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月光(H) 下章
第三章
 忽然包覆住他的,软热的口腔黏膜。樱木一方面努力地在脑中回想情片主角的动作“步骤”一方面身体力行地将之应用在眼下的情况…他细细地自底部一路往上至顶端,间或轻,间或深含。

 甚至连大腿部和底下的囊袋全都不放过…只凭印象的他,技巧当然距离纯还有很大的一段进步空间—但跟他以往的表现相比。

 就可说是突飞猛进,一千里了…川完完全全只有臣服的份…雪白的额沁出一层薄汗,他努力地想和一波波传来的快望对抗,却是徒劳无功。

 自下体翻腾而上的完全没了他—反抗不能的。“白痴…我快…”他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提醒对方,而。

 即使不用他提点,口中急遽涨大及跳动的物事也足以证明对方即将濒临爆发…樱木就在此时,不疾不徐地吐出热烫的男,再慢条斯理地,将大掌搭上男部,长指缓缓收拢…黑眸不可置信地瞪大—这招…?!

 “樱…木…花…道!”眼眸火,目眦俱裂。“放、手!”码的…他竟敢…学他…“你…不放手…我之后…绝对搞得你一个礼拜下不了!我说、到…做到…”他发誓!剑眉半挑。

 手中的力道不见放松,反而更收紧—他欣赏着黑发男子的暴跳如雷与火焚身,一面心想:老子明天绝对出国躲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哼哼!憋笑的红调戏地在无法解放的男顶端落下一吻。

 “你道歉,我就放手。”老话题,老要求。“你不想吗?不想…干我吗…?”新的,哄。

 带着薄茧的拇指在细腻的男头部画着圈。“你很想的…对吧…”带着催眠语调的梦幻嗓音,在月下听来,更是缥缈得不真实。

 川觉得自己从脑子到脊髓一片发麻,浑身动着说不出是快还是什么的电,在四肢百骸到处窜…以往他会有这种感觉,通常是在球场上。

 面对难的敌手时,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结果…但现下,好像又有那么一点不同…也许是因为下身的刺太超乎他预期,也许是因为眼前的人儿太过轻狂妖冶,也许…只是因为今晚月太美…

 “我…道歉…”他听见自己用低嘎的嗓音开了口:“我不该…因为太在乎你而气你外宿…我也不该…因为太爱你,而吃醋…我更不该因为嫉妒,而在水户面前直接带走你…”金眸眨也不眨地凝望着那重重闭上眼,启轻喃的俊美脸孔…良久良久。

 即使低低的嗓音渐渐消融在夜风中,两人之间仍是沉默…直到—樱木终于忍俊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诈…的狐狸…”几不可闻的音量仍是分辨得出其中的不服气与无奈。讲成这样。

 他不接受、不感动行吗?!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肯吃亏…连自己性格上的缺陷都能转化成一副痴情男子的模样,啧啧…他老大不甘愿地撇撇,俯下头,再次深深含住掌中的男

 同时松了手—川闷哼一声,发的滚烫体全数进了包覆住他的檀口—他看着红发男子抬起头,皱着脸,喉头上下滑动…

 下了他的体…即使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也足以让他热血沸腾…他有时实在非常受不了自己对眼前这白痴完全非理智可解释的恋。的脸还是皱着。

 角沾着未咽下的白浊体…红发男子往上挪移,欺吻住身下的人…“好苦…”半埋怨半撒娇的叹息融在狂的融间…川毫不意外自己才刚解放过的下身又蠢蠢动了起来—只因对方的吻、对方孩子气的话语和举动…

 “花道…乖…”他在令他耽溺的红息,连简单的几个字都得断句。“解开我…”红发男子在间微笑。

 同样身为猛兽类的他很了解—一旦解开压抑许久的野兽的束缚,其爆发力有多么可怕…所以—他当然不要以身试法。

 他退开,并在对方追上来索吻时,往后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黑色的眼(求)不地瞪视着他,他则是咧着嘴,颇感有趣地笑开了。“我道歉了。”黑色的眼带着强势的光。

 “解开。”他举高手上的束缚。樱木耸耸肩,无视对方火的眼与绷起的俊脸,照样嘻嘻笑着。

 “你应该感谢…”他再次一掌下坐起身与他平视的黑发男子,朝臭着脸的对方眨眨眼。“本天才愿意服侍你…”他跨开双膝跪在川的左右两边。

 在灼灼黑眸的注视之下,松了牛仔扣环,拉下拉链,一口气拉下牛仔和底—夜晚清冷的空气袭上他感的皮肤。

 他可以感觉到大腿内侧的皮疙瘩隐隐浮起…不过,更令他颤抖的是身下男人那几要将他吃下腹的眼神—那令他觉得自己,宛如是要献祭的贡品那般赤

 他随意地将下着一抛,俯下头,与对方眼对眼,一字一句地说:“闭、上、眼…不准看我!”***

 黑色的眼动着即将燎原的火焰、即将发的熔岩,直直地回视傲慢的金眸,丝毫没有照做的打算…樱木翻了个白眼,彷佛早料到对方会如此。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樱木俐落地下自己的t恤…坦肌理在月下宛如镀上一层金粉般泛着人的光晕…

 川顿时觉得有些昏眩…就这么一个闪神,白色的布料已将他的双眼遮了个密密实实—雪白的t恤在黑色的后脑杓打了个结。

 “喂!白…”他大惊,扭着颈子想要挣脱,却因双手被綑绑,双脚又被樱木跪坐着而动弹不得。

 “嘘…你好吵…”责难的话语带着一点孩子气—与他妖娆的举动一点也不搭嘎…月光下,只见他慢条斯理地将黑色丝绸领带拉近自己,细细地,那被綑绑着的修长手指…

 然后再执着领带,引导它们来到自己尚未开启的甬道入口…他蹙着眉,小口小口地气,放任一个指节进入自己…川倒一口气—专属于黏膜的紧窒触感层层地上他的手指—也让他在瞬间就明白对方正用他的手指做些什么…

 而这顿悟几乎让他陷入疯狂…用不了多久,他便摆对方稚且迟疑的引导,变本加厉地在手指能够移动的最大范围之下,去刮搔、去、去按…他所知的那稚内壁的每一处角落… M.bbBbxs.COm
上章 月光(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