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舌兰酒(H) 下章
第21章 右手向后
 因此在这个周五夜晚,被人了一周的韩大氓再也忍不住,是该开吃了!“你那儿。”气息不稳地挑了地方,小周末。

 就算真闹到了天亮也不怕,隔天周六,放假!开门进去,房厉云这下总算有余裕可以好好打量了韩修御家里。过去的两周从来都是韩修御过去他那儿,而前两次的拜访,一次光顾着闹了。

 没仔细看过、另一次则是没来得及看就一路滚到浴室,只差开干了。双方的户型一样,都是三房两厅的设计。

 就是韩修御把客厅与书房打通,让客厅变得更宽敞,而厨房改成了半开放式的吧台设计,至于卧室和其他地方,他不急,反正一会儿就一定能看到了。门一关,韩修御吻的力道有些猛,让房厉云的嘴隐隐作痛。

 但这丝疼痛中又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激动在,在吻的水渍声与息中,韩修御拉扯着房厉云的外套下来,解着他的衬衫扣子。

 比起韩修御,直接动手解开人家皮带头的房厉云更是直接,隔着内摸上韩修御的茎,半在房厉云的爱抚下快速充血起,两人边边退。

 只是最先被子的人在途中绊了一下,着房厉云就往地上倒。“有点蠢。”房厉云低笑,这一摔没多疼,但是很蠢。“是有点。”双手撑在房厉云旁,韩修御跟着笑道,只是被人了这么一周而已,定力居然薄得都快飞了。

 房厉云勾着韩修御脖子让他俯身,含吻着他的下,在之际,两人边把身上最后的衣物去、边从地上起来,将战场转到了沙发上。

 跪在沙发上,房厉云撅起的隐隐透着水迹,中有着黑色底座的模样让他挑高了眉:“这么急?”

 “别跟我说这礼拜你就没想过要我。”回头,房厉云很清楚这周自己把人到什么程度。除了周那天之外,其他时候只差没当场子开干而已。

 今天就是韩修御不出手,他也会把人摁墙上来热吻一番。不然他提前下班回家,先洗好了澡的这些准备不就白费了,不过为了让韩氓有个惊喜。

 他还是穿上西装,到路口装做一副下班模样和韩修御碰面,当然,从路口到搭电梯回到七楼这点路,房厉云各种小动作不断,就是要韩修御那把火闷着烧透了。

 在一口气释放。拍拍韩修御让他把自己子拎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遥控,才刚买的玩具,便宜韩修御了。韩修御拿着遥控器在手中把玩了一下,上前抱住房厉云,继续换唾

 转身和房厉云换了一下位置,坐到沙发上之后韩修御打开开关,最轻浅的震动让房厉云呼吸缓缓加重,韩修御吻着他的舌头、玩着他的尖。由着房厉云握住他的,在套与抚磨之间,属于男的腥羶气息越重。

 房厉云向后退了点,看着韩修御呼吸重,他向前了他的下一口,往下咬了他下巴,着他的脖子、再留下许些红色吻痕。

 当舌头过男人的肌时,房厉云听见了他的闷哼、啄吻着韩修御的腹肌继续蔓延,直到他下怒指向天的那老二。舌尖灵活地绕着沟打转,韩修御双手扣着房厉云的头,身微顶,想要他含的意思明显。

 双手扶上韩修御的大腿,房厉云头一低却是部与囊袋之间的位置,含着韩修御其中一边的丸。

 在时不时地吻咬着他的大腿内侧。吐出一口重气,韩修御嘴角高扬,随便房厉云玩儿去。听见男人吐息的状态,房厉云起身跨到他上,身轻磨,老二顶着人腹肌微:“爷,吗?”

 “你说呢?”瞬间将档速开到中阶。“变态。”房厉云被这突然加速的震动震得蹙眉咬,等习惯了之后,他趴到韩修御肩上,咬了人下颚一口,不重,声音带笑。

 “你不喜欢的?”放下遥控,韩修御双手贴上房厉云的捏着一段,接着分开了他的又挤并拢。档速维持在中段的震动让男人这么一挤变得更明显。

 咬着房厉云锁骨,韩修御抱着他转身让他躺在沙发上,掐着他的腿弯往上摁着。让房厉云的腿间大开。

 低头含进他的茎,舌面贴着系带,含的过程中也用着舌头摩擦着柱,韩修御吐出房厉云的器时,糙的舌面便会磨过系带,随后舌尖微微出力,勾过房厉云的马眼,去他微咸的前列腺同时也让其分泌出更多。

 松开房厉云的茎,韩修御用舌头拨着他的头,晃动间被不规律的加重了刺,房厉云难耐地呻出声,上回被人干的时候虽然,但由于地点不对,其实没能真的完全放开享受。

 这下地点对了。房厉云当然要放开享受。“这么?”起身贴到房厉云身上,两差不多的巴叠蹭着。

 韩修御耸着,演奏着媾的节奏律动,房厉云摸着韩修御实的身:“被你的,这过多少人才能这么能耐?”

 “爷这重质不重量,倒是你,光是这么就能成这样,那么要真干进去呢?”手往下贴着ace的底座,韩修御再

 “唔!别闹,进不去了…”蹙眉,被撑开的感受虽然轻微,但在此时却是非常明显的累加。ace的设计差不多就是能顶着前列腺,即使震动不开也能因为走动的关系而刺着。房厉云自从洗完澡之后就把带着。

 韩修御打开震动之后,望直直攀升,被韩修御摁完那几下之后,他亲吻着他的头,拇指磨着头下方的系带与沟,快翻倍,房厉云抓着韩修御肩膀,让他等等。

 翻身跪跨过男人大腿,房厉云抓着他的手一起包握住自己的,极具情息呻全数吐在韩修御耳边,即将要的时候,他对着男人发的,浓白的体散发着腥涩的味道。

 被房厉云这么了自己老二一发之后,他便跪下去含住自己的头不停吐,手就着那阵浓稠白不断套,直到韩修御扣住他的头,狠狠发在他嘴里。房厉云微张着嘴,让韩修御的又全落在了他的茎上,韩修御捏捏他股:“想怎么玩?”

 “想你这么我,如何?”“可真会玩儿。”两人再度换了一阵浓烈的吻。跪在沙发上,韩修御咬吻着房厉云的肩,手指沿着ace的底座边缘打转,把这处软挠得快让人发狂。

 轻轻拉住ace的底部,缓缓出。韩修御将震动调回低档,用着钝圆的顶端在房厉云的会上打着转,侧过锥面,让震动面积加大,贴着慢慢往下滑。

 “哈啊…”囊与会交接的那一处让这股震动出麻难耐,房厉云扣入沙发椅背的指尖隐隐发白。

 逗着房厉云的器,韩修御同时上他的窝,囓咬着他的,麻感自韩修御咬过的地方窜,房厉云回身,右手向后,中指与无名指摁上软红的口,浅浅入。 M.bbBBxs.COm
上章 龙舌兰酒(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