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月光(H) 下章
第四章
 “嗯…枫…”低抑而甜腻的呻在蒙着眼时听来更显销魂…川只觉望像无孔不入的气体般他全身,使他濒临爆裂边缘。

 手指移动得更为剧烈与煽情,红发男子仰着头,扭着,显然已完全臣服于下身的巨大快

 “你今天好…花道…”手指又是一个恶劣的大幅度进出,伴随着靡的“咕啾”声和樱木的一声低。“我不在…你有自己解决吗?”

 “才…啊!没有…呼…”理智与自制通通飞到九霄云外—樱木已幻化为月光下只知追求快的兽,忘情而投入地随着手指的节奏狂摆、起舞。如果说,这回答让川的男虚荣心小小足了一下。

 那么,对方的下一句话,就足以让他飞上天外加鼻血地—“我…在等你…干我…哈啊…”

 带着哭腔的自白比任何挑逗、任何前戏都要动人。川狠狠一咬牙—蒙住眼的他,五感更显敏锐…手指的触觉、耳畔的听觉拨得他心猿意马,动人的告白更让他忍耐力溃决…

 他发现—他完完全全承受不住如此大胆轻佻的白痴…他想也不想地撤出手指,忍着蠢蠢动的鼻黏膜下了指令:“白痴,坐上来。”他要他!现、在!

 否则他毫不怀疑他会在下一秒自爆而死,原本被长指撑的花突然一阵空虚,樱木难耐地发出一声呻…下意识地,被望驱策的他变得顺从…抬高虚软的身。

 他缓缓地挪动位置,来到那昂立的男所在之处—身一沉,硕大的男头部瞬间破开紧闭的花蕊—两人同时倒一口气—为了结合瞬间那让人浑身酥麻的电与快

 “啊…枫…不…行…太、大……”剑眉颦着。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足还是痛苦…窄小的入口被比手指上好几倍的东西大幅撑开,让他下意识地定住身子不敢再动。这可苦了川。

 紧窒而热的花一口一口地在吃他,却不上不下地卡在中途—简直让他心手也

 心当然是幻想着那天堂般的体深处…手,则是他巴不得直接抓住对方的身,用力往下拉,让他能一探到底…可惜,这两个心愿,目前都无法达成。

 樱木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仰着头,小口小口地着气,努力地想要适应自下身传来的巨大迫感—可惜,他身下的男人拒绝给他这种机会。

 “白痴…乖…解开我…”沙哑的嗓音模糊难辨,里头浓浊的望却难以忽视。

 “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好吗?宝贝。”美食自己送上门,却不能亲自动手享用,对他而言简直是天大的折磨—这种非常时刻,要他说什么舍弃自尊的话,要他承诺什么事,他绝对都办得到…只是后会不会实践的问题就是。

 川难得的低姿态让樱木的心弦微动,再加上望的冲击得他头昏脑…在浑身躁热与恍恍惚惚之中。

 他缓缓探出手,拉松了领带的结…转瞬间,川重获自由的双手已一把拉下蒙眼的上衣,同时—一左一右,搭上的紧实身…待樱木忽然了解对方想干嘛时已是太晚…“我帮你…”诚心诚意的话语背后隐藏的是龌龊的私心—金眸惊恐地瞪大。

 “不…”喝止的话尚来不及说出口,有力的大掌已扣住实的身,用力下拉—“啊!”红色的发丝在月光下往后抛甩出绝美的弧度,伴随着的是承受不起的哭叫。

 外力再加上体重,幽深的体完全噬了巨大的男。身体里被得一点隙也没有,就像此刻他的脑袋里,也了蔓烧的火苗,蒸腾得他完全没有空间思考。

 “枫…我…哈啊…”在他身下那已完全失却自制力的掠食者,开始毫不客气地动手享用他—有力的手臂上下摇晃着抖颤的结实身躯。

 同时亦毫不心软地一下一下耸动着强健的身…每一次下拉,每一次顶撞,都是又深又准又猛…樱木几乎是神智涣散地呻哭叫着。完全不住这样的捣

 “枫…哈啊…这样…不…行…我会…我会…”娇啼婉转的哀求于川而言无非是最大的奖赏与回馈—只见他更加快了进攻的频率与力道,并满意地发现身上的人儿已完全虚软地倚向他,随着他带起的节奏起舞…

 “你会…怎样…?”兴奋的息伴随着益发狂的捣,他揪着红的发丝,执意要看到那双他入魔的金色眼瞳染上月光,染上水,染上…他的身影…

 “你这妖…”想要将对方吃下腹的望如此强烈,让他饥饿地啃着对方红肿的,逗着对方无力逃脱的舌。

 “其实你很想吧…被我干坏…都成这样了…”靡的话语带给他半是辱半是刺,下身的火焰一发不可收拾…樱木唯一能做的…只是聊胜于无地,疲软地摇着头。

 “我…不是…没有…深…好深…呜啊…”黑发男子再次深深地吻住他,去他所有的呻哀鸣。“一起…”薄贴着红低喃。

 “我要在你里面…”他已无力表达赞同或不赞同,对方要的也不是他的答覆…川最后一次强劲的。在樱木的一声长中解放。

 ***高过后,樱木几乎是瘫在川身上,裎的上半身疲软无力地偎向他…只半软的男仍眷恋不舍地逗留在他体内,而他累到连抗议挣扎的力气也无。

 半凉的瓣轻点着他半闭的眼帘,低低的嗓音响起:“舒服吗?”伴随着的还有亲昵地在他背脊滑动的大掌。“再来一次?”埋在雪白膛中的剑眉丝毫不苟同地皱起—再来一次?!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更何况,他们将近一个礼拜没做,打死他也不信狐狸控制得了次数…哼哼!当他樱木花道是呆子不成!“不要。”出口的嗓音虽仍是疲软,但算是意志坚定的。 m.BbbBxS.COm
上章 月光(H) 下章