓到,不过惊吓的情绪很快又被韩修御的吻覆盖过去。

 相抵磨,韩修御的八块确实叫人羡慕嫉妒,房厉云低笑:“就是把你脸蒙上,光靠这身肌,估计能钓出一个排的饥渴零来。子再一,拯救世界就靠你了。”

 这话说得韩修御跟着笑出声,拿可以“拯救世界”的条件顶了顶房厉云:“你先救了我再说。”

 “怎么救?是这样?还是…”明知故问,房厉云握上韩修御的茎,动了几把,这家伙在他的手上越发硬。翻身把人到墙上,房厉云蹲下来开始“拯救”韩修御,亲口见证着英雄如何“崛起”

 捧着房厉云的头,韩修御低,快意袭卷,由着房厉云了好一阵之后,把人抓起来好好的了一遍。刚才可是有人开了金口,点名要他伺候呢。双手抵着墙,房厉云眉头微蹙,韩修御咬吻着他的脖子,双手确实帮他洗着身体。

 只是特别针对重点照顾而已。被男人一手玩着自己的尖,另一手则是温柔地帮着他起的茎抹肥皂,至于

 当然是由韩修御的来帮他洗。“还是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吧。”冲掉肥皂泡沫,房厉云拍拍韩修御,示意他先去解决一直隐隐传来的电话铃声。

 “啧!你先放热水下去泡泡。”一把将头发向后抹,韩修御咬了房厉云一口,教了教他恒温浴缸的使用设定,被打断的不耐烦全写脸上了。回咬了男人一口,这大晚上的这么急着找,事情可能棘手的,还是先去确认一下好。

 韩修御抓过浴巾围上就出去,看得房厉云在其身后啧啧了两声,布着水珠的肌肤啊、只围着下半身什么的啊…啧啧,这样都还要勾人一把。结果这一泡,房厉云泡到睡着了都不见韩修御回来。

 最后是迷糊间让韩修御喊醒,今晚不了了之,看着房厉云都睡过了去,韩修御再禽兽也没的爱好,只得无奈上,抱着人一块睡。***认识的第十三天,当房厉云出了电梯又让韩修御在墙上吻的时候,房厉云热情回应,还把人反了回去。

 “你家还是我家?”熟悉的问话让息不已的房厉云躁动更胜。上回让他爷爷、他爸、他大哥、他叔叔连番的电话接力打断之后,韩修御回到浴室的时候,房厉云都已经睡着了。

 想着隔天还要上班,韩修御也只能不了了之,虽然隔天起来的时候差点走火,不过差点迟到的两人只能强迫中断,赶紧收拾一番出门。接下来的一周两人也因为公司的业务契约而进入忙碌,即使房厉云有意开,但常常是火都放了。却只能闷烧。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