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月光(H) 下章
第一章
 被川惊人的“小儿科”宣言震得七荤八素,尚处在震惊状态的樱木被川轻而易举地自小屋楼上一路勒着颈子下了阶梯,出了大门…直到见到躬身静候在车旁的小林,樱木才宛如大梦初醒—“放…手…”

 他蹬着腿,转动着颈子想要挣脱箝制—原本还还带着一丁点歉疚的他,被对方这样鲁地一路挟持出来。

 火气开始一点一滴地上扬…可恶可恶!在洋平和刺蝟头面前不由分说地拎走他就已经够丢脸了。

 现在还在小林面前…死狐狸若是想要塑造他大男人的形象,他可完全找错对象了—他樱木花道可不是他羽翼下的小女人!哼哼…剑眉皱起。川平视着怀中超不安分的大型野兽—灼灼的金色眼眸也正回望着他。

 “你还不认错?”平板的嗓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指责,却没有太强烈的愤怒—能把人抓回他心情好了一半…反正白痴的火爆个性他也不是第一天见识到,要维持平心静气不是难事。“认、什、么、错、啊!”他一只一只地扳着川箍在他颈子上的指头。

 “你才该道歉!”可恶的死狐狸,勒得那么用力是要死了不成!他还在气急败坏,颈部的压力就突然一松…身体被转了半圈,下巴被捏住…他对上傲然的黑色冰晶眼瞳,薄抿的红轻掀—“我要道什么歉?”

 川自认自己已经是非常有耐心地跟这白痴耗着,甚至还放低身段不下问—基本上他最想做的,是直接把这件大型行李扛上车,回家进行他的私人“惩罚”樱木想也不想,出自反地,一掌打开川箝住他下巴的手掌。

 “啪”的一声清脆击声响起,川和不远处的小林都有一刹那的错愕。清朗的满月在云层后方透出,洒下的银辉与云朵的影子。

 在红发男子脸上织出繁复的光影,亦掩盖了他的表情。“你让我在洋平面前很丢脸。”清清亮亮的嗓音出奇地平静,平静中反而透着一丝诡谲。

 “道歉。”简洁有力的两个字,高傲而命令式。川抱着,望着看不清面容的红发男子—心中隐隐有股违和感在动着,但他还无法真切地抓住…因为抓不住…所以。

 他选择沉默。两道高大的身影就这么相对立着。月光将两人身后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却毫无集。

 小林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正思索着自己该不该僭越地跳出来打圆场…可是“夫”吵架。

 他这外人嘴总是…心中还在天人战时,向来朗而今却带着点慵懒的清亮嗓音再次响起—“不道歉?”光影下的金色眼眸好似嘲讽地弯起。

 “那就这样罗…”这样?这样是怎样?!川和小林心中大概同时都浮现这样的疑问,但对方已无心给他们解答—高大却有着绝佳敏捷度的身躯一个转身。

 长腿一迈—不用起跑动作,不用暖身…只消足尖一点…飞扬的红发在月光下闪动着。转瞬间人影已绝尘而去,即便他反应超人,探出的手仍只抓到对方扬长而去的气流。

 “白痴!”总是欠缺情绪起伏的嗓音头一次透着慌—川想也不想,迈开脚步便追着那远方已成一小点的身影而去。

 这怎能用一个戏剧化来形容啊!小林简直要目瞪口呆了。好半晌。他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他环顾周遭等着他下令的保镖。

 “还不快追!要是少爷们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数道黑色的身影微微颔首,纷纷踏月而去…小林却站在原地,支着额,感觉头隐隐痛着…枫少爷和花道少爷都是运动员出身的。

 他们…真的追得上吗?***住宅区中的小巷星罗棋布,错综复杂…若是不熟悉此处路段的人,很容易在绕了几个弯之后就完全失方向,甚或是不停地在原地打转…比如说—他。川停下脚步。

 即使经过数十分钟的急速奔跑,仍是大气也没见他一下…只不过…他皱起眉,望着眼前一幢幢看来似曾相识的别墅群。

 思索着他是不是已经走过这里…四下万籁俱寂,毫无有智慧的生物可以问路…而…他所追逐的红发身影,亦不知去向…唯有如水的月光,静静地在柏油路上漾…

 他一咬牙,转身再往另一个方向疾奔—他就不相信,就这么一丁点大的地方,他会找不着白痴!

 快速换着的长腿跑过巷口,跑过街角,跑过小小的社区公园,经过一座人工枫林…迅捷的脚步只稍稍缓了缓,没多作停留—只因林子看来毫无人迹…然而。

 就在他又要全力加速之际,一只有力的手臂打横着自树干后方伸出,勒住了毫无防备的他—似曾相识的箝制动作。只一眨眼,他便被拖入了林中。

 手臂的主人轻而易举地放倒了来不及反抗的他—幸而地面上尽是未打扫过,厚厚的一层落叶…

 否则以他摔在地上的力道,少不了得酸背痛好几天…不过也由此可知突袭他的人丝毫没打算手下留情。

 川反应迅速地以手肘撑地,正坐起,却被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转眼间又回了地面…高大的身影伏在他身上,双膝一左一右压制住他大腿…

 金色的眼睛自上而下俯视着他…月光自斜前方当头洒下,背着光伏在他身上的男子面容不清,连眼眸中的情绪,亦是莫测高深的…川挑起眉—为了眼前这个他头一次猜不透的单细胞生物。

 “白痴?”他试着唤他。“道歉。”低低的嗓音在空旷的林子中回,带着异样的坚决。一直重复再重复的僵持让川有些不耐了。

 他启反击:“你先。”哎…呀…好样的!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新品种狐狸!樱轻掀,宽肩微耸—半是慵懒,半是无奈。

 “那就没办法了。”川一方面心惊于对方异于平常的表现与谈吐,一方面亦不习惯处于受制的地位—他反握住抵住他肩头的手臂,一个运劲就要起身…樱木顺着他起身的力道松了压制…不过—却是迅雷不及掩耳地转而探向他系在颈上的领带。 m.BBbBxS.coM
上章 月光(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